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244章 时机到来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2-25
    想到那个第一眼,便下意识生出好感,稍作了解后,越发觉得沉稳、安静有潜力的男子,宁媛心头幽幽一叹。

    本来,她想要更深入的了解他,可事实没有给她机会。想到对方,如今就在这扇铁门后,某个狭小的院子中,宁媛情绪不觉有些低落。在这样的环境下,或许他已经堕落了吧……毕竟,废丹处置部门,实在是一个,让人看不到希望的地方。

    正眼神怅然的想着,铁门突然打开,然后眼前就出现了,脑海中的那张面孔:整齐、干净的弟子长袍,漆黑眸子明亮有神,略微怔了一下,旋即露出笑容。

    “宁媛师姐,好久不见。”

    心里思索与眼前所见的反差,让宁媛心跳出现瞬间停止,然后她抬头看着眼前,笑容温和的男子,恢复过来的心跳陡然加速。

    “哦……呃……是你啊……”蹩脚的表现,让青春依旧的柔美少妇,脸上微微涨红,鼻尖渗出细微汗珠。

    好在,秦宇似乎并不在意她的尴尬,“嗯,初一、十五的废丹收集,是我做的。”

    宁媛定了定神,恰好听到这句话,眉头顿时皱起,“都是你来做的?这怎么行!”

    她抬头,“秦宁,里面的人,是不是逼迫你了?”

    废丹啊,大家恨不能离得越远越好,谁愿意靠近,要说里面没猫腻,宁媛第一个不信!

    秦宇笑着摆手,“没有,我知道的。”

    宁媛皱眉看来,“秦宁,你……”

    “师姐不必担心,丹毒虽然可怕,但通过废丹分析,我同样可以学习很多炼丹技巧。”这并不是胡说八道,每一颗废丹,都是一个摆在面前的案例,多少会记录下来,失败的原因与不足之处。

    宁媛心底生出几分钦佩,同时为自己之前的判断,暗暗感到羞愧,秦宁根本没有自暴自弃的堕落,反而在苦难中依旧努力,这让她的眼神,与之前又有了改变,总觉得这样坚韧、奋发努力的秦宁,不该是流言中所说的,那种薄情寡义之辈。

    或许,他是有苦衷的……

    可现在事情已到这步,几乎没办法再挽回,宁媛嘴唇动了动,正犹豫的时候,秦宇将话题岔开。

    “师姐似乎有心事?”

    宁媛心头一叹,决定不再多说什么,略带疲倦点点头,“是啊,最近族中出了一些事……”本来到这,她就不准备说下去了,可这会心底愧疚正浓,担心会让秦宇多想,又继续道:“似乎是,外界传出了什么,对族中不好的消息,最近大人们正恼火着,气氛有些紧张。”

    秦宇眼神微亮。

    能够让黄金世家生出乱子,可知必定不是小事,他最先想到的,就是问天阁中,那神秘年轻人提到的机会。

    难道就是眼下?

    但以宁媛的身份,显然无法知晓更多,所以秦宇并未多问,点点头,“那师姐做事要谨慎些才好,免得被影响到。”说着伸手,“废丹给我吧,师姐也好早些回去,我之前因为些琐事,已经耽搁了不少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间。”

    宁媛点点头,交出储物戒。

    秦宇早已驾轻就熟,将储物戒中的废丹,干净利落的转移到,废丹处置部门的专门储物戒中,看了眼没有差错,在身份令牌中输入对接结束的信息,今日任务就算完成了。

    “好了,师姐收好储物戒,告辞。”

    宁媛还想说些什么的,此时只好笑笑,转身离去。

    身后,是铁门关闭的声音,她顿了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来秦宁师弟,并没有怨恨她呢,而且身在废丹处置部门,都还如此努力,日后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

    秦宇匆匆回到住处,先将废丹全部,转移到自己储物戒中,脸上露出思索。

    时机如今或已到了,留在废丹处置部门很不错,可难免不能及时接收外界消息,秦宇得承认,这是他当初考虑时,没有准备到的事情。

    看来,得像个办法,从这里离开了。

    翻手,掌心出现一只玉盒,里面是秦宇精心准备的,一种名为结婴丹的材料。

    本来这材料只毁掉了一半,秦宇小心用小蓝灯处理后,便将它保存了下来,为的就是应对突发情况。只是这一离开,恐怕就再没机会,回来这里了,丰厚的高阶丹药收获啊,秦宇心里真的挺不舍。

    不过,与元婴大道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第二日,秦宇离开废丹处置处,奉上玉盒求见丹房管事,只说在废弃丹药中,发现了大半份保存完好的结婴丹材料。

