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九零做学霸〕〔甜疯!冷冰冰的宋〕〔心灵主宰〕〔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星际荒野:大佬美〕〔总裁又惹火夫人了〕〔一胎三宝,戏精夫〕〔轮回玉梅林〕〔我是剑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女总裁的狂龙保镖〕〔凡人修仙之凡尘仙〕〔全球高武:刷怪成〕〔快穿:系统有的是〕〔快穿:渣了黑化男〕〔末世力王称霸〕〔离婚后,成了天后〕〔农门福妻全家是反〕〔魔都金融男神〕〔燕鸣初啼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三十四章 万古天心岂缪迷!
    子夜,程家灵堂。

    木苍泠坐在锦墩上,看着大儿子问道:

    “你有什么事?说吧!”

    程砥吾跪倒在母亲面前。

    “母亲!为何…为何逼我三兄弟入此火坑?”

    语气中透露出不甘和埋怨。

    木苍泠面沉似水,怒斥道:

    “混账!转过去!”

    “什么?”程砥吾不解

    “转过去!看着你父亲!”木苍泠再次呵斥道。

    程砥吾无奈转身,看着父亲靈牌。

    木苍泠冷声说道: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啊?”

    “说!”

    “母亲…为何逼我三兄弟…入火坑。”程砥吾支支吾吾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火坑?呵!”

    沐苍泠怒极反笑,然后悲愤的说道:

    “灭国大恨,父、舅之仇,你身为亡国遗民,人子外甥,让你复国报仇!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吗?

    我把你推进火坑?你以为我们一家,当下不在火坑之中吗?”

    程砥吾跪在父亲灵前,头磕在地上,颤声说道:

    “母亲…舅舅自取其祸、永川亡国,已经十六年了,前尘如烟,母亲…何必执着…”

    “住口!”木苍泠大怒而起,走到丈夫灵柩旁。

    啪~

    木苍泠怒拍棺盖,连哭带骂:

    “程义节!这就是你的好大儿!

    呜呜呜…程义节!我怎么生了这么个混账!

    呜呜呜…程义节!你怎么不带我一起走!”

    程砥吾见状连忙膝行至母亲面前。

    咚~咚~咚~

    连连扣头,哭着请求道:

    “呜呜呜…母亲!莫要如此,父亲在天有靈,莫要惊动,儿惶恐!儿惶恐!”

    啪嗒~

    不知是风,还是程义节真的在天有靈,靈牌突然扣倒在贡案上。

    程砥吾见状哭的更厉害了。

    木苍泠扶起靈牌,啜泣道:

    “你这混账,方才若不愿意,出门自去,我绝不拦你!

    既已定下君臣之约,现在你又反悔?岂不是成了背主之臣?”

    程砥吾跪伏在地上,辩解道:

    “刚才母亲与两位弟弟逼迫过甚…情势使然,儿子不得已而为之!”

    木苍泠闻言,为之气结。

    “你…你年近不惑,行事如此反复,传出去如何做人?”

    程砥吾低头继续辩解道:

    “当今大恒乃是棣系天下、江山稳固,木天清想要再起靖难,无异于以卵击石!

    所谓逆天行事、必不能成,儿子敢请母亲收回成命,不可使二弟、三弟误入歧途。”

    “你…你…”

    木苍泠闻言一阵头晕目眩,一手撑着棺盖,一手指着程砥吾,气急攻心,说不出话来。

    “夫君!”

    就在这时,灵堂外传来一声清丽的声音。

    只见一个三旬美妇,身着缟素,快步走进灵堂,扶住木苍泠,然后对着程砥吾问道:

    “我林华宝的丈夫怎能如此不堪?”

    “夫人…你?”程砥吾愕然抬头。

    林华宝继续质问道:

    “终身父命难违背,万古天心岂缪迷?

    父有遗命、母有明告,你若违背父母之命?岂非不孝?

    你生为永川之臣、身为栐王外甥,国亡舅薨,国仇家恨,你怎可不报?岂非不忠?

    棣系专权、妖后柄国、朝廷无道,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你见之不救,岂非不仁?

    既拜主公,约为君臣!你又后悔,如此反复无常,岂非不义?

