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317章 疯牛牌丹炉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4-08
    秦宇此时自然不知道,他击退妖兽的表现,经黑贝贝误会后,再错误的传递给明思远,已造成了某种极其夸张的误会产生。此时他正停留在,随意选择的一间木屋中,平心静气感受着,充斥空间的凶煞气息。

    小蓝灯在手,炼丹什么的秦宇的确不怕,可关键在于,你至少得把丹药炼制出来才行,否则小蓝灯纵有逆天之力,也无从下手。

    外界凶煞气息,的确会对炼丹,造成不小的影响,秦宇参赛唯一目的,就是让离火鼎无比迫切的那尊宝鼎残灵,便是说只有夺得第一,他如今做的这一切才有意义。神魔之地,天才之多如满天繁星,秦宇绝不敢有半点大意。

    一夜无言,翌日清晨钟鸣响起,秦宇睁开眼,掠过淡淡精芒。想在一夜时间,完全无视外界凶煞根本不可能,可有了适应之后,已能大幅度的,减少炼丹时所受影响。

    长身而起,秦宇略微梳洗推门而出,迎着浓密山林中升起的太阳,轻轻吐出口气,比赛就要开始了。

    南越国官方做事很干脆,根本没什么废话,就宣布了大赛第一步:选丹炉。

    谁都清楚,丹炉对炼丹师的重要性,上品、下品之间,对成丹乃至于丹药品质,都有着极重要的作用。

    南越国此举,深得广大年轻丹师的拥戴,毕竟人与人出身不同,若有财有势有背景的,直接顶着一尊宝鼎炼丹,就算水准平平,只怕也有几分把握,能杀入决赛甚至将冠军收入囊中,真要如此,这比赛也就失去意义。

    秦宇跟随在人群中,来到一座黑色铁塔下,塔身九层,约十余丈高,表面看去铁锈斑斑,颇有岁月气息。

    一南越国官方修士越众而出,“各位参赛道友,虽然大家可能已知晓规定,但为确保公正,我还是要耽搁大家一些时间。”他转身一指,“此塔,名为丹炉塔,里面放置着一万只丹炉,其中品质完好的一百个,品质稍次的一千个,品质次等的两千个,其余为下等。丹炉好坏,谁都无法判定,只看诸位运气好坏。当然,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丹炉塔越往高层,出现高品质丹炉的几率越大,等下塔角风铃响起时,诸位就可探入神念挑选丹炉了。”

    人群中,众人脸上,纷纷露出凝重之色,毕竟丹炉好坏,很大程度上可以影响到,接下来的比赛。当然,并不是没有人,对这种方式表示不满,可运气本身对修士而言,便是极重要的东西,即便挑到差的丹炉,也是你命该如此,怨不到别人。

    叮叮叮——

    锈迹斑驳铁塔上,风铃突然响起,只是这声音传入耳中,丝毫不觉得悦耳,反倒如铁石瓦片摩擦般,尖锐且刺耳。不少修士,脸色瞬间苍白,感觉就像是,当头挨了一棒槌,眼前阵阵黑,蓄势待的神念,顿时迟滞起来。

    秦宇眉头微皱,可只是一瞬,神念便破体而出,直接闯入丹炉塔。最先做到这点之人,皆是参赛修士间,修为强大的佼佼者,而随着这些神念的闯入,塔角出风铃,震响的越来越厉害,像是拿一根根细针,生生扎入脑袋里。

    “啊!”

    “救我救我!”

    “我头好疼!”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丹炉塔外,此时参赛修士中,竟有几乎两成之人,纷纷倒在地上惨叫,扭曲面庞上皆是痛苦之色。而剩余修士中,也有不少人,脸色苍白冷汗津津,几乎是咬牙硬撑,才勉强稳住心神。

    远方,一座木质塔楼中,云易岚低头喝茶,风声送来的惨叫,根本没有让他脸色,有分毫的变化。

    “供奉,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他们大都只是一些,金丹、元婴境的小辈,如何能够抵挡住,未加封印的塔铃的威力。”一名官方修士迟疑着开口。

    云易岚放下茶杯,淡淡道:“大荒泽与洗浣殿间的龌龊,本尊不想也不愿理会,但总不能因为他们的原因,便让比赛失去体统。这么多人,总要剔除掉一部分,否则比赛进行起来,度实在太慢。”

    “这……”

    “放心,本尊已在塔灵中烙印神威,一旦有修士出承受极限,就会直接昏死过去,不会造成无法修复的损伤……至于现在吃的苦头,就当是他们,钻空子参加比赛的惩罚吧。”

