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穿越有点早〕〔魔尊跟我相爱相杀〕〔无良神明与不存在〕〔大西洋之王〕〔没人比我更懂穿越〕〔儿子,你才念小学〕〔快穿之好妈妈上岗〕〔穿越兽世后种田生〕〔重回九零做学霸〕〔甜疯!冷冰冰的宋〕〔心灵主宰〕〔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星际荒野:大佬美〕〔总裁又惹火夫人了〕〔一胎三宝,戏精夫〕〔轮回玉梅林〕〔我是剑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女总裁的狂龙保镖〕〔凡人修仙之凡尘仙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第五章 九流术士
    子夜,裴府中堂。

    “沐少士,夜已深了,还请留宿府中,明日再做打算!”裴秉震起身伸手阻拦沐君白。

    “这…”

    沐君白有些犹豫。

    “沐少士!你对裴家大恩,老夫绝不能让你夙夜赶路!

    少士!让老夫略尽地主之谊,千万不要推辞,否则老夫内心难安啊!”裴秉震言辞诚恳的说道。

    沐君白看了眼华元旉,然后对着裴秉震拱手感谢道:

    “那…好吧!那就多谢裴大人收留!”

    “沐少士千万不要客气!”裴秉震对着沐君白一拱手,转身对堂外喊道:

    “裴福!快快准备两间上房精舍、茶水夜宵、沐浴之物,伺候好沐少士与这位先生!”

    “是!老爷!”

    门外老远传来一声应合!

    “沐少士请坐!且稍待片刻!”

    裴秉震伸手邀请沐君白坐下,然后吩咐门外的小厮道:

    “快上茶!”

    “是!”小厮应声。

    “多谢裴大人!”沐君白坐到客首位对着裴秉震感谢道。

    “沐少士!方才诛妖兽易如反掌,道法如此精深,想必家学也是渊源不凡!”裴秉震客气的问道。

    “裴大人客气了!”沐君白谦虚回应。

    裴秉震沉吟一下说道:

    “不怕沐少士耻笑,老夫年少也曾修行过,家传《宝神经》一卷,乃练炁之道!

    老夫八岁开始冥想,十五岁时感应到周天混元之炁,开始采炁,二十二岁能成为九流术士!

    此后采炁、食炁不辍,直至三十岁方才元炁成功,成为八品术士!

    唉!可惜此后再无寸进!苦修二十年,元炁不能!

    如此积年无功,七品无望,老夫…便停了修行!”

    裴秉震有些沉浸在回忆中。

    沐君白看着今年六十二岁裴秉震,不知道是该安慰他还是同情他。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沉默以对。

    “老夫修行差强人意,以致有今日之祸,堂堂国公后裔、少卿世禄,竟然不能保家宅安宁!

    堪堪才入中境的凝魂妖兽,就险些要了孙儿性命,老夫惭愧啊!”裴秉震有些自责的说道。

    沐君白对此也是有些疑惑,向裴秉震询问道:

    “裴大人既然是国公后裔,又有家学,即便修行之路不遂,应该也有护宅安家之手段,不知为何…?”

    这时候丫鬟将茶水端了上了,裴秉震对着沐君白,挥手示意请茶,然后继续说道:

    “沐少士对我家大恩,老夫也不瞒你,我祖裴公讳玄仁,本是泸州‘玄天宫’弟子,修行有成、下山入世!

    时值成祖…嗯顺祖武皇帝在位,开疆拓土,征战四方,讨伐不臣!

    我祖为报效国家,参军从战!因伐‘荒胡’时薄有功劳,封侯,任翼州太守!

    后从征北海、东海、雨国,积功封国公,迁会州都督,举家定居江山县,至今已有三百余年了!”

    正端着茶,盏准备喝茶的沐君白,听裴秉震说到“时值成祖…嗯顺祖武皇帝”时动作一滞。

    随后又若无其事的喝了口茶,才放下茶盏,说道:

    “令祖玄仁公乃豪杰之士,丰功伟绩,在下之前也有所耳闻。

    但玄仁公出身正一大教玄天宫,在下还是初次听闻,玄天宫传承千年,道法绝世,想必令祖也是得道之人吧?”

    听到沐君白的提问,裴秉震沉吟片刻回答道:

    “或许吧!我祖在会州都督任内,因案牍劳形,修行境界在中三境停滞不前,遂辞官归家!

    此后潜心修行数年,成就上三品,再之后…祖妣逝世,我祖便弃家而去,云游名山大川,杳无音信了!”

    裴秉震说到先祖弃家云游时语气是有些伤感。

    沐君白见状安慰道:

    “三品境界,天人合一、凭虚御空,可称‘飞仙’,得寿八百!与家人也算是仙凡有别,继续居家,子孙陆续离世,徒增伤感罢了,玄仁公离家云游,应是不得已而为之,裴大人不必介怀!

    大恒建立五百余年,能修炼到境界的凤毛麟角,裴家可称得上是仙家后裔了!”

    “唉!少士说笑了,时至今日,我裴氏子孙,只要能保住门楣不堕,已是邀天之幸了!”裴秉震语气消沉的说道。

    “何以至此?”沐君白不解。

    裴秉震缓缓解释道:

    “此事还要从三十年前,大桓四百七十五年说起,当时中宗驾崩、先帝德宗继位刚两年!

    ‘焚榇邪教’起事,贼兵势大,不到五年便占据濮、扬两州建国立制!

    接着北海‘寒林蛮族、流沙国、黑水国’一并南下劫掠!

    又有‘瀚海西胡’叛乱,进攻‘草海东胡’!

    西北湾流海盗南下,进寇白华州、兵锋顺江东进、直逼畿辅!

    东海也有‘东夷’入侵鱼龙国、浮沉国!

    西南有‘云岛胥家’攻沙洲湾、进逼涟州!

    东南也有捕鱼海‘南夷’侵南岛、巨岩岛!

    短短两三年之间,大恒四海三十八州,可谓处处烽烟,天下板荡啊!”

    裴秉震说起这些心有余悸。

    而听到这里的沐君白神色莫名,端起茶盏,若有所思。

    裴秉震继续说道:

    “值此国难艰难之际,时有栐炀王、桦厉王…”

    咔嗒~

    沐君白听到“栐炀王”时双手微震,杯盏相撞,面有寒意、声音冷厉的说道: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唉!沐少士慎言!栐、桦二王朝廷已有定论!

    少士不可妄议,免得取祸…

    当然了,史官有直笔,二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今日我们不谈此事。”裴秉震诚挚的对沐君白说道。

    沐君白回应道:

    “莫等国难才思良将!是非曲直天下人自有公论,我不过直言罢了,裴大人不必担心。”

    裴秉震看着一脸正色的沐君白,摆了摆手没有纠结,继续说道:

    “当世时,我族兄成国公讳秉轩,尽取家族宝物,随栐王北击西胡,哪曾想一战而歿!

    法器、法宝、靈器损毁、遗失殆尽!”

    裴秉震说到这里语气悲怆!

    “唉!这也是小小猫妖作祟,老夫却无能为力的原因了!

    这世道…以后只怕会越发艰难,也不知我裴家日后如何安身立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武术直播间〕〔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大夏文圣〕〔曾经,我想做个好〕〔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赤心巡天〕〔全民诸侯时代〕〔明克街13号〕〔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开局账号被盗,反〕〔光阴之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