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359章 暗算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少尉挥手,“拿下!”

    他不相信,秦宇还敢反抗。零九

    果然他皱了皱眉,绷紧(身shen)体放松,那丝让人惊悸气息,随之消失不见。

    少尉心弦微松,脸色旋即(阴yin)沉,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对这小子心生忌惮。

    心头重重冷哼,少尉已经决定,接下来会让秦宇感受到,什么是秋风扫落叶般的残酷。

    可两名近卫没能靠近秦宇,就被一袭红裙的红姨拦住,她微笑着眸子温柔,“杜少尉,什么事大动肝火,要在我们客栈抓人。”

    少尉眼神露出一丝忌惮,“红姨,并非我等要在客栈放肆,这人伤了我家侄少爷,卑职决不能放过他。”

    红姨笑容不减,“杜少尉,真的不能通融吗?”

    少尉脸色微变,硬着头皮开口,“红姨,请别为难卑职。”

    红姨淡淡道:“元惊蛰大人位高权重,妾(身shen)一向敬佩万分,但我客栈修士也决不会,随意受人欺凌。”

    少尉咬牙,“这人是客栈修士?”

    红姨微笑,“妾(身shen)还不至于对杜少尉说谎。”话很客气,意思却在剥脸皮,你没让我说谎的资格,“客栈正门有监控,事(情qing)经过如何,调出来一看便知。”

    少尉(阴yin)沉着脸,内心尽管恼怒,却不敢再说什么,客栈的势力、背景绝非他小小少尉能够招惹。如今骑虎难下,真的被吓退大人颜面受损,他们少不得受罚。想到皆因王远安才引起此事,少尉眼神之中,顿生几分怨怼。

    王远安心头大骂,哪想到会横生枝节,此时却不敢发作,深吸口气拱手,“红姨……”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红姨淡淡吩咐,“以后王公子的生意,就不要再接了,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回去招呼客人。”

    说好被带走的女人,顺服的低下头,转(身shen)款款离开。

    红姨转(身shen),“我们走吧。”

    秦宇摸了摸鼻子,心想这耳光甩的也不错,笑笑迈步跟上。

    王远安脸上涨红发紫又变青,一口鲜血喷出,闭眼直(挺ting)(挺ting)倒下。零九

    这种时候,也只有装死一招,才能撑过去了。

    杜少尉命人抬起王远安,脸色铁青转(身shen)离开。

    剩余年轻人面面相觑,哪想到脚踩小虫子的戏码,会演变成今(日ri)局势。

    客栈背景一向神秘,他们早就被严肃警告,不许招惹他们。

    当下架住吴乃安,跟在近卫队(身shen)后,灰溜溜去了。

    走进后院,避开外界眼神,红姨急忙转(身shen)行礼,“秦先生,先前为了您(身shen)份保密,妾(身shen)冒犯了,请先生原谅。”

    秦宇摆手,“无妨,”他眼神微闪,“红姨今(日ri)如此强硬态度,难道就不怕那位,元惊蛰大人报复吗?”

    红姨微笑道:“客栈行事一向奉行低调原则,但如果被人欺上头来,也绝不会怕事。更何况,王远安竟对先生无礼,若非担心引起怀疑,妾(身shen)绝不与他们善罢甘休!”

    秦宇似笑非笑,“红姨是想展示客栈肌(肉rou),拉拢秦某吗?”

    红姨露出一丝尴尬,“不敢欺瞒先生,妾(身shen)接到的命令,是一定让先生满意,增加对客栈的认同感。”

    秦宇略微沉吟,道:“红姨,秦某明言相告,我突破神魂之后就会离开,客栈不必在我(身shen)上下重注。”

    红姨认真行礼,“秦先生不必担心,少爷曾说过您能拒绝南越国,便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客栈绝不奢求您能够留下,只是希望可以成为您的朋友。少爷还说,只要做到这一点,便是客栈最大的收获。”

    秦宇心头惊讶,却不得不承认,这话的确让人打心底感到舒服,而且客栈态度光明磊落尤其加分。

    他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转(身shen)离开。

    王远安脸色铁青,靠在(床chuang)头咬牙切齿,一副恨不能生撕血(肉rou)的怨恨模样。

    “这件事,舅父怎么说?”

    “少爷,舅老爷让您暂且忍耐,客栈实力雄厚,不可轻易招惹。”

    “滚!都给我滚出去!”

    一通乱砸将所有人赶走,王远安气喘吁吁,脸上越发苍白。零九可他眼神却非常冷静,与表现出的(情qing)绪,半点不符。

    没错,王同学在演戏。

    他必须让人知道,自己对秦宇怨恨无比,才有动他的借口。

    王远安有种直觉,秦宇(身shen)上一定藏着,某个极大的秘密。

    这直觉强烈无比!

    第二(日ri),伤势稍稍恢复的王远安,命人悄悄找来了,舅父麾下一名军中修士。

    “徐叔叔,小侄有件事(情qing),希望你能帮忙?”

