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穿越有点早〕〔魔尊跟我相爱相杀〕〔无良神明与不存在〕〔大西洋之王〕〔没人比我更懂穿越〕〔儿子,你才念小学〕〔快穿之好妈妈上岗〕〔穿越兽世后种田生〕〔重回九零做学霸〕〔甜疯!冷冰冰的宋〕〔心灵主宰〕〔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星际荒野:大佬美〕〔总裁又惹火夫人了〕〔一胎三宝,戏精夫〕〔轮回玉梅林〕〔我是剑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女总裁的狂龙保镖〕〔凡人修仙之凡尘仙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第二十章 轻车都尉
    黄昏,客船二层船舱。

    巡检使洛战堂既没有下跪,也不行礼,就这么直挺挺的站着,语气也不甚恭敬。

    沐君白见状来了兴致,调侃道:

    “呵呵~见上官即不行礼,也不用敬语,洛巡检好风骨啊!”

    “行礼?呵~”

    洛战堂不屑一笑。

    “你坐着,某站着,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有事说事!”

    沐君白越发感兴趣了。

    “哦?那…洛巡检要是不给在下面子,又待如何?”

    洛战堂闻言双目圆睁,手指沐君白,怒喝道:

    “那你应该给老子跪下!”

    洛战堂说完从腰带里拿出一物,扔到茶几上。

    哐铛~

    是一块古旧的铜鱼符!

    形似从中间剖开的一半鲤鱼,长两寸,宽一寸。

    沐君白拿起铜鱼符,看了下背面文字。

    阴识篆书大字:“轻车都尉”,楷书两行小字:“卫州临洛府洛南县洛氏世佩”、“大恒贰佰壹拾叁年”。

    “呵呵~本官还以为,你真的是风骨不凡,原来是有从四品武勋傍身!这就是你对本官无礼的底气吗?”

    沐君白说着,一把将铜鱼符扔了回去。

    洛战堂单手凌空接住,继续指着沐君白。

    “某家世勋从四品,你不过七品监察御使!你应该给本轻车都尉行礼!”

    “轻车都尉?哈哈!那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沐君白从袖口掏出一块银鱼符!

    洛战堂懵了!

    “要看看吗?”沐君白晃了晃银鱼符,然后甩向洛战堂。

    咻~

    洛战堂连忙用另一只手接住。

    银鱼符形制跟铜鱼符差不多,长宽各加半寸,而且沐君白的鱼符外表崭新,泛着银光。

    阴识篆书大字:“正治上卿”,两行楷书小字:“衡州承天府宗山县夏氏世佩”、“大恒四佰柒拾贰年”!

    “你有二品文勋?”洛战堂大惊。

    “你现在说说,谁该给谁跪?”沐君白调侃道。

    “你…”洛战堂憋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半晌,讪讪的将自己的铜鱼符塞进腰带,然后轻轻的将沐君白的银鱼符放在茶几上。

    泛光的银鱼符和染血的獬豸铁牌,一左一右,交相辉映,分外惹眼。

    洛战堂低头拱手:“下官洛战堂见过大人!”

    腰直背挺,还是不跪!

    沐君白看着挺立的洛战堂,瞥了眼跪在旁边的吏目赵宝安,转头对着洛战堂缓缓说道:

    “嗯…本朝没有见上官跪拜的礼仪,本官不为难你!

    但是!税丁贪赃枉法,你是直属上官,不管你有没有与属下沆瀣一气!驭下不严的罪过,你是逃不掉的!该罚!

    本官虽不是巡按会州,但依然可以行文镇江府,免了你的官职!”

    洛战堂闻言,放下拱着的手,盯着沐君白沉声说道:

    “大人!钞关陋习由来已久,天下何处钞关不是如此?你因此罪罚我,下官不服!”

