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413章 试药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5-22
    秦宇终于明白,眼前看似儒雅温和的中年人,为何得了恶鬼这个名字,看着他嘴巴开合时,露出的血迹与肉丝,心头杀机汹涌而出。

    “等等!我知道饲妖秘典在哪,不要杀我!”秦宇脸色苍白,眼神恐惧万分,颤抖的身体,看不出半点破绽。

    恶鬼眉头微皱,强压下嗜血,冷哼道:“你最好别骗我,否则被影响了进食,我心情会非常不好。”他放下小刀,“现在,你可以说了。”

    秦宇颤声道:“饲妖秘典就在……”

    “在哪里?”恶鬼下意识靠近倾听。

    黑魔宗不惜冒险,悍然出手毁去巨妖宗,足可知对这部饲妖秘典的看重,若能寻找到便是大功一件。

    恶鬼贴近瞬间,秦宇眼中寒光一闪,“嘭”的巨响,缠绕他手臂铁链被直接震碎,快如闪电的一拳,重重落到他胸膛。

    “噼里啪啦”胸骨碎裂声大作,整个胸膛瞬间塌陷,恶鬼眼珠瞪大,口鼻七窍鲜血喷涌而出。他身体横飞出去,撞在刑室石壁上,此处显然经过阵法加持,猛烈撞击下竟没有,出现半点破裂之处。

    恶鬼瞪大眼,艰难喘息着想要挣扎起身,不远处壁面上就有警铃,只要按动马上便会有人来。可就在这时,一股腥风扑面而来,角落里的野狗嘶吼着,一口咬住他的脖子,使劲甩头大片血肉被撕开,露出白色的气管与喉骨,鲜血自大血管中狂涌而出。

    挣扎的恶鬼,口中出几个艰难音节,绷紧身体蓦地瘫软,被野狗撕咬着拉到角落里。

    秦宇脸色惨白,身体完全脱力,被铁链捆缚着,才没有倒在地上。

    这一击,是他积攒的全部力量,如今牵动了体内伤势,便是连根小手指,都不能再动弹。

    秦宇只有出手一次的力量,如果不是恶鬼表示出,要将他生生吃掉的恐怖念头,他宁愿承受酷刑,也不会贸然出手。

    可既然已经出手,再考虑这些便没有意义,秦宇闭上眼努力平复喘息,耳边充斥着野狗兴奋低吼,及血肉被撕裂、咀嚼、吞咽的声音。

    空气之中,血腥逐渐浓郁,在这修罗场一般的场景中,秦宇念头一点一点模糊,最终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秦宇被嘶吼声惊醒,他手指动了动,缓缓睁开双眼。略微迷茫之后,眼眸恢复焦点,秦宇看着暴躁挣扎,正试图挣脱铁链束缚的野狗,眉头皱了皱,喃喃道:“你的胃口当真不错。”

    恶鬼的尸体,如今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余一些残破的骨头碎片,散落在刚刚凝固的血污中。

    看这恶狗饥饿的样子,这次沉睡应该有好几天,想来是恶鬼的凶名,让人没敢进来打搅。

    秦宇嘴角扯了扯,想着这或许也算是好消息,至少又能多活一阵。

    野狗似乎吓了一跳,暴躁挣扎举动一缓,不过很快这头凶残畜生,就现了秦宇的虚弱,它低吼着试探,确定秦宇没办法动弹后,眼神变得更加嗜血。

    它继续挣扎起来,拉的铁链“嘣”“嘣”作响,深-插在地面的铁柱,与铁链摩擦着,溅起大片火星。

    秦宇吸一口气再度闭上眼,他如今太虚弱,便是睁开眼睛,都觉得损耗精力。

    刑室中,野狗被越来越强烈的饥饿感催动着,爆出更强的力量,深埋铁柱的地面,已出现了一些细小裂纹。

    按照这种趋势继续下去,恐怕过不了太久,它就能拔出来铁柱,享受一顿鲜美的血肉大餐。

    舔了舔嘴角,野狗嘶吼着竭尽全力向外冲击,一次次被铁链绷紧拉住,骨头都在呻吟。

    地面上裂纹,正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突然间,“嘭”的一声巨响,整个浇筑而成的铁块,自烂石碎泥中飞出,脖子毛被磨光,血肉都被铁链撕开的恶狗,终于恢复了自由,它兴奋的低吼一声,身体高高跃起,张开腥臭大口,直奔秦宇脖子咬去。

    无数次捕杀经验告诉它,这里是猎物最脆弱的部位,只要撕裂就会有大量甜美鲜血流入口中,接下来就可以放心享受血食。

    唰——

    秦宇眼睛蓦地睁开,恢复自由的手臂,像是一根铁柱猛地抡起,将扑到他面前的野狗,直接打飞出去。

    咔嚓——

    野狗腰背折断,呈现夸张的角度,身体撞到墙壁之后,软软落在地面,变成一滩烂肉。

    秦宇闭上眼,整个人如同从水中捞起,破碎长袍被汗水浸透贴在身上。

    他艰难喘息,每次胸膛起落,都像是有无数把小刀在里面刮过,痛苦让他意识阵阵模糊。

    就在这时,连通刑室的暗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一声带着讨好、颤抖的声音响起,“恶鬼大人,饲妖秘典已经找到,许大人有其他事情,需要您去处理。”

