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344章 绝世好人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4-08
    六个时辰说长不长,但也绝对不算短暂,呆的久了,总是会感到无聊。?   修炼当然是,打时间最好的选择,可在这里修炼,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秦宇的眼神,开始不由自主的,落在那些石碑表面,交织的暗金色纹理上。起初,只是想打下时间,毕竟这些纹理,本(身shen)还是很漂亮的。

    可不知过了多久,他整个心神便彻底沉浸其中,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与这些暗金色的线条,再无他物。

    这种恍惚状态下,甚至造化石碑本(身shen),都被忽略掉,只有这些美丽的线条,变得越来越清晰,像是被烙印在脑海中,再也无法抹去。

    眼前的暗金线条,开始扭曲起来,在秦宇眼中它们变成,无数条类似经脉的存在,里面有未知的物质在流动。只是,这些暗金线条们,绝大部分已经堵塞、枯萎,出现许多斑点与断截,无法再顺畅流通。

    当秦宇的关注,集中到其中一条,堵塞的暗金线条上时,耳边似乎听到了,压抑而痛苦的喘息,感受到了它传来的渴望。这渴望涌入心神之后,便转化成为,一条条只能被秦宇感知到的信息……一丝悸动,毫无预兆自心底深处涌出,秦宇蓦地惊醒,眼中皆是震惊。

    这……这是……丹方……

    几乎同一瞬间,南越国王宫深处,地底某座祭坛上,九盏油灯围绕成圈,跳跃的暗淡碧绿色火焰,隐约照亮其中盘膝而坐,形如枯骨的(身shen)影。突然,这(身shen)影睁开双眼,似两道闪电,瞬间撕裂了黑暗。

    第一(日ri),便有人参悟到了,生生造化丹的丹方,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qing)。难道宁秦那小辈,真的是他改变命运,重获新生的契机?

    枯骨般(身shen)影抬手,在虚空一点,那干瘦苍老如枯枝的手指,似乎略微用力就会折断,此刻却自指尖中,喷涌出强大无比的力量。这力量贯穿了虚无,横跨遥远距离,直接落在王都边缘,那座守卫森严的四方建筑中。

    某座大(殿dian)中,表面落了厚厚一层灰尘的大钟,毫无预兆自动震鸣,低沉且极具穿透(性xing)的声音,瞬间响彻八方。正相对而坐,吃喝畅饮的秦总管,蓦地抬头眼中精芒爆闪,口中低喝,“卫大人?”

    卫子青已然起(身shen),脸上笼罩的些许醉意,悉数消失不见,称(身shen)开口,“请总管稍我即刻便去!“

    转(身shen)就走,秦无殇却等待不住,略一犹豫,大步跟在后面。

    “哈哈哈哈,我找到了!丹方,这就是丹方!”赵九天仰面大笑,激动声浪不断回((荡dang)dang),将沉思中众人惊醒,纷纷露出惊疑之色。

    年轻人们心头,第一个念头是不可能,短短一(日ri)时间,只能初步适应造化石碑的气息,怎么可能悟到丹方。

    可接下来一幕,将他们的侥幸,彻底撕成粉碎。

    黑色大门悄无声息打开,卫子青大步而来,(身shen)后跟随着,神色欢喜的秦总管。

    “谁参悟了丹方?”

    赵九天起(身shen),躬(身shen)行礼,“卫大人、秦总管,是晚辈。”

    卫子青脸上,绽放温暖笑容,“原来是赵九天小友,果然是少年天骄!”

    一脸赞叹之色。

    秦总管暗暗皱眉,扫了一眼,似乎有些无措的秦宇,心想居然不是他,这倒是出乎意料了。不过,哪怕不是宁秦,第一(日ri)便有人顺利参悟丹方,依旧是好事!

    “赵九天小友,不愧是洗浣(殿dian)嫡系,第一(日ri)便可参悟丹方,纵观生生造化丹炼制以来,尚且是第一次。”秦总管转(身shen)微笑,“卫大人,赵小友接下来,就要劳烦你照顾了,定要满足小友任何需求,争取早(日ri)顺利炼成丹药。”

    卫子青大笑,“这是自然。赵小友,即(日ri)起你不必再来回奔波,就在这里住下,有何需要尽管开口。”

    赵九天一脸喜意,“多谢卫大人、秦总管。”眼神扫过周边,尽管竭力保持平静,可那份傲然之意,依旧清楚的很。眼神所至,一位位年轻修士低下头,尽管不愿承认,可赵九天的表现,的确比他们要好太多太多。

    最后,这眼神滞留在秦宇(身shen)上,现他的错愕之后,赵同学心头更加畅快,宁秦啊宁秦,今(日ri)便是赵某洗刷耻辱,再度扬名之(日ri)!

