刚刚更新: 〔重回七零女当家〕〔重整阴阳:收拾旧〕〔狼兵赘婿〕〔我在80年代当村长〕〔魔法之王座〕〔时空之头号玩家〕〔无限轮回,我的BU〕〔穿越世界的拼装大〕〔西游外传菩提传奇〕〔清穿之纯妃躺赢日〕〔穿成农家小福宝,〕〔悬情蜜爱之暖妻神〕〔大秦:醒来竟在始〕〔猎谍〕〔阴阳小神医〕〔被骰子控制的世界〕〔武逆九千界〕〔济世神医林平〕〔厉少女人谁敢娶〕〔亲子综艺,小奶团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颜色
    分不清,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

    破裂的天空中只有微弱的残光映照,更多的,是大地之上升起的灼红和浓烟。汇聚的乌云之中,没有雨水落下。

    落向大地的只有燃烧的灰烬和从地上升起的尘埃。

    圣都中一切仿佛都笼罩在这暧昧的灰黑之中,就像是被扼死在灰色的毯子下面一样,丑陋的挣扎着、痉挛着,就连哀鸣和怒吼都变得含混起来。

    只有接连不断的坍塌巨响和爆破的轰鸣,依旧如此的清晰。混合着尖叫和哀嚎,穿透了破碎的耳膜,回荡在颅骨和脑髓里。

    当新的巨响随着远方降下的炮弹爆发,临时的掩体之后,所有的人都已经陷入了麻木和呆滞。。只有握着通讯电台的人还在不断的汇报着,哽咽求援。

    还有更多的人,角落里的人,已经失去呼吸,只有苍白的面孔呆滞的看着天空。

    “坚持住!”

    电台里的人在咆哮:“两分钟,就差一点,我们立刻就到!”

    “已经没有两分钟了,人都要死了,妈的——”

    通讯的人哽咽着:“增援呢?增援究竟在哪里,军团的那帮人已经快要将这里烧完了!”

    “两分钟,两分钟!”

    原照嘶哑的呐喊,隔着电台,可是另一头的声音已经听不清晰,隐约听见了含混的谩骂和最后的呐喊。

    到最后,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他咬牙,丢掉了手里的电台,加速,逆着主战坦克的炮火,感受到手中举起的大盾在呼啸的弹雨之中不断的震颤着,哀鸣。

    坦克的炮身已经旋转而至,再度,对准了他,喷涌烈焰!

    粗劣铸造的巨盾在难以抵御这恐怖的冲击和温度,在瞬间,分崩离析,可随着变形的弹头飞起,崩溃的盾牌之后,竟然空无一物。

    而在扩散的浓烟和气浪里,装甲骑士的身影再度浮现,向前。

    舍弃了最后的防御之后,拖曳着武器, 向着阵地突出。

    踏碎烈火。

    弹指间, 近在咫尺!

    遍布裂隙的面甲上映照出那些枪膛之中喷出的火光, 紧接着,随着剑刃的挥洒,一切都被猩红所覆盖。

    明明是十倍与自己之上的数量, 还有数十名武装万倍的装甲骑士,但此刻当灰色的骑士突入阵地的瞬间, 所有人都感觉到从心中所浮现的恶寒。

    “开——”

    试图指挥的队长还没有来得及说完, 开阖的嘴唇便被破空而至的匕首贯穿, 恐怖的力量拉扯着他的身体,钉进了墙壁之中。

    紧接着, 当枪声再度响起的瞬间,便有屠杀,开始了!

    很快, 枪声和阵地的轰鸣一同消散。

    寂静里, 原照喘息着, 顾不上休息, 踉跄的继续向前,突破最后的封锁, 闯进了求援的阵地里。

    可这里已经再没有人能再欢迎他了。

    征伐军团和反抗者们的厮杀已经结束,那些狼藉的尸骸彼此相拥着,空洞的神情上再看不到狰狞和疯狂, 回归静谧。

    只有角落,还死死抓着手枪的通讯员呆滞的看着他, 许久,好像终于反应过来, 抬起的手臂落回了地上。

    勉强的抽动了一下嘴角,想要笑一下:“不是说, 两分钟吗?”

    “嗯,早到了一点。”

    原照摘下头盔,走上前,仔细的检查着他的状况,可很快,就看到他捂住肚子的手掌下面,那个贯穿的伤口, 还有不断渗出来的血。

    已经快要,流尽了。

    “哈哈,原来你们真的会来啊……大家都说我在做梦,说我们已经被放弃了……乔恩, 还有老赵,都死了……我本来想跑的,可是放不下来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子弹也没有了,大家也都死了……”

    求援者靠在墙上,喃喃自语着,颠三倒四的,好像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颤抖着,嘴唇失去色彩,喘息:“好冷啊,下雪了吗。太冷了,冷得发抖……”

    “嗯。”

    原照低头,含糊的回应。

    求援者好像明白了什么,茫然的呢喃,“我这是,要死了吗?”

    “……”原照沉默。

    “死了之后,真的,会去地狱里吗?”

    垂死的男人呆呆的看着他,努力的动了一下,像是想要抓住他的手:“郭先生,曾经对我说过……我们可以活在更好的世界里。

    可我一直在想,那样的世界,真的存在吗?”

