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九零做学霸〕〔甜疯!冷冰冰的宋〕〔心灵主宰〕〔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星际荒野:大佬美〕〔总裁又惹火夫人了〕〔一胎三宝,戏精夫〕〔轮回玉梅林〕〔我是剑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女总裁的狂龙保镖〕〔凡人修仙之凡尘仙〕〔全球高武:刷怪成〕〔快穿:系统有的是〕〔快穿:渣了黑化男〕〔末世力王称霸〕〔离婚后,成了天后〕〔农门福妻全家是反〕〔魔都金融男神〕〔燕鸣初啼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整阴阳:收拾旧山海 第五十六章 脑子有病旻开熙(番外)
    晌午,白阳城城北,平望湖畔。

    平望湖北依西平山,与山北侧太平湖仅隔一岭;南接白阳城北郊,属西平县辖地。

    湖名取“太平有望”之意!

    因黑水东来,流入湖中,故又名“黑水湖”。

    湖中有数座小岛点缀其中,东岸是大片沼泽地,南岸有村、西岸有庄。

    平望湖景色优美,白华京公孙小姐、才子佳人,常来此地游山玩水,观光赏景。

    ……

    一群人呼啸而来,十六骑并两马车。

    头前五骑士鲜衣怒马,后面是十骑护卫与两架马车,一架宝马雕车、气度不凡,另一架华丽富贵、略显艳俗。

    再后面还有一个落单骑士。

    “小王爷!莫走了!莫走了!”

    一个疲惫不堪,满头大汗的小白胖子骑士,落在队伍后面,大声呼喊。

    “吁!”

    唏律律~

    领头的瘦麻杆骑士,挽缰停步,一众骑士跟着止步。

    后面的马车也并排停下了,宝马雕车在左,马车在右。

    “甚事?”瘦麻杆语气不善的问道。

    小白胖子连忙策马来到瘦麻杆跟前,嗫嚅的回答道:

    “那个…小王爷!这一路疾驰不停,小弟有些体力不支了,我等到南黑村歇息片刻吧?”

    小白胖子话音刚落,瘦麻杆就一马鞭抽了过去。

    瘦麻杆王爷的马鞭不是寻常短马鞭,而是有金线掐丝的皮革长鞭。

    啪~

    “啊呀!”

    马鞭抽在小白胖子胳膊上,直接将他从马上打翻落地。

    “旻开熙!本王本来在‘畅春坊’逍遥快活、好不自在!

    是你几次三番撺掇本王出城,说平望湖沼泽地闹鬼,频繁侵扰你家的渔户,求本王帮你驱鬼,本王被你磨得不耐烦了,才应了你!

    出城之后,提议赛马的也是你,现在你又要歇息,左也是你、右也是你,旻开熙!你消遣本王吗?”

    旻开熙起身揉了揉大腚,嘟囔道:

    “小王爷,这不已经到了湖边了吗!

    再说了,从出城就开始跑马,这跑了一个多时辰了,小弟实在是筋骨酸痛、体力不支了。”

    小王爷看见旻开熙庸懦的样子,本欲再抽,鞭子举起来之后,左侧马车中传出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阻止了他。

    “木往浍!”

    小王爷木往浍看了眼左侧马车,举着鞭子,没有再抽下去,片刻之后,木往浍冷哼一声,直接将卷起来的马鞭整个砸向旻开熙。

    “哼!你个废货,就你事儿多!

    你滚到湖边去照照,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脑满肥肠、腰比桶粗,与豕彘何异?

    你是修练易形之道?准备易形成猪妖吗?”

    “易形?怎么可能!”旻开熙急忙跳起来辩解。

    易形修士修炼过程中,逐渐褪去凡体、变化为妖身,在常人眼里与妖魔无异,一经出现,必然有人喊打喊杀、群起而攻之。

    旻开熙可不敢让人误会他是易形“妖人”,继续说道:

    “小弟修行锻身练体之道,小王爷你还不知道吗?

    小弟家无传承,幼年随父亲修行养炁之道,后来柏王隆恩,赐下锻身练体的法门,小弟绝没有修炼易形之道。”

    “哈哈!”

    “呆鸟!”

    “果真夯货!”

    “呵!”

    木往浍本就是打个比方,旻开熙却当真了,一番解释下来,木往浍无语至极,一旁四人也嗤笑不已。

    “哼!”

    木往浍轻哼一声,伸出手索要鞭子,旻开熙连忙递上,小王爷用鞭子轻敲着旻开熙脸上的肥肉,嘲弄道:

    “易形?你这废货有修炼易形之道的毅力?

    你能受得了重组骨肉的疼痛?”

    “没有没有!受不了受不了!”

    旻开熙连连摆手,然后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小王爷进村歇歇吧!您行行好,就当可怜可怜小弟!”

    旻开熙脸上出汗太多,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满面油光,看得人只欲作呕。

    这时,后面富贵华丽的马车里,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小王爷!现在光天化日的,湖上风平浪静,哪里会有鬼?

    不若将车马留在村里,我们去泛舟游湖吧!奴家在舟上为小王爷煮酒、抚琴可好?”

    说罢,马车帘子后一女子伸出柔荑,将帘子揭起,露出浓妆艳抹的面容,期待的看向小王爷。

    “好好好!”

    旻开熙连声赞同。

    “芝芝姑娘的提议不错,正所谓:‘软绿柔蓝著胜衣,倚船吟钓正相宜’!

