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360章 荒野中的队伍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啪”“啪”“啪”,王远安拍手而出,“秦宇,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警觉。”

    话没说完,他扬手打出一物凌空爆开,腥臭黑气将秦宇笼罩。

    爆喝中,四道匹练刀光出现,封死所有角度,悍然狠辣至极。

    他们根本不留余力,拼的自己被反击重伤乃至死亡,也要把秦宇斩杀当场。如此决绝手段,哪怕神魂境修士,也根本无法全(身shen)而退。更何况一旦长刀划破血(肉rou),刀(身shen)上毒素,也足以致命!

    王远安冲天而起,手中已出现一只漆黑长矛,矛尖上血色光芒流转,凶煞冲天。

    这样来就算秦宇有手段可以脱(身shen),冲出四刀绝杀后,也将面临他致命一击。

    轰

    四道匹练刀光毫无预兆崩碎倒卷而出,四名持刀修士凄厉惨叫,(身shen)体瞬间被割裂成破碎口袋。

    王远安吓了一跳,眼中露出震骇。

    腥臭黑气分开,秦宇面无表(情qing)走出,黑袍没有一丝褶皱。

    “啊!”爆喝一声,黑色长矛(射she)出,矛尖上血色大盛。

    一击而出,王远安转(身shen)就逃,瞬间击杀四名心腹,秦宇实力远超预计。

    该死!他怎么会这样强!

    脚上一只青色皮靴,爆发出浓郁光晕,王远安快的惊人,拉起一道残影。

    还好他有准备,舅父给的踏风,神魂修士也未必可及,脱(身shen)应无问题。

    可这念头刚起,王远安心脏猛地收缩,惊悸汹涌而出。

    “住手!”

    爆喝中,一道(身shen)影飞出,抬手一按。

    王远安大喜,“徐叔叔!”

    (身shen)后一声轰鸣,似庞然大物对碰,王远安吓了一跳埋头逃窜。

    心想秦宇这混蛋,居然强到能跟神魂中期的徐友年硬撼,一定要说服舅父杀死他,否则必成心腹大患。

    突然,王远安觉得有些不对,怎么这么冷呢?他低头看了一眼,(胸xiong)膛多了一只透明大洞,里面似缺了什么东西。

    无力感涌上心头,王远安(身shen)体坠向大地,心头无力咆哮:我资质一流手段高超,未来必定会有大成就,怎么会死在这里?

    啪

    荒野大地多了一滩烂(肉rou),用不了多久便会,被觅食的妖兽吞吃干净。

    徐友年脸色铁青,“你你竟杀了王远安!”

    大人无后,对这侄儿视如己出,出这么大纰漏,他绝对难逃干系。

    秦宇淡淡道:“他要杀我,自然需做好,反被杀死的准备。”

    徐友年转(身shen)就走,他必须将这消息,传递给大人。

    可就在这时,他脸色大变,转(身shen)横档在前。

    轰

    巨响中,徐友年横飞出去,接连撞断数棵古木,张口喷出鲜血。

    “秦宇,你敢对我出手!”

    秦宇不说话,脚下一踏,(身shen)影再度((逼))近。

    徐友年低吼一声,空间泛起波纹,(身shen)影消失不见。

    瞬间移动。

    秦宇眉头微皱,脚下影子泛起波动,他踏入地面一片(阴yin)影,旋即不见。

    徐友年踉跄走出,体外灵光一闪,低空疾飞。

    荒野中凶险重重,他不敢瞬移太远,可摆脱秦宇应该足够。

    这小子,明明只是元婴境界,战力竟如此可怕。

    眼底露出一丝惊惧,徐友年速度更快,可就在这时他眼眸蓦地瞪大,露出无尽震骇。

    空间波纹再度出现,他第二次施展瞬移,但不等他(身shen)影消失,一只手掌已印在(胸xiong)膛。

    嘭

    似擂动大鼓,徐友年眼珠表面,密集细小血管同时充血爆裂,一片血红间他(身shen)体僵直,旋即软软倒下。

    巴掌大小半透明魂魄,仓皇从天灵盖飞出,可不等逃脱,秦宇的影子间便生成一只漩涡。

    “不要!”绝望尖叫中,魂魄被拉入其中,瞬间气息全无。

    秦宇皱了皱眉,没料到融入他魂中的召唤生灵,居然有灭杀魂魄之力。

    要知道,神魂修士活命手段多,除瞬间移动外,魂魄逃亡也是其一。

    不过显然,以后秦宇的敌人,想靠魂魄活命,难度会非常高。

    俯(身shen)在徐友年(身shen)上翻查一阵,可惜去过南越国宝库后,秦宇如今非常富有,除几张大额灵石卡外,没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

    影移回到王远安尸体旁,照例搜查一番,果然这位权势子弟给了小惊喜。

    名为踏风的靴子且先不说,还有一株化神草。

    此灵物散发气息,可提升魂魄对规则的感应,平(日ri)修行放在(身shen)边即可,属于细水长流型宝物。

    想来是那素未蒙面的元惊蛰大人,为帮自家侄儿早(日ri)突破神魂,给他准备的宝物。

    秦宇眼神微微闪动,几步迈出回到枯泉,填充灵石踏入传送阵,一阵光芒闪动消失不见。

    元惊蛰坐在书房中,脸上(阴yin)云密布,空气压抑的让人无法喘息。

    时间过去了一(日ri),王远安没有回来,甚至暗中跟随以防万一的徐友年,也音信全无。

    出事了!