    身为长兄,不能以身作则,为弟表率,岂非无悌?

    见敌方势大,便怯懦退避,岂非无勇?

    堂堂七尺男儿,如此不孝不忠、不仁不义、无悌又无勇!岂非小人?你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林华宝言辞激烈,字字如刀,直插程砥吾肺腑。

    “唉…”

    程砥吾心神恍惚,长叹一声说道:

    “我程砥吾虽然不才,但也绝非夫人所言的不堪小人!

    父之齿随行,兄之齿雁行!

    如今父亲已然…,我身为长兄,自然要护持二位弟弟周全!

    靖难之事,千难万险,稍有不慎,便是囹圄之灾、杀身之祸!

    我身死何惜?只怕惹灭族之劫,翌时,我如何面对程家先人?”

    “如此便要做个畏首小人吗?”林华宝反问道。

    “我…”程砥吾踟躇半天,不知作何解释。

    “唉…”

    这时木苍泠幽幽一叹。

    “你既然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自去吧!”

    “母亲!儿…愿意继承父亲遗志!”程砥不情不愿的答应。

    “牛不饮水还能强按头吗?去吧!”木苍泠并不满意程砥吾的态度。

    “母亲!我…”

    “去吧!”

    程砥吾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木苍泠打断,无奈起身离开灵堂。

    “唉…”木苍泠又是一声叹息。

    轻拂着儿媳的头发说道:

    “华宝啊!程家对不起你,砥吾也配不上你,委屈你了!”

    “娘!我…”

    林华宝正要解释,程砥身两兄弟带着一群孝子孝媳从外面进来,程砥身带人跪坐回原位。

    程砥心走到母亲身边询问道:

    “娘!大哥怎么出去了?”

    “莫要管他,你管好自己就行!”木苍泠不想多言。

    程砥心疑惑,看向林华宝。

    “大嫂…?”

    “日后再说,你先去忙你的吧!”林华宝摇摇头说道。

    “好吧…”程砥心无奈,返回自己的位置,继续跪坐守灵。

    程砥身以眼神询问,程砥心摇头不语。

    ……

    翌日清晨,程家餐厅!

    沐君白与程家众人用餐完毕。

    沐君白对着木苍泠说道:

    “姑母!侄儿要告辞了!”

    “要走了?不能再住一阵子吗?”木苍泠担忧的问道。

    沐君白解释道:

    “姑母,我会在白华京逗留一段时间,但是不能常住程府!

    皇城司肯定一直盯着程府,我留在这里,难免给程家带来祸患,今日我就搬出去了!”

    嘭~

    程砥心怒拍桌面!

    “君白!就住家里,我看信皇城司敢拿我程家怎么样!”

    程砥身开口挽留道:

    “君白!这里是白华京!柏王治所,皇城司的爪牙绝不敢乱来的,放心住下吧!”

    “是啊!是啊!”程砥吾附和道。

    “三位表兄的好意,君白心领了,只是柏王态度尚不明确,我暂留白华京,也是想寻机试探下柏王态度!”

    沐君白对着三人说完,转头看向木苍泠。

    “姑母!侄儿惭愧,不能在您身边常伴!”

    木苍泠慈爱的看着沐君白,缓缓摇头后说道:

    “无妨!姑姑明白,天清是做大事的人,当然要以安全为第一要务,谨慎一点好!”

    “姑母!那侄儿去了!”

    “万事小心!”

    沐君白说完起身向外走去,望着沐君白的背影,木苍泠眼神充满了担忧,一路注视着,直到沐君白身影消失!

    转头看向程砥身、程砥心,开口道:

    “天清虽然要求你们要以兄弟相称,但是要知道,他是你永川国君,也是你俩的主公!

    要时时谨记,君命不可违,他安排你们做的事,不可怠慢疏忽!”

    “是!儿记下来!”程砥心一口答应。

    “母亲放心吧!”程砥身跟着答应,然后疑惑的看了眼大哥。

    “…是!”程砥吾缓缓开口。

    木苍泠瞥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武术直播间〕〔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大夏文圣〕〔曾经,我想做个好〕〔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赤心巡天〕〔全民诸侯时代〕〔明克街13号〕〔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开局账号被盗,反〕〔光阴之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