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10.010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巴巴鲁跪在地上,汗出如浆,胳膊抖得简直不像是自己的。

    在他身后,一堆头大肚子小的尸体歪七扭八地倒在地上,流淌的血液把他按在地上的手掌都浸了进去,可他却不敢挪个干净点的地方。

    在面前的青年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还以为……他天真的以为,这是一个挺有侠义之心的君子,就是那种会因为敌人的苦衷和哀求而高抬贵手、甚至帮助敌人解决麻烦的那种传说中的生物,但同伴一个接一个的死亡,将他从幻想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死去的那些人,有的哀告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有的说这是第一次干坏事,有的声称是被人胁迫才不得已而为之,有的试图反抗或者逃跑,有的苦苦哀求说只要放过他什么事都愿意做,但谎言会被立刻识破,投诚被拒绝,所有的抗争都像是清风拂面一样毫无作用,在浪费了唯一的一次求生机会后,他们全都死了。

    巴巴鲁是唯一活下来的人,他活着的理由,是因为在最后一刻,他闭着眼睛大喊道:“别杀我……我……我们还有一批货藏在别的地方……而且,而且所有的货物都中了毒,只有我们知道怎么解毒……我、我还知道以前的货物都卖到了什么地方……”

    “哦?”容远停住手,垂眸看着他,笑了一下,“你在威胁我?”

    “不不不……不敢……”巴巴鲁的汗水把他跪着的那一片地面都浸湿了,“我是说……我的意思是……我还是有……有一点利用价值的……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请您看在我还有用的份上……别、别杀……”

    巴巴鲁结结巴巴地,他双手伏地,额头深深地浸在血里,像臣服的野兽一样,将脆弱的后颈完全袒露在敌人面前,乞求一线生机。

    嗒、嗒、嗒。

    死神的脚步声轻轻响起,巴巴鲁闭上嘴,不敢再说话。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说的也有道理。那么,我可以留你一命,但首先……证明一下你的利用价值吧。”

    事后巴巴鲁回想起来,觉得当时容远或许原本就打算留下最后一个人。但倘若时光倒流让他重来一遍,他却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这一个猜想。

    所以他的态度是无比的乖顺,十分积极主动地表现自己。在容远点头答应以后,巴巴鲁立刻指挥着残存的昆虫,把被蛛丝吊在洞顶上的人全都解救下来,然后调配了蜘蛛毒液的解药,为他们一一注射进去。又让几只巨型黑蚂蚁把他们储藏的食物和饮水都拿出来,在容远说不需要以后,他把食物都放在一个平台上,好让那些从麻醉中恢复的人能自由进食好补充体力。

    做到一半的时候,米亚从睡梦中醒来,此时满地的昆虫尸体都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容远坐在矿井中一个干净的石块上,看着巴巴鲁忙前忙后地折腾。米亚没有看到前面发生的事,只见自己已经恢复了自由,还以为巴巴鲁是个弃暗投明的好人,忙善意地冲他笑了笑,尽管她也很饿,但还是先帮忙给被麻醉的那些人注射解药。

    “不用不用,小姐您去休息吧。”巴巴鲁吓了一跳,连忙摆手拒绝道,还偷偷地看了一眼容远,害怕他觉得自己要对女孩做什么。

    “没关系。”米亚笑道:“你一个人要干很长时间吧,两个人还快一点。”

    巴巴鲁拒绝再三,还是打消不了米亚帮忙的意愿,他见容远也没有阻止的意思,才忐忑不安地答应下来,把注射药剂的方法和分量教给了女孩,两人配合着,果然很快给剩下的所有人都解了毒。不过那些人要自由活动还需要一些时间,米亚便拿了三份食物,给容远和巴巴鲁一人一份,然后自己才坐在旁边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巴巴鲁接过来道了谢,看容远并没有动那些食物的意思,他便也把又黑又硬的肉干放了下来。

    “你不吃吗?”米亚奇怪地问道。

    巴巴鲁干笑一声,谎称道:“我还不饿。”他悄悄地把手指在衣角上擦了擦,尽管之前就已经用粗布擦过了,但他觉得自己双手上还满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哦。”米亚没有怀疑。她看了一眼容远,觉得他不肯吃的原因肯定是嫌这样的食物太差劲了,便道:“你也尝尝看吧……虽然比不上刺剑龙肉,但味道真的挺不错的……比我和爷爷之前吃过的东西好多了……”

    同行数日,最后又被容远所救,虽然基本没说过话,但米亚感觉亲近了不少,先前的畏惧警惕也几乎都消失了。

    “我也不饿,这些你也吃了吧。”容远道,他还记得上次见面时米亚夸张的饭量。然后转向巴巴鲁,问道:“我见你们都能役使昆虫,这是你们一族的天赋能力吗?”

