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32.032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 那一定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哦?”容远左右看看, “你原本不是打算把这栋房子租给我的吗?”

    “啊,是哦, 呵呵,呵呵。”白乐泪……这是他原本打算用来跟高手兄拉近关系的道具, 没想到进门的是竟然是他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那个人, 但他还不得不装作心甘情愿地样子说:“不用租,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了, 我……我叫他们把我的东西收拾走。”

    白乐憋屈地准备打包走人了, 却不想容远道:“不急, 坐下说话。”

    ——

    白乐内心疯狂咆哮,脚下却一转,搬来一个小板凳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乖得不得了, 低头道:“您还有什么吩咐?”

    容远莫测高深地看了他一眼, 看得白乐浑身一抖,才问道:“关于狱星的人口贩卖, 你知道多少?”

    “哎?”白乐傻眼:“这里还有人口贩卖?卖给谁啊?”

    容远眯了眯眼睛, 盯着白乐看了看, 确定他没有撒谎,叹了口气,道:“那极乐城,你也没有听说过了?”

    白乐眨巴眨巴眼睛,半晌才迟疑地说:“……那什么,狱星不是只有这一座城市吗?”

    虽然是敌人(自以为),但白乐对容远的信任也是无与伦比的,他知道既然容远这么说了,那么应该就有这样一座城市存在,但他却完全没有听说过。所以说……到底谁才是在这里住了近百年的人啊!

    “算了,你回去吧。”

    容远往后一靠,摆了摆手让他离开。白乐心中不解,但他早就巴不得要走了,当下像兔子一样跳起来快步走向门口,刚要拉开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容远的声音:“回去跟你父亲说一声,有时间的话,我想跟他见个面。”

    “啊?”

    于是在回去的路上,白乐一直在苦思冥想,如果他老爸要跟容远继续死磕的话,他用什么姿势来阻拦比较有效。

    ——打不过啊,爸爸!一百年前就打不过,现在那家伙变得更可怕了啊!

    悍男们随着他们boss的一招手,齐刷刷地跟着离开了,米亚等人相互看看,磨磨蹭蹭地蹭进了屋,就看到容远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已经凉了的茶水,皱眉想着什么。

    “先生,会有什么麻烦吗?”米亚先怯生生地问道。

    “麻烦?暂时没有。”容远放下茶杯,道:“你们暂时可以在这里先住下,其他的事以后再说。还有……”他看了众人一眼,语气郑重了一分,“极乐城的事,对外不要提及。”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道:“哦。”

    “知道了。”

    “明白。”

    容远点点头,挥手让他们自己去挑房间。当众人都依次上楼以后,他的目光似不经意地掠过某个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极乐城,是巴巴鲁在分开之前提到过的名字,但即便是他,也仅仅知道这个名称而已,同时,还有他们老大无意中发出的一声感慨:“红狱星算什么地狱?那里才是真正的地狱。”

    因为这句话,容远决定,只要那地方存在,他就一定会将它找出来。

    ………………………………………………………………………………

    白想来得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快。

    白乐在返回的半路上就遇到了自家大步流星走来的老爸,他期期艾艾地凑过去,还没有开口,就被白想挥手打断,道:“走,我们去见见那位老朋友。”

    “爸你已经知道了啊?”白乐满脸忧色地跟在白想身边,唠唠叨叨地说:“你带这么多人是想干嘛?不会是想打架吧?老爹我跟你说,你现在可不比当年了,头发胡子都白了,还那么冲动干嘛呢?而且大家都到了这种地方,正所谓同病相怜,还有那什么,同仇敌忾!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啊,过去的种种,就不要提了吧,啊?你听我的,先回去好好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再来,好吧?”

    看他的样子,就差拦到白想前面伸手摸摸头说句“乖”了,白想却没有理这个傻儿子,快步走到那栋二层小楼下,才停了下来,看着那扇紧闭的门,眉头皱得死紧。半晌后,才伸手拍了拍傻儿子的头,把他推到一边,说:“放心吧,我不是来算旧账的。乖啊,一边玩去。”

    说起来,白乐其实已经一百二十多岁了,在平均年龄三百岁的兰蒂亚,怎么也算得上青壮年一名,但在白想眼中,始终跟个三岁小儿没什么不同,便是此刻,他心里压着无数的重担,但对儿子说话的语气依然满是宠爱。

    白乐听他不是来找容远麻烦的就放心了,乖乖点点头站在一边,道:“那爸,我就在这儿等你。不管你们谈的怎么样,千万要冷静啊!”

    ——白乐没有意识到,在他潜意识里,他信任容远比信任自家亲亲老爸还要多。所以他只担心暴脾气的老爸会跟容远不对付,却没有想过实力更强的容远会把他老爸怎么样。

    白想听出来了,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举步走向小楼大门。

    “吱呀——”

    门开了,白想下意识地整了整衣领,后面一路上作为背景板的悍男甲乙丙丁等人也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知火从门里出来,朝天伸了个美美的懒腰,性感婀娜的身材显示出惊人的弧度。然后她放下手,睁开眼,看到面前一群不似善类的男人盯着他,最前面一个白发老头的眼神好像要吃人。

    “啊呀!”知火吓了一跳,猛地往后一缩,大门“哐当”一声重重关上。

    白想:……

    白想黑着脸举手刚要敲门,门却突然又打开了,刚才的美女小心翼翼地伸出头来,问道:“那个……请问您是白先生吗?”

