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351章 飙演技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4-08
    秦宇开始献祭,过程与第一次,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造化石碑或者说南越国老祖,反馈给他的法力变得更多更加浑厚!很快,五行元婴同时爆神光,它们都已达到极限,无法再继续吸收。? .

    但以暗金光芒为媒介,精纯法力仍在源源不断涌入体内,秦宇眼神闪过一丝惊讶,却没有任何惊慌。因为他很确定,无论造化石碑或南越国老祖,如今都绝对不会,对他有所伤害。

    果然,随着法力继续涌入,暗金光芒中,突然多出无形(禁jin)锢,这般(禁jin)锢之力,降临到秦宇元婴上,便似一层层枷锁,将它缠绕同时,给了它们极其强悍的承受能力。

    于是,法力继续灌注进入元婴,在元婴被(禁jin)锢无法被撑爆的(情qing)况下,法力开始浓缩。这当然是好事,浓缩之后的法力,品质大幅度提升,而且元婴可以“腾出空位”。

    但对秦宇本(身shen),这就是一件,酸爽至极的“享受”了,大概的滋味就像是,你已经非常撑非常撑,但还是有一只大手,掰开你的嘴巴不断的往里面塞,关键你还不能决绝,而且依旧能够吃的下去。

    足足半个时辰,暗金光芒才散去,秦宇被送出三丈外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地面“咔嚓”“咔嚓”出现裂纹。他转(身shen)一阵干呕,许久后,才勉强平复下来。

    秦总管眼中,露出一丝明悟,他已经猜到老祖的心思,眼神落到秦宇背影上,微微闪动旋即变成亲(热re)。

    “小友,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今(日ri)收获,足以让无数天骄羡慕万分!”

    秦宇拱手,有气无力点头,他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

    因为,他如今依旧是,元婴九层。

    可此时的元婴九层,与献祭之前,却是天渊之别。

    单纯的法力数量对比,便至少是,之前的两倍还多!

    因为,这是造化石碑,在夯实他的基础,如果秦宇以后跟人说,他走的是嗑丹流,这话绝对没人信。

    废话,就你这刚劲混泥土似的根基,说是靠丹药堆积起来的,骗鬼啊!

    别的不论,单是这份根基,秦宇就足够与,神魔之地中,最顶级的天骄修士相比。而根基越坚实,底蕴越浑厚,突破神魂境界时,就能得到更大幅度的战力提升。

    这简直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机缘,可惜有资格享受的,只有级势力之中,最被重视的传承后辈。因为这需要至少,沧海境巅峰级强者,才有资格出手,而且会对自(身shen)修为,造成一定影响。

    南越国老祖,回报的的确丰厚……只可惜,没安好心。

    献祭完成,随修为提升(肉rou)(身shen)酸涩得到缓解,可魂魄间依旧充满疲倦,秦宇强忍不适转动着念头,“总管大人,晚辈如今很累,先告辞了。”

    他眼神露出一丝(欲yu)言又止。

    秦无殇暗暗皱眉,“宁秦,你有事(情qing)吗?”

    秦宇勉强一笑,“没有。”

    目送他离开,秦总管心思转动,总觉得宁秦的表现,似乎不太对。

    白凤凤一直等在外面,秦宇出来时眼神微闪,旋即道:“既然等在这,就跟我走吧。”

    两人没有交流,一路回到秦宇住处,等房门关上取出九州,秦宇重重坐进沙,露出一丝笑容,“坐吧。”

    白凤凤眼圈红,“宝玉哥哥你的头……呜呜……怎么会这样……”

    秦宇心底有些感动,虽然白凤凤的亲近来的莫名其妙,但真心与否他总能判断,笑了笑道:“没事,短时间内损耗寿元多了些,慢慢就会好。”他沉吟一下,道:“白小姐,接下来我要对你说的事(情qing),无论信与不信,希望你都能保密。”

    看她一个劲点头,秦宇缓缓道:“生生造化丹,你若还未炼制的话,便最好不要动手了,这是我的忠告。”

    白凤凤直接点头,“好,我不炼!”

    秦宇面露惊讶。

    白凤凤认真道:“我相信宝玉哥哥,你绝对不会害我的。”

    秦宇眼神露出一丝欣慰,虽然眼前女孩的眼神,让他有些头疼,可被人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与这样一个,完全信任自己的漂亮女孩交谈,哪怕不怀揣其他念头,也足够让人感到愉悦。可惜秦宇此时状态,非常迫切的需要休养,勉强笑笑,“那就这样吧,我必须休息一下了。”

    白凤凤依依不舍告辞,并且信誓旦旦保证,她一定会找到恢复寿元的宝物,让宝玉哥哥的头重新变成黑色。

    真是个单纯的小家伙。

    想着自己如今,还在用随口编造的假名字与她交往,秦宇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丝尴尬。可是,现在不是尴尬的时候,自己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会。

    (身shen)体向后一靠,陷入柔软的沙中,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秦宇轻轻吐出口气,闭上眼沉沉睡去。这一睡便是一(日ri)一夜,秦宇醒来的时候,是夜色正浓时,黑暗中他睁开的眼眸,闪动着耀耀光芒。

