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62.062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 那一定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听上去还不错。”容远不动声色地说, “想必你也没有给我拒绝的余地?”

    “当然——没有!”斯诺大吼一声, 如猛虎出涧一般从上方一跃而下,劲风暴起, 巨大的阴影当头罩下,雷多吓得一跤跌倒,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蹭。

    “呼——”

    一阵小风吹过,扬起了米亚额头的碎发。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

    靠在自家窗台上和附近天桥的栏杆上旁观这场战斗的狱星居民都惊愕的张大嘴巴,下巴几乎要砸到地上。

    只见斯诺气势恢宏的一拳被容远用三根手指钳住。两只手的肤色黑与白对比鲜明,砂钵大的拳头与修长的手指差距明显,但就这样看似只能提笔作画、拨弦弹琴的手,轻而易举地就制住了呼啸骑士团的副团长,甚至让他费尽全身力气, 都不能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雷多一时失语,瞪圆了的眼睛似乎要脱框而出,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场景。

    但最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斯诺本人。

    他是直面这一只手的人, 也是最直接感受到这只手上的力量的人。就算是地底坚硬如铁的岩石, 他一拳砸上去都不可能没有动静,但他却无法将这只手撼动分毫。

    但最让他浑身发冷的, 是对方的眼神——那样的无所谓,那样的轻描淡写, 仿佛挥拳的不是他斯诺, 而是一只不自量力的螳螂一样。

    斯诺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他想要反抗,想要用另一只拳头砸碎那张脸上的淡然,然而事实是,明明被抓住的只是一只右手,他却像是全身都被对方掌控了一样,动弹不能。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怎么会存在这样的差距?

    “啊啊啊啊————”斯诺忽然大吼着,聚起浑身的力气猛地举起左手!

    “啊!”近在咫尺的知火被吓得大叫一声,明明处在下方的是那个男人,她却觉得男人如鬼神一般可怕,连他的脸都不敢看。

    “小心!”米亚不由自主地冲容远喊道。

    “咦?”容远惊讶地挑了一下眉,看向斯诺的眼神也有了一点变化。

    斯诺威猛无俦的那只手,狠狠斩向的,不是容远,而是他自己的右臂!

    ——既然无法控制,那就舍弃好了!

    容远伸手一牵一点,斯诺身体被拉着向前扑倒,同时一根手指点在他的颈侧,顿时把他击晕了过去,“嗵”地一声趴在地上。

    就算昏过去了,男人的表情依然没有舒缓:狰狞,决绝,狠厉……还有一点点小委屈?

    容远低头看了看,然后道:“雷多。”

    “啊……啊,在!”雷多懵了一下,然后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眼神闪烁着不敢看容远。

    “去叫个他们的人,把他带回去。”

    “哎?有这个必要吗?”雷多下意识地问道,突然反应过来跟他说话的人是谁,又忙忙道:“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办!”

    “这家伙是敌非友,不杀他就已经很好了,还管他干什么?”知火说出了雷多不敢说出口的话。

    “这地方这么乱,放着不管的话,可能会出事啊!”米亚道。

    “小丫头,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知火撇了她一眼,一脸你真是太单蠢无知的表情,道:“他的死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米亚噎住,她看了眼容远,忽然说:“那你的死活,跟容先生又有什么关系呢?”

    知火:……

    知火无言以对。被米亚的这句话提醒,好几人都偷偷看了眼容远,就连说话的米亚也是一脸忐忑的表情。

    是啊,尽管他们自以为跟容远是一起的,但实际上几人非亲非故,虽然同行数日,却连伙伴都称不上。当初跟着容远的理由也是希望能一起到中心城来……说起来,容远居然真的把他们无偿地、平安地带到这座城市,这在狱星已经是超级善良的大好人了,而他们不仅不能给予一丝一毫的回报,甚至还从他那里受益良多……如今,容远还有什么必要继续给予他们庇护甚至帮助呢?

