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4.004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我到这里已经有一百多年了。”黑风的队伍中唯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舔了舔手指上的油光,眯着眼睛回忆说:“那时候,还没有棉花糖投放器,我们都是直接从飞船上被抛下来的,身上就挂着一块破布,据说那玩意儿叫什么降落伞,是远古时期的产物。为了避免我们这些人卷土重来,帝国还真是费尽心思啊!”他嘲讽地道,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得意,“当时我们有三百多人被扔下来,听说最后活下来的还不到三分之一。”

    “那你是因为什么罪名才过来的呢?”容远拿手中的树枝拨了拨火堆,顺口问道。

    老头儿迈尔斯裂开嘴,咳了一声,略带矜持地道:“间谍罪。”说完后,他还撂了撩眼皮,状似不经意地、带着几分期待地瞥着容远的脸色。

    对过往的罪行,狱星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闲暇之时总会以此相互攀比,罪名越重越离奇的,也就越被人吹捧尊重。间谍罪虽然并不算多么稀奇,但比起最常见的放火、爆炸、杀人、抢劫、行贿受贿等罪名来说,显然要高端一点。

    容远会意。放在过去他对老头儿的这种炫耀是不会有所理会的,但经历地多了,反而觉得这样近乎直白的吹嘘和期待有些可爱——尽管其主体是个满面皱纹的白发老头儿,这样的情绪本身也是十分可爱的。所以尽管他知道迈尔斯很可能是在吹牛,但还是顺应其意地问道:“你以前还当过间谍?”语气中其实并没有惊讶,不过还是顺手从随身的包里拿了一个水球递给他。

    “唉,也不算什么。”老迈尔斯故意地大声叹了口气,模仿着一种往事如烟随风吹去的感觉,做作的让人发笑,但他自己并不觉得。他用一根黑黑的手指戳破水球,再用力一捏,面前盆子一样大的木碗中就装满了清水。迈尔斯一边把水分给周围的几个人,一边用过来人的口气跟容远介绍道:“这小子叫艾布特,武装叛乱罪,他们当初可差点儿把兰蒂亚分裂成两半……这小子叫叶鸣,故意杀人罪。嗯,杀得有点多,把他们星球执政官的全族基本上都杀干净了……这小子是盖尔,冒充帝国軍人招摇撞骗,走私军火,连星舰都敢走私……”

    被他说到的人都冲着容远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脸上带着与老迈尔斯如出一辙的矜持和得意,有些人还挺了挺胸膛,努力让自己显得更气派,眼神却不由自主地游移着;有些人的脸悄悄地红了,尴尬地避开容远的视线;还有些人一脸懵逼,茫然的脸上写着“这说的是我吗?老子自己怎么不知道?”。

    容远不管听到什么,一概神色不动,好像对老迈尔斯的话深信不疑。

    同样坐在旁边不敢说话的黑风一把捂住自己的脸,不忍直视那一幕。

    ——你们要知道这家伙是从冰棺中走出来的凶人,还敢跟他这么吹牛扯皮吗?

    话说之前,黑风的同伴们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就见到自家老大和刚才他们想要打劫的青年站在一起。众人立刻开启救驾模式,纷纷拿出武器准备开战,却被黑风急忙阻止,把容远作为新的成员介绍给众人。他们这些人相依为命多年,都是过命的交情,因此对黑风的话并不怀疑,只以为狡猾狡猾的老大把这个明显才刚到红狱星的青年给忽悠了,拉拢了这个显然十分强大的战力。

    原本新人想要加入一个已经成型的团体,必然要经历一个考察、怀疑、磨合的过程。此时半天不到,黑风的伙伴们却都围在容远身边,这些往日也能称一句凶恶狠辣的家伙此时面露微笑、神色讨好,热情坦率地简直像是刚刚中学毕业的孩子。

    原因其实非常单纯,简单归纳一下,就是六个字——跟着我,有肉吃。

    黑风看得明白,容远并没有什么收服人心的动作,也并不刻意打探什么,甚至基本没有主动挑起话题过。开始众人还在以探究审视的眼神打量他,但当容远轻描淡写就击毙了一条黑纹斑巨蟒之后,给他们带来了足够吃上半个月的肉食之后,众人的态度立刻就变了。

    黑风很能理解大家的想法——首先他们与容远之间无冤无仇,虽然他们曾经试图抢劫,但这不是没有成功嘛。容远毫发无伤,反而是他们自己被莫名其妙地击倒了。其次就是容远的实力明显比众人加一起再乘以二还要强,有这样一个强援加入,队伍的整体实力立刻就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这样一来,有些过去不敢招惹的凶兽现在就可以去撩一撩了,有些以前要避而远之的势力也可以尝试正面刚了,有些只能眼睁睁错过的机遇也有机会抓到手了……只要想一想容远加入以后美好的未来,众人简直可以偷偷笑出声来。

    ——前提是,容远要真正的加入他们,而不是在适应了狱星的生活、看清形势以后就转而投奔一些别的大势力。

    在这个地方,生存才是第一位的。生存之下,什么团伙中的地位、对强者的嫉妒、对人品性格的质疑和意见等等,统统都是浮云。因而,不管在场的人心里有什么想法,至少表面上都是十分的友好热情,尽全力展示着他们这个团伙最好的一面,试图建立一种长久的、稳固的感情关系,以便更好地拉拢住容远——或者至少,在将来双方的关系有什么变化的时候,能够保留一点香火情。