    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时间并没有错,也就是说还有六天时间,天地杀劫就要降临了。尽管早已确定这点,可秦宇心头还是不由自主,生出一份紧张,他深深吸气念头快转动,推敲着整个计划。

    两个时辰后,秦宇吐出口气,起(身shen)走进浴室,认真清洗一番后,重新穿戴整齐站到落地窗前。伸手拉开窗帘,朦胧的白光照耀进来,东方天色鱼白,新的一(日ri)就要开始了。

    不久后,房门被敲响,秦宇打开后,不出意外面前正是秦无殇。

    总管大人笑容和煦,“听侍女说,小友拉开了窗帘,老夫便知你已经醒了,没有打搅吧?”

    秦宇拱手,“总管言重了,请进。”

    侧(身shen)请他进来,背对着关门时,秦宇眼底闪过一道精芒,接下来就是飙演技的时候了。虽然比这些老东西,他在脸皮方面的确差很多,可经历了那么多(阴yin)私苟且,单纯的表演方面,他倒是颇有几分信心。更何况,这场戏他已经准备妥当,而秦无殇则完全不知道,本(身shen)就已经占了先机。

    请秦总管坐下,秦宇略微沉默,沉声道:“如果今(日ri),总管是来劝说晚辈,继续炼制生生造化丹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秦无殇脸色平静,似乎对此并不意外,点了点头,“两百年寿元,对元婴修士而言,占据生命四分之一,的确不容忽略。可一旦突破神魂,感应大道规则,寿元流逝将根据参悟大道高低而变得缓慢,神魂一千六百年寿元,可活过三千岁的,也大有人在。”

    两百年放在三千年中,自然渺小许多。

    秦宇面露苦涩,缓缓摇头,“其实,并非是寿元的原因……”

    秦无殇眉头微皱,秦宇的回答出乎意料,尽管今(日ri)带来了面前小辈绝无法拒绝的条件,可他心底还是生出一丝不安。

    “为什么?”

    秦宇摇头,脸色微白,“总管不要问了,无论如何晚辈都不会,再炼制生生造化丹。”

    秦无殇吸一口气,“如果老夫告诉你,老祖为你准备了一份天人魂呢?”

    秦宇瞳孔收缩,他是真的没想到,南越国老祖居然,舍得付出如此代价。

    天人魂……号称任何元婴,得之炼化都可,直接晋升神魂的天人魂。

    这(诱you)惑对任何,神魂境下修士,都大的难以想象!

    秦宇呼吸急促,半晌咬牙摇头,“秦总管,晚辈不能答应。”

    秦无殇面无表(情qing),“宁秦,你可是觉得,我南越国诚意不够?要什么,你尽可开口。”

    秦宇苦笑,“晚辈当(日ri),自宝库中所得,已经多的惊人,如何还敢(欲yu)求不满。只是这生生造化丹,是万万不能,再炼制了!”

    见他不似作伪,秦无殇眉头皱紧,起(身shen)道:“好,老夫给你些时间考虑。”

    他转(身shen)就走。

    秦总管突然想到,秦宇昨(日ri)炼出丹药时,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不是太欢喜的模样。

    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

    他不敢耽搁,直接乘车回到王宫,向地宫祭坛上的南越国老祖,禀明了秦宇的回应。

    南越国老祖眉头一皱,昏暗地宫中,空气陡然粘稠,如沼泽般,“宁秦拒绝了天人魂?”

    秦无殇跪伏在地,“是。老奴仔细观察过,他表现非常诚恳。”

    “你是说,宁秦真的不愿再炼丹?”

    “应该是这样。”秦无殇略微迟疑,“老祖,宁秦(欲yu)言又止,好像有所忌惮。”

    他想了想,越肯定,“现在想想,宁秦的表现,似隐隐畏惧着什么。”

    南越国老祖眼眸深处闪过雷霆之光,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周边一盏油灯中,突然走出一道虚影。这虚影眨眼间变得凝实,与真人一般无二,正是秦宇曾见过的一具分(身shen)。

    “老夫真的好奇,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秦无殇去而复返,带来一个让秦宇,不得不苦笑、忐忑应对之人,看着他脸上惊慌不安,南越国老祖眼神淡淡,“宁秦,老夫此来不是((逼))你炼丹,而是想你能够,给老夫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宇脸上苍白之色更浓,他眼神不安扫过周边,“并非晚辈要拒绝,实在是我不敢,再继续炼制造化丹。”

    南越国老祖眼眸虚眯,“有人威((逼))你?”

    秦宇急忙摆手,“没有没有,就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关键时刻到了,秦宇努力回想天地杀劫气息降临时的感受,眼神逐渐露出恐惧,“晚辈炼成第二颗造化丹时,似乎有一双眼睛盯住了我,那种眼神晚辈从未感受过,像是可以将我彻底看透,再没有任何秘密。晚辈不知为何,突然间便明白了,这是对晚辈的警告,若我再敢炼制造化丹,就一定会死!是的,逃不掉,一定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