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友又跑了〕〔南景傅云城全文免〕〔重生狂妻,大佬宠〕〔镇国战神〕〔诛仙日常〕〔陈华杨紫曦全文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启禀陛下,娘娘又〕〔天医至尊〕〔黑雾之下〕〔妖女哪里逃〕〔赵旭〕〔镇国战神〕〔李有为〕〔何晓曼〕〔娇妻在上夜少强势〕〔赵旭李晴晴〕〔阿姨我不想努力了〕〔都市风云乔梁〕〔众神世界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烂柯棋缘 第947章 计缘的旧识们
    事实上,龙女的猜测并没有错,练平儿确实带着阿泽上了玄心府的飞舟。

    经过几天的接触对阿泽有足够了解,又取得了阿泽的信任之后,练平儿决定带着阿泽去找一个能解决阿泽此刻困境的人。

    当然了,练平儿可没有为阿泽着想的意思,这解决困境的方式想必也不会是阿泽喜欢的。

    其实练平儿本可以真的将阿泽带到计缘身边,本可以以此向计缘示好,但她似乎本能的就很忌惮也排斥计缘,以至于在第一次知道阿泽同计缘有关系的时候,就选择欺骗。

    在此前接触过计缘一次,后来又了解到计缘和尹兆先的关系,又见到《黄泉》一书问世,练平儿隐隐觉得拉拢计缘似乎并不太可能,也不太正确,不过其他人如何认为,至少她是这么想的。

    不过有个别上层尊主对计缘似乎抱有幻想,练平儿对此不置可否,却绝对不喜欢计缘,在骗取阿泽的信任后怎么可能将如此神奇的“魔心种道”之人乖乖交还给计缘呢。

    “咚咚咚……”

    “宁姑姑,今夜飞舟开阵吸引星力了,我们也去甲板上修炼吧!”

    阿泽在宁心的房门外敲门说话,里头的练平儿睁开眼睛屈指一算,顿时露出笑容,应该快到地方了。

    “好,我马上就来!”

    练平儿稍稍整理了一下,然后开门出去,同阿泽一起从舱室上了甲板。

    在甲板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修士,当然凡人也不少,全都抬头看着天空,玄心府宝船此刻散发着一阵阵朦胧的光辉,高天之上群星璀璨,似乎比平时明亮得多。

    “阿泽,此处为星盛区域,是玄心府飞舟的必经之路,在此等地方,他们一定会开启飞舟大阵接引星力,你看下头的海面上,每到如今天这般天气晴朗的晚上,好多鱼类乃至水族都汇聚在这一块。”

    顺着练平儿所指的方向,阿泽趴在船舷上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倒映着群星光辉的起伏海面上,已经有密密麻麻的鱼群汇聚,甚至有好多大鲸这样的大鱼和一些海中老龟,仔细看的话乌压压一大片。

    正在阿泽往下方海面看的时候,一道犹如雨点的星辉落下,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阿泽抬起头来,天空中的星辉已经如雨而落。

    “好美……”

    阿泽愣愣地看着这美景,心中暗自可惜晋姐姐看不到这一幕。

    “嘿嘿,仙长,论及星落之美,眼前这样的其实还不算什么。”

    阿泽转头看去,边上站着的是一个老人,看得出并非修士,但却自有文气产生,以至于在星辉映衬下,其人也显得有些明亮。

    “莫非老先生见过更美的?”

    练平儿笑着问了一句,老人抚须点头,露出回忆之色。

    “我与老师长长会乘坐玄心府仙师的这艘飞舟远游天下各方,二十多年前,也是在这飞舟上,曾见到过船游星河的奇景,星光之浓郁犹如漫天星河浮现身边,仿佛在船舷边伸手就能触摸形成,那才是至美星辉,当时老师还将此景画了下来,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啊!”