    说到这洛战堂也瞥了眼赵宝安,然后重新拱手说道:

    “大人!税丁盘剥百姓有错,但事出有因,天下各处府、卫正兵,尚且不能足饷,何况我们巡检司?”

    沐君白抬头看着洛战堂,问道: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别的地方先不说,镇江府东西通衢之地,财政富足!你们又驻守钞关,饷银会不足?”

    洛战堂指着赵宝安说道:

    “镇江钞关巡检司,属镇江府兵都尉府管辖,借调钞关协防!

    饷银之事两边推诿扯皮,都尉府一概不理,后由钞关给付半饷,每兵每月三百文!”

    洛战堂越说越激动,反问道:

    “大人!如此薪俸!何以养家?何以生活?下官…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税丁饿死吧?”

    赵宝安这时抬头辩解道:

    “大人!此事我钞关提举司也为难啊!巡检司兵丁不是我司吏员,我司没有明目发饷,大人明鉴啊!”

    沐君白看着激动二人,缓缓站起来,走出船舱,立在围栏处,审视着下面的税丁。

    缓缓问道:

    “这就是…税丁敲诈盘剥百姓的理由?税丁盘剥百姓,全为养家糊口?”

    盘剥所得,没有给你等主官分润孝敬?没有你等纵容默许?”

    嘭~

    沐君白拍了下栏杆,转身指着洛战水。

    “纵容默许,上下勾结,沆瀣一气!饷银不足,你身为主官不能居中协调吗?

    如此荒唐理由,竟然讲的义正辞严!简直笑话!以你轻车都尉的勋位,当真解决不了此事吗?”

    沐君白问完洛战堂,又指向赵宝安。

    “你身为税监吏目,如此乱象,不能向上呈文说明吗?唯唯诺诺,蝇营狗苟,你的文臣气节呢?”

    洛战堂与赵宝安相顾无言。

    沐君白转身看着下面税丁,问道:

    “有人强征你们做税丁吗?”

    一众税丁面面相觑,没有人作答。

    嘭~

    “既然当了税丁,衣食无着,家小难活,为何恋栈?有人强留你等吗?”沐君白拍栏质问道。

    底下一众税丁闻言跪倒一地。

    ……

    半晌,沐君白摇头叹息,问道:

    “镇江码头力夫,每月能得钱多少?”

    “嗯…”

    洛战堂和赵宝安支支吾吾不能回答。

    “老丈!你说!”

    “这…”老艄公有些害怕犹豫。

    “有我在此,老丈放心!你大胆说,莫怕!”沐君白安慰道。

    艄公闻言缓缓开口道:

    “大约…每日三十余文吧!日日劳动,每月能有一两银子”

    “大户人家帮佣呢?”

    “许有五、六百文!”

    “酒楼、商行长工呢?”

    “少则七百文,多则一两五钱!”

    “普通百姓还有收入更高的吗?”

    “白华京有织户,每年能积银近三十两,织工技艺出众者每月也能得工钱近一两!更有柏王府银作局的银匠,每月工食银高达三、四两!”

    沐君白与老丈一问一答,洛战堂和赵宝安越听越惶恐。

    沐君白看着一众税丁,质问道:

    “不当税丁能饿死吗?”

    满地的跪伏税丁不敢回答。

    “呵!还是了,镇江钞关油水丰厚,当然舍不得离开!巧立名目,加征赋税,此陋习自古有之,你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嘭~

    沐君白拍栏指斥:

    “但是你们盘剥过甚,鱼肉百姓,今日被本官撞上了,算你们倒霉!

    本官巡按地方,依律‘大案奏裁,小案立断’!

    今日遇不法之事,本官现场裁断!你等全部开革,退械还家!”

    “啊?“税丁们一片哀嚎。

    “大人!且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武术直播间〕〔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大夏文圣〕〔曾经,我想做个好〕〔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赤心巡天〕〔仙府长生〕〔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全民诸侯时代〕〔明克街13号〕〔开局账号被盗,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