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7.007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精神力扫描,简而言之,就是只要展开精神力,就能够像蝙蝠发出声波一样通过回声定位辨别物体,并且无视障碍物,侦察范围很广。而精神力展开的范围越小,对周围环境的侦查也就越精确。这种力量,是容远还在地球上的时候,从一个叫做微米人的种族身上得到启发从而开发出来的,在宇宙中航行这么久,他从没有在第二个智慧物种上发现同样的力量。而这个能力,在他冒险的过程中无疑给他提供了很多便利。

    因此,从一开始,容远就“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一切,他看着那个叫叶子的少年是如何紧紧跟在黑甲虫的后面,如何不眠不休的追击,在数次追赶上黑甲虫之后又是怎样激烈而决绝地战斗。他本可以早就带着黑风等人找到叶子他们,毕竟他们就算有那个叫妲雨的少女带领还是绕了不少冤枉路,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做。只因为容远看到,在这个过程中男孩迅速地蜕变成长起来,能力和性情都得到宝贵的磨砺,只要放开手让他自己去面对,这段经历必定会在他的人生历程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刻画在他的灵魂中,让他从此与众不同。容远不想打断这个过程,故而只是随着众人不紧不慢地追在后面,没有做多余的事。而当男孩遇到危险的时候,又第一时间抄近路赶到了他身边。

    救下叶子以后,容远回头看了看黑风等人的方向,举步走向矿道深处。

    叶子一直追在黑甲虫后面,每次赶上以后就迫不及待地发起攻击,因此有些异常现象他没有看到,但却尽数落到了容远眼中。

    被叶子杀死的是两只黑甲虫中比较瘦弱的一只,更强壮、外壳也更加漆黑油亮的另一只始终把小石头衔在嘴里,并且始终用口器中的钩子小心翼翼地勾住男孩背后的衣服,并没有伤到他一丝一毫。最离奇的是,每过一段时间,它还会停下来,用前足从腹下勾出一个装着食水的小包裹,让男孩进食。若非如此,身小腿短的叶子也不可能数次追上这两只爬行速度远远超过他的黑甲虫。

    这显然不是这种生物自主进化出来的行为。

    因此,救下叶子之后,容远略一犹豫,并没有出手从黑甲虫口中夺下小石头,而是继续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只是距离拉近了许多。

    ………………………………………………………………………………

    另一边,黑风等人突然之间如有神助,这半天里再没有走错过路。但同时,队伍中的气氛也变了,之前是紧张焦躁担忧,而现在却突然沉默了许多,黑暗的矿道中除了众人沉重的喘息声以外,更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暗潮在涌动。

    黑风紧绷着脸,尽管他大部分的思绪都被对两个孩子的担心占据了,但此时依然忍不住觉得,过去能够交托后背的兄弟此时都变得陌生起来,他竟然猜不透他们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用同样的目光暗暗打量他、猜测他的想法呢?

    一个储物包。

    一个即使在帝国帝都,都十分珍贵的储物包。

    更不用说里面还有不少来自外界的物资。相比之下,黑风等人原本托付给容远保管的那些肉干火把之类的东西,倒是真正廉价得不值一提。

    任何人只要拿着这样的东西去中心城,就能从任何一个权势组织中换取想要的一切:地位,权力,财富,女人或者男人,还有可靠的安全保障。

    ——当然,不是没有杀人夺宝的可能。但这种事情只发生在暗地里,多半还在目光短浅的中小势力上,能量越大的势力,越注重信誉的建立,很少做竭泽而渔式的一锤子买卖。

    黑风清楚,所谓信任与忠诚,对于某些人来说其实只是因为背叛所需要的价码不够多而已。如今,一个足够大的诱惑突然摆放在眼前,那么他的队伍中,有多少人还能坚持本来的原则?