    众人一时全都沉默下来。

    其实近几天来,他们已经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譬如知火、乌尔维斯等人已经暗地里做了很多努力,希望能跟容远的关系更亲近一点,希望能攒下更多的食物和财产好应对将来的变局。他们做了不少准备,却并不希望分别的那一刻真正到来,因此一直都含糊着,尽力把自己当成容远的部下或者朋友,直到此时被米亚赤果果地点出来。

    说话的米亚其实比其他人都要更加彷徨。其他人多少都有在狱星独自生存打拼的经验,只有她,一旦离开他人的指引和保护,连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

    所有人都在偷偷打量容远的反应,而容远……他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雷多找来一个穿着骑士团zhi fu的人把斯诺抗走,然后按照容远的要求带他们去城中心。几人相互看了看,见容远不反对,便又厚着脸皮跟上去,全当刚才的争执都没有发生过。

    几人安静地走了一阵,气氛迷之尴尬,连雷多都几次走成了同手同脚的样子。知火看了看容远的脸色,嘻嘻笑着引起一个话题:“哈哈,说起来,刚刚那个人看起来那么厉害的样子,但是真的好弱啊……这样还敢来向您挑战,真的不知所谓。”

    话音刚落,便见众人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那个……”雷多插嘴说:“斯诺大人,虽然是骑士团的副团长,但他的实力比团长更强。单论个人实力,他被称为‘狱星最强的男人’……”雷多快速地抬眼看了下容远,又补充道:“当然,那是在今天之前……”

    “狱星最强?”知火不可置信,“他有这么厉害吗?”

    “当然!”雷多肯定道:“据说他一个人就能抵得上一支军团!以前霸军想要用手里的五条街道跟呼啸换斯诺大人,都没有成功呢!”

    “如果他一个人就能抵得上一个军团,那……”知火的目光转向容远。

    ——那么轻而易举就能打败他的容远,到底有多强?

    尽管早就知道容远很厉害,但此时此刻,有了更明确的参照物,这个以“成为最美丽的花瓶”为人生目标的女人,好像才真正认识到这一点。

    ——这样强大的容远,会是普通的犯人吗?

    米歇尔低下头,脸色晦暗。

    此时容远想的东西,却跟他们完全不一样。

    容远想起刚才那个男人,心中多了几分兴趣,暗道:

    能容得下这样一位比自己强、比自己有名望、还桀骜不驯的部下,那位团长的胸襟气概,必然是非同一般。

    中心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显然容远一招打败斯诺的事很快就已经传遍了这座城市。他们走过的地方眨眼间就空了大半,有些人甚至惊慌失措地从天桥上直接跳下去,幸而下面还有别的天桥或者楼顶接住他们。

    抄了不少近路,他们才终于走到城中心雷多说可以租住的地方。那是一栋建在足有一百五十米高的楼顶上的二层小楼,造型别致,风格优雅,甚至还有一小块花园和一个泳池。

    米亚瞪大眼睛:“你确定……我们要租的房子就是这里?”

    雷多干笑道:“就是因为太好,所以才贵的租不出去啊!”

    米亚抿着嘴唇,怀疑地看着他。至于乌尔维斯等人,更是已经提高警惕,做好了逃跑或者战斗的准备。

    容远倒是毫不意外,精神力早已让他看清了周围的一切,于是道:“走吧。”

    他举步越过雷多,当先走到小楼前,推开门,一步跨了进去,米亚等人急忙跟在后面。

    客厅里不出意料有着很多人——很多看上去就是彪悍加三级的人。一个高大的男人负手背对着他们站在窗前,听到门响声,他沉声道:“很好……雷多是吧?你可以去领属于你的奖励了。”他转过身来,道:“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我……”

    然后他看到了容远的脸。

    “容……容……容……容……”

    男人跟之前雷多看到斯诺的反应一模一样。“哐当”一声,他后退一步,撞在后面的窗框上,以一个四仰八叉的姿势摔了出去,同时发出一声扯破嗓子的尖叫声: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