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314章 死都不能认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4-08
    大山脚下,一片蛮荒丛林间,被清理出大片空地,尽管经过了掩埋,空气中仍有未曾散去的血腥味道。这里是南越国,本次选定的大赛场地,数(日ri)前才被整理出来,按照南越国一贯的作风,比赛场地将建立在,无数妖兽尸骸之上,也就是说在这片土地下,至少深埋着数千乃至于上万头妖兽尸体。

    难怪总觉得,这片空气中充满(阴yin)冷气息,更有凶煞怨念流转,想来便是这些地下妖兽尸体所导致。据说南越国这样做,一是为了表明打击妖兽绝不留(情qing)的决心,二是增加炼丹比赛的难度,如果连这些煞气都不能抵挡,也就不配成为真正的炼丹师。

    可不论是何种目的,这本(身shen)便是,惊人至极的大手笔,也只有举国之力,方能够汇聚如此强悍的力量,在短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

    秦宇如今便在,距离这片空地,不足数里的地方,脚下是一颗生长了,不知多少年的古木,树高有百余丈,主干如巨柱,足有十数人合抱粗细。

    “在这里,倒是不好再用,现在这副样貌了。”低语罢,秦宇抬手灵光微闪,掌心多出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贴在脸上一阵蠕动,竟好似直接融入血(肉rou),然后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肤色略黑的陌生青年。

    脚下一踏跃下树梢,几息后秦宇换成素色长袍,直奔赛场而去。

    报名时穿黑袍,通过荒野时以本(身shen)面貌,将参赛时又用面具化出另一张面孔……并非秦宇故弄玄虚,而是他如今,不得不谨慎。宁秦这个名字,已经开罪了很多人,最主要的当然是通玄观,秦宇不想为自己,沾染上(日ri)后摆脱不清的麻烦。

    至于秦宇本(身shen)样貌……他可不信,这次席卷整个南越国的盛大丹道比赛,会没有直播,幽家就在督南关,如果被他们发现秦宇,后果如何用耳朵想也能知道。

    归根究底,还是修为太弱了些,否则何至于如此谨慎,说句藏头露尾也不为过啊。嘴角划过一丝自嘲,“啪”的一声脚踏实地,秦宇真正踏入了赛场范围。

    下一刻,他脸色微变,耳边竟似响起了,无数声痛苦、怨恨、眷恋、不甘的妖兽咆哮,就像是无形漩涡,(欲yu)要将魂魄拉入其中。

    心神一震,旋即清醒过来,秦宇面露凝重,这就是那些被杀戮的妖兽,所散发出的凶煞气息吧,果然厉害。他暗暗惊赞着,却不知道自己呼吸之间,便恢复清醒,给等待在此的南越国官方修士,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普通修士,第一次踏入妖兽凶煞之中,心神必定被其所夺,能在十息之内清醒,已算是难能可贵,大部分都要呆立半晌,甚至于受惊呼喊咆哮。与之相比,便越发可以感受到,秦宇表现的惊人。

    “这位道友,若是参加大赛而来,请出示沙漏。”一名南越国官方修士开口,语气不觉温和许多。

    这般人物,(日ri)后必定非凡,他们自然不愿意也不敢,摆出官方人士的架子。

    秦宇取出沙漏,仔细检查后,自然没有什么问题,被放入赛场之中,并且得到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温馨提醒,“比赛修整一(日ri)后,才会正式开始,道友可以自选一间住处,早(日ri)适应此地的妖兽煞气,才能在炼丹过程中,尽量不受影响。”

    道了谢,秦宇迈步踏入,留下几名刚刚清醒过来的修士,一脸目瞪口呆。

    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刚才可不是这样的!

    面对这种质疑的眼神,南越国官方修士们,傲(娇jiao)的选择忽视,连这点都想不明白的蠢货,注定这辈子没什么成就,当然不值得他们看在眼中。

    “这次荒野试炼,似乎非常简单啊,我都没怎么出手,就已经抵达了赛场。”

    “谁说不是啊,感觉难度比听闻中,一下子降低了数个层次,毫无挑战(性xing)。”

    “哈哈,魏某这一路只是埋头赶路,竟连半只妖兽的影子都没看到,简直顺利到不可思议!”

    “难道说,是南越国官方,放宽了参赛条件?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等比赛正式开始,怕是就(热re)闹咯!”

    夹杂着兴奋、喜悦、庆幸等(情qing)绪的声音,不断传入秦宇耳中,让他想到了白凤凤四人。饲兽秘药虽然不知是什么,可效果很明显,只怕被南越国清理后的荒野中,绝大多数妖兽都被吸引过去围攻他们,剩下的参赛修士轻松过关,自然很正常。

    秦宇眼神微闪,突然意识到一点,神魔之地居然存在,这种可以大范围吸引妖兽的丹药,果然丹药一脉博大精深,他之前对丹道的理解,未免太过浅薄。正思索着,耳边听到几句交谈,脸色微变他快走几步,避开了从(身shen)后走来的几人。

    白凤凤停下来,使劲嗅了几下,脸色有些困惑。

    “表妹,怎么了?”黑贝贝开口。

    白凤凤又嗅了嗅,“我好像闻到了,宝玉哥哥的味道,可这人实在太多了,一下子又找不到了。”说完,她恶狠狠看过来,“黑贝贝,你老实说,我宝玉哥哥去哪了?是不是你把他赶走了!”

