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满级大佬穿越末世〕〔我才是顶流巨星!〕〔我的理想小镇〕〔我的妹妹是主唱〕〔全能王爷〕〔无敌小神农〕〔富到第三代〕〔洪荒:我食铁兽,〕〔都市之怒龙出狱〕〔猫的旅馆APP〕〔众神之主〕〔玄幻:末法时代?〕〔格兰自然科学院〕〔吞天道主〕〔金迷〕〔篮坛狂锋之天才在〕〔少帅的花瓶娇妻狠〕〔股神:只有我能看〕〔玄浑道章〕〔盖世人王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第十章 十三加冠
    清晨,裴府池塘边凉亭。

    沐君白三人,移坐凉亭,品茗消食。

    裴秉震开口问道:

    “沐少士,年庚几何?”

    “晚辈今年十七!”

    沐君白放下茶杯回应。

    裴秉震闻言颇为震惊,对着沐君白赞叹:

    “沐少士真是少年英才!未及弱冠已成龙虎气象,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沐君白此时看向池塘,但是余光注视着裴秉震,淡淡的说道:

    “裴秉震谬赞了!不过,晚辈十三岁时,老师已经为我加冠了!”

    哐镗~

    “啊!”

    裴秉震闻言表情微微一滞,旋即变成大惊失色的样子!

    假装失手打翻了茶杯!颤声问道:

    “怎会如此?闻人山长天下大贤,怎会如此逾礼?”

    沐君白全程目睹了裴秉震的“变脸”,内心暗笑,语气淡淡的说道:

    “我年幼失牯、失恃!老师说:‘礼为人所制,当应人之需!’所以早早为我加冠!

    再说我西观又不是儒教!何必遵周礼?”

    裴秉震假装反应过来,平复心情,语气讪讪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是老夫想差了…”

    至于到底想没想差,只有自己知道了。

    沐君白此时思绪飞散,回想起加冠时的场景。

    巳时隅中,少正观、正堂内!

    大堂北端中间摆放着香案,上置香炉,青烟袅袅。

    香案正上方,悬挂着一张身着王服之人的坐像图。

    沐君白身着绛纱服,头戴空顶帻,南面、跪坐于大堂中央的竹席软垫上。

    冠礼大宾是沐君白的老师闻人伯安,须发皆白身着紫袍金带,站在沐君白左侧!

    闻人伯安身侧依次站着三名老者,为赞冠执事。

    为首老者年纪七旬,身着蟒袍玉带,手持托盘,上置衮服,纹章有九!

    第二名老者年纪六旬,身着蟒袍玉带,手持托盘上置冠冕,冕旒有九!

    第三名老者年纪六旬,身着斗牛服金带,手捧玉笏,笏长九寸,铭刻龙纹山海。

    闻人伯安身后站着一名赞者,三十多岁,身着斗牛服金带。

    一名摈者,四十出头,身着飞鱼服金带。

    另一侧立着一位司礼官,六旬左右,身着飞鱼服金带。

    正堂大门内站着一位赞官,二十多岁,身着紫袍银带。内外另一位赞官四十多岁,身着红袍铜带。

    堂外台阶上东西各站着两排观礼之人。

    司礼官高唱:

    “永川国,王太子,木天清冠礼!”

    门外观礼人俱下跪。

    司礼官高唱:

    “始加!”

    赞者和摈者帮沐君白脱下绛纱服,闻人伯安从托盘上拿起衮服展开,穿在沐君白身上,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族名‘天清’,按制你本无需取字,但是你日后却要行走天下,为方便与人交流,故今日为你取字‘君白’!”

    两位赞官大声祝颂: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字,顺尔成德…”

    门外观礼之人一拜。

    司礼官再唱:

    “再加!”

    赞者与摈者解下沐君白空顶帻,闻人伯安取过冠冕,戴在沐君白头上,轻拨冕旒,再次说道:

    “古礼:天子十二加冠,诸侯十五加冠!你虽非天子,却负天下人望…今十三而冠!…今日为你加冠,以为成人,以励尔心!

    赞官再次祝颂:

    “吉月令辰,乃申尔冠,敬尔威仪,淑慎尔德…”

    观礼之人再拜!

    司礼官三唱:

    “三加!”

    闻人伯安从执事手中接过玉圭,递给沐君白,然后将沐君白扶起。

    “你既无父母靠山,从今日起执掌军政,当自立自强,当顾念苍生!”

    赞官三次祝讼: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予尔圭…”

    观礼之人三拜!

    ………

    “沐少士!西观果然是少正源流,不以礼制为拘,别具风格…”

    裴秉震的声音打断了沐君白的回忆。

    “裴大人,我们该…”

    “老爷!少爷回来了!”

    沐君白正要开口向裴秉震告辞,被跑过来的裴福打断。

    “啊?这个混账还知道回来?”裴秉震有些气恼的问道。

    裴福连忙汇报裴少爷的现状:

    “少爷看起来有些狼狈,应该是连夜赶路,这会儿正在前厅梳洗,还有…”

    啪~

    裴秉震拍桌打断裴福,怒喝道:

    “去!让他马上滚过来!”

    “啊?…是!我这去请少爷!”

    裴福有些讶异,看了眼沐君白二人,然后应声。

    转身向前厅跑去。

    “沐少士让你,见笑了,家门不幸,生出逆子,年过三十,一事无成啊!

    整日的游手好闲,跟一群世家纨绔流连于花街柳巷,裴家名声丧尽!唉!”

    裴秉震对着沐君白长吁短叹的抱怨着。

    沐君白此时也很尴尬,开口说道:

    “裴大人,我们二人就不叨扰了,就此告辞!”

    说着起身向裴秉震一拱手,华元旉随之起身。

    裴秉震起身挽留道:

    “沐少士!何必着急,不如在我家多住些时日,老夫还要向少士多多请益呢!再者也让犬子有个榜样,学习学习!”

    “遗憾不能与裴大人交流进益!晚辈还有要事,需西下白华京,不敢逗留!”沐君白再次拱手,坚持告辞。

    裴秉震拉住沐君白的手臂,说道:

    “那…好吧!少士既然有事,老夫也不好强留!且稍待!老夫还有一份心意奉上!”

    “裴大人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不过我二人出门在外,不好带太多行李,裴大人不必费心了!”

    沐君白婉言谢绝。

    “不妨事!不妨事!少士稍待!且坐!老夫去去就来!”

    裴秉震说着,将沐君白按向凳子,然后转身向后院走去。

    沐君白看了眼华元旉,两人无奈坐下!

    ……

    咔哒~咔哒~

    沐君白二人枯坐不久。

    裴福陪同一个只穿着内衬、没有穿外披、趿拉着木屐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裴福边走边说:

    “少爷!要不要我去请夫人过来?

    我看老爷这会正在气头上,又有外人在场,我怕万一…老爷感觉面子上挂不住!发起火来…少爷您可要…”

    裴福犹犹豫豫的询问着年轻人。

    “可要什么?我又没犯错?我爹能拿我怎么样?还讲不讲理了?”裴少爷面色不豫,呵斥着裴福!

    “可要遭罪了…”裴福低头回答。

    “哼~”

    裴少爷不屑置辩,三两步走进亭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武术直播间〕〔我有一座气运祭坛〕〔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全民诸侯时代〕〔大夏文圣〕〔赤心巡天〕〔曾经,我想做个好〕〔这么菜打什么职业〕〔终宋〕〔明克街13号〕〔开局账号被盗,反〕〔龙图案卷集·续〕〔光阴之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