    “就算是喝了汤,也不敢相信。或许,那只是一场梦也说不定呢,或许只是在骗我……”

    他哽咽着,再忍不住眼泪,像是不知道去向那里的小孩子一样:“我真的、真的是从那样的世界里来的么?”

    “是啊,大家都是。”

    原照点头,斩钉截铁的回应,告诉他:“每一个人,都是。”

    男人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

    明明还在流着眼泪,可是却露出了那么轻松的笑容。就好像,亲眼看到美梦实现了一样。

    就好像,还有话要说那样,张口。

    却再没有呼吸。

    只有神情停滞在笑容之中,如此安详。

    在寂静里,原照伸手,合上了他的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他对死去的人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是最后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远方再度传来轰鸣。

    震荡中,那一张微笑的面容淹没在尘埃里,同其他人一起,去往长眠的美梦中里。

    而在天穹中不断升起的灼红映照下,原照再度扛起武器,穿越了脚下的废墟和战场,去往更多火焰照耀的地方。

    沉默着,再没有说话。

    投入到这一场战争里。

    直到身上的装甲彻底报废,被末三催促着,送进紧急维护所中去。

    “几乎已经全都坏了啊?啊,还有新的义手……这个神经响应功率,谁给调的啊,不怕脑子被烧坏掉么!”

    整备师看着仪表上的数据,狂怒的锤着桌子:“怎么搞的,那群家伙——不行,不论如何都不能再上去了。”

    “现在不是讲这些的时候吧?”原照躺在整备台,无奈的笑了笑:“就不能换一台新的过来么?我倒是感觉挺不错。”

    “就算神经是铁线打的,这么下去也会被烧坏的!这个响应功率,就算是反应速度快了点,也跟杀人没什么区别!”

    “可我不是好好的么?”

    原照看着他,对他说:“没问题,就按照这个来。”

    整备工程师还想要说话,可看到他的眼睛,陷入了沉默,许久,烦躁的挠了挠头:“小六,小六,去把那一台新型的送上来,刚刚送来的那个。”

    “师傅,那个东西不是说完全没……”

    “管那么多,让你拿你就拿!”

    恼怒的整备师打断了他的话,再没有任何人反对。很快,刚刚从流水线上送来的装甲,就已经来到原照的面前。

    “喏,特殊型号,不久之前才有人送到这里来的,说是送给你的,礼物什么的。”

    整备师敲了敲上面狼首的logo:“尺寸和型号,好像都是给你量身打造的,速度型,神经直连,和你的粗神经倒是绝配。

    但用得技术就邪门的要命,而且接合的时候会有一点痛,你忍着啊——”

    “哈,这个一看就是那个家伙的设计,放心,放……”

    原照笑着,正准备说话,紧接着身体就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剧烈抽搐,眼珠遍布血丝,几乎从眼眶里瞪出来。

    神经同调的瞬间,就好像是有铁针插进了脑门里,然后又搅动了几下一样,克制不住的惨叫,怒骂出声。

    “槐诗!!!”

    那个家伙,就算死了,也还要看自己的笑话吗?!

    “都说了,会痛,你还不信。”

    整备师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眼泪鼻涕都流出来的样子,将沉重的装甲一件又一件的嵌入和钉进了外骨骼框架上。

    就像是将人送进铁棺材里一般,速度飞快。

    就这样,灰色的装甲将那个年轻人渐渐覆盖,属于人的那一部分消失不见,属于铁的那一部分从黑暗中露出。

    而原照,却仿佛失神了一般,再没有说话。直到头盔戴在了他的头上,在面甲放下之前,原照才如梦初醒的抬起了眼睛。

    并不像是从震痛中回神,反而好像是在思索什么一样。

    莫名其妙的问,“你觉得过去的那些事情,像是梦吗?”

    “啊?”

    整备师茫然,可很快,便点头赞同:“这么说的话,确实有想过。不过,和这个世界比起来,我反而对那样的梦喜欢的更多一些啊。”

    “你不怕是假的么?”原照问。

    “管它是真是假的呢。”

    整备师摇头,不假思索的回答:“只要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不就是咯?”

    说着,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此愉快。

    看着他的笑容,原照愣了一下,也跟着笑了。

    “怎么了?”整备师问。

    “不,没什么。”

    年轻人摇头,盖上了自己的面甲,再一次,从整备台上起身,舒展了一下五指,握紧成拳,满意的点头。

    “谢啦!”

    就这样,他起身,再度向前。

    穿过大门和营地,走向远方越来越近的战场,笼罩在硝烟和烈火之中的圣都。

    就在他身后,一个又一个整备完毕的装甲骑士们起身,跟在了他的身后,领取属于自己的武器和弹药。

    再度,集结成阵列。

    “走吧,各位。”

    原照回头,看向自己的朋友们。

    再度的,扛起了自己的破阵铁槊。

    他说,“我们去给这个世界一点颜色看看。”

    回应他的是整齐划一的呼和。

    宛如大笑声一般,冲垮了轰鸣和哀嚎。

    装甲骑士们,再度踏上了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长夜余火〕〔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牧龙师〕〔绝世强龙〕〔凡人修仙传之飞羽〕〔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