    星系中的种族千奇百怪,有些种族天生就在某方面特别突出或者具有某种特殊的能力,比如力气非常大、以特殊的矿物为食、能在某些极端的环境中生存等等。例如正统的具有兰蒂亚皇族血脉的兰蒂亚人,就都非常的聪明,被称为智慧种。而在银河系,能被称为“智慧种”的种族,只要繁衍能力不是太差,基本都是一方星域的统治者。

    “啊,是。”巴巴鲁忙答道。

    “这么特殊的能力,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边吃边听的米亚插嘴问道。

    “因为我们不是兰蒂亚人,是来自蝶翼星云的虫族。”巴巴鲁谄笑说:“我们一族都是完全的碳基生物,种族特征,你们也看见了。”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道:“因为这个像虫子一样的大肚子,我们一族跑不快也跳不高,力量比一般的碳基生物都要弱小,只有点跟虫子沟通交流的本事,也算不上什么。”

    “但是你们的能力,在狱星这种特殊的原始星球,算得上相当厉害了啊!”米亚若有所思地说。

    巴巴鲁点头哈腰:“谈不上谈不上,就是混口饭吃。”

    “用无辜的人来换你们的一口饭吃吗?”

    米亚陡然犀利的问话让巴巴鲁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被麻醉的人一一恢复过来,他们被悬挂在洞顶上的时候,只要没有睡着,自然都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们对容远的救助心存感激,对他的实力又十分畏惧。狱星人都相信,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如果有,那里面一定裹着□□。因此他们迟疑着,试探着,等待着,等待容远说些什么,好决定自己接下来做些什么。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感恩图报,只是他们被带来的时候在黑暗的地下绕来绕去,意识在昏睡与清醒之间交替,又被饿得头晕眼花,自然不记得来时的路线。如今虽然脱困,但如果没有人带路就贸然离开的话,十有不是迷失在矿道深处,就是被黑暗中的猎食者吞噬。

    正确的路线,容远或许知道,但最可靠的,自然是利用昆虫把他们抓来的巴巴鲁了。因此这些人虽然被挂在上面备受折磨,还差点被当成奴隶卖掉,但没有一个人冲过来找这个唯一幸存的虫族的麻烦。

    ……不,或许还是有的。。

    人群中突然有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跑了出来,直冲容远等人而去。巴巴鲁当然认为这是来报复他的,下意识地就往容远身后缩。其他人冷眼看着,并没有试图阻拦。

    男人的麻醉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跑得跌跌撞撞的,还没到跟前就一个踉跄倒在容远脚边。

    容远垂眼看着他,没有动作。旁边的米亚已经做出了防备的姿势。

    男人挣扎了一下,没有爬起来,而是顺势跪伏在地,重重地磕了下头,然后抬起头看着容远,乞求道:“先生,求求您……救救我的女儿……”

    容远奇道:“你认识我?”如果不是对他的为人有一点了解,这种得寸进尺的要求,狱星人应该不会说出口。

    男人迟疑片刻,才道:“我……我名叫杜勒,以前是白沙大公的侍卫长,昔日曾有幸见过您一面。”

    “白沙大公?”容远想了想,问道:“那是谁?”

    “呃……”杜勒磕巴了一下,才道:“白沙大公追随赛德西王子,曾……曾刺杀过赛琳达公主……”

    “哦……”容远了然,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而问道:“你的女儿怎么了?”

    这就是愿意插手一管的意思了。杜勒不禁露出喜色,然而充满恨意地瞪了巴巴鲁一眼,道:“我的宝贝,泽菲娅被他们带走了,不知道送到了什么鬼地方。”

    见容远的目光看向他,巴巴鲁急忙道:“奴隶买卖的事情都是首领掌管的,我们这些下属并不能插手,不过有些信息还是知道的。”他转头问杜勒:“你的女儿长什么样子,是什么时候被带走的?”

    “淡金色的长发,碧绿色的眼睛,个头刚到我肩膀,长得很漂亮……对了,她身上戴着一个星形的项链,是我用石头给她打磨的……大概是十来天前,她被你们的人带走。”杜勒按捺着内心的情绪,详细描述道。

    巴巴鲁刚听到一半,表情就变得有些奇异。

    他看了看杜勒,然后看着容远,说:“我知道是谁了,那个女孩还没有被卖出去。”他顿了顿,又道:“我之前跟您说过,我们还有一批货藏在别的地方……”

    “她在哪儿?”巴巴鲁还没有说完,杜勒就大喊道:“泽菲娅在哪儿?”听到女孩还没有被卖到什么肮脏的地方,他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容远托着下巴想了想,问:“是在这个方向……”他用手斜斜地指了指地下,“大约三百米处的那个洞穴吗?”

    巴巴鲁惊讶极了,脱口问道:“您怎么知道?”

    容远没有回答,只是道:“你带着他,去把他们都带回来吧。”

    巴巴鲁欲言又止,恭敬应道:“……是。”

    看着杜勒激动又担忧地跟在巴巴鲁身后离开,米亚问容远:“有什么不对吗?你刚才那副表情。”

    “什么表情?”

    青年单手支颊,侧脸问她,明明灭灭的荧光印在他的眼中,竟有种流光璀璨之感。

    米亚心脏漏跳了一拍,她急忙撇过头,掩饰似的用僵硬的声音道:“反正就是那种……看上去就不像好事的表情……”

    “呵。”容远轻笑一声,低声道:“可惜……”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