    徐姓修士拱手,“侄少爷言重了,卑职不敢当,您有什么吩咐,尽可开口。”

    王远安压低声音,面露怨毒,“徐叔叔想来知道,小侄昨(日ri)丢了大人,我咽不下这口气,希望叔叔给我些方便。”

    徐姓修士面露为难。

    王远安咬牙,“听闻徐叔叔早年膝部受伤,(阴yin)雨天气会有酸疼,小侄这有一瓶兽髓液,或许能有些用处。”

    徐姓修士眼神一亮,“侄少爷,不是卑职不帮忙,实在无能为力。”

    王远安认真道:“徐叔叔当然可以。小侄已查明,秦宇这几月的狩猎任务,一直都没有完成,我会想办法让他进入荒野,徐叔叔您只要将他传送坐标告诉小侄就好。我记得,传送阵一直归徐叔叔负责,做到这点应该不难。”

    看了眼兽髓液,徐姓修士重重点头,“好,卑职得到消息,马上告诉侄少爷!”

    王远安大喜,连连道谢后,命人将他送走。

    闭上眼,感受着(身shen)体状况,王同学嘴角露出冷笑。

    再过些天,等他伤势痊愈,就是动手的时候。

    秦宇,先让你得意几(日ri)!

    王远安自认为一切做的妥帖,却不知道徐姓修士离开后,很快便出现在,元惊蛰的办公室。他取出兽髓液双手放在桌上,然后将答应的事(情qing),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元惊蛰看了他一眼,“徐兄,是否觉得我太过宠溺远安了?”

    徐姓修士拱手,“卑职不敢,只是客栈终归非同寻常,得罪他们对大人而言,并不明智。”

    元惊蛰微笑,“徐兄说的我也知道,可本将有不得已的理由。”

    徐姓修士脸色微变。

    元惊蛰笑容露出无奈,“客栈最近风头太盛,势力扩展的极快,已经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我当年借他们之手爬到今(日ri)地位,如今自要做出回报。”

    徐姓修士道:“是卑职疏忽了。”

    元惊蛰起(身shen)站到窗前,透过玻璃向外看去,“徐兄,远安这孩子怕是看中了,秦宇这小辈(身shen)上秘密,短短时间成就元婴巅峰,的确非同寻常。这孩子怕是担心我也看到这点,会夺他嘴边的肥(肉rou),但我并不生气,这世间心思深一些才能活的长久,远安做的不错。只是他自认聪明,有些事(情qing)却未必能处理妥当,麻烦徐兄暗中帮他一二,免得惹出乱子。”

    徐姓修士恭谨称是,“卑职告退。”

    “兽髓液带走。”

    徐姓修士面露迟疑,元惊蛰微笑,“远安请你帮忙,送给你的东西,自然就是你的。”

    一连数(日ri)秦宇都在修炼中度过,随时间流逝眼前迷雾(日ri)趋稀薄,像是鸡蛋壳内的薄膜,略微用力就可捅破。

    突破神魂,如今只差一个契机!

    秦宇反倒平静下去,不刻意追求突破,耐心等待。

    可惜,他这种安静的生活,很快被红姨带来消息打破。

    他被猎兽营处罚,三(日ri)内必须踏入荒野,完成荒废数月的猎杀任务。

    秦宇眉头微皱,眼神看过来。

    红姨摇头,“秦先生,关于这件事妾(身shen)已调查过,是统领大人无意间想起你,才命人关注了一下,结果……”她微微苦笑,“本来我们已经安排妥当,这真的是意外。”

    秦宇道:“既然是意外,便怪不得你们。”

    红姨吸口气,“秦先生,您终归是猎兽营一员,这次处罚是统领亲自下令,恐怕很难拒绝。不过,若先生不愿,妾(身shen)可以运作一下。”

    秦宇淡淡道“不必了,既然是统领之命,我便往荒野走一遭吧。”

    以他如今修为,只要谨慎点,完成猎杀任务轻而易举。

    第二(日ri),略作准备后,秦宇从客栈传送阵中,直接传送离开。

    不用分配住处的传送阵,只是出于谨慎考虑,小心些总没有错。

    唰

    一处干枯泉眼壁面开凿石室内,耀眼光芒及空间波动被尽数遮掩,未曾传出半点。

    几息后,秦宇迈步而出,略一感应没有问题,(身shen)影飞出枯泉。

    与此同时,王远安住处匆匆行来一名猎兽营修士,片刻后他一脸肃杀出门,(身shen)后是四名心腹修士。

    嗡

    传送光芒闪过,王远安五人消失不见。

    荒野依旧是人迹荒芜模样,浓密古木枝桠遮掩天光,入目昏沉暗淡。

    秦宇缓步前行,看似不快可往往数步,就可跨出百丈。

    他落足无声,神念如细雨,绵延不绝扫过周边每寸角落。

    突然,秦宇抬手一握,爆(射she)而来枯藤蛇,竟似主动送死般落入手中。

    啪

    蛇(身shen)崩溃,淡淡血腥散发出来。

    秦宇几次闪动,在血气沾染(身shen)上前,便已经离开这片区域。

    荒野深不可测,任何地方都可能,存在妖兽。

    他如今实力,远没有达到,可以无视危险的境地。

    小心些终归没错。

    一个时辰后,秦宇停下脚步,查看了一下积分卡,已完成了处罚要求。

    没什么好得意,以他现在战力,完成这种处罚理所当然。

    不再停留,秦宇转(身shen)就走,直奔传送阵。

    很快,枯泉遥遥在望,可就在穿过一片荆棘时,秦宇突然停下(身shen)影,眼中冰寒乍现,“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