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72.072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 那一定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哦?”容远左右看看, “你原本不是打算把这栋房子租给我的吗?”

    “啊,是哦, 呵呵,呵呵。”白乐泪……这是他原本打算用来跟高手兄拉近关系的道具, 没想到进门的是竟然是他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那个人, 但他还不得不装作心甘情愿地样子说:“不用租,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了,我……我叫他们把我的东西收拾走。”

    白乐憋屈地准备打包走人了,却不想容远道:“不急, 坐下说话。”

    ——

    白乐内心疯狂咆哮,脚下却一转, 搬来一个小板凳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 乖得不得了,低头道:“您还有什么吩咐?”

    容远莫测高深地看了他一眼,看得白乐浑身一抖, 才问道:“关于狱星的人口贩卖, 你知道多少?”

    “哎?”白乐傻眼:“这里还有人口贩卖?卖给谁啊?”

    容远眯了眯眼睛, 盯着白乐看了看, 确定他没有撒谎,叹了口气,道:“那极乐城,你也没有听说过了?”

    白乐眨巴眨巴眼睛,半晌才迟疑地说:“……那什么,狱星不是只有这一座城市吗?”

    虽然是敌人(自以为),但白乐对容远的信任也是无与伦比的,他知道既然容远这么说了,那么应该就有这样一座城市存在,但他却完全没有听说过。所以说……到底谁才是在这里住了近百年的人啊!

    “算了,你回去吧。”

    容远往后一靠,摆了摆手让他离开。白乐心中不解,但他早就巴不得要走了,当下像兔子一样跳起来快步走向门口,刚要拉开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容远的声音:“回去跟你父亲说一声,有时间的话,我想跟他见个面。”

    “啊?”

    于是在回去的路上,白乐一直在苦思冥想,如果他老爸要跟容远继续死磕的话,他用什么姿势来阻拦比较有效。

    ——打不过啊,爸爸!一百年前就打不过,现在那家伙变得更可怕了啊!

    悍男们随着他们的一招手,齐刷刷地跟着离开了,米亚等人相互看看,磨磨蹭蹭地蹭进了屋,就看到容远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已经凉了的茶水,皱眉想着什么。

    “先生,会有什么麻烦吗?”米亚先怯生生地问道。

    “麻烦?暂时没有。”容远放下茶杯,道:“你们暂时可以在这里先住下,其他的事以后再说。还有……”他看了众人一眼,语气郑重了一分,“极乐城的事,对外不要提及。”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道:“哦。”

    “知道了。”

    “明白。”

    容远点点头,挥手让他们自己去挑房间。当众人都依次上楼以后,他的目光似不经意地掠过某个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极乐城,是巴巴鲁在分开之前提到过的名字,但即便是他,也仅仅知道这个名称而已,同时,还有他们老大无意中发出的一声感慨:“红狱星算什么地狱?那里才是真正的地狱。”

    因为这句话,容远决定,只要那地方存在,他就一定会将它找出来。

    ………………………………………………………………………………

    白想来得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快。

    白乐在返回的半路上就遇到了自家大步流星走来的老爸,他期期艾艾地凑过去,还没有开口,就被白想挥手打断,道:“走,我们去见见那位老朋友。”

    “爸你已经知道了啊?”白乐满脸忧色地跟在白想身边,唠唠叨叨地说:“你带这么多人是想干嘛?不会是想打架吧?老爹我跟你说,你现在可不比当年了,头发胡子都白了,还那么冲动干嘛呢?而且大家都到了这种地方,正所谓同病相怜,还有那什么,同仇敌忾!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啊,过去的种种,就不要提了吧,啊?你听我的,先回去好好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再来,好吧?”

    看他的样子,就差拦到白想前面伸手摸摸头说句“乖”了,白想却没有理这个傻儿子,快步走到那栋二层小楼下,才停了下来,看着那扇紧闭的门,眉头皱得死紧。半晌后,才伸手拍了拍傻儿子的头,把他推到一边,说:“放心吧,我不是来算旧账的。乖啊,一边玩去。”

    说起来,白乐其实已经一百二十多岁了,在平均年龄三百岁的兰蒂亚,怎么也算得上青壮年一名,但在白想眼中,始终跟个三岁小儿没什么不同,便是此刻,他心里压着无数的重担,但对儿子说话的语气依然满是宠爱。

    白乐听他不是来找容远麻烦的就放心了,乖乖点点头站在一边,道:“那爸,我就在这儿等你。不管你们谈的怎么样,千万要冷静啊!”

