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49.049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 那一定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转过几个弯道,容远看到了黑风等人的基地——面积大约有三百余平方的矿洞, 用碎石和泥土建成了一些低矮的墙壁,分隔出不同功能的区域。墙上挖出了巴掌大的墙洞,插着几支火把,带来昏黄的亮光。另外除了他们进来的入口以外, 还有两个黑黢黢的矿道, 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矿洞中的小隔间, 大多数是具有明显个人风格的卧室, 简陋的土床, 墙壁上有着一些粗糙拙朴的装饰和私人物品。另外两个像是厨房和储藏室的地方, 里面的东西也少得可怜,厨房中堆着一些黑黑的肉干和枯草一样的植物,厨具也大多都是木头或者石制的。储藏室中,则是凌乱的动物皮毛、甲壳、骨骼、石头、木铲一类的东西,同样的,把它们称一声垃圾似乎都是赞美。

    容远意外地挑了挑眉。

    矿洞内显示出的简陋和贫穷是在他意料之中的, 他本来对此就没有太高的期望。但其中的布置,却让容远感到意外。

    五六个小房间连门都没有、墙也只有半人高,内部自然都是一目了然。各种小物件都大大咧咧的摆在墙洞里或者用土石垒起来的床上, 明显看得出来其中有的人比较富,有多余的换洗衣服和剩下的食物;有的人则穷的只剩下一条裤衩, 床上光秃秃的, 连稻草都没有多出一根。

    这证明了两件事:第一, 这个小团伙奉行的并不是平均分配的原则,大概是多劳多得,也许还有地位和资历之分,所以贫富差距比较明显。但从他们之前一路上的相处中就可以发现,众人并不存在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第二,他们对外并不是好人,但内部自有一套规则,成员相互之间平等、尊重、信任,所以才有比较和谐的气氛,珍贵的食物也没有想办法私藏起来,偷盗和怀疑这种事情,想来也是不存在的。

    容远对他们的印象顿时就提升了几分。

    不过真正让他印象改观的,并不是这些死物,而是矿洞中的三个人。

    三个女人。

    狱星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在这里,女性是一种非常稀缺的资源。所以对于投入狱星的女犯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外界有着种种不堪的设想,为此,有很多女性犯罪者因为畏惧会被送到狱星,往往会在被捕的时候自尽。而帝国有一些学者和人道主义者一直在呼吁,应该将女犯投放到不同的狱星或者在狱星建立隔离区,但这种建议因为种种因素,一直没有被通过。

    但以容远所见,他面前的这三名女性,并没有遭到什么屈辱的对待,相反,她们得到了男人们最大程度的照顾和保护。

    虽然都比较瘦弱,脸色也因为一直生活在地下而格外苍白,但衣着完整,体态健康,神情中透露出对黑风等人的亲近和信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怨恨。

    两个较为年长的女人脸上都有皱纹,手指也比较粗糙,此时发出哭嚎的就是其中一个。一个满头棕发蓬乱如麻的女人胸前一片血迹,靠在黑风身上,双手捂着脸,哭得几乎厥过去。另一个红发女人坐在旁边,一条腿齐膝而断,用破布紧紧地扎起来,布条上还在渗出血液,但她面色平静,条理清晰地跟众人说清了事件来由。另外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脸白的几乎透明,她也不说话,跪坐在一旁为红发女人包扎伤口。

    “……我们没来得及,小石头被黑甲虫捉走了,叶子不肯听劝,追了过去……到现在已经三十分钟了。”

    红发女人三言两语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听完后,黑风的脸已经绷得像铁块一样了,他紧咬着牙,似乎一松口,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会一块儿泄掉。

    容远从红发女人的话和众人的神色中看出,棕发女人是黑风的妻子,叶子和小石头则是他们仅有的两个儿子。在不久之前,两只不知从哪里来的黑甲虫突然从一条矿道中钻出来,几个留守在矿洞中的女人孩子拼死抵抗,击退了黑甲虫,但年纪尚幼的小石头却被黑甲虫掳走,身为哥哥的叶子不顾众人阻拦孤身一人追上去,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看他一时说不出话来,老迈尔斯叹了口气,问道:“叶子追上去的时候带了什么?”

    “只有随身的那把刀。”红发女人道。

    众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原本幸存的希望就不大,此时看来,指望那男孩中途醒悟过来原路返回的可能性也不大。地下矿道如此复杂,就算是在这里生活了一百多年的老迈尔斯都不敢说深入进去以后不带指示方向的工具还能再走出来,更不用说一个年少的孩子。

    沉默的黑风忽然抬起头来,问道:“他们从哪条矿道走了?”

