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诡异世界谨慎〕〔快穿女配她点满了〕〔寒门枭士〕〔影后在前任他叔怀〕〔一觉醒来,竟然变〕〔调教玩家:谨慎NP〕〔都市神级圣医〕〔修真界的包工头〕〔修罗斩道〕〔寒门风骨〕〔都市医道高手〕〔都市绝世仙帝〕〔大佬每天求复婚〕〔极品老妇要翻身〕〔东方之子〕〔领到分配的顶流老〕〔七煌的刻印使〕〔都市:开局签到SS〕〔病娇郡主黑化中〕〔快穿:疯批宿主又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方武圣 437 再临 上(谢风凉问月盟主)
    www..,最快更新十方武圣 !

    另一边。

    鳞画真人一行人迅速挖出埋藏的宝货,一人携带一部分,朝着约定的集合点赶去。

    “多亏了之前那玄妙宗的两人引开伏兵,这大月之人果真阴险,还真的在那里藏有高手。”黄杏看了眼一旁的青叶,忍不住轻声道。

    青叶微微一笑,这等在规则范围内处理的小手段,其实不算多妙,但若是能够以此获得周围人的好感。

    对她在师门中地位,也会有不小的好处。

    这一次的事,在场这支小队的所有人都有份。而且这一份埋藏的宝货,数量对于整个无始宗来说不多。

    但对于他们这几人来说,则是相当巨大的一笔份量。

    就这么几个人平分,毫无疑问绝对是大收获。

    一群人一边商量以后如何运用这批货,一边纷纷夸赞青叶。

    就连鳞画真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次谋划,青叶几乎将可以利用的地方都利用到了极致。

    最终得到的结果,便是所有人都得了不小的好处。

    “先说好,这次我们得手的货物,大家必须得守口如瓶,若是走漏了风声,到时候莫怪我不念旧情。”鳞画真人冷声道。

    “是!”

    众人顿时心中一凛,知道事情轻重。

    这一次大家都从这批货中得到利益,若是一人走漏风声,害的便是在场所有人。

    “那便好。”鳞画真人满意的点头。

    一行人纷纷将东西埋藏到另外地方。如此之后再回来取,也更方便。

    这样虽然只是换个地方埋,可性质却是不同了。从宗门的物资,变成了她们私人的东西。

    至于如何回来,只要在海外安定好,要找机会回来,目标不大的话,安全系数也大了很多。

    起码比现在安全得多。

    迅速埋好东西,鳞画真人一行迅速赶到约定地点。

    海滩上一片金黄,此时距离约定时间,只是稍微超过了几分钟。

    只是海滩处一片空荡。一个人也看不到。

    一群女人站在林边,眺望远处。

    “人呢?玄妙宗的人呢?”绿萼有些愕然的远望海面,可惜一点船只的影子也看不到。

    其余人也此时感觉不妙了。

    “我们只是稍微迟了一点点时间,应该问题不大才对。宗门不可能这么随便就放弃我等才对。”鳞画真人临危不乱,镇定道。

    她虽然心中也担心,但此时还有联络手段,所以也不是那么急躁。

    当下,她迅速从袖口中取出一根细长竹管。

    将竹管打开,里面飞出一只黑色透明羽翼小虫。

    “去吧,联系宗门主力。看看他们在哪。”

    小虫振翅朝着远处飞去。

    不过飞的方向,不是身后的林子,而是正前方的遥遥广阔海面。

    看着黑色虫子飞去的方向,此时鳞画真人哪里还不明白,这是宗门的人早已乘船离开了啊....

    虫子越飞越远,渐渐消失在海面远处,被蒙蒙雾气淹没。

    鳞画真人站在原处,久久没有话语。

    “怎么样!?师尊!?”

    一旁的绿萼出声急切问道。

    “宗门的人....已经坐船离开了....”鳞画真人只觉得心中一股烦闷和憋屈,堵在心头,一点也出不来气。

    气血在心头四处乱撞,撞得她头晕眼花,几欲吐血。

    “啊???!”

    这回答一出,顿时在场众人都傻眼了。

    青叶也听到了这话,也是懵了,刚刚一系列的美好算计。

    此时都因为这一句话,烟消云散。

    “怎么可能!我们明明没有超过多少约定时间啊!!?”她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时候,就算我们稍微晚了一点,可也不至于连船的背影也看不到。这必然是他们提前开船离开了!否则我们现在应该还能看到船只影子!”

    青叶面色都变了。

    不只是她,在场其余人都是一样。

    所有人都清楚,若是没有船只离开大月,之后会遭遇什么样的情景。

    大月王朝如今有月胧和广慈教,两大势力,连同官方军方,四处追捕真劲武者。

    这等情况环境下,不要说正常生活,就是深山老林里,被人看到一眼举报了,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这种时候,对于真劲武者,唯一安全的,便只有海外。

    可现在,船居然没了!?

    “宗门难道是真的放弃我们了??!”青叶瞬间想到一个关键。

    越想,她越是觉得可能。

    “肯定是!我们这一队人马实力不强,若是被放弃,还真有这个可能。否则我们不会这么快就看不到一点船只背影。”

    她说这话,不只是为此时的情况找解释,还是要让鳞画真人不至于迁怒到她身上。

    “.....”鳞画真人心中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此时船只没了,她们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这个时代,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

    否则.....

