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跪求大佬轻点虐〕〔大唐腾飞之路〕〔惊!冷冰冰残疾大〕〔幸运值拉满:荒岛〕〔我在诡异世界谨慎〕〔快穿女配她点满了〕〔寒门枭士〕〔影后在前任他叔怀〕〔一觉醒来,竟然变〕〔调教玩家:谨慎NP〕〔都市神级圣医〕〔修真界的包工头〕〔修罗斩道〕〔寒门风骨〕〔都市医道高手〕〔都市绝世仙帝〕〔大佬每天求复婚〕〔极品老妇要翻身〕〔东方之子〕〔领到分配的顶流老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第三十七章 椒图铺首
    午后,棺材铺。

    沐君白三人走进棺材铺,只见一位三十多岁的棺材铺掌柜,正躺在摇椅上酣睡,柯廉生连忙上前,一脚踢在棺材铺掌柜的小腿上。

    “嗷!”

    棺材铺掌柜惊醒,发出一声惨叫,从摇椅上蹦起来,怒骂道:

    “入你娘,哪个遭瘟的踢老子”

    啪~

    柯廉生气急,上去一巴掌扇在棺材铺掌柜的后脑勺上。

    “夯货!你就这么守山的?”

    棺材铺掌柜受了这一巴掌,终于清醒了,揉着脑袋,踮着脚尖,埋怨道:

    “柯四哥!你今个儿怎么了?吃错药了?跑来寻兄弟晦气?”

    看来还是没完全醒,他根本没看见一旁沐君白三人。

    “夯货!我开药铺的能吃错药?”柯廉生再次怒斥道,然后介绍沐君白三人。

    “三位京堂大爷来了,还不行礼!”

    “啊?”棺材铺掌柜的这才看见一旁的沐君白三人,愣在原地。

    柯廉生见状,上去又是一巴掌。

    啪~

    “发什么愣!快行礼!”

    “啊?哦!”

    棺材铺掌柜的这才反应过来。

    噗通~一声,突然跪在地上。

    “卑下白虎堂九座蒲勇甲,拜见三位大爷!”

    蒲勇甲反应过头了。

    沐君白被蒲勇甲这一跪搞得措手不及,符为恭根本没眼看他,尴尬侧身。

    沐君白虚扶蒲勇甲,说道:

    “不必行此大礼!快起来吧!”

    “多谢大爷!”

    蒲勇甲拱手感谢,人还是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柯廉生连忙踢了一下他。

    “嗯?”蒲勇甲疑惑的看向柯廉生。

    “夯货!起来!”柯廉生尴尬至极,低声喝骂。

    “哦!哦!”蒲勇甲连忙起身。

    “快走吧!”符为恭没好气的说道。

    “是!”

    ……

    四人穿过棺材铺堂屋,从后门出来,来到两座里坊之间的巷道,巷道宽一丈,两侧坊墙高两丈,无门无窗。

    见沐君白好奇的环顾两侧,柯廉生解释道:

    “大爷!这是一条废弃的坊间道,东侧是永崇坊、西侧是升平坊,间道两头都是铺面后门,也都被我们买下了!

    堂口后门就在间道中间,如有紧急情况,撤离非常便捷!”

    “很好!隐蔽、安全,若有宵小、两头一堵、关门打狗、白虎堂选址选的好啊!”沐君白点点头夸赞道。

    顺着巷道一路南行,走了将近两里路,东侧坊墙里面出现一片树林,树冠高度超过坊墙。

    走到树林中间位置,柯廉生停下脚步,对着沐君白三人说道:

    “三位大爷,到了!”

    沐君白看着光秃秃的里坊墙壁,有些疑惑。

    柯廉生扭头示意蒲勇甲,蒲勇甲点点头上前,面对着墙壁,从怀中掏出一个“椒图兽面”的“铺首衔环”,材质为铜,铺首长、宽都是四寸,铜环直径五寸。

    蒲勇甲将铺首按在墙壁上,手上元炁催动,椒图好似活了一般,伸出四爪抠进墙里。

    蒲勇甲放开铺首,伸手一拉铜环,伴随着椒图的一声轻吟,墙壁像门一样被拉开了。

    门内一团暗青色炁团缓缓流转,像螺纹一般。

    沐君白看到这一幕,回头问道:

    “这是公冥叔那件法宝的仿品?”

    “都是管七哥炼制的法器,每处外堂都有。”符为恭回答道。

    这时华元旉在一旁调侃道:

    “呵!管家人是从来不走门的,因为他家就没有门,所以江湖人称‘缺一门管家’!”

    “呃…”

    沐君白愕然,反问道:

    “管家号称缺一门,不是因为他家传承《公输经》三卷吗?”

    “某家开个玩笑!”华元旉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沐君白无语,没想到啊!你这浓眉大眼的也会讲冷笑话了。

    “噗嗤~”符为恭没忍住笑出声来。

    ……

    “三位大爷!请!”一旁的柯廉生出声邀请道。

    “好!”沐君白点点头,正准备踏进去。

    “且慢!”华元旉出声拦住沐君白,然后眼神示意符为恭。

    符为恭点点头,抢先一步进入门内。

    “华郎中!”