    心头一恸,元惊蛰眼眸发红,可强悍的心志,让他坐姿没有半点变化。许久他深吸口气,冷冷开口,“去客栈看一下,秦宇是否已经回来?”

    书房角落略微扭曲,旋即归于平静。

    片刻后,恭谨声音响起,“大人,秦宇已归来。”

    元惊蛰闭目养神,点点头示意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他吐气睁眼,起(身shen)向外走去。

    当他跨出书房时,坐的红木大椅,毫无预兆破碎。

    每一块跌落地面,都没发出声音,碎成无数齑粉。

    很快,红姨乘坐一顶软轿出门,来到统领腹地。

    似乎早就知道这点,守卫们略一检查,便恭敬放行。

    足足两个时辰后,红姨才俏脸冰寒自大门走出,弯腰坐进软轿后,忍不住揉了揉眉心面露疲倦。

    幸好秦先生回来后,将事(情qing)告诉了她,若毫无准备,今(日ri)恐怕很难应付元惊蛰。

    看来传闻极可能是真的,王远安是他与妹妹的不伦之子,否则何至于如此看重。

    回到客栈,红姨敲开秦宇院落大门,落座后恭谨开口,“秦先生,事(情qing)已处理妥当,统领压制下,元惊蛰不敢随意出手。但为确保安全,先生接下来一段时间,最好不要出门。”

    秦宇点头,“我知道了,麻烦红姨。”

    红姨连道不敢,再度行礼告辞。

    秦宇送她出去,转(身shen)回到净室,小婢女正在烧水煮茶,一脸(欲yu)言又止。

    “秦先生,我听小姐说过,元惊蛰此人心(性xing)隐忍手段狠辣,不是好招惹的。”

    秦宇微笑,“人都杀了,说这些没用了啊。”小婢女鼓起包子脸,“您怎么就不忍忍?”

    秦宇摇头,“你不懂。其他时候,为了少些麻烦,我或许就放他一条生路,但现在不行。”

    突破神魂在即,要的就是念头通达放松,王远安要杀他,便只能被杀死。

    至于元惊蛰听闻这位大人,的确实力、手腕都是高绝,可秦宇并不担心。

    且不说他如今战力,就足够碾压大部分神魂,待不久后突破,更不必多言。

    所以王远安杀就杀了。

    小婢女还想说什么,可看秦宇不在乎的神色,撇了撇嘴低头烧水,心想等真有麻烦了,看你还怎么神气。

    荒野中,一队人马急速前行,尽管略显慌张,可行动间仍颇有章法。

    几十名黑色劲袍护卫,(身shen)上透出浓浓军旅气息,为首一名硬朗汉子,(胸xiong)前受了极重伤势,可他面庞如岩石,没有半分痛苦之色。无形煞气,自护卫们体内散发,凝聚在一起,让荒野中妖兽奔逃,根本不敢靠近。

    不过此时天色深沉将黑,(身shen)后荒野间影影绰绰,像是有无数凶灵,远远跟在队伍后面。

    又行了半个时辰,首领抬起手,队伍随之停下。

    不需要吩咐,护卫们自动散开,布下简单防御阵型。

    首领走到队伍唯一的飞车旁,拱手行礼,“贵人,我们损耗很大,必须停下休息一会了。”

    车窗落下一线,柔和女声从中传出,“这些事我不懂,石头领自行决定便是。”顿了顿,继续开口,“一路行来,全赖石头领护卫周全,待回到家中,本定有回报。”

    石头领恭谨道:“小人分内之事,贵人言重了。”他转(身shen)离开,队伍随即修整。

    几十名劲袍护卫分批休息,处理(身shen)上伤口,空气中血腥大盛。

    石头领任凭手下帮他清理伤口,(胸xiong)前血(肉rou)外翻,边缘呈青紫之色,看着极其狰狞。可他脸色从始至终,没有半点改变,就好像这伤口,并非在他(身shen)上一样。

    突然,石头领一把推开(身shen)前属下,一支利箭爆(射she)而来,距离眉心寸许时被抓住,箭尾震颤嗡鸣。

    “敌袭!”

    爆喝一声,石头领当先冲出,黑暗荒野中顿时响起惨叫,及血(肉rou)崩裂声。

    护卫们反映极快,结成圆阵将飞车守护在内,可就在这时地面突然爆炸,冲击将飞车掀飞出去,护卫死伤惨重。

    “杀!”

    低喝中,大批黑色面巾修士冲来,遇上受伤护卫便补上一刀。

    “保护贵人!”

    还能再战护卫跳起,与对方厮杀到一起。

    黑暗中一声巨响,几颗古木被连根拔起,石头领倒飞回来,(胸xiong)前伤口崩裂,脸色苍白。

    可他的对手更不好受,接连几口鲜血喷出,软软倒在地面。

    啪

    石头领落在飞车旁,它显然经过了专门加固,承受爆炸被掀飞翻滚倒地,玻璃也只是多了一些裂纹。

    “贵人,敌人太强,小人带您杀出去!”

    车门从里面推开,却被泥土挡住,石头领抓住车门一拉,两个女子滚作一团。

    石头领急忙道:“贵人恕罪!”

    水绿婢女衫女子抱着怀中女人,“贵人受了伤,快救她!”

    鲜血染红白裙,女人闭着眼,似已经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