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簿·星海 75.075
作者:与沫的小说      更新:2018-05-04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那一定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闪舞网</p>

    “我也有个女儿, 两年前失踪了, 从留下的战斗痕迹看来, 是那些虫族干的。她应该被卖到了中心城,也许现在还活着, 我要去找她。”头发花白的老头乌尔维斯沉声道。</p>

    “你是要去救那些当成奴隶被卖掉的人是吗?”及腰的黑发扎成马尾的长腿美女知火语气不容拒绝:“我跟你一起去。”</p>

    “听上去很有趣的样子啊。”金色卷发的男人奥科托眯着眼笑道。</p>

    “被几只虫子就抓住的人也能算战斗力?不拖后腿就最好了。”二十上下的双胞胎基拉和基贝讽刺道, 然后对容远崇拜地说:“你很强, 我们想要追随你,然后变得跟你一样强。”</p>

    “同上。”碎发几乎遮住眼睛的少年乔飞道。</p>

    “对我这样的人来说, 荒野太危险了,听说中心城比较有规矩, 机会也更多,所以我想去试试。”茶色短发、看起来最普通也最正常的男人米歇尔温和地说,理由听起来也是如此的正常。</p>

    米亚感觉脑后像是扎着一根针一样, 莫名危险的感觉提起了她所有的神经, 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排排全都竖立起来, 忍不住抱紧双臂搓了搓。</p>

    这些人的理由听起来大部分都好有说服力, 但在她看来, 一个都不值得相信。然而不知道为什么, 容远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 就来者不拒地都答应了下来。</p>

    之后,米亚趁着其他人都在忙别的事, 偷偷找到容远说了自己的担心。容远听完后, 只对她说了一句话:“你放心, 有我在。”</p>

    米亚怔了怔,露出笑容——她就知道,容远不可能毫无防备地接纳这么多陌生人,想必他心中一定是有别的打算。</p>

    女孩安心地离开,容远扫了一眼那些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动静的人。</p>

    刚到这里的时候,他还觉得米亚这儿女孩冷静又聪明,警惕性也高。但跟这些真正的狱星人比起来,这女孩显得就跟小白兔一样单纯天真,让人想要去守护她的这份天真……也让有些人忍不住想要摧毁她的天真。</p>

    米亚的那点心思几乎都要写在脸上了,那些人是故意留给她这么一个谈话的空间。之所以会这么做……他们是笃定,米亚的想法并不会改变他的决定吗?</p>

    视野中,黑红的光芒交错着,遮住了那些人的面孔和伪装出的笑容,将他们内心最纯粹的本质展现在那一双眼睛中。</p>

    容远双手十指交叉,抵在唇前,挡住了那一抹浅淡至无的笑容。</p>

    ……………………………………………………………………………………</p>

    “当时我就猛地一惊——”</p>

    “差点儿吓得尿了裤子——”</p>

    “然后我往左——”</p>

    “我朝右——”</p>

    “跑出去三里远,回头一看——”</p>

    “哎呦喂,那怪兽居然还追在我们后面——”</p>

    “追得还贼快——”</p>

    “看到我们回头,它就张开血盆大口——”</p>

    “大喊大叫说,臭小子,你们还没有付钱——”</p>

    “当时我就震惊了——这怪兽居然会说话!”</p>

    “再一问——原来这位黑如铁、高如山、胖如桶的壮士居然是老板娘!”</p>

    “吓得我哟,还以为是黑熊变成人了呢!”</p>

    “我好同情那位老板。他上辈子一定欠了很多钱。”</p>

    “哈哈哈哈哈哈——”</p>

    米亚笑得前仰后合,双胞胎基拉和基贝一唱一和,挤眉弄眼表情夸张地给她表演了一段他们过去在一个原始星球旅游的经历,把她逗得乐不可支。灌木的枯枝在跳跃的篝火中噼噼啪啪的响着,橘红色的火光映照着众人脸上的笑容,显得气氛轻松而愉悦。</p>

    有的人天生就知道怎么让人喜欢。这对双胞胎热情大方又古灵精怪,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给别人带来笑容,几天下来,他们成功地成为了米亚最喜欢的朋友。有时候这三人在一起,那种无忧无虑的笑容好像把众人带回了正常地世界。</p>

    当然,他们这么轻松愉快,也跟自己的肠胃和情绪都得到了众多美食极大的抚慰有关。这些天,地龙,刺剑龙,贝贝尼奥鹰,空心蝉,禾虫茧……不管是翱翔于九天之上还是深藏于地底之下,不管是多么强大的野兽,只要它们的生物特点中有“好吃”这一属性,都逃不过容远的魔掌。众人一方面吃得很开心,一方面也被容远的实力所震慑,不管有没有小心思,都更加不敢造次。</p>

    因为容远强到不需要畏惧各种野兽和人类的明枪暗箭,他们选择在地面上朝着中心城直线前进。这样原本要在地下绕行好几个月的众人,此时却已经接近了目的地,至于巴巴鲁带领的美人团,此时还在他们身后很远的地下矿道中艰难跋涉呢。</p>

    看着过去以为是天堑的遥远路程,此时轻轻松松就走完了大半,乌尔维斯等人暗自感慨了许久。</p>

    吃饱喝足,又到了休息的时间——正午的阳光炽烈的能烤化岩石,半夜的寒风又会化作刮骨钢刀,因此在这两个时间段,他们会选择一个接近地面的矿洞打扫干净,休息上三四个小时,其它时间基本都在赶路。单调的、没有止境的行走最能消磨人的精神,每当休息的时间,除了分配了放哨任务的人以外,其他人几乎都是倒头就睡。</p>

