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61.061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 那一定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第二次见面, 彼此也没有多少了解,但米亚就是觉得,只要有这个人在,就没有人能够伤害她。

    ………………………………………………………………………………

    “飞炎队?”

    黑风把叶子背起来, 继续踏上寻找小石头的道路, 不过此时或许是因为有了倚仗的缘故, 他们的心情都轻松多了。听了老迈尔斯的话, 黑风重复了一遍这个名词,依稀觉得这个称号听起来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

    毕竟,银河系这么大, 形形□□的人种和星球这么多,打着各种各样名号的团队自然多如星河之沙。任意输入一个名称在星网上搜索一下,保证随随便便就能找到成千上万的搜索结果, 从学生社团到星际海盗都应有尽有。

    “啊, 你说的是那个吗?”这是队伍中有个人叫起来:“那个……星光公司之前推出的八男八女的偶像团体, 唱了《世纪末的眼泪》的那个?”

    所有人一起看着他,包括老迈尔斯脸上都写着“你说的是什么鬼”, 好像他是什么异次元生物一样。

    这人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摸了摸头道:“哎?你们都没有听过吗?很有名的啊!”

    “不知道。”

    “没听说过。”

    “不感兴趣。”

    众人纷纷表示, 追星在他们当中并不算是一个大众化的爱好。

    老迈尔斯摇头道:“卡连, 就算他们很有名, 但你别忘了,我到狱星的时候你都还没有出生。那我怎么可能听说过一个新出的偶像团体呢?”

    “也是哈。”卡连傻乎乎的笑了,说:“老迈尔斯,你也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飞炎队是什么?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个岔口左转。”

    妲雨插进来一句,众人一起转向左边的矿道。老迈尔斯顿了顿,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你们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到帝国外的星域闯荡过。”

    众人点头。兰蒂亚帝国通知下有三千多个恒星系,而居住有智慧生物的星球则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左右。但大多数人一生都不会离开自己出生的星球,很多偏僻星球的居民甚至不知道兰蒂亚帝国以外还有哪些国家存在,像老迈尔斯这样闯荡到帝国外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因此,那段经历是老迈尔斯最为骄傲的一件事,闲暇时间,他们曾听他夸耀过许多次,但大多数时候听起来都像是在漫无边际的吹牛。

    实际上,年轻的迈尔斯外出闯荡的原因既不浪漫,也不勇敢,他只是随着商队一起到某个种植星去采购粮食,不幸卷入了帝国对星盗的剿灭战,他们的飞船被星盗劫持,在一片混乱中稀里糊涂地就被带到了帝国外的星域。然后在吃了不少苦头后,才又千辛万苦地回到了帝国。期间种种经历,也算得上是跌宕起伏,曲折离奇。

    “外星域,像兰蒂亚帝国这样he ping的地方其实并不多,大多数星域都处在漫长的混乱当中,雇佣兵和星盗比正规军的人数都要多,所以也有很多赫赫有名的雇佣军团。”迈尔斯的语速并不快,隐隐还带着几分后怕和恐惧,“那一次,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被星盗带到了混乱星域蛇鹰星云带,被当做人体试验的试验品卖给了一个叫喀尤尔的医药公司,也就是在那时候,我遇到了飞炎队……”

    老迈尔斯眯着眼睛,在黑暗的矿道中,双腿好像自发地在行走,思绪却浮浮沉沉,仿佛又回到了一百五十多年前的那一天。

    ………………………………………………………………………………

    ——对面的人鱼在哭。

    透明的营养舱里,刚刚三十出头的迈尔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一点,大脑昏沉地像是刚从宿醉中醒来,四肢在麻醉的作用下柔软无力,几乎感知不到。

    他费力的眨了眨眼睛,模糊的视线渐渐对焦,终于看清了对面营养舱里那个漂亮得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鱼。

    那是一个神奇的种族,上半身类人,但长着鱼鳞和鱼鳃,下半身则是完全的一条鱼尾。人鱼的眼泪中并没有大量的水分,而是某种成分复杂的液体,遇到空气以后很快就会凝固成乳白色的珠子,这种珠子在某些收藏家那里能卖出不错的价钱。只不过有时候,人鱼的眼泪没有完全从脸上滴落下去就已经凝固起来,那场面就尴尬了。而且要把固态的眼泪从脸上弄下去需要用到一种略带腐蚀性的液体,用多了会hui rong,所以其实人鱼一般都不爱哭。

