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20.020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白爸爸用亲密的“暴力教育”证明了他还是白爸爸,看着儿子蔫头耷脑地应下来,揉了一把他的脑袋,把他拉过来抱了一下,才放开。

    白乐丝毫没有自己才是骑士团现任团长的自觉,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爸爸带着他的手下离开。白想刚走了几步,忽然又回过头来,仔细看了看蹲在小楼门边的一群人,冷笑一声,道:“霸军家的小崽子蹲在这儿干什么,种蘑菇吗?”

    众人一愣,互相看了看,就见米歇尔苦笑着站起来,无奈地看着白想,道:“没想到白老大还记得我,真是荣幸。”

    白想哼了一声道:“能在短短两个月里成为霸军的干部,你这样厉害的新人,我想忘也忘不了。”

    “不敢当。白老大白手起家,不到十年就成为中心城四大之一,您才是我辈楷模。”米歇尔恭敬道。

    “哦?”白想眯眼盯着米歇尔,问:“那比起威斯克老头儿如何?”

    面对白想故意刁难的问题,如果米歇尔继续吹捧白想,则显然丢了霸军家族首领威斯克的脸面;如果他改口夸耀威斯克,则显得前面说过的话都是虚情假意。米歇尔却不假思索地道:“您和老爹都是开天辟地的一代,我等晚辈只是蝇附骥尾,不敢造次说长短。”

    “哈哈哈哈,不愧是霸军,不愧是中心城的山,老子手底下哪个小子要是有你的十分之一,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白想拍着掌笑了几声,眼神却冰冷得吓人,身上逼人的威势迫得米亚等人感到几乎无法呼吸。而米歇尔始终保持着谦恭的微笑,看上去还是那样平平无奇的样子,但此情此景下,他的“普通”才是真正的不普通。

    白想笑容猛地一收,紧盯着米歇尔,冷声道:“所以呢?你在这里干什么?那老头子又在打什么见不得人的主意?”

    “老爹光明磊落,坦坦荡荡,这是人所共知的。更何况我这次的行动,也并不是出自老爹的授意。”米歇尔淡淡地辩解了一句,然后转身看着容远,道:“我这次外出,是因为听说南边似乎有冰棺降临,所以才前去查探。”

    他顿了顿,像是没看到好几个人脸色剧变,然后道:“……没想到遇上了一些意外,手底下的人都死了,我也不小心被那些虫族抓住。要不是您出手解救,还不知道会发生多么糟糕的事。因为霸军在外城有许多敌人,为了安全起见,这段时间我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但面对您的无私善意,我却有所欺骗,真的是……非常抱歉。”

    他的眼神和语气都那样诚恳,米亚等人起初为他的身份感到诧异还有一些不满,此时脸色都缓和了下来。容远双手插兜站在门口,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既没有善意,也没有恶意。

    “说起来,我还没有正式地向您表达过谢意。”米歇尔斟词酌句地说:“明日我将在家族备下晚宴,不知道能不能请您赏光?”

    容远还没有说话,就听白想在旁边冷飕飕地道:“表达谢意?哈!该不会到时候连威斯克老头子也会出席吧?”

    米歇尔道:“老爹若是知道是您救了我,肯定也想要见一见您的。”

    白想哼哼道:“想要代霸军家族招揽容先生你就直说,叽叽歪歪还要扯个什么感谢的名头,可笑!”

    “谢自然还是要谢的。容先生若肯赏光,霸军将有一份厚礼奉上。”米歇尔不紧不慢地说:“绝不会像某些人一样,空着两手就找上门来。”

    “嘿!你小子什么意思?!”白想一脸怒容地喝道。

    “在下并没有别的意思。当然,如果白老大非要理解成其他意思,在下也并没有什么意见。”米歇尔绵里藏针地道。

    白想瞪了他一眼,余光看到站在一边旁观的容远,忽然又笑了一下,道:“你们霸军真是好大的架子,我都要亲自上门来拜访容先生,你一个排名十七的小狼崽子要表示谢意,居然还要别人自己过去……啧啧啧,这姿态,也是高的没边儿了。”