    小王爷!驱鬼之事不急,有佳人相伴,泛舟游湖更具情趣啊!”

    “滚!”

    木往浍冷冷扫了一眼马车车厢里的女子,女子自讨没趣,讪讪的将帘子放下。

    木往浍转头看向旻开熙问道:

    “本王水性不佳,白华京人尽皆知,你不知道吗?”

    “啊?”

    旻开熙瞠目结舌,被木往浍问懵了,心想:

    “你什么时候水性不佳了?你隔三差五就宿眠城南江边的画舫妓船,你露天鸳鸯浴少洗了?你会水性不佳?

    旻开熙正暗自腹诽不已,木往浍大手一挥,呼喊道:

    “去湖东!”

    说罢,一拉缰绳,策马扬鞭向平望湖东侧奔驰而去,众骑士与两架马车跟上,独留旻开熙一人。

    旻开熙一边上马,一边喃喃自语。

    “可惜了!‘狂脱酒家春醉后,乱堆渔舍晚晴时’,多有情趣?你却无福消受了!”

    ……

    平望湖东畔,沼泽地边缘。

    一行人止步,木往浍翻身下马。

    “你们在这等着,本王去去就来”

    木往浍说完,向东侧树林走去。

    几个护卫们正要跟上,被木往浍抬手屏退。

    旻开熙见状开口询问道:

    “小王爷!要不小弟陪您一同去吧?”

    木往浍转头,冷冷的说道:

    “本王出恭!你要陪我?”

    “不了、不了!”

    旻开熙连连摆手拒绝。

    木往浍冷哼道:

    “哼!本公子还以你饿了呢?”

    旻开熙讪笑着不敢回嘴。

    走了几步的木往浍突然命令道。

    “跟着本王!”

    “呃?”旻开熙愕然。

    “跟上!”木往浍再次命令道。

    “啊!好吧!”

    旻开熙无奈跟上,两人深入树林几十米,隔绝了外面众人的视线。

    木往浍在一个三人合抱的大树下停步,手指着树林更深处,对着旻开熙命令道:

    “你进去,帮本王放风。”

    “啊?噢!是是是!”

    旻开熙先是一愣,然后连连点头,走向树林更深处。

    边走边踢,看似在发泄情绪,实则眼睛的余光在四处踅摸,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哐~

    旻开熙走了数十米远,脚下一直在随意乱踢,突然踢中一个球形物体,仔细一看,是一个骷髅头。

    旻开熙先是一愣,然后眼珠一转,惊呼道:

    “啊呀!”

    “怎么了?”身后木往浍的声音传来。

    旻开熙面无惧意,却语气惊恐的喊到:

    “小王爷!这有一具枯骨!”

    “什么?”

    木往浍的话音刚落,人已经到了旻开熙身旁。

    “啊!”旻开熙好像被木往浍神出鬼没的吓到了,又是一声惊呼。

    木往浍瞪了旻开熙一眼,呵斥道:

    “闭嘴!”

    说罢,环顾四周,树林依旧,木往浍又看了看骷髅头与无头骨架,毫无发现。

    片刻之后,木往浍单手掐剑诀。

    与沐君白一样的剑诀!

    木往浍指尖青炁流转,然后在眉心一划,顷刻间双目泛青,然后俯身仔细,打量着尸首分离的枯骨。

    良久之后,木往浍眼中青炁消散,起身对着旻开熙和呵斥道:

    “别整天大惊小怪的!一具普通枯骨罢了。”

    说罢,木往浍转身离开。

    旻开熙看着地上的骷髅头,又看看木往浍背影,眼中充满疑惑,心中暗道:

    “不应该呀!感应到木家人的炁息,‘你’不发狂吗?”

    旻开熙疑惑不解,片刻之后,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旻开熙将骷髅头摆回原位,然后开始宽衣解带,撅着光腚就蹲在了骷髅身上,臀部冲着骷髅头。

    噗~噗~噗~

    旻开熙一阵响屁,气味随风飘向木往浍。

    “旻开熙!你干甚?”

    木往浍怒吼的声音从四五米外地方传来,原来他一直没走,躲在暗处观察着旻开熙。

    “就知道你没走!想拿我当诱饵!呵!还不知,今日谁是鱼饵呢!”旻开熙心中暗自盘算,然后开口解释道:

    “小王爷!对不住了,小弟也有些腹痛,实在忍不住了。”

    木往浍看着距蹲在骷髅身上的旻开熙,实在忍不住了,开口怒骂:

    “旻开熙!汝首有疾乎?”

    木往浍骂完,冷哼一声,飞身离开。

    旻开熙见状,脸上冷笑,然后看向胯下骷髅,心中暗道:

    “你是真能忍!本公子就不信了,今**不出来你?”

    ……

    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动之后,骷髅头满是秽物,还是没有反应。

    “这都能忍?”

    旻开熙瞥了眼木往浍方向,然后看着胯下骷髅,故意大声戏谑道:

    “汝食佳乎?”

    呼~

    旻开熙问完,树林间刮起阴风。

    “佳!”

    “佳!”

    “佳!”

    一阵阴恻恻的声音,从树林四面八方响起。

    远处的木往浍,根本想不明白旻开熙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侮辱林中枯骨,气急败坏的大骂:

    “旻开熙!汝首入粪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武术直播间〕〔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大夏文圣〕〔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全民诸侯时代〕〔赤心巡天〕〔明克街13号〕〔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曾经,我想做个好〕〔终宋〕〔这么菜打什么职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