    等了一会,没得到半点回应,这名黑魔宗修士,壮着胆子走进刑室,接着就是一声惊呼。

    秦宇听到这里,意识一阵眩晕,陷入昏迷之中。

    不过这次昏迷,很快就被兜头浇下的冰水打破,秦宇闷哼一声醒来。

    “是你杀了恶鬼?”年轻修士生的白净,正用小刀修剪着,干净整齐的指甲,神色平静淡漠。

    秦宇这会第一个念头,居然是黑魔宗的审讯修士,都是这种表里不一的变态吗?然后他脸色变得难看,因为被人吃掉这种结局,实在算不上美好。

    年轻修士微笑,“我叫徐生,地牢管事之一,你可以叫我徐管事。放心,我不是恶鬼那种变态,对吃人肉毫无兴趣,不过我奉劝你,最好早点回答我的问题。”

    秦宇毫不怀疑这种,能在地牢成为管事的人,究竟有多少让人绝望的手段,直接道:“是我杀的。”

    一句话,就让他双耳嗡鸣,念头一阵颤抖。

    本就伤势不愈,又接连两次强行催动肉身爆,他如今状态比刚进入地牢时,都要差许多。

    徐生微笑,“很好,既然你这么干脆,我也不浪费时间。”他一抬手,五把小刀呼啸飞来,各自在他指尖盘旋,“恶鬼虽然变态,可终归算是我的弟子,你杀了他,做老师的不能没表示。”

    “恶鬼喜欢吃人肉,我却喜欢解剖,放心我会尽量加快度……半个时辰后,你就能解脱。”

    嗡——

    五把小刀震鸣,释放出淡淡银光,就在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徐生眉头微皱,淡淡道:“什么事?”

    “徐管事,丹房姚大师遣人前来,要找十个试药人,牢中现在人数短缺,还需您拿个主意。”门外修士恭谨开口。

    徐生眼神微缩,手指微微摆动,震鸣着的五把小刀,逐渐安静下去。他笑了笑,道:“小子,你运气不错,既然姚大师要人,那么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运气了。”

    “进来吧,将这个犯人带走,一并交给姚大师。”

    黑魔宗修士推门而入,架住秦宇,恭谨行礼告辞。

    片刻后,秦宇跟另外九个犯人,被人自地牢中带走,其中一个白苍苍,满脸皱纹修士,听到要给姚大师试药,原本麻木的浑噩眼珠,瞬间被恐惧充斥!

    “我不去!我不去!”

    “求求你们,杀了我,杀了我!”

    “我不试药!”

    凄厉惨叫声,透出的绝望、恐惧,让其他试药犯人,身体颤抖起来。

    一名押送黑魔宗修士冷喝,“让他闭嘴!”

    马上有人一拳,打断这犯人满嘴牙齿,甚至将他舌头,都直接震碎,此人“呜呜”挣扎着,却被一路拖拽前行,在地面留下一连串猩红脚印。

    很快,十名犯人被带来,一座偏僻的庭院中,院子里有十个铁笼,几名神色阴郁修士,正等在这里。

    押送黑魔宗修士急忙道:“各位,犯人带来了。”

    铁笼旁,为脸色青修士眉头一皱,阴森道:“怎么都是些老弱病残,这种实验数据,根本做不得数,你们地牢居然敢对姚大师的命令如此敷衍,我必要告你们一状!”

    押送修士苦笑,“实在这几日,地牢中犯人短缺,这十个都是废了好大力气,才拼凑出来。”说着靠近,不经意递过去一只储物戒,“烦请师兄在姚大师面前美言几句,不要为难我们这些苦哈哈的小人物。”

    脸色青修士神念一扫,翻手将储物戒收走,脸色缓和下去,“既然有原因,姚大师应该能够理解,好了,时间已经不早,赶紧开始吧。”

    “是是,把人犯送进去!快点!”押送修士大喜,转身呼喝起来。

    秦宇被人推进牢笼,等牢门关死后,脸色青修士抬手,取出一只玉瓶,“每人一颗丹药,乖乖的吃下去,最好别让咱们麻烦。”

    看了一眼,掌心乌黑腥的丹药,秦宇眼神微微闪动,张口吞了下去。

    跟他一样做的不少,可也有三人,挣扎哭嚎着,根本不愿配合。

    但很快,这三人在付出满嘴鲜血,一口好牙后,还是将丹药吞入腹中。

    丹药落入腹中,很快化为冰寒力量,穿透血肉筋骨,快席卷全身。整个人如同坠入万古寒窟,然后没有半分预兆,这些冰寒力量像是,变成无数根冰刺,深深插-入血肉之中。

    “啊!”

    凄厉惨叫声,响彻整个院落,押送黑魔宗修士已经退走,只剩下脸色青修士几人,正紧张观察着丹药效果,做着各种详细记录。

    痛苦爆瞬间,一股暖流毫无预兆,自秦宇四肢百骸中涌出,将所有毒素驱逐包裹着,源源不断融入他右手食指。

    数个呼吸后,所有剧毒解除,秦宇眼底露出一丝喜意,果然小蓝灯化身空间大日后,与他仍能保持联系,而祛除剧毒,向来是它的拿手好戏!

    不过表面上,他依旧在铁笼中痛苦哀嚎,与其他九个试药凡人并无不同。

    渐渐的惨叫声开始平息,有的人气若游丝,有的人则已经,变成一具逐渐冷去的尸体。

    青面修士冷冷道:“将死人丢掉,活的拉出来,检查一下他们的状态,找出他们活下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