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穿越有点早〕〔魔尊跟我相爱相杀〕〔无良神明与不存在〕〔大西洋之王〕〔没人比我更懂穿越〕〔儿子,你才念小学〕〔快穿之好妈妈上岗〕〔穿越兽世后种田生〕〔重回九零做学霸〕〔甜疯!冷冰冰的宋〕〔心灵主宰〕〔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星际荒野:大佬美〕〔总裁又惹火夫人了〕〔一胎三宝,戏精夫〕〔轮回玉梅林〕〔我是剑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女总裁的狂龙保镖〕〔凡人修仙之凡尘仙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第八章 山海绘卷
    夜半未央,裴府客舍内。

    听到沐君白询问,华元旉点了点头,回答道:

    “从先祖‘华士公’立基,传承至今已有八百余年了!不过不比史、尹两家侯伯显爵,华家只是寒门而已!”

    沐君白闻言,有些感的说道:

    “欸!华家情况我知道!

    不是华家门楣弱于旁人,而是华士公大贤,不屑为之罢了,前朝有丞相三请出仕,华士公不就!

    子孙也以之为榜样,华家有家训:

    子孙当大医精诚,救死扶伤,济世黎庶,不必入朝堂,不必为天子犬马!

    当真是名士风骨!”

    “少君过誉了!”华元旉对着沐君白一拱手。

    “医圣华家,天下闻名!谁人不知?传承之物,虽然只是法宝,谁人不惧?家传诸多灵药,何人不求?兼修练炁、易形、御器三道,何人不畏?”沐君白用赞叹语气反问道。

    “唉!”华元旉轻叹一声说道:

    “华家子孙谨守祖训,世代寒门!

    终究比不得药王孙家伯爵世袭、医仙希家上议大夫世勋,两家世代显宦!

    家传医圣铜人!详尽人体造化奥秘,经络、腑脏、人体七百二十处腧穴一应俱全,是医家学习宝具!

    可惜,世人只知铜人可以刺穴杀人,将之与‘巫蛊人偶’类比,我大兄主事之后已将铜人封存了!

    还有家传炼制灵药之法,不过小道而已!

    至于兼修练炁、易形、御器三道,说来惭愧,家传三经!

    《灵枢九墟》是飞针御器之道,需要分心化念,最难修练!

    《青囊遗书》是养生练炁之道,需要清苦修行,难度次之!

    《五禽真经》是健身易形之道,只需打熬身体,最简单!

    但是!华家已经上百年没有人能够三道兼修了!

    我主修《五禽真经》,《灵枢九墟》只学会一卷《金针渡劫》!

    大兄天赋最好,主修《青囊遗书》,《灵枢九墟》炼了五卷!

    二兄比我稍强,也是主修《青囊遗书》,《灵枢九墟》学成三卷!

    唉!御器乃通天大道,却被我们三兄弟修练成御物法门,成为小术…愧对先人啊!”

    华元旉语气惭愧的缓缓说道。

    “兼修三道谈何容易,能兼修两道,已经比世间大部分修士强了,元旉叔太过自谦了!

    沐君白看着华元旉说道,说完之后,华元旉没有争辩。

    “行了!时辰也不早了,元旉叔,休息吧!明天去镇江府,坐船西下白华京!”

    “是!”

    华元旉应声起身出门,回房去了。

    ……

    沐君白目送华元旉出门,转身面对窗外,望着天际。

    明月如镜,银河璀璨!

    沐君白注视良久,感叹道:

    “垓壤啊!垓壤!你竟真的是天圆地方!

    呼…俯仰宇宙,我该何归呢?”

    沐君白喃喃自语完后,闭目,剑指点额,之后伸手在虚空中一抓。

    抓出一幅绘卷!

    沐君白将绘卷放在书桌上,缓缓转开玉轴。

    沐君白流观山海图,一个奇风异貌、光怪陆离、气象万千的世界映入眼帘!

    绘卷之上大部分都是灰黄之色,只有少数地方微光流转!

    沐君白仔细观察之后,点中一处。

    一棵果树虚影缓缓放大。

    果树开着黄色的花,结着红色果实。

    沐君白伸手去摘,果树虚影如烟花般散失,果实在手中凝实。

    果实不大,长的像棠梨一样,沐君白将果实放入口中,咀嚼吞下。

    果实的味道像李子一样,微酸,而且没有核。

    吃完之后,闭目感受!

    “没什么感觉啊?…算了,以后找个有水的地方试试!”

    沐君白不再纠结,手指轻拂着山海绘卷。

    “呵呵~投入妖魂,才能取物,等量交换,你倒是遵循能量守恒的定律!”

    沐君白轻笑一声,卷起玉轴,手上青炁浮现,绘卷慢慢失色消失。

    喔~喔~喔!

    这时外面传来鸡叫的声音。

    沐君白闻声,也没有到另一间房里的拔步大床上去睡觉,

    就在坐在书房的软榻上,手撑在茶几上准备小憩一会儿。

    不一会儿轻鼾响起,沐君白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他的故乡…车水马龙!

    ……

    翌日清晨,裴府客舍内。

    咯吱~

    沐君白被开门的声音吵醒。

    叩叩~

    “少君!少君!”

    华元旉站在卧房门口敲着门。

    “哈啊~元旉叔!我在这边!”

    沐君白打了个哈切,回应着华元旉。

    “嗯?少君!怎么不在卧室休息?”华元旉疑问道。

    沐君白起身向中屋走去,边走边回答:

    “昨夜坐在榻上盘算了一下去白华京该怎么行动,想了一会儿困倦了,就在此睡了!”

    “少君!坐眠伤身,久思伤神,以后万不可再如此了!

    大业未成,要保重身体!

    少君没休息好吧?

    要不去床上再好好睡会儿?”华元旉过去搀扶沐君白,一阵连珠炮似的对着沐君白的说道。

    “呵呵~元旉叔!多谢关心!不用扶我!

    你平日里一向沉默寡言,今日是怎么了?如此啰嗦?”沐君白婉拒华元旉搀扶,调侃道。

    “少君此次出门,只我一人随扈,少君万一生病,或者出了什么事,回去之后我没办法跟兰先生和大伙交代。”

    华元旉一脸严肃。

    “好了元旉叔我知道了,我没事的,怎么说我也是中三镜的修士!

    不会坐在榻上小憩一会儿就生病了,别担心了!”沐君白拍了拍华元旉胳膊感谢道。

    “哪?要不再睡一会儿?”华元旉继续问道。

    沐君白看了下门外说道:

    “不用了,已经天色大亮了,现在辰时正了吧?

    再睡就日上三竿了!别让主人家笑话了!”

    “他敢!”

    “沐少士!起身了吗?”

    华元旉还准备再劝,裴福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沐君白拦住华元旉的话头对着外面回应道。

    “已起身了!”

    咯吱~

    裴福推开小院门,绕过影壁,走了进来。

    -------------------------------------

    “昆仑之丘…有木焉,其状如棠,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

    ——《山海经?西次三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武术直播间〕〔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大夏文圣〕〔曾经,我想做个好〕〔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赤心巡天〕〔仙府长生〕〔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全民诸侯时代〕〔明克街13号〕〔开局账号被盗,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