    常年生活在矿道中,众人的脚步声都锻炼得极其轻微。但在此时黑风的耳中,一声一声,震耳欲聋。

    他忽然想到,在其他人的眼中,最有可能背叛的人其实就是他自己。因为所有人当中,只有他拖家带口,最需要一个更加安稳宽裕的生活。

    想到此,黑风紧绷在脑海中的那根弦突然就松了。正要张嘴说什么,忽然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小心!”黑风低声警告道。

    众人熟练的分散戒备,屏息凝神片刻后,没有发现异常,然后谨慎地小跑步前进。黑风微眯着眼睛,隐约看到前方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他打了个手势,让其他人做好准备,然后靠近。

    然后他就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叶子。先是一惊——男孩身上满是血污,狼狈而惨烈,旁边还有一具黑甲虫的尸体,很像两者同归于尽的场面;后是一喜——男孩抱着个水壶呼呼大睡,呼吸平稳,像是并没有什么大碍;再仔细检查一番后,便只剩下了沉默。

    尸体,衣服上的裂口,地上发黑的血迹,这些都是做不了的假的,完全证明了之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怎样的战斗,叶子本应该有多么严重的伤势,也可以推测一二。之所以只是推测,是因为男孩身上此时没有一点伤痕,身上连一些旧时的伤疤都看不见了,看着比以前的状态还要好。

    至于其中的原因……那个眼熟的水壶,似乎说明了一切。

    “老大,那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半晌后,盖尔问出了所有人共同的问题。

    “……我不知道。”黑风迟疑片刻后,还是决定隐瞒关于冰棺的猜测,苦笑着说道:“我对他的了解,真的不比你们多多少。但是,”他看向队伍中总是带着几分猥琐几分乐天笑容的那个人,“老迈尔斯,你知道些什么,对吧?”

    老迈尔斯正低着头,神色莫测地看着叶子身上的血迹,听到黑风的问话,他并没有立刻回答,犹豫了很长时间以后,才叹了口气,抬起头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猜测中的那个人……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我们这次,真是碰上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你们……听说过飞炎队吗?”

    ………………………………………………………………………………

    蜈蚣这种东西,因其细长的身体、多达两位数的足,使得即便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多半也都对其十分厌恶恐惧。更何况狱星地下的蜈蚣经过长久的变异,体型比普通蜈蚣大了几百倍,口器如同精铁打制的钢刀,外貌更加可怖,再加上这些家伙毫不客气地把人类列入了食谱并且作为主要食物捕猎,人们见到它们只有两种反应:要么尖叫着逃跑,要么大喊大叫地冲上去把它干掉或者被干掉。

    而此时,一只黑红色的蜈蚣却低下了庞大的头颅,温驯地待在容远身边,甚至小心地把它的脚都缩起来,以免引起身边这人的不快。

    容远侧着头,倾听着百米外几人的动静。

    足有上千平米的矿洞中,停留着数十只大大小小的昆虫,都是矿底下常见的种类,属于有点战斗力但有不是非常厉害的那种。这些虫子摩擦着触角或者翅膀,不断地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显得十分噪杂。而在虫子们中间,还有三个头小身子大,肚子格外圆滚滚的胖子在。

    黑甲虫咬着小石头的衣服出现在矿洞中,足部摩擦了几下,胖子一号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嘬着嘴唇吹出断断续续的口哨,散乱分布的昆虫安静了一瞬,然后挤挤挨挨在中间让出一条路来,黑甲虫叼着小石头,走到了胖子一号身前。

    胖子一号拍了拍黑甲虫的头,从它口中接过小石头,翻来覆去检查了一遍。男孩有一声没一声哭得十分可怜,不过四肢健全,身体健康,胖子一号裂开嘴笑了,无疑是十分满意的。

    胖子二号凑过来看了看,说:“这次的货倒是很不错。不过嘛,你的黑将军也少了一只,真可惜啊。”他咂了咂嘴,幸灾乐祸的模样。

    一号动作僵了僵,再看向小石头的脸色就冷了下来。他哼了一声,道:“回头把这个交上去,足够我再养出十只黑将军来。不过你这次的收获最少,当心受罚。”

    二号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

    三号没有参与他们之间的斗嘴,问道:“这是最后一批了吗?”

