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341章 吐啊吐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4-08
    <h1>  第341章 吐啊吐</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国家机器总是可以爆发出,超出想象的强大能量,一座耗资无数的连通赛场与王都的临时传送阵,一夜间搭建完成。严密测试确定没有问题后,负责此事修士,恭谨前来回禀,得到了皇族特使极大的褒奖。

    “各位小友,传送阵已经准备妥当,我们马上就将直抵王都,因为是新开辟的传送线路,再加上时间紧迫了些,没有经过细密调试,所以传送过程中,可能会存在一些颠簸,请各位小友稍稍忍耐,等到了王都之后,自然就舒服了。”特使笑眯眯开口,微胖的圆脸上,皆是和煦之意,让人很容易,就心生好感。

    唰——

    空间微微扭曲,云易岚、明思远、袁天罡三尊沧海超级强者,(身shen)影同时出现。特使大人一路小跑过去,点头哈腰行礼,礼数周到的让人略感腻歪。

    云易岚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吩咐,“开启传送吧。”他转(身shen)虚引,“明尊、袁尊,请。”

    “云供奉请。”

    三人一并迈入传送阵。

    特使丝毫没有,遭受冷遇的恼怒,仍是笑容满面的模样,安排眼前十三位年轻修士,依次进入阵法范围。

    本来应该只有十人,有资格前往王都的,可有了一夜时间的缓冲,很多事(情qing)就都有了改变的余地。所以名额临时增加,就变成了眼前的,这十三人。

    “等等!”焦急声音中,数名修士小跑着过来,为首中年修士脸色铁青,咬牙道:“特使大人的事,我们答应了,请让小儿进去吧。”

    旁边,青色长衫年轻修士,神色因为激动,此时微微涨红。

    特使笑了笑,道:“南洞家主,实在不好意思,名额已经定下了,就不好再更改,有需要的话,下次吧。”

    这话,差点让南洞家一行,齐齐喷出鲜血,下你妹的次,错过这回的生生造化丹炼制,下回不知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

    南洞家主深吸口气,挤出笑脸,“请特使大人通融一二,我们愿意额外付出……”

    特使挥手将他打断,“传送已经开启,本使要务在(身shen),就不久留了,告辞。”

    转(身shen)走向传送阵。

    南洞家的年轻人,哪里忍受得住,眼前的造化脱手而飞,咬牙切齿咒骂,“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太……”

    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因为特使扭过头,眼神淡淡的看着他。

    咔——

    咔——

    这是牙齿在打颤。

    南洞家主脸色大变,“特使手下留(情qing)!”

    云易岚寒声道:“五伤,敢弄出恶心的事,坏了本尊的胃口,我饶不了你。”

    特使赶忙收回眼神,一脸谦卑的笑,“当然,一切遵从供奉的吩咐。”

    他快步踏入传送阵,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就在他进入传送阵瞬间,那名南洞家的年轻人,(身shen)体突然软到在地,抽搐着口鼻之间,涌出粘稠且腥臭的漆黑污血,就好像他体内脏腑,都已经腐烂。

    南洞家主(身shen)体发抖,却不敢多言半句,转(身shen)低喝一声,带着唯一的儿子匆匆离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传送阵中,十三位年轻修士,心头同时凛然,没想到这位未语先笑,让人如沐(春chun)风的特使大人,居然是手段如此犀利、狠辣的角色。

    今(日ri)又学了一课,果真人不可貌相,(日ri)后在特使大人面前,还当恭谨谨慎些。

    嗡——

    浓郁灵光冲天而起,正面空间随之扭曲,下一瞬传送阵中众人(身shen)影,突兀消失不见。

    尽管特使大人已经提醒过,可传送过程中的颠簸,还是让人难以承受,不知过了多久,眼前让人眼花缭乱的斑斓色彩,突兀消失不见。秦宇急忙深吸口气,压住(胸xiong)膛间翻滚,便是对周边王都景象,都没心思过多理会了。

    “呕~”十三名年轻小辈修士中,除白凤凤外另一个女(性xing),忍了几忍终于没有忍住,扭头吐的稀里哗啦。她这一吐,便将大家的忍耐全都破了功,一时间污秽横飞,酸腥之气滚滚而来。

    秦宇本来想(挺ting)住的,可不知他旁边那位,叫做婺源的同伴,今(日ri)清晨吃了什么东西,泛黄液体的味道,实在难以承受。于是他扭过头,跟大家一起吐啊吐,酣畅淋漓。

    三位沧海超级强者,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迈步走出传送阵,任凭小辈们在(身shen)后抛洒污秽。特使大人一脸愧疚,不时走过来,轻轻拍拍这个,又拍拍那个,当真称职到了极点。

    可惜看到特使这张脸,便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先前那南洞家年轻修士的下场,及那些口鼻七窍间喷涌而出的粘液……于是特使大人帮助年轻人们,吐的更加痛快了。