    黑贝贝苦笑,“小姑(奶nai)(奶nai),我解释多少次了,是宝玉道友自己走的,他说自己有些事(情qing)要去处理,不信你问他们,我真没赶他。”废话,便是给我九条命,也不敢啊!

    黑兄的确没赶宝玉前辈,这点当然是真的,所以江无海、江紫鸢连连点头,完全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白凤凤面露狐疑,“哼!暂时相信你,如果以后让我知道敢骗我,黑贝贝你就死定了!”

    黑贝贝一脸无奈,“好好,如果骗你,我任你处置,这总行了吧?”他赶紧转移话题,“我们今天,是要找别人麻烦,就别在这耽搁功夫了,难道表妹你不想报仇?”

    这招果然管用,白凤凤银牙一咬,“走,找他们去!”

    秦宇一头冷汗,这小丫头的鼻子,还真的非同小可,这么多人都能嗅出来,好在他反应快了一步,否则就麻烦了。正准备走,没想到白凤凤这丫头,运气居然这么好,当面就遇上了,要报仇的人。

    苦大仇深,双方根本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就爆发了。这下倒是不好转(身shen)就走,而且秦宇也想知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谁想要将白凤凤这丫头置于死地。选了偏僻点的下风向,秦宇站在人群中,向场中看去。

    黑贝贝一扫之前苦脸讨饶扮可怜的模样,俊美面庞冷若寒冰,眼眸闪动之间,皆是森然煞气,“赵九天,黑爷以前当真小觑了你,没想到你居然敢,玩出这么大手笔。”

    对面,双目狭长,面泛桃花青年,见到白凤凤等安然无恙,眼中先是露出轻松之色,旋即冷笑一声,“黑贝贝,你少血口喷人,你们糟了祸事,与我何干!”

    黑贝贝冷笑,“倒是高瞧了你,这种事都敢做,居然不敢承认。”他伸出手,“表妹,把证据拿出来。”

    白凤凤俏脸笼寒,眉眼淡漠之中,丝毫没有之前,半点的小猖狂、小疯癫,举手投足竟给人高贵不可侵犯之感,抬手拿出之前,自簪子中发现的饲兽秘药,顿时有淡淡腥气散发开来。

    赵九天瞳孔剧烈收缩。

    黑贝贝寒声道:“看清楚,是不是你洗浣(殿dian)的独家之物饲兽秘药,这件事不找你,又应该找谁!”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赵九天心头惊怒,早在之前听众人提起,荒野试炼无比轻松时,他就感到不安,却未料到事(情qing),竟严重到如此地步。没错,他的确命人,做下一些小手段,可想的不过是,将白凤凤等人困住,让他们无法在一(日ri)内抵达赛场,进而失去参赛的资格。

    但他绝对没有,也不敢动用饲兽秘药,这已经不是要阻拦他们,而是**(裸luo)的谋杀!赵九天背后冷汗津津,即便他(身shen)份尊贵,可若是眼前几人真的死去,只怕他的下场,也绝不会美妙。混账,究竟怎么回事,简直是要害死他!

    不能认,死都不能认,否则他麻烦大了。

    黑贝贝冷笑连连,“饲兽秘药只有洗浣(殿dian)嫡系才有资格动用,而你与我们恰有恩怨,更有着足够的动机,你现在说不是你做的?好,我给你一个,澄清的机会。荒野白家中,有一秘术名为探魂,可知修士所言真假,黑某不才恰好精通这门秘术,你若问心无愧,便让我试上一试!”

    赵九天断然拒绝,“黑贝贝,你不要太放肆,我(身shen)为洗浣(殿dian)嫡传,岂容你随意污蔑!没错,饲兽秘药的确,只有我这一脉嫡系可以动用,但多年来总归有不少,流传到外面去,只凭饲兽秘药,还赖不到我头上!”

    “你只说,敢不敢让我一试?”

    “哼!若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说让我配合一下,本少哪里这么多时间。黑贝贝,你若有证据,便拿出来,如果没有的话,本少爷就不奉陪了!”

    就在这时,淡淡声音响起,“我家小姐遭遇凶险之事未曾查明前,你走不掉。”一名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白凤凤(身shen)边,此刻轻声开口,可落入周边众人耳中,却似万钧巨石坠入大湖,掀起无尽惊涛骇浪。

    “明叔。”白凤凤敛衽行礼,稚嫩面庞皆是冷冽,“此事,便拜托您了。”

    明思远淡淡点头,“小姐放心,我既然来了,便一定会查清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