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满级大佬穿越末世〕〔我才是顶流巨星!〕〔我的理想小镇〕〔我的妹妹是主唱〕〔全能王爷〕〔无敌小神农〕〔富到第三代〕〔洪荒:我食铁兽,〕〔都市之怒龙出狱〕〔猫的旅馆APP〕〔众神之主〕〔玄幻:末法时代?〕〔格兰自然科学院〕〔吞天道主〕〔金迷〕〔篮坛狂锋之天才在〕〔少帅的花瓶娇妻狠〕〔股神:只有我能看〕〔玄浑道章〕〔盖世人王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第二十五章 三河汇聚
    翌日天明!

    沐君白躺在船舱榻上,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惊醒!

    迅速起身走出船舱,站在栏杆处。

    “嚯!”

    沐君白被眼前壮阔无比的景色震撼到了!

    三条本就宽阔的大河,汇聚成一条更加宽阔的河流。

    洛水从东来,白龙江从东北来,华河北来,三河汇聚白华江!

    白华江江面有数十里宽,波澜辽阔,笔直向西,直通天际。

    “少君!船已至三合府!马上就驶入白华江了!”华元旉在下面说道。

    沐君白闻言感叹道:

    “三河汇聚,果然壮观!天下闻名之盛景!名副其实!”

    欣赏了一会壮丽景象,沐君白缓步下楼,一番梳洗之后,坐在甲板上准备用餐!

    华元旉从小药箱中拿出一根金针,在饭菜上挨个试探观察,一番检测之后说道:

    “某已经查验完毕,可以吃了!”

    “好!”

    小船娘手作鱼羹、薄饼,鲜美至极。

    “姑娘好手艺!”沐君白一边用餐,一边夸赞在旁边忙活的小船娘。

    “啊?”

    哐镗~

    小船娘闻言有些慌乱,打翻了正在清洗的小锅,微微转头看了一眼沐君白,又迅速扭了过去,脸颊绯红,轻声说道:

    “谢…公子!”

    然后拿着小锅,惊慌失措的逃向船舱。

    沐君白愕然!手举着碗,转头看向华元旉,疑问道:

    “船家女子,风气如此保守吗?”

    “这…某也不知!”华元旉也不明所以。

    老艄公连忙过来解释:

    “大人见谅!小老儿这孙女一贯害羞胆小,不是有意对公子无礼的!”

    沐君白看着惶恐的艄公,放下碗安抚道:

    “无妨,无妨!是我唐突了!”

    然后对用餐完毕的华元旉说道:

    “旉叔!你去休息吧,一会儿我来帮老丈操船!”

    “不可!还是某来吧!”华元旉断然拒绝。

    “好了,就这么定了!旉叔,你上去休息吧!”沐君白不等华元旉再说什么,已经拉着老丈向船尾走去。

    华元旉不明所以,以他的修为,几天几夜不眠不休都不碍事!

    他不理解,沐君白为什么要他上楼休息?原地驻足看了会儿已经走到船尾的沐君白,华元旉摇了摇头,无奈上楼!

    船尾,沐君白问艄公道:

    “老丈!你用不用休息一会儿?我来试试操舟?”

    艄公闻言连连摆手。

    “不用!不用!昨夜大人的护卫,已经帮老汉操持了大半夜,老汉已经休息过了!大人坐着就好,怎敢劳烦您大驾!”

    “那…好吧!我也确实不会操舟,不知老丈能否教我?”

    沐君白跃跃欲试,老艄公惶恐。

    “大人千金之躯,出行自有人效劳,操舟贱业,大人何必学习?”

    “唉!老丈哪里的话,世间百工百业,哪有贵贱之分,还请老丈不吝赐教!”沐君白抱拳,坚持请教。

    老艄公手足无措,犹豫再三说道:

    “那…好吧!”

    “谢老丈赐教!”

    于是,艄公开始讲解船帆、船桨的操作方法。

    一老一少,一教一习,客船也顺风顺水,一路向西疾行!