    老人感叹一句,走到旁边的一张小桌上坐下,上头是笔墨纸砚等文房器具,他拿起笔沾了墨和细密银粉金粉,开始全神贯注地一展丹青之术。

    阿泽愣愣看着眼前的老人,他不傻,自然明白对方口中的老师怕是早已故去,可对方脸上彰显的是美好回忆的笑容,他想起计先生说过的一句话。

    仙人自悟其道,凡人自有其乐,人生苦短也好,精彩一生也罢,百年寿数虽不算长,但酸甜苦辣书写一生,却也不乏精彩,有些修行之人恐怕还不如凡人呢。

    “外头如此般美景多不胜数,可惜你和家人曾经一直在九峰洞天那残缺天地内,人身灵性也无,天地之美也无,更是死难复生啊……”

    练平儿以只有他和阿泽听得到的声音轻叹一句,阿泽一下转头看向她,她以手微微掩嘴,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失言。

    “计先生说过,人死不能复生的,先生不会骗我的!”

    “这也不能说错,只是看过《黄泉》,你还觉得人死真的一定就不能复生吗?而且计缘或许也是稍稍维护一下九峰山道友吧,毕竟九峰洞天中被圈养的凡人,虽然看似生活无忧,元灵却沉沦其中,确实难有翻身之机的,或许只是比妖魔洞天好一些吧。”

    阿泽移开视线沉默不语,袖中的手都捏着拳头,练平儿则神色莫名地看着天空星辉。

    这个阿泽对计缘太过信任,练平儿很多次想要引导他产生对计缘的恨意,但都不太成功,只能求其次,先引到九峰山上,然后再慢慢图之。

    “反正等找到计缘,你当面问他就是了,不用怕,姑姑站在你这边,谅他也不敢凶你!”

    阿泽露出一个笑容,即便他认为计先生不会凶他,也还是谢道。

    “谢谢宁姑姑。”

    “嗯,我倒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叫我师娘……”

    练平儿这么说一句,脸上也微微泛红,然后她忽然心有感应,看向了远方,那边的海中有微弱光辉闪过。

    “阿泽,走,我们去寻那几位道友,能助你解除修行桎梏。”

    在阿泽点头之后,练平儿带着他腾空而起,不过他们并未如同周围一些吸纳星辉的修士一样绕着玄心府飞舟或飞或悬停,而是直接出了飞舟阵法范围,一直朝着远处飞走了。

    飞舟上,也有玄心府修士发现了这一幕,但却并没有做什么,人家要离船是人家的事,不过他们也有言在先,船是不会就地等候的。

    练平儿和阿泽一直急速飞了小半个时辰,最后飞向一处海中浅礁,阿泽看得分明,那上头已经站立了好几人,有书生有仙修也有壮汉的样子。

    “让诸位就等,是宁心之过,这位是阿泽,和是计先生的亲密后辈,只是在九峰山被囚困近二十载,近日才脱困出来。”

    礁石上的人微微一惊,练平儿换了个模样又改叫宁心还是其次?但居然和计缘有关?

    下面的人全都反应很快,纷纷拱手行礼。

    “宁仙子说得哪里话,等得不久。”“两位道友旅途劳顿了!”

    “好了,我们进去说话吧,下面的诸位道友还等着呢。”

    最后一个说话的,赫然就是北木,如今这北魔的道行已经深不可测,在练平儿还没说话的时候,注意力就一直集中在阿泽身上,那奇特的魔念怎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而在北木身旁,陆山君一直一言不发,眯起眼看着练平儿和阿泽,看得阿泽心头一跳,只觉得这人似乎十分危险。

    在练平儿看了陆山君一眼之后,后者才移开视线,但依旧不算随和,更不用说如同旁人那般奉承了。

    不过这陆吾虽然桀骜,却也有桀骜的资本,练平儿还是高看对方一眼的,能不出言讽刺已经算给她面子了。

    “好了,诸位请!”

    北木伸手往礁石旁的海面一引,顿时海水两分,露出一条通道,众人也纷纷下去。

    通过这礁石下方的海底进入一个洞口,里头是别有洞天,竟然是一片宽敞明亮的洞府,里头亭台楼阁俱全,宝殿宝塔全有,一看就是神奇的仙家洞府。

    众人最终到达的是一间大殿,里已经等了头足足有上百号人,全都各有仙资,不过也有妖怪模样的。

    “阿泽,你看那些怪样子的,其实是仙家所养的仙兽,虽样貌古怪,却各有傲气,也是正修道友,千万不要冒犯了。”

    阿泽记下宁姑姑的每一句话,尽量不去多看那些“仙兽”。

    不过这殿中却是有不少仙修,有的就来自千礁岛,有的来自一些仙道小派,甚至还有来自仙府名门的,全都齐聚一堂,此刻全都视线玩味地看着练平儿和阿泽。

    “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今日我等盛会,迎来两位贵客,这一位想必不用我多说,正是计先生的道侣,宁心宁仙子,这一位则很可能是计先生未来高徒,姓庄名泽!”