    这次负责放哨守夜的是米亚和基贝,两人各自守在一个矿道前面,距离比较远,加上不能打扰其他人的休息,两人便都没有说话。米亚侧身背对着身后的矿洞,盯着前方,一支火把插在墙上,微弱的光线被矿道深处的黑暗吞噬。米亚看了一会儿,眼皮就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头一点一点,跟小鸡啄米似的。</p>

    不知过了多久,米亚猛地惊醒,同时感觉到身后有轻微的呼吸声。她一回头,看到原本在睡觉的基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后面,看她回头,冲她露齿一笑。</p>

    “基拉,你怎么……”米亚小声问。</p>

    “我憋不住了,想去尿尿。”基拉抓了抓头,不好意思地说。</p>

    米亚理解地点点头。她没有问基拉为什么不去基贝守着的那一头矿道,因为那边更接近地面,他们之前就是从那儿过来的。也许基贝是怕留下什么痕迹,不想被众人看到吧——如果换成是她自己的话,她也会这么选择的。</p>

    基拉接着墙上的火把点燃了自己拿过来一个新火把,笑着冲米亚摆了摆手,转身走进黑暗中。米亚看着他的背影,莫名地有些不安。</p>

    过了很久基拉都没有回来,米亚越发慌乱。她回头看看守在另一侧的基贝,见他靠墙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而且……米亚第一次发现,黑暗中的那个男性的影子看上去十分高大,充满威慑力,并不像她印象中活泼爽朗的少年模样。</p>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去叫醒容远的时候,矿道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p>

    米亚一喜,转头看去,见基拉从黑暗中走出来,他走得很快,但并不慌乱,脸上还带着隐秘的喜色。他走过来,一把拉住米亚,凑近低声问道:“米亚,你是不是说过,你有个爷爷叫米东,他跟你一起来了狱星?”</p>

    “是啊,怎么了?”米亚奇怪地问。</p>

    “我看到那边墙上有些文字,落款是米东。”基拉压低声音道:“或许他也从这里走过,然后留下了那些文字?”</p>

    “真的?”米亚又惊又喜,抓住基拉的手问:“墙上写了什么?”</p>

    “呃……”基拉为难了,说:“我、我不认识那些字。”</p>

    ——也许爷爷是写了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密语?米亚猜想着,就想要去亲眼看看,但她现在还有守夜的责任,而且……基拉的话也不知道可不可信。</p>

    虽然这么想着,但米亚心里其实已经信了大半,神色不由得有些动摇。</p>

    基拉察言观色,知道米亚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便试探地说:“不如等到早上,我们跟容先生说一说,大家一起去看看?”</p>

    他这么一说,米亚反而没了怀疑,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第一时间看到米东留下的信息,便低声问基拉:“我想去看看,你能带我去吗?”</p>

    “没问题。”基拉说。</p>

    米亚将要举步,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有些犹豫,“那守夜……”</p>

    “交给我吧,反正这地方这么小,我一个人也能看顾得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基贝笑眯眯地说。</p>

    “……那好吧,我们快去快回。”米亚终于下定决心,跟着基拉离开。</p>

    基贝靠在墙壁,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消失得一干二净,眼中却闪烁着异样明亮的光。</p>

    黑暗中,有人悄悄地睁开了眼睛。</p>

    “容远。”</p>

    不出米歇尔等人的预料,容远一点掩饰的意思都没有,更不用想初来乍到的他会妥协了。只是突然碰上这种麻烦,他的语气中多少还是流露出一丝无奈。</p>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p>

    “哈!”斯诺喷出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身体道:“跟我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保你在中心城畅通无阻;但如果你输了——”他活动者手掌,指关节嘎嘣嘎嘣响,“要么死……要么加入呼啸,怎么样?”</p>

    米歇尔脸色一边,米亚倒是懵懵懂懂。雷多一脸的羡慕嫉妒恨,恨不得掐着容远的脖子要他立刻答应加入骑士团,更恨不得被邀请的人是自己。</p>

    “听上去还不错。”容远不动声色地说,“想必你也没有给我拒绝的余地?”</p>

    “当然——没有!”斯诺大吼一声,如猛虎出涧一般从上方一跃而下,劲风暴起,巨大的阴影当头罩下,雷多吓得一跤跌倒,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蹭。</p>

    “呼——”</p>

    一阵小风吹过,扬起了米亚额头的碎发。</p>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p>

    靠在自家窗台上和附近天桥的栏杆上旁观这场战斗的狱星居民都惊愕的张大嘴巴,下巴几乎要砸到地上。</p>

    只见斯诺气势恢宏的一拳被容远用三根手指钳住。两只手的肤色黑与白对比鲜明,砂钵大的拳头与修长的手指差距明显,但就这样看似只能提笔作画、拨弦弹琴的手,轻而易举地就制住了呼啸骑士团的副团长,甚至让他费尽全身力气,都不能把自己的手抽回来。</p>

    雷多一时失语,瞪圆了的眼睛似乎要脱框而出,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场景。</p>

    但最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斯诺本人。</p>

    他是直面这一只手的人,也是最直接感受到这只手上的力量的人。就算是地底坚硬如铁的岩石,他一拳砸上去都不可能没有动静,但他却无法将这只手撼动分毫。</p>

    但最让他浑身发冷的,是对方的眼神——那样的无所谓,那样的轻描淡写,仿佛挥拳的不是他斯诺,而是一只不自量力的螳螂一样。</p>

    </p>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