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异形主宰 第1599章 枯燥变苦逼
作者:龙青衫的小说      更新:2017-11-21
    偶尔研究研究“基因突变体”,时不时和云月来上一场对战演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时间,就在这样看似无聊却又充实的日子中一天天的流逝。终于,习惯性使用了银龙帝国计时单位,在云海出发后的第二个月月底时,运输舰终于报废了。还是云月惹的祸,当云海在实验舱又培育出了一只甲刃兽,准备再一次用“基因突变体”实验时,保持着绝对专心的他切断了与运输舰智脑的连接,将运输舰交给了云月。好巧不巧,在连续的空间跃迁中,动力引擎和用于空间跃迁的能量发生仪还撑得住,但能量中心却已经到达了危险的怠值。在最初时,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只是,当运输舰中的能量中心在连续两个月的满负荷运转后,已经损失了少一半能量组的能量中心,自然不能和最初时相提并论。所以,在能量中心到达危险的怠值状态时,智能控制系统给出了警告的信息。仍旧跟以往大多数时候一样,还沉侵在游戏中的冒险模式当中,即将击败那只庞大的星空异兽的云月在接到智脑提醒时,马虎地没有当成一回事,仍旧给出了继续前进的指令。如果换成是子体,它一定会给云月一些建议和意见。只是运输舰的智能控制系统还没有那么智能,它忠实地执行了登舰后就被云海给予了指挥权的“副舰长”命令。能量中心突如其来的爆炸,吓了云海一跳。下一秒,被能量冲击波裹着运输舰碎片一起扔出去的他就发现自己已经转身于冰冷的宇宙当中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大,你在搞什么,怎么运输舰会突然爆炸?”额头上还贴着遥控导片的云月一个闪烁就出现在云海身边,恶人先告状的她吃惊地问道。张了张嘴,云海什么都没说。看着手中还捧着的“实验箱”,他想了想摁动了箱子一角的触钮。在“实验箱”一角的黑盒子中,一种淡粉色的气体喷了出来。还在不停变化成形状的“基因突变体”,在接触到这种淡粉色的气体后,马上停止了变形,在剧烈的抽搐中化成了一摊液体。确定了它已经死亡,云海这才将“实验箱”远远抛开。扭过头,他看着云月没好气地说道:“能量中心爆炸,运输舰你当时在控制着,我就不信智能控制系统没有提前发出警告?”“真没有,它要给我提早发出警报,至于弄成这样吗?”云月马上委屈地说道。生物智脑的能力,云月也有。这个能力基因她早就垂涎三尺,又怎么可能放过。换句话说,她和运输舰智能控制系统的连接是精神层面的,所以也不存在声音警报这一说。清楚这一点的云月,也是笃定云海不知道真相。“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运输舰连续空间跃迁的话,最多也就是一个月的路程。”“现在运输舰彻底毁了,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我们肯定做不到像运输舰那样可以连续空间跃迁,但我们的虫洞能力一次传送的距离却要更远一些。”“所以,开始吧。”云海说着,身躯突兀膨胀起来。没有选择的他,几乎就是瞬间从一个人类变成一只庞大的异形。云月几乎跟他一样快,当云海变成异形时,她也已经变成了一只体型不相上下的母皇。显然是心中有愧,根本不需要云海下命令,变成了母皇的云月马上展开了自己的虫洞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云海也没有闲着。精神感官蔓延开来,他很快就在散落在这一片空间区域的运输舰大大小小碎片中,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一个闪身飞了过去,那些还在能量冲击作用下飞向更远处的碎片被他撞飞了一大片,只是当云海尾骨卷起通仪后,随即又放开了。已经严重变形的通讯仪可能还不会彻底报废,只是从它一角裂开的缝隙中,那扭曲的集成块上光能混合成一团并且不停地发生着细小的爆炸时,云海就知道它已经彻底报废了。扔下通讯仪,云海闪回了云月的身边。这时,混乱扭曲的虚空已经了一个漩涡。在云月自身能量的干涉下,漩涡在高速的旋转中迅速地扩大,随即形成了一个虫洞。“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啊?”虽然心情很不爽,但看到云月只用了不到原来一半的时间就打开了虫洞,云海还是忍不住赞扬了一句。“所以我说嘛,闲待着思考和感悟是没用的,只有多练习才行。”“如果不是我偷偷跑出来,被逼的不得不连续施展自己这个能力,现在打开虫洞的速度肯定还和以前一样。”听不得赞扬的云月尾骨马上翘了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云海没再接她的话岔,一闪身就飞进了虫洞当中。刚刚还在得意的云月,恨不得云海再夸奖她几句。可一看他二话不说就闪人了,她登时不爽了。不过想起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她哪里还敢再说什么,老实地一摆尾骨跟着云海飞进了虫洞。只是,云月并不知道。云海之所以没有再说什么,直接飞进了虫洞当中。他怀疑运输舰的爆炸云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固然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在云月兴奋起来后,她在云海的精神感官中,无论身躯或者气息,那都是让他难以抗拒的魅惑。原本谈不上多么枯燥的旅途,真正变成了“奋力前行”。就这样,云海和云月俩人交替着使用虫洞能力前行。能力上不存在问题,云月完美地融合了母皇的通力基因,云海又从她身上复制了这些能力基因片断,并且完美地融合了。只是能量终究不是无穷无尽的,虽然俩人可以交替使用,可时间长了终究还是支撑不住了。好在俩人同时也融合了“异种树族”的能力基因片断,当实在撑不下去时,俩人会就近找一个恒星系,飞到恒星上面“鲸吞海吃”一顿,直到能量补充足了再行出发。当然,这样一来,他们的速度就会受到影响。终于,就连云海都弄不清楚时间到底是又过去了一个月多点还是一个半月时,他们终于接近了河系边缘。“方向错了吧?”几乎已经感觉到河系中央黑洞的引力作用,而且可以感知观望的星空内,前方尽是一片虚无和黑暗,云月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运输舰爆炸,早没了星图,这么远的距离哪怕一丁点误差,到最后都是会是一个难以想象的距离。”“你现在问我是不是方向错了,我问谁去。”精神感官扩散过来,云海一边发出空间广播信息,一边没好气地冲云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