    北木笑着高声向殿堂内的宾客介绍两人,正坐在靠近上首位置的牛霸天微微皱眉,视线看向陆山君,后者此刻神情冷漠,对于牛霸天的视线只是回应眉角一挑。

    “原来是宁仙子!”“哈哈哈哈,宁仙子风采依旧啊!”

    “我就说宁仙子肯定会来的。”

    “对对对,这位阿泽道友也是灵气逼人啊!”

    “快快请坐,快快请坐!”

    北木此刻走过来,指向上首那边的几张桌子。

    “阿泽,我与计先生也是老相识了,更是承蒙先生之恩,方能继承父辈道统,与我同坐如何?”

    “你不请我?”

    “哈哈哈,宁仙子自然是坐上首!请!”

    “还有诸位,都清入座!”

    殿内气氛融化,一片其乐融融,有的相互论道,有的相互闲谈,更有不少人在议论《黄泉》一书,感叹阴间或有大变,似乎是许多相熟道友小聚一番。

    当然也有比较独特理性的,比如旁边不远处一个看似憨厚的汉子却在不停喝酒。

    在阿泽好奇看去的时候,牛霸天似乎也正好抬头来看他,对着他露出整洁的牙齿。

    “道友可要喝酒?”

    “不用了,我不喝酒。”

    “哈哈哈哈,道友,男子汉大丈夫,怎可不喝酒呢,我们这不少道友,可都受过计先生‘恩惠’呢!”

    老牛刻意将“恩惠”二字咬音极重,甚至有点像是咬着牙了,北木看了他一眼,后者也不说什么,微微摇头,继续喝酒。

    但是阿泽心中却觉得有些古怪起来,刚刚那人的眼神看着可不太友善了。

    “庄道友不必理会,那位道友喝得有些醉了,于魔念一道,在下颇有心得,不妨和我说说,或能帮助道友。”

    北木笑眯眯地和阿泽说着,一边的练平儿则含笑向着阿泽点头。

    “让这北道友施法探探脉,心神不要设防,就当是姑姑在探脉。”

    “嗯……”

    陆山君独自坐在距离牛霸天不远的位置上,没有和任何人攀谈,也没有喝茶饮酒,这会却忽然睁开眼睛。

    “等了两天,磨磨蹭蹭,真当开茶会了,何事说事,陆某可没那闲工夫一直陪着你们玩过家家!”

    陆山君这话声音倒是不大,不过被足以被近处的人听到。

    “哎,陆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沉得住性子嘛,陪兄弟我喝酒多好,哈哈哈哈哈!”

    老牛乐醉笑间大声地说着,视线扫向殿中的那些真正的仙修。

    “你看这些道友,养气功夫就很好,值得你我学习啊,嘿嘿嘿……”

    陆山君眼神轻蔑地看向一些个仙修,旁人都感受不到,但被他看到的仙修都能察觉到那种侮辱性极强的眼神。

    “妖孽就是妖孽……”

    有仙修受不了,低声骂了一句,一脸醉态的老牛刹那间站起来。

    “你说谁妖孽?莫不是想死了?”

    “砰……”

    酒坛砸在地上,把殿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没人想到这老牛竟然真的不守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并肩王〕〔1号追妻令:天才酷〕〔回到大秦做皇帝〕〔我不是这家的小姐〕〔111〕〔暗帝的神医枭妃〕〔兵王的女神妹妹〕〔史上最强炼气期〕〔贞观俗人〕〔赏金猎手〕〔我真的只是想打铁〕〔超级狂婿〕〔龙族之华年〕〔生而为王〕〔超级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