    秦宇脸色凝重,虽然不知这件事,是云易岚的安排,却不难猜到南越国的心思。这是要继续荒野试炼中,未完成的筛选,把鱼目混珠之人剔除掉,确保比赛可以有效进行。

    这样做虽没错,只是余光扫过周边,一个个痛苦惨叫的身影,便觉得这手段,未免太过激进了些。当然,这样觉得是没错,秦宇却半点没有提意见的心思,他此时正全力催动神念,不断突破阻碍闯入更高塔层。

    锈迹斑驳的丹炉塔,外表很一般,名字更是庸俗的很,但它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甚至可以说是,秦宇此生所见最神奇的宝物。神念一旦进入其中,表面就像是,带了一层薄薄的套,这个套会隔绝神念的探知,却保留了基本的感受,所以你可以选定某个丹炉将它带出来,却不知道它生的美不美,脸上是否长了几颗大麻子。

    另外,丹炉塔内部,是用无形的能量,将每一层分割出来,根本没留下让你走的地方,想上去只能硬闯。这能量冰寒,神念撞进去,滋味简直就是,隆冬夜半时分,你轻轻一跃,跳进了结冰的荷花塘。

    那滋味不用多说。

    而且越往上行,随着塔层变高,无形能量中的寒意,就变得越强。到第八层时,秦宇都觉得难以为继。

    无形能量便似水面,每当有神念闯过,都会溅起一圈涟漪,进而被其他修士感应到。他尝试突破过程中,竟已经有三道神念,顺利闯入第九层。这让秦宇心头凛然,继而暗暗感叹,不愧是神魔之地,修炼天才数不胜数。

    旋即,一股豪气自心底迸,秦宇眼眸中,爆出璀璨神光,便是神魔之地天才又如何?今时今日,他未必就有不如。

    轰——

    神念全力冲击,引动无形能量剧烈震荡,其中几道与秦宇一般被卡住,正想方设法突破的神念,纷纷传出惊怒之意。

    下一刻丹炉塔下,数名修士齐齐喷出鲜血,猛地睁开眼,尽是暴怒狰狞。

    “混蛋!是谁在第八层捣鬼,坏我大事!”

    “比赛尚未开始,便已落了下风,哪位道友奉送许震这般大礼,某自当加倍奉还!”

    “累我受伤,被逼选了中品丹炉,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

    “你还有中品丹炉,我匆忙中选中的,是下下品!王八蛋,老子要杀了你!”

    咆哮如雷远远传开,不少修士对他们,投以了同情的眼神,不过对他们愤怒的叫嚣,却嗤之以鼻。能凭一击之力,撼动无形能量,将他们排挤出来的人,神念必定强的惊人。众所周知,神念起于魂魄,而魂魄唯有达到神魂境界,才能真正开始淬炼,所以魂魄的修炼度,远远比不上法力提升。

    神念比你强,法力基本上,一定比你更强,这便是事实。当然,例外是存在的,比如吃了什么天材地宝,魂魄力量突然大涨之类的……秦宇很确定,自己就是个例外,所以对这些愤怒咆哮,理智的选择了忽视。

    咳咳,难道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没有啊,我只是想要突破进第九层而已。

    秦宇暗感无奈,好在下一瞬,随着“啪”的一声轻响,神念瞬间竟如,一片广阔的空间。顾不上再想其他,神念感应周边,这里便是丹炉塔第九层?

    一个法宝内部,居然给人一种,无边无际的感觉。

    来不及惊叹,“轰隆隆”低沉咆哮,突然从远方传来,正以惊人的度逼近。神念幻化出秦宇身影,皱眉看向声音源头,几息后瞳孔蓦地收缩……那是一尊,巨大无比的丹炉!

    没错,就是一只丹炉,只不过此时,像是一头脱缰的疯牛,咆哮着野蛮冲击,虽然还有一段距离,可秦宇万分清楚,这只丹炉上带着,何等可怕的力量。

    虽说闯入第九层,是为了夺取丹炉,而且这个疯牛牌丹炉,明显很不一般,可秦宇依旧没有半点,将它收入囊中的打算。废话,这种度,这般动静,怕是神念冲上去,没等到把丹炉抓住,自己就被撞成粉碎了!

    唰——

    秦宇神念之身瞬间避开,目送疯牛牌丹炉“轰隆隆”咆哮着过去,继续冲向远方。刚才还想着,绝对不能招惹这丹炉,可真的目送它远离,心里有游戏不舍得。

    只要没瞎,就都能看出来,这丹炉绝对很厉害啊!

    似乎感受到了,秦宇心头不舍,呼啸远去的丹炉,毫无预兆的停下来。

    秦宇心里一个突突,不知怎的,突然生出极其不妙的预感。

    然后这预感,在下一刻变成了现实。

    轰隆隆——

    疯牛牌丹炉再度咆哮着冲刺起来,只不过它调转了方向……直奔秦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