    结婴丹珍贵无比,它的材料同样价值不菲,这绝对是份大功劳。

    管事沉吟许久,命人叫来秦宇,询问片刻确定他不是胡说八道,而是真的在废丹处置中认真学习,才发现了结婴丹的材料,沉默半晌命人调回秦宇的档案。

    “你先休息几天,仔细观察下身体状态,半月内没异常的话,就可以来工作了。”

    秦宇恭谨告退。

    消息传开,丹房中落了一地下巴,谁能想到,进入废丹处置部门的人,居然还能找到机会翻身,纷纷感叹秦宇的狗屎运。

    而这事,大范围传开后,那些看秦宇不顺眼的人,冷笑一声倒没有再做手脚。在他们看来,就算秦宇回来了,与废丹相处数个月,只怕早就受毒素侵蚀,根基毁掉大半,如何还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没有威胁,又分不出精力,再加上最近局势紧张,就放他一马,任凭自生自灭吧。

    宁媛或许是,唯一感到高兴的人,她没想到自己只是想了想,秦宁便真的找到了翻身的机会,顺利回到丹房中。这甚至让她生出一种,是缘分的念头,腮上多出淡淡红晕。

    “秦宁师弟,恭喜了!”

    感受着话中喜悦,秦宇暗道一声抱歉,拱手,“师姐,我刚刚回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失陪了。”

    宁媛微怔,旋即脸上微红,余光扫过周边,果然不少眼神扫过来。她暗骂自己一句失分寸,秦宁刚刚出来,正要低调的时候,怎么好与她走近。

    果然是个心

    (本章未完,请翻页)思缜密且聪明的男人。

    谨慎如他,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会在当初,众目睽睽下承认流言中的事情呢?退一步说,即便流言是真的,那个故事里面,也一定隐藏着更深的内情。

    宁媛越发觉得,她眼前的秦宁,不可能是那种人,他周身像是笼罩着一层云雾,让人忍不住想要揭开。

    其实,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啊!

    秦宇真的只是,不愿与她走近,仅此而已。

    当然,他不否认里面有些原因,是因为不想,他出手后宁媛遭到牵连。这没什么好尴尬的,如此美丽、温柔的独居少妇,对你温温柔柔略有情谊,即便无心接受,为她稍作考虑也是正常之事。

    因在废丹处置部门工作三个月,秦宇山下的住处早已取消了,许是为了补偿,又或者还是在酬功,秦宇获准在半山腰处住下。

    当然,好的宅院不必想了,在谷地边角的位置,小是小了点也算幽静。里面的布置,当然不是废丹处置部门可以比的,装饰精致、家具考究。

    秦宇坐下来,眼中精芒闪动。

    或许,他该想办法,好好探听一下消息了。

    几番尝试无果后,终归还是有些,利用了宁少妇的好感,秦宇的消息渠道,远比不上她这位宁家人。状若无意提及,宁媛明显放开许多,言谈间少了很多顾忌,秦宇慢慢也就知道,事情的大概始末。

    传闻,黄金世家掌握着,一处特殊空间的钥匙,似乎钥匙不止一把,被不同的势力掌握。这次的传闻,就是因为外界流言,黄金世家试图借助某种秘法,以一把钥匙强行开启特殊空间,遭到了掌握其余钥匙势力的质问。

    宁媛神色凝重,叮嘱秦宇千万不要泄露出去,她能知道这些,也是在家中无意间,听长辈们提及。

    秦宇点头应允。

    原本,心中尚无绝对把握,这下可以确定了,问天阁所言的机会,必定就是眼下之事!以黄金世家的实力,能够掌控明显贵重的钥匙,却不担心招惹祸事,更有资格发动质问的势力,世间屈指可数。

    魔道、赵仙谷,两者有最大的可能。

    秦宇挑了挑眉,心想或许这次还能见到熟人,那么行事间要更加小心些了,以免横生枝节。

    他正思考时,山城巅峰之上,完全掩在云雾中大殿内,气氛沉凝欲滴。

    “诸位,三方问责信函,已经摆在案上,老祖本意是想推脱过去,可他们显然动了怀疑,不肯善罢甘休。此番召集大家,是要商讨出应对之法。”主位,白须白眉老者缓缓开口,一身淡紫长袍,气度威严华贵。

    “空间之事,是我族最大隐秘,为何会泄露出去?老身倒觉得,先查清此事才好,否则日后少不得,继续被人算计。”左手,黑发老妪寒声开口,橘子皮似的老脸,僵硬如石。

    主位老者声音中,多了些许寒意,“这件事情,老夫已经吩咐下去,同样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第二次。眼下,还是议一议三方问责之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