    “是。”一号道。

    “我有一只飞蚁没有回来。”二号闷闷地说:“联系也断了。”

    “八成是已经死了。”一号补刀说,二号用力蹬他。

    “那就不等了,现在就回。”三号做了决定,一声口哨,矿洞里大半的昆虫都突然精神起来,晃着触须,扇着翅膀,等待命令。

    “再等半天,就半天,行吗?”二号哀求道:“也许是到了什么信号屏蔽的区域……”

    “不行,立刻走。”三号粗暴地打断他的话,左右看了看,说:“有什么……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我们尽早离开……越快越好!”

    说话间,他的神色中不禁露出几分仓皇。一号二号同时一惊,他们虽然没有察觉到异样,但对同伴的这种直觉却似乎十分信任,听他这么一说,心底也不由得多了几分不安。因此尽管十分不愿,但二号还是和一号一起下达了撤退的命令,霎时间,洞穴中所有的昆虫都动了起来。这么一活动,就可以看到,大多数昆虫身上都背负着少则一名、多则数名昏迷的人,多半都是年轻健壮的男人(因为狱星这种人最多),也有少量的儿童和女人,后者得到了更好的照顾,保护得也更加严密,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前者。

    一号把在小石头脸上一拂,男孩便立刻昏睡过去。他把小石头绑缚在那只黑甲虫的背上。自己收拾东西爬上了另一只高达两米多的黑甲虫。二号三号也分别登上自己的坐骑——分别是一只琥珀色的蚂蚁和一只纯黑色的蜈蚣,再一声口哨后,所有的昆虫都钻进了侧面一个较大的矿道中,沙沙沙的声音听来让人头皮发麻。

    一个不大不小的矿道转弯处,原本负责警戒的黑红蜈蚣转头看向容远,在他点了点头后,才蜿蜒着爬向主人召唤的地方。

    “人贩子……”容远皱了皱眉。在星际间闯荡多年,他不再是曾经嫉恶如仇的年纪,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变得宽容了许多。但如果说有什么是他绝对无法谅解的罪行,贩卖人口绝对是其中之一。按照容远的想法,此时自然是要按兵不动,跟踪这几个人找到他们的老巢,然后将其一网打尽。然而精神力往身后“看”了“看”,黑风等人找到叶子后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接着就再度追了过来。

    对父母来说,血亲骨肉分离的每一秒钟,大概都是痛苦的煎熬吧?

    ——罢了,麻烦就麻烦一点吧。

    容远心中暗道。他闭上眼睛,锁定背着小石头的那只黑甲虫,弹了弹手指,一道无声的攻击就打了出去。

    黑暗的矿道中,三只胖子闷头赶路。他们依赖着足下昆虫灵敏的嗅觉来辨别方向,并没有额外点亮火把之类的照明物体,加上矿道狭窄,虫子众多,胖子一号也就没有发现,自己重视的那只黑甲虫已经脱离了保护圈,慢慢落到了队伍的后面。

    一只黑红蜈蚣从黑甲虫旁边路过,停顿了一下,扬了扬头,才继续向前爬走,细长的身体扭得格外风·骚。

    黑甲虫落到了队伍最后面,慢慢停了下来,晃了晃细丝一样的触角,黑漆漆的复眼透露着一股茫然的味道。

    容远来到它身边,并指一划,割断了绑着小石头的绳子,将男孩从虫背上提下来看了看,放在地上,用精神力驱散了周围的猎食者们,然后自己跳上了黑甲虫的后背。

    黑甲虫浑身抖了一下,像是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它晃晃脑袋,无视了躺在一边的小石头,飞快地迈着六条细长的腿,赶上了昆虫大部队,并且迅速地回到自己原来的序列中。容远盘腿坐在它后背上,单手撑在下巴,显得格外安逸,在此情此景之下,看起来未免有些诡异。

    这时,黑甲虫旁边的蝼蛄背后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黑暗中,一个四肢都被捆在蝼蛄身上的女孩哼了两声,又立刻闭上嘴巴,勉强抬起头,转了个方向,一眼看到附近的容远,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容远微微点头,心想:真巧啊。

    这女孩,正是他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米亚。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