    ……

    日中,客船航行至一片宽阔水域。

    白华江北岸岸堤如故,南岸岸堤却已经不见踪迹,白华江面向南延伸,水面上芦苇丛生,白色芦花接天连日,一望无际!

    “老丈!那边是…?”沐君白一手摇着撸,一手指着南面水域问道。

    艄公站在船帆下,看着南面水域,神色莫名的回答道:“那是…白泽入口——白龙口!”

    “哦?这就是天下九泽之一的白泽?”

    “嗯…”艄公缓缓点头,然后扭头不再看白泽。

    “天下九泽,白泽最清!入口就可见端倪,还真鱼多水净、清澈异常!”沐君白眺望着白泽点头赞叹。

    这时小船娘走了出来,系着围裙,站在船舷脆生生的呼喊道:

    “阿爷!”

    艄公看着孙女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沐君白说道:

    “大人!该用午餐了。”

    “噢,好!那这?”沐君白抓着船橹问道。

    艄公一边固定着船帆,一边回答道:

    “大人!这会儿江上有风,船可以凭帆而行,不用摇橹也无妨。”

    “那就好!”沐君白放下船橹起身向船头走去。

    华元旉这时也下楼了。

    “旉叔!你下来的正好,该用午餐了!”沐君白招呼道。

    “是!”华元旉应声。

    两人在小餐桌落座,小船娘端上鱼烩、米饭。

    华元旉挨个检测。

    “公子…请用”小船娘低头怯怯的说道。

    “多谢姑娘!”沐君白语气尽量的轻描淡写,害怕惊扰了小船娘。

    “不用谢…”小船娘依旧低着头,怀抱着托盘

    转身回船舱,脚步倒是没有早上那么惊慌了。

    “呵!”沐君白失笑的摇了摇头,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腼腆害羞的姑娘。

    “少君?”华元旉见状疑问道。

    “没事!吃吧!”

    ……

    “同翁!同翁!”

    沐君白二人正在吃饭,突然听见南边有人在大声呼喊。

    转头看去,一艘小船,船形好似乌篷船,刚从白龙口出来,正从西南面向小客船驶来。

    正在船尾吃饭的老艄公,听见声音后转头看向来船。

    艄公看着来船愣子片刻,然后扔下饭碗起身,迅速调整了一下船帆,然后开始快速摇橹,小客船瞬间加速向西北航行,想要避开来船的意图很明显。

    乌篷船在江中打横靠近客船,船小无窗棂,头尾各立着一排鸬鹚,船头还悬挂着一盏渔灯。

    船头站着一个皮肤黑亮的精瘦小伙,船尾一名六旬老者一边撑篙,一边呼喊道:

    “沈四哥!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左翼前队的凌细九啊!”

    老艄公不理会,继续摇橹,船头小伙见状回头看着撑篙老者,满脸疑惑!

    老者点了点头,小伙明了,点头回应,然后回头看向艄公,开口唱到:

    “小子白泽清水郎,年年江上住船棚!

    祖上败过木太启,五百年前惩威风!”

    渔歌七字一句,四句一段,曲调为徵调,辽阔悠扬!

    口音独特、清脆好似鸟鸣,沐君白听出来这是山南地区方言口音。

    沐君白在听到“木太启”时眉头骤缩,放下碗筷,仔细打量着来人。

    小船娘听见渔歌从船舱中走了出来,面色欣喜的看向爷爷。

    艄公还是没有理会,继续加速摇橹,只是乌棚船毕竟是从西南面截击而来,两船越靠越近。

    见无法摆脱乌棚船,老艄公无奈放下船橹,起身紧了下船帆,使船速放缓,然后走到南舷以渔歌回应来船:

    “老汉江南白水翁,七十年来船上人!

    先人曾败恒高祖,五百年来威风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武术直播间〕〔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全民诸侯时代〕〔大夏文圣〕〔赤心巡天〕〔终宋〕〔明克街13号〕〔曾经,我想做个好〕〔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开局账号被盗,反〕〔龙图案卷集·续〕〔天启预报〕〔猎命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