    红发女人犹豫了一下,伸手指了一个方向,“那边。”

    黑风拍了拍棕发女人的背,放开她站了起来。棕发女人意识到什么,猛然伸出枯瘦的手抓住他的衣襟,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满脸泪水,瞪大的眼睛中充斥着绝望和期望。

    黑风沉声道:“你放心,我会把他们带回来。”

    ——若是不能,我会为他们复仇……或者死在外面。

    这句话他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但棕发女人显然明白了,所有人都明白了,但他们看着黑风的脸色,说不出劝阻的话来。

    一阵死寂。

    沉默片刻后,老迈尔斯忽然嗬吃嗬吃笑了两声,故作轻松地道:“安心吧玛丽,有我老迈尔斯带路,一定能把你的丈夫和孩子都全须全尾地带回来。”

    黑风惊讶地道:“迈尔斯,你……”

    “没办法,这里还有比我更熟悉矿道的人吗?”老迈尔斯耸了耸肩膀,一向猥琐的身影突然显得高大起来。他说:“不管怎么说,孩子们还要叫我一声迈尔斯爷爷呢!”

    “可是……”

    “我也去。”一声闷闷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黑风将要出口的话,真是老迈尔斯介绍的那个“杀人很多”的叶鸣。他说完以后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低着头开始整理装备。

    “我也是。”

    “老大,算我一个。”

    “这种行动怎么能少得了我?”

    “受伤的人留守,其他人做好准备。”

    “喂,看不起人是不是?老子就算断了一只手,也能把你打趴下。”

    其余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片刻后已经没有坐着的人了。并不是所有人都一样的视死如归、从容不惧,他们眼中有畏惧,却没有退缩。

    黑风怔住了。半晌后,他才微微哽咽着说:“各位兄弟,这件事太危险,我……”

    “我也要去。”一个轻轻的声音响起来,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

    这一次,所有人惊诧地下巴都差点儿落到地上,反应过来后,齐齐断然道:“不行!”

    被他们一起反对的人抿了抿嘴唇,又说:“就算你们不同意,我也可以跟在后面偷偷去,不是吗?”

    “这怎么行?这不是更危险吗?”又有人下意识地反对道。

    “所以,你们应该带上我,而不是让我一个人去冒险。”那人说道,平静而笃定,苍白的脸上,甚至没有一丝一毫对前路的恐惧畏缩。

    众人看着这个十来岁的少女,一起哑然。

    救人如救火,耽搁不得。眼看着无法让众人改变主意,经过短暂的争执和调配以后,黑风带着五六个人踏上救援之路,剩下的人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遵从命令留守,并且约定,如果一周内出去追击的人还没有回来,他们就转移基地,忘记从前,开始新生活。

    ………………………………………………………………………………

    黑暗的矿道中,两支火把安静地燃烧着,映照出橘黄色的光团。白发灰眸、宛如幽灵般的女孩闭着眼睛,微微仰着头,像是在感应什么,片刻后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说:“这条路。”

    “走。”黑风举着火把走在最前面,众人依次跟上,叶鸣拿着另一支火把断后,名叫妲雨的女孩和容远被保护在最中间。

    上路以后,容远才知道为什么看似累赘的女孩坚持要来。她的嗅觉十分灵敏,能在复杂的矿道中捕捉到叶子和小石头留下的那一丝微弱的气味,从而追踪到他们的去向。

    至于容远为什么也被着重保护起来,是因为他的储物包里装着众人大部分的食物和装备。当然,还有一点则是因为他是这队伍的新人,与众人无法默契配合,不如居中照应来得方便。

    出发后没过多久,黑风就从地上捡到一块沾血的布片。他沉着脸,神色中更是多了几分焦躁。容远默不作声地看着,忽然略一挑眉,眼中闪过一抹兴味的笑意。

    老迈尔斯弯着腰,咳嗽两声,浑浊的眼神从容远身上扫过。

    理智的考虑,容远不可能跟绑架她的人是同一伙儿的。原因很简单,如果这个人想要对她做什么,早在她之前昏迷的时候就可以了,根本不必等到现在。

    看女孩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冷静下来,容远目中流露出几分赞赏。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平和中带着善意的神色让米亚多了些信任和安定。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第二次见面,彼此也没有多少了解,但米亚就是觉得,只要有这个人在,就没有人能够伤害她。

    ………………………………………………………………………………

    “飞炎队?”

    黑风把叶子背起来,继续踏上寻找小石头的道路,不过此时或许是因为有了倚仗的缘故,他们的心情都轻松多了。听了老迈尔斯的话,黑风重复了一遍这个名词,依稀觉得这个称号听起来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