    对面的人鱼哭得很厉害,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眼泪大颗大颗的涌出来也来不及去擦,不过营养舱里的液体似乎有阻碍她的眼泪凝结的作用,迈尔斯只看到她眼睛周围的营养液快速变得浑浊起来,然后那种牛奶般的颜色逐渐扩散开,导致人鱼的营养舱的透明度比别人的都要差一些。

    这种时候还能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迈尔斯都有些佩服自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从离家以后实在是碰到了太多的倒霉事,这种时候他竟然没有觉得有多么害怕,感官麻木得让他自己都吃惊。

    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和他有着一样大条的神经和漫长的反射弧,视野中所见的营养舱内,有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有的绝望地拍打着营养舱的舱壁,有的痛哭流涕,有的愤怒咒骂,更多的则是在痛苦地呻/吟着。不过这些营养舱有些极好的隔音装置,所以他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听到。如果能听到的话……想必是一首噪杂的、令人绝望的地狱交响曲吧?

    不愿意被那些在实验中变得扭曲丑陋的躯体和狰狞的脸破坏了自己还算平静的心情,迈尔斯再次将视线放在人鱼漂亮的脸蛋上,开始发呆。

    除了发呆,他也没什么事好做。营养舱里注射的药剂让他们这些实验品连自杀都做不到。

    隔壁的隔壁,营养舱里的绿皮怪物忽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大量的气泡像气球被戳破了一样咕嘟咕嘟冒上去,“哗”地一下,那家伙浑身上下嗤嗤嗤地冒出血液来,眨眼间就将营养舱内染得通红,什么也看不清了。又过了几秒钟,那些鲜红的液体变成暗紫色,却再也没有一点涟漪出现。

    迈尔斯的视线转过去,很快就看到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家伙跑过来,在那营养舱上操作了一下。只见一组刀片从营养舱上方伸进去——有点像家用搅拌机里的那种刀片啊——迈尔斯想到。然后他看到,那刀片果然像搅拌果汁一样,将那营养舱里的东西搅成了一罐浆糊,然后顺着舱底下面一个手腕粗细的管子流出去。之后,便是冲洗,消毒,灌入新的营养液。又过了一会儿,一个闭着眼睛的塔尔塔星的小女孩被送了过来,装进那个营养舱里,各种各样的管子也连接到她身上 。等那个工作人员离开的时候,一切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一幕场景,刺激得众多实验品在短暂的寂静之后,更剧烈的挣扎起来。

    ——很快就要轮到我了。

    迈尔斯心道。

    在此之前,迈尔斯已经被注射了两次奇怪的药品,他也记下了每次实验的顺序。同时,就他所观察到的,第一次实验的死亡率有三成左右,第二次则上升到八成,等到第三次实验……至今为止他还没有看到哪个人能活过两个小时。

    果不其然,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两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实验员走过来,将某种淡粉色的药品注入到连接着营养舱的注射器中,操纵着针头缓缓探向他的脊椎。

    迈尔斯没有做任何无谓的挣扎。

    像他这样既不聪明又不强壮,也没有任何特殊技能的人,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非常xing yun的了。或许此刻,就是他终于走到终结的时候了。

    他绝望地想着,闭上了眼睛,感觉尖锐的针头已经刺破了背后的皮肤。就在这时,针头突然停了下来,室内的灯光猛地熄灭,所有的机器依次停止了运转,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整个实验区。

    ——发生了什么事?

    迈尔斯睁开眼睛,实验区笼罩在应急指示灯的绿色光芒下,好几个实验员像没头苍蝇一样跑来跑去,而实验品们都跟他一样茫然。

    “轰!”

    一声巨响,地面弹跳着颤了几下,实验员们东倒西歪地跌倒,营养舱嘎啦嘎啦地裂开了几条缝隙,粘稠的营养液从中淌了出去。

    迈尔斯忽然发现自己能听到声音了。

    “快跑,是飞炎队!”

    “天哪!神啊!那个恶魔找到我们了!”

    “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前两天不是还说他们在弯刀星云区被全歼了吗?”

    “作战队的那些废物点心,为什么还没有把这些该死的家伙送进地狱?”

    “把那份资料也带上!”

    “数据还没有下载完啊!”

    “实验品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快走!”

    “别磨蹭,只带最重要的!”

    迈尔斯眨了下眼睛,听不太懂这些实验员们乱哄哄地在吵什么。他的手脚似乎恢复了一点力气,艰难地把一根管子从身上拔下来。而旁边,体质更强大的一些实验品猛烈地拍击着营养舱壁,清脆的碎裂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