    黑风坐在一边,无法阻止,更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阻止,他看着手下都围着容远献殷勤,还有人使着眼色让他也去说两句,黑风只能无奈地苦笑。这些人都不知道,偶尔他们吹嘘过头导致言语之间无意中有所冒犯的时候,他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容远的脾气比他想象中要好得多。他虽然没有笑容,但神色始终温和平静,没有像黑风担心的那样一言不合即杀人。

    隔着火光,黑风默默观察着坐在对面的那个青年。

    容色如被天地所钟,在跳跃的火光映照下有种虚幻的不真实感,身材匀称修长,看不到强壮发达的肌肉,但也并不瘦弱。整体来看,就像个仍然在校读书的学生一般,但神色中有种超乎寻常的平静淡漠,这种气质在狱星这样的地方尤为突出。

    一身常见的黑色作战服,是个在狱星外面挺流行的牌子,纵然是闭塞如黑风也曾经听说过,这种功能齐全防护性好的作战服是很多雇佣军、冒险家、星盗一类人的首选。布料在狱星也是非常珍贵的资源,有些人刚来的时候就被扒光,可能一直到死都弄不到一件可以蔽体的破衣烂衫。因此,在这里,完整的、成套的衣服,就相当于外界上千万的豪车一样,是身份和实力的象征。

    从五官和身材来看,他似乎是来自天河系的夏族。

    兰蒂亚帝国治下有上百个恒星系,各色人种更是多达万数,而且很多人种长相都非常相似——这还不包括许多星球上的小人种。比如黑风自己,他有两个容远高,头上光秃秃的一根毛也没有,四肢异常粗壮,肌肉虬结,红色竖瞳,这是典型的大光星系铠岩族的特征;再比如老迈尔斯,他肢体细长瘦弱,基本没什么肌肉力量,但脑袋和眼睛都很大,最特别的是出生时有两套生·殖器官,可男可女,根据饮食、锻炼、培养方式的不同,在成年后其中一套器官会萎缩消失,确定性别选择,这是射轮系浪族的特征。

    但若说是夏族……黑风记得,那个种族都是碳基生物,性情温和,头脑和身体力量都比较中庸,比较擅长的是美食、建筑、艺术创造和谋略——夏族人会有这么强吗?

    更让黑风没有想到的是,容远居然还随身带着储物包。

    储物包是极光空间公司的发明,外表看上去跟普通的腰包、手提包、旅行包等没什么差别,里面却可以装上远远超出其表面容积的东西,其中涉及到的原理太过复杂,黑风根本搞不懂,价格自然也是十分高昂。在没有落入狱星之前,黑风也只是在星网上偶然看到过,他身边并没有真正拥有这种东西的人。容远却有一个这样的腰包,刚才的水球,还是之前用来烤肉的各种调料,都是容远从那个包里拿出来的。黑风看到,在他拿出东西来的时候有几个伙伴的眼睛都看直了,即使很快就有所掩饰,但还是藏不住眼神中的惊讶和火热。

    ——幸好没有贪婪。

    黑风默默庆幸,自己的同伴中没有那样脑子不清醒的家伙,为自己过去挑选伙伴时的谨慎点一百个赞!

    但最重要的是,包裹这种东西,原本就是不能带来的!

    他们落下狱星的时候,随身的物品除了一身囚服以外别无他物。容远却穿着一套明显是外界的衣服,还带着储物包!难道这是帝国对他的特殊待遇?还是……

    黑风忽然想到一个更大的可能。

    该不会……是因为这家伙太危险,所以在制住他的时候就直接冻进了冰棺,所以才没有把他身上的东西拿下来吧?

    黑风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默默地,又把屁股往外挪了两寸。

    怎么办?接下来,他们就要到基地去了啊!

    不管黑风多么的不情愿,依然不得不把容远带回基地。他甚至不能故意绕路或者拖延时间,因为那样做的话,不知内情的同伴一定会提出疑问,然后容远会采取什么行动,就不是他能预料的了。

    说是基地,其实以黑风等人的实力,根本没有圈一块地方建设基地的可能性,即使建好了,明面上的建筑物也很可能因此引来更加强大的敌人,不但守不住自己的地方,反而会导致人财两失。

    因而,他们所谓的基地,其实跟红狱星上的大多数人一样,都只是地下的某个矿洞而已。

    红狱星作为一颗曾经的矿星,表面上大大小小的矿洞宛如雨点一样密密麻麻,内部的矿道更是错综复杂,其中还活动着许多阴暗危险的生物,人一旦迷失进去,再次走出来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所以红狱星上的犯人都只在接近地面的矿洞附近活动,而且轻易不会踏进未曾涉足的地方。故而,这里的人们只要找到一个隐蔽些的地下洞穴作为住所,进出的时候注意不要被人跟踪,那么安全性还是比较有保障的。

    但黑风没有想到,他还没有靠近自己的基地,远远地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哭嚎。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