    米歇尔脸色终于变了变,忍住没有去看容远的神情,彬彬有礼地说:“原本自然是该登门拜访的,只是老爹年纪大了,而且我想,容先生也不是在意那些虚礼的俗人,故而才冒昧请求。”

    一句“虚礼”,又一句“俗人”,被白想一而再再而三挑刺的米歇尔终于忍不住火气,暗戳戳地反讽了一句。话刚一出口,他突然醒悟到自己已经被白想的胡搅蛮缠给带进了沟里,如果他在这里和白想发生了争执,那么邀请容远的打算自然就泡了汤,甚至还无形中降低了霸军家族的评价。

    “如果容先生不答应呢?”白想单手叉腰,手指轻叩着挂在腰上的一把弯刀,冷笑道:“你们是不是就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了?”

    米歇尔忍着怒气说:“我对容先生的邀请是真心诚意的,霸军对白老大也一向尊重,不知道为什么,您对我们竟有这么大的误解。我霸军与呼啸一向交好,请白老大慎言。”然后他转向容远道:“容先生初来乍到,恐怕还有许多事要处理,我就不打扰了。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请派人到东城传一句口信。至于晚宴的事,还请容先生考虑考虑,明日我会送来正式的邀请函。那么,先告辞了。”

    容远点点头,终于开口:“慢走。”

    “哈哈,好走不送!”白想挥了挥手,跟抢了小朋友棒棒糖一样得意洋洋地说。

    米歇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礼数周全地向众人告别,然后才走出去。转过身后,他平静温和的表情的瞬间变得狰狞!

    这栋小楼是在一座高楼的顶上,高楼侧面有一条歪歪扭扭地楼梯悬挂在空中,楼梯一边是直上直下的墙壁,另一边是数百米高的空中。米歇尔顺着楼梯走下去,高空的风吹的他的头发凌乱飞舞,略有些宽的衣袖在风中呼呼作响,这个角度看来,竟与平时普通又好说话的模样大相径庭。若是米亚第一眼看到他的是这个样子,恐怕会立刻逃得远远地,绝不会与他说上一句话。

    在小楼的一百二十层,有一座窄窄的天桥通往旁边的另一座高楼。当米歇尔踏上天桥的时候,身边已经出现了几个精光内敛的壮年男人。

    紧随在米歇尔身边的一个男人眯缝眼、大鼻梁,一扬眉一抬手都给人一种十分精明的感觉。他扫了一眼米歇尔难看的脸色,用肯定的语气问道:“……没成功?”

    “被白老贼给搅了!”米歇尔咬牙切齿地说:“他认出了我的身份,不管我说什么,都被他糊弄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一位许了他什么好处,这么冲锋陷阵的,哈巴狗都没他这么殷勤!”

    “会不会是那位已经投了呼啸,所以白老贼才要阻止他跟我们接触?”眯缝眼推测道。

    米歇尔回想了一下,摇摇头道:“不可能。从那老贼的表现来看,主从关系颠倒过来还差不多。”

    “这就麻烦了。”眯缝眼皱了皱眉,道:“手下人看到你在路上留的信息才找了我过来,但口信里说的不清不楚的,具体的情况我还不了解——确定那位容远是冰棺中人?”

    “他没有亲口证实过,但是——”米歇尔的脸色变得凝重,道:“如果连他都不是,那天底下就没有人有资格进冰棺了。”

    “真有这么强?”眯缝眼怀疑道,“我听说他一招打败了斯诺,但是个人的武力再强,论危害也比不上当初的瘟神吧?”

    想起当初矿道深处的一幕,米歇尔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抽紧,道:“你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如果你也看到了那一幕,你就该知道,不管你现在把他想象的有多么厉害,真实的情况都远远超出了你我能够理解的极限。”

    眯缝眼思考了一会儿,道:“好吧,虽然还是不太理解,但我相信你的判断。所以……如果他真的结盟呼啸,成为霸军的敌人,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对付他?”

    米歇尔停下来,转身盯着眯缝眼,务必认真地道:“我的建议是……永远!永远!不要和他为敌!”

    “如果他一定要和我们为敌呢?”眯缝眼问。

    米歇尔思考良久,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却始终没有说话,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