    “我是。”白想硬邦邦地说。

    知火把门推开,侧身让步道:“请进……您先请坐,容先生说您要是来了,就到楼上去叫他。”

    “不用。”白想站得笔直,他比知火高两个头,像个铁塔似的俯视着知火,道:“容远在哪儿,我直接去见他。”

    知火很想坚持一下立场,好让容远能对她另眼相看,然而,星盗头子杀伐两百多年的气势不是她能抵抗的,她很有骨气地迟疑了两秒钟,就在白想的目光逼视下坦白从宽了:“二楼,左手第一间。”

    容远在书房。

    “书房”这个概念,在兰蒂亚早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毕竟,在这个任何信息交流都能在星网上完成的年代,书籍当然早就已经全部电子化了,人们只要一个巴掌大小的显示屏,就能任何想看的书,自然不需要一个专门的房间来放置书本。包括在学校、图书馆等这样知识传播和授予的地方,都已经看不到哪怕一本纸质的书籍,只有在博物馆和某些私人收藏家的收藏室里,才能看到一二本无比珍贵的远古时期的书籍。所以“书房”,对大部分兰蒂亚人来说,都等同于“静思室”或者“工作室”,也有人专门布置一间跟远古时期的书房相似的房间来装逼。

    但这个书房的架子上,却摆放着真正的书。

    不多,总共只有十几本。

    纤薄而脆弱的纸张,微黄,有些上面还带着黑色的斑点,显然制作工艺和原材料都并不是最合适的,也许是这里的人利用一些植物的根茎、动物的皮毛和少量的丝织物品,经过漫长的摸索才制作出来的,毕竟,造纸的工艺也早就已经和纸质书籍一起没落消散了。

    所有的书籍都是手抄本。也是,在这里,纸张这样珍贵,根本不需要用机器来大量印刷。书中的内容,无关风花雪月,无关爱恨情仇,甚至也无关任何科学技术,里面只有一样东西——历史。

    从兰蒂亚建国开始一直到最近几年,薄薄的十几本书籍中记载着几万年来的典型事件和人物,内容自然缺失了很多,近年来的事件应该是从新来的犯人那里打听到的,有许多谬误偏颇之处。但是即便如此,这些书籍的珍贵程度也毋庸置疑。

    “奇怪吗?”背后一个声音传来,带着讽刺和自嘲:“在这种垃圾成堆的地方,也会有这种东西。”

    “如果狱星的人是垃圾,那也一定是兰蒂亚最危险的垃圾。”容远转过身来,看着对方,道:“好久不见了,白老大。”

    “果然是你。”白想满脸难以掩饰的震惊,“这不可能!一百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你一点都没变?”

    叶子一直追在黑甲虫后面,每次赶上以后就迫不及待地发起攻击,因此有些异常现象他没有看到,但却尽数落到了容远眼中。

    被叶子杀死的是两只黑甲虫中比较瘦弱的一只,更强壮、外壳也更加漆黑油亮的另一只始终把小石头衔在嘴里,并且始终用口器中的钩子小心翼翼地勾住男孩背后的衣服,并没有伤到他一丝一毫。最离奇的是,每过一段时间,它还会停下来,用前足从腹下勾出一个装着食水的小包裹,让男孩进食。若非如此,身小腿短的叶子也不可能数次追上这两只爬行速度远远超过他的黑甲虫。

    这显然不是这种生物自主进化出来的行为。

    因此,救下叶子之后,容远略一犹豫,并没有出手从黑甲虫口中夺下小石头,而是继续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只是距离拉近了许多。

    ………………………………………………………………………………

    另一边,黑风等人突然之间如有神助,这半天里再没有走错过路。但同时,队伍中的气氛也变了,之前是紧张焦躁担忧,而现在却突然沉默了许多,黑暗的矿道中除了众人沉重的喘息声以外,更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暗潮在涌动。

    黑风紧绷着脸,尽管他大部分的思绪都被对两个孩子的担心占据了,但此时依然忍不住觉得,过去能够交托后背的兄弟此时都变得陌生起来,他竟然猜不透他们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用同样的目光暗暗打量他、猜测他的想法呢?

    一个储物包。

    一个即使在帝国帝都,都十分珍贵的储物包。

    更不用说里面还有不少来自外界的物资。相比之下,黑风等人原本托付给容远保管的那些肉干火把之类的东西,倒是真正廉价得不值一提。

    任何人只要拿着这样的东西去中心城,就能从任何一个权势组织中换取想要的一切:地位,权力,财富,女人或者男人,还有可靠的安全保障。

    ——当然,不是没有杀人夺宝的可能。但这种事情只发生在暗地里,多半还在目光短浅的中小势力上,能量越大的势力,越注重信誉的建立,很少做竭泽而渔式的一锤子买卖。

    黑风清楚,所谓信任与忠诚,对于某些人来说其实只是因为背叛所需要的价码不够多而已。如今,一个足够大的诱惑突然摆放在眼前,那么他的队伍中,有多少人还能坚持本来的原则?

    常年生活在矿道中,众人的脚步声都锻炼得极其轻微。但在此时黑风的耳中,一声一声,震耳欲聋。

    他忽然想到,在其他人的眼中,最有可能背叛的人其实就是他自己。因为所有人当中,只有他拖家带口,最需要一个更加安稳宽裕的生活。

    想到此,黑风紧绷在脑海中的那根弦突然就松了。正要张嘴说什么,忽然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小心!”黑风低声警告道。

    众人熟练的分散戒备,屏息凝神片刻后,没有发现异常,然后谨慎地小跑步前进。黑风微眯着眼睛,隐约看到前方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他打了个手势,让其他人做好准备,然后靠近。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