    许久,制造污染的年轻人们,终于停了下来,一脸忐忑走出传送阵。好在,他们基本上都多虑了,尽管传送阵外,有着规格极高的接待队伍,却与他们没有太多关系。南越国国都,荟萃整个国度精英所在,可三位沧海超级强者降临,依旧足够让他们,低下高贵的头颅。

    云、明、袁三尊,被恭谨的请上,早已等待多时的豪华专车,可以预见接下来,必然有高端宴会,用以招待三尊沧海。

    年轻人们,虽然也有专车,但只是停靠在角落里的,不起眼的,一辆能容纳二十人的巴士。

    嗯……巴士这名字,的确古怪了些,可整个神魔之地大家都这么叫,南越国自然是跟随大众。

    尽管这辆巴士,内部也无比舒适,可跟三尊沧海的待遇,实在差距太大。尤其巴士中,三名官方修士冷淡的表(情qing),更是让车内气氛,显得颇为沉闷。

    原因很简单,这三位官方修士,都是神魂境高手。

    天骄之所以,被称作天骄,是因为他们代表着,未来的希望与成就。

    这里面,“未来”二字是关键。

    十位天骄,能够突破神魂的,最多三四人,而这三四人里面,能够再进一步,成就沧海之境的……根据严格的统计概率,希望渺小至极,几乎可以忽略。

    所以,神魂修士面对十三位,南越国官方大赛中的佼佼者们,根本不需要有任何仰视,所以才有了此刻的气氛沉闷。

    不过事(情qing),总是会有意外,比如秦宇此刻就享受到了,与另外十二名同伴,截然不同的待遇。

    (本章未完,请翻页)“宁秦道友,请坐在这里。”开口官方修士,嘴角露出笑容,“这四张椅子,是专门定制的,我们得一会才到,坐它能舒适些。”

    秦宇道谢,靠着三位神魂修士落座。

    “宁秦道友现在感觉如何?听说刚才的传送,过程太颠簸了些,喝瓶冰镇的酸梅汁吧,可以好受些。”说着,取出一只玉瓶,看包装就是高大上,打开后淡淡的酸甜味道,吸一口便让人(胸xiong)怀通畅。

    咕咚——

    不知谁咽了一口吐沫,在这沉闷的气氛下,格外清楚。

    秦宇看过去,白凤凤这丫头小脸微红,却努力保持平静,一副你们看我做什么的淡然表(情qing)。他笑了笑,将酸梅汁递过去,“你喝吧,我感觉还好。”

    白凤凤一脸感激,心想宝玉哥哥果然疼我,接过来一阵畅饮,余光扫过几人羡慕的眼神,眼底露出一丝得意。

    “呵呵,倒是在下疏忽了,忘记给白小姐一瓶,宁秦道友也喝点吧。”说着又取出来一瓶。

    可惜,其他人依旧没有份。

    这轻视就表现的太明显,车上的年轻修士,大都出(身shen)不俗,尤其与秦宇、白凤凤有宿怨的,就越发难以忍耐,比如我们原本伤势严重至极,已经濒临死亡,又在一夜之间变得生龙活虎的赵九天同学。

    一声轻哼,虽然并不重,但依旧能被听到。取出两瓶酸梅汁的官方修士,眼神落到他(身shen)上,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快大家就知道了,不说话不代表心里没有意见。

    巴士停靠在,王都东南方向,一片修建精致的独栋宅院区域,三名神魂修士当先下去,淡淡道:“你们停留王都这段时间,暂时居住在这里,下面我来分配住处。”

    秦宇的住宅,自然是最好的,靠近小湖绿树成荫,微风带着淡淡水汽,让人精神一振。

    白凤凤在旁边,虽然位置靠后些,但也很不错。

    然后是那位,呕吐味道很的婺源,看他表(情qing)对自己的住处,也非常满意。

    接着是一系列分配,便是靠走关系,得到名额的黑贝贝,也获得了一座普通的独栋小院。

    赵九天按捺不住了,因为直到此时,他的住处都还没有分配,而视线所及范围内,所有位置不错的宅院,都已经有了主人。

    虽然对修士来说,住在哪个位置都一样,可脸面这种东西,还是需要顾及一些的。尤其我们赵九天同学,自命出(身shen)不凡,比赛虽然被搅局,可五品上的子母(阴yin)阳丹,也足够自傲。

    “咳!敢问三位,赵某住在何处?”

    酸梅汁官方修士眼神淡淡:“赵九天道友,此处的宅院,已经全部安置妥当,只能委屈你住到对面了。”

    顺着他眼神看过去,赵九天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气晕过去,脸色铁青像是吞了一只特大号苍蝇。

    年轻人们心下感叹,不愧是王都修士,居然丝毫不给洗浣(殿dian)脸面,行事霸道的很啊。

    那是小湖对面的位置,虽然也算清幽,可住处比较这边,差了何止一个等级,低矮且密集的小院,显然是给一些无关紧要之人准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