    ——白乐没有意识到,在他潜意识里,他信任容远比信任自家亲亲老爸还要多。所以他只担心暴脾气的老爸会跟容远不对付,却没有想过实力更强的容远会把他老爸怎么样。

    白想听出来了,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举步走向小楼大门。

    “吱呀——”

    门开了,白想下意识地整了整衣领,后面一路上作为背景板的悍男甲乙丙丁等人也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知火从门里出来,朝天伸了个美美的懒腰,xing gan婀娜的身材显示出惊人的弧度。然后她放下手,睁开眼,看到面前一群不似善类的男人盯着他,最前面一个白发老头的眼神好像要吃人。

    “啊呀!”知火吓了一跳,猛地往后一缩,大门“哐当”一声重重关上。

    白想:……

    白想黑着脸举手刚要敲门,门却突然又打开了,刚才的mei nu小心翼翼地伸出头来,问道:“那个……请问您是白先生吗?”

    “我是。”白想硬邦邦地说。

    知火把门推开,侧身让步道:“请进……您先请坐,容先生说您要是来了,就到楼上去叫他。”

    “不用。”白想站得笔直,他比知火高两个头,像个铁塔似的俯视着知火,道:“容远在哪儿,我直接去见他。”

    知火很想坚持一下立场,好让容远能对她另眼相看,然而,星盗头子杀伐两百多年的气势不是她能抵抗的,她很有骨气地迟疑了两秒钟,就在白想的目光逼视下坦白从宽了:“二楼,左手第一间。”

    容远在书房。

    “书房”这个概念,在兰蒂亚早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毕竟,在这个任何信息交流都能在星网上完成的年代,书籍当然早就已经全部电子化了,人们只要一个巴掌大小的显示屏,就能任何想看的书,自然不需要一个专门的房间来放置书本。包括在学校、图书馆等这样知识传播和授予的地方,都已经看不到哪怕一本纸质的书籍,只有在博物馆和某些私人收藏家的收藏室里,才能看到一二本无比珍贵的远古时期的书籍。所以“书房”,对大部分兰蒂亚人来说,都等同于“静思室”或者“工作室”,也有人专门布置一间跟远古时期的书房相似的房间来装逼。

    但这个书房的架子上,却摆放着真正的书。

    不多,总共只有十几本。

    纤薄而脆弱的纸张,微黄,有些上面还带着黑色的斑点,显然制作工艺和原材料都并不是最合适的,也许是这里的人利用一些植物的根茎、动物的皮毛和少量的丝织物品,经过漫长的摸索才制作出来的,毕竟,造纸的工艺也早就已经和纸质书籍一起没落消散了。

    所有的书籍都是手抄本。也是,在这里,纸张这样珍贵,根本不需要用机器来大量印刷。书中的内容,无关风花雪月,无关爱恨情仇,甚至也无关任何科学技术,里面只有一样东西——历史。

    从兰蒂亚建国开始一直到最近几年,薄薄的十几本书籍中记载着几万年来的典型事件和人物,内容自然缺失了很多,近年来的事件应该是从新来的犯人那里打听到的,有许多谬误偏颇之处。但是即便如此,这些书籍的珍贵程度也毋庸置疑。

    “奇怪吗?”背后一个声音传来,带着讽刺和自嘲:“在这种垃圾成堆的地方,也会有这种东西。”

    “如果狱星的人是垃圾,那也一定是兰蒂亚最危险的垃圾。”容远转过身来,看着对方,道:“好久不见了,白老大。”

    “果然是你。”白想满脸难以掩饰的震惊,“这不可能!一百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你一点都没变?”

    “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你看,就在那块岩石上。”

    米亚顺着基拉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黑黢黢的矿道内有一块凸出的石头,在火把的光照下反射着白惨惨的光。她眯着眼睛看了看,见上面确实有些黑色的像文字一样的痕迹。只是隔着七八米远,看不清上面写着什么。

    米亚举着火把,不禁快步走了过去,眼睛一直盯着那些文字。走到跟前,仔细辨别了好一会儿,才看清那些鬼画符一样的文字——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