    意气风的赵九天,被卫子青、秦总管微笑着带走,可以预见接下来,必定会得到最好的招待。经过这一番打岔,年轻修士们已经没有心思,再继续参悟造化石碑,所以今(日ri)便提前结束,被带领着出门去。

    大巴上一片沉寂,没有有说话的心(情qing),今(日ri)大家本是一起来,走的时候却已经有人,先行一步获得了留下来的权利。都是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尽管先前低头,可心里终归不服气,都卯足了劲头,心头燃起熊熊火焰。

    白凤凤有些奇怪的,看了秦宇一会,他正闭目养神,神态与来时没有丝毫变化,难道心中就没有一点失落吗?旋即想到,这才应该是,宝玉哥哥该有的态度,一时落后算什么,总有追上去的时候。

    哼哼!人家宝玉哥哥,果然是最棒的!

    只是,小丫头哪里知道,在她看在最棒的宝玉哥哥,此时何止没有失落,简直就是庆幸万分,几乎要大叫三声。

    赵九天同学,好人,好人,大好人啊!如果不是,他恰好紧接着,也参悟到了丹方,只怕秦宇如今就要彻底坐蜡。甚至于,会被((逼))迫着,不得不开始,炼制生生造化丹。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旦开始炼丹,即便秦宇再如何不想炼制成功,也不敢再炼制过程中动手脚。

    因为,生生造化丹每次失败,随之一起损耗的,还有炼制修士的寿元!

    这点就太。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秦宇这会儿真的很想,送给赵九天同学,一个大大的匾额。

    上书:绝世好人。

    巴士沉默的回到住处,白凤凤下车后转过(身shen),“宁秦,你一定可以的,加油!”

    这小丫头还是决定,要给宝玉哥哥一些精神上的支持,却忽略了说这些话,有可能带来的压力。

    原本准备离开的众人,纷纷停下脚步,眼神落到秦宇(身shen)上,作为大赛排位第一,又受到南越国官方的重视,却被赵九天拔得头筹,率先参悟到生生造化丹丹方,他感受到的压力,才应该是最多的。这样一想,竟大都觉得(胸xiong)膛间块垒稍松,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人大都是俗物,且本能喜欢比较,当现有人比他们更加艰难时,便会下意识的感到轻松:哦,还有人不如我!

    白凤凤察觉到了,场中气氛变化,一些人看宝玉哥哥的眼神,让她非常不喜欢,可这会她顾不得生气,只想跟宝玉哥哥解释,她不是故意的,可越是着急越不知道怎么开口,急的脸上涨得通红,快要哭出来了。

    秦宇笑笑,眼神安慰她不要着急,“你也加油!”声音平静温和,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恼火与羞怒,反而流露出些许淡然自若,这表现让驻足的年轻修士们,心头微怔继而感到尴尬,急忙低头快步离开。因为,秦宇此时表现,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差了些。

    没有再多说什么,秦宇点点头,转(身shen)离开。

    第二(日ri),大巴准时抵达,秦总管的笑脸,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各位小友,昨(日ri)老夫收获了惊喜,希望你们今天,能再接再厉。”笑眼扫过秦宇,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旋即在前面落座。

    四方建筑中,卫子青(身shen)后,站着一名-器宇轩昂青年,赫然就是赵九天,他眼神淡淡扫过赶来之人,在秦宇(身shen)上微顿,嘴角勾起一抹细小弧度。

    秦总管未语先笑,“赵小友,昨夜歇息的可好?”

    赵九天恭谨还礼,“总管送的焚香,的确是臻品,晚辈一夜无梦,精神已完全恢复。”

    这对话,让总管(身shen)后的年轻人们,忍不住的生出羡慕。

    卫子青笑道:“赵小友决定,继续观摩一(日ri),仔细考量之后,再开始炼制。”

    秦总管点头,“应该的,毕竟生生造化丹的炼制,并不是小事。”他眼神满是嘉许,“赵小友如此慎重,不骄不躁当真难得,老夫相信你一定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炼出生生造化丹。”

    赵九天拱手,“晚辈定当竭尽全力,不让总管、卫大人失望。”

    卫子青笑道:“好了,我先送赵小友他们进去,总管在此稍候,我们继续品尝昨(日ri),那剩下的半坛老酒。”

    昨(日ri),因赵九天参悟丹方之事重大,秦无殇跟进去已算犯规,这话不无提醒之意。

    秦总管笑眯眯点头,似毫无所觉,“好,卫大人去回,若来的晚了酒被老夫喝完,可怪不得我。”

    卫子青大笑离开。

    穿过通道,黑色大门在望,卫子青又与赵九天低语数句,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这才打开大门转(身shen)离开。

    赵九天站直(身shen)体,眼神不加遮掩,冷冷看来,“宁秦,你可要抓紧些,不要落后赵某太多,否则也未免太过无趣。”嘲弄、鄙夷,夹杂着高高在上的态度,何止一个“盛气凌人”能够形容。而且,赵同学说完之后,便拂袖一挥转(身shen)进入石窟,竟根本不在乎秦宇会如何回应,当真潇洒傲然至极。

    这次,几个同行的年轻修士,终于按捺不住心绪,眼神露出一丝幸灾乐祸。没错,咱们是没资格嘲笑你,可赵九天道友的资格,却是足足的!唯一可惜的是,秦宇仍是一副平淡表(情qing),让他们心头的痛快,有些不太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