    瞬息之后,符为恭的声音从坊墙那边传过来。

    华元旉闻声后,对着沐君白点点头。

    “少君!”

    沐君白哑然一笑,踏进炁团,之后好似从云雾中穿过,眨眼睛豁然开朗。

    这是一处宅子的后花园,假山、池塘、花圃、树林一应俱全。

    华元旉、柯廉生、蒲勇甲跟着进来。

    蒲勇甲进来后伸手一招,椒图铺首从炁团中飞出,落在手掌上,炁团消失。

    “三位大爷请!”柯廉生上前带路,几人向着假山走去。

    走到假山下面,柯廉生催动元炁,将石壁上一块凸起的巨石平移。

    咔~咔~咔~

    假山下露出一条通道。

    沐君白仔细观察了一下山洞,感受到里面有风向外吹。

    三人正准备进,被柯廉生拦住。

    “三位大爷这边来。”

    柯廉生手指向假山东侧靠近池塘的一条花坛小路。

    三人面面相觑!

    “那这…山洞?”符为恭询问道。

    “障眼法罢了,里面是陷阱,只有一条垂直向下的竖井,深入地下百丈!

    外人要是贸然进去,断龙石一落,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困死洞中!”柯廉生回答道。

    “嘶…”

    符为恭倒吸一口凉气,询问道:“这是谁琢磨的?”

    柯廉生还没回话,蒲勇甲跳了出来,得意洋洋的说道:

    “嘿嘿!是卑下建造的!卑下一个人挖了大半年呢!

    洞里面也不完全是绝境,假山顶上留有气孔,还可以往下送食物和饮水!”

    符为恭看着洞内啧啧称奇,赞叹道:

    “你这是一个人,建了个地下监狱啊!”

    “唉!可惜没有完工,就被首座叫停了!唉可惜!”蒲勇甲满脸得意的表情,偏偏要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十分搞怪。

    “可惜什么?”符为恭很配合的询问道。

    “可惜,我本来还想在井壁上镶嵌一层精钢板,用来防止驭炁士土遁逃走,然后再加点机关弩箭之类的,我把井壁都固化好了!

    结果柯四哥说堂里的精钢储备经不起这般消耗,卢二哥也认为得不偿失,所以最后首座没同意我继续改造下去。”

    蒲勇甲摇头晃脑的说着,然后眼珠子一转,点头哈腰的对着符为恭说道:

    “符大爷!其实卑下在总山见过您,您是京堂大爷、咱们奉天会总山的阁堂大佬!

    您站的高看得远,肯定比我们这些在地的人,**远瞩,您认为卑下的想法怎么样?”

    符为恭哑然失笑,调侃道:

    “你马屁拍的不错,本堂很受用!

    可惜本堂不是总执堂堂主,不能批准你的建设计划;

    也不是度支堂的堂主,不能批给你建设经费!”

    “啊…”

    蒲勇甲失望了,但依然不死心,再次请求道:

    “符大爷,您是总山内堂最年轻的堂主,人称东阁小阁老,总山的人都说您为人最是古道热肠、最能体恤下情,最关爱同怀!”

    蒲勇甲又是一阵马屁送上,符为恭笑道:

    “行了,别吹捧本堂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蒲勇甲讪笑道:

    “嘿嘿…那您能不能帮卑下疏通、疏通!事成之后,卑下定有孝敬奉上,绝少不了大爷您的好处!”

    好家伙,这是当着少君的面,公然请托办事,还事成之后有好处孝敬,小子!你路走窄了!。

    符为恭简直哭笑不得,悄悄瞄了一眼沐君白,发现沐君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顿时一个激灵。

    不行!这得祸水东引,拖人下水。

    于是,符为恭和颜悦色的看着蒲勇甲,问道:

    “本堂刚才看你有一件,想必你与总山‘将作堂’的管堂主关系匪浅吧?”

    蒲勇甲点点头回应道:

    “卑下是管七爷的记名弟子!”

    “哦!呵呵!那你怎么不找管堂主帮你疏通疏通呢?”符为恭笑呵呵的套话。

    “不行!不行!七爷一惯冷冰冰的、像个石头,哪敢跟七爷开口!不行不行!”

    蒲勇甲头摇的像拨浪鼓。

    “呃…”符为恭无语了,你不敢跟你师父开口,你就坑我?

    这时柯廉生拍了下蒲勇甲肩膀。

    “好了!别耍宝了,二爷哪有功夫管你那点小事!”

    转身对着沐君白三人说道:

    “三位大爷!这边请!”

    沐君白随着柯廉生的指引,一边走一边调侃道:

    “呵呵!铁面无私管寒山,古道热肠符阁老!”

    符为恭笑不出来了。

    “少君!都是下面瞎说,臣还是…”

    话没说完,被沐君白打断。

    “好了!跟师兄开个玩笑而已!”

    说着五人转过假山,来到一座池塘边凉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空姐美娇妻有〕〔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夫是太子〕〔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用闲书成圣人〕〔摊牌了,那些超级〕〔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