    “如果我们当时就走,不耽误时间挖东西,或许就不会赶不上了....”忽地绿萼忍不住低头说了句。

    这话意思带着埋怨,但也确实将众人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确实,若是一开始她们没有弄那么多的绕弯,老老实实的听从宗门指令,前往聚集点,直接上船离开。

    这样,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程度。

    青叶感受到周围人的怨气,闭口不再说话。

    在场众人里,她实力排在最末端,周围全是比她强的,这种时候出声,在此时这个环境下,那就真的是找虐。

    “不用担心,我们回头还能继续联络宗门,只要得到具体的停留点,我们就能自己坐船,前往地方。”

    鳞画真人轻声安慰道。

    只是这话说得容易,可真要做起来,谈何容易。

    在场众女都心思发慌起来。

    此时大月的人还在后面,随时可能出现。

    若是被碰到....

    就在这时,后方林中隐约传来一阵细微动静声。

    鳞画真人迅速回头,正好看到,一队身材高壮,穿着月胧制服的高大武者,正在一名独眼光头男子的带队下,冲出林子。

    她们看到了对方,独眼光头也看到了她们。

    “居然还有无始宗的漏网之鱼!上!全部抓住带回去!”

    带头那光头本以为自己来晚了,结果却看到还有一队无始宗的人在。

    当即大喜。

    一群人搜索了许久,如今看到功劳就在眼前,顿时眼睛都绿了。

    如今血器使用后,真血武者的资质整体都变好了不少。

    大家对晋升后的福利资源,以及权力,都更加渴望。

    武力在身,谁不想建功立业,出人头地。可位置就那么几个。

    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更别说,前面无始宗的人,居然全是水灵的女性武道高手。

    这种货色抓到后,送回去,可是最上等的交易资源。

    那些身处高位的真血贵族们,可是最喜欢这类货物。

    特别是真劲武者有劲力护体,自愈力极强。

    抓回去怎么玩都不容易死,更是受欢迎。

    看到这群人飞速冲向自己等人,包括鳞画真人在内的所有人都面色变了。

    “分散走!”鳞画真人厉声喝道,转身就逃。

    她全然不管其余人,当即往地上一扔一颗东西。

    噗。

    一片白茫茫烟雾炸开。

    鳞画真人人已经没了影子,反而其余人,她的几个弟子在内,全被烟雾眩晕了一瞬。动作迟缓了一些,因此没能逃脱。

    青叶等人心头骇然,明白是被自己师尊当做了挡箭牌,拖延追兵的时间。

    众人心中大恨,可事已至此,又无可奈何。

    众女对视一眼,只能全力展开速度,分开逃。

    这个时候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个人的造化。

    青叶此时才终于涌出一丝悔恨,若是之前她们没有耽搁挖掘时间,没有引火给玄妙宗接应之人。

    而是直接听从宗门指示,跟着接应之人赶到此地,或许早就已经坐在船上出海了。

    哪里需要像此时这样,被大月之人,在身后紧追不舍,一旦被抓住,危在旦夕,生死都不一定由自己把握。

    只可惜,此时后悔,已经太晚了。

    几女全速爆发,纷纷动用秘技,试图脱离后方追兵的追赶。

    无始宗终归有悠久传承,她们身为真人弟子,使用的秘技,自然也是副作用极小的类型。

    此时用起来,居然一时半会没让后方追逐的月胧高手赶上。

    *

    *

    *

    此时海面上,玄妙宗的两艘大船缓缓行驶,朝着远希方向赶去。

    魏合和蔡孟欢两人站在船上甲板。

    “我们赶到时,信物就在大月王朝的几个高手手上。”蔡孟欢仔细描述了下那几个大月高手的外貌特征。

    “不错,其中确实是广慈教的高手,追杀你们的,那个身高最高的,应该就是广慈教的一个叫海珠菩萨的小辈。

    不过,你们确定没遇到第三分队的鳞画真人她们?”

    无始宗的宗师杜晗君皱眉询问道。

    无始宗三主峰,杜晗君便是峰主之一。

    曾经的无始宗巅峰时期,麾下宗师岂止三人,但如今常年被大月围剿,一位位宗师陨落。

    如今还能剩下他们三主峰峰主,已经是相当难得了。

    没看最强的金连宗,金莲九心,现在也只剩下了五个人。

    其余四人,全部陨落在和大月王朝的对抗里。

    这还是金连宗之前年生一直是投诚状态,大月不会明摆着针对他们。

    就这样,金连宗的实力都消减成这样。

    就别说一直被追捕通缉的无始宗。

    “确定没有碰到。我们发现信物时,那东西就被扔在那几个大月王朝高手的院落旁边。其余一个人也没看到。”蔡孟欢沉声回答。

    “....”杜晗君叹息一声。“看来鳞画师侄多半是遇害了....可惜....”

    鳞画在宗门内部,也是首屈一指的大美人,而且其麾下的几个弟子,都是各有姿色,可谓是无始宗的一大亮色,如今遇害。

    用脚指头都能想到,那些残忍蛮横的大月真血武者,会怎么对待这些敌对方的女子。

    “如此,辛苦两位师侄了。”杜晗君微微抱拳。

    别人也就算了,眼前两位可是元都子最看重的玄妙宗道子,未来可能执掌整个玄妙宗的顶尖苗子。

    自然他的态度也要稍微放低一些。

    毕竟如今的道门魁首,可是元都子在独立支撑。

    “前辈客气了。”

    蔡孟欢和魏合,连忙按照礼数还礼。

    然后纷纷告退,留给无始宗的人空间。

    两人离开后,回到元都子附近,行礼后,将之前的情况仔细说明。

    元都子负手站在船头,海风吹拂,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紧贴凸显出来。

    但她似乎毫不在意。

    听完叙述,元都子微微摇头。

    “不管结果如何,这趟任务算你们完成了。接下来,还有些时间,你们有何打算,可以自行离开,处理结束后,由我玄妙宗的固定暗点乘船返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空姐美娇妻有〕〔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夫是太子〕〔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用闲书成圣人〕〔摊牌了,那些超级〕〔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