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426章 毒发身亡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5-24
    姜太守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余悸,眼神旋即落到“姚大师”身上,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微笑,“姚大师在等什么?就算你认输,我也会让你,将这三份剧毒吞下去,赌斗要公平,不是吗?”

    许长老长身而起,沉声道:“姚大师,最后一场赌斗由你提出,姜大师既然已经完成,你便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是裸的威胁。

    大殿中,顿时一片附和声,众人看着“姚大师”,眼神一片冷漠。

    时限就要到了,姓姚的必输无疑,而今日局势,他输掉就是死亡。

    若姓姚的死去,能给他们一个,与姜太守交好的契机,那就再完美不过。

    “还有一分钟。”周长老沉声开口,眼神之中有些惋惜,姚斌也算实力不俗的丹道大师,就这样死在内耗中,实在太可惜,不过这件事已成定局,他只能保持沉默。

    时间一息息过去,大殿逐渐安静,所有目光汇聚过来,无形中的压迫,让空气都要凝固。

    姜太守嘴角含笑,眼神冰冷至极,他要用今日姚斌之死,为所有人敲响警钟。

    灵植交易,只能是他来做,谁想要插手……谁死!

    最后二十秒。

    “姚大师”终于动了,他轻叹一声,语气似有些无奈,抬手将石子、青草、野花拉到身旁。三物化作气流,沿口鼻融入体内,呼吸之间露在外面的双手,就变成了死寂灰色。

    许长老暗暗冷笑,姓姚的倒也算知趣,若强硬不愿吞毒,他们动起手来可不会太温和。他轻咳一声,道:“姚大师倒也算信人,以自己的性命,完成了赌斗约定,那么老夫希望姜大师可以手下留情,不要殃及姚大师亲眷旧属。”

    姜太守摇头叹息,“老夫也不愿造成同门死伤,实在姚大师逼人太甚,老夫不得不反击。许长老放心,老夫向你保证,不会就此事多造牵连,就让这件事情,随着姚大师的死结束吧。”

    这是应有之意,既然已获得最后胜利,将敌人置于死地,何妨展示一下惠而不费的怜悯。更何况……姓姚的孤家寡人,有个屁的亲眷旧属!

    殿中一片赞叹,众人纷纷表示,对姜大师的胸襟、为人感到钦佩,并且已经有人隐晦的发起邀请,比如在下恰好有一些灵药,因为敬仰大师,甘愿将其送至大师宫殿,助大师早日恢复等等。

    局面一片祥和,所有肃杀、沉凝,瞬间一扫而空,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周长老暗暗摇头,挥手让已经穿好防护服的内务司修士,去处理“姚大师”的尸体,蕴含这么多剧毒,自然不可能随意掩埋。好在,宗中有过类似处理经验,小心点应该没事。

    四名身穿厚重防护服内务司修士,咽着吐沫小心翼翼伸手向“姚大师“尸体抓去时,尸体突然睁开眼,面无表情道:“你们要做什么?”

    “啊!”

    四名内务司修士吓了一跳,大叫着向后滚爬,没听说中毒死的人,会变成僵尸的啊?

    这动静,瞬间吸引来了,大殿中所有眼神,看着死而复活的“姚大师”,大家脸色很精彩。

    啪——

    计时沙漏落入“姚大师”手中,他低头看了一眼,满意点头,“不错,还有一粒沙子,也就是说老夫没有输,你说是不是,周长老?”

    周长老惊醒过来,满眼震撼之色,他深吸口气,沉声道:“只要还有一粒沙子,就在规定时限内。”

    “姚大师”摇了摇沙漏,沙粒与瓶体碰撞发出细微的声音,此刻却格外刺耳,“还好,就剩了这么一颗。”抬头,看着满脸呆滞,眼神僵硬的姜太守,微微一笑,“姜大师,你庆祝的似乎太早啊!”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姜太守几乎疯掉,他用掉最大底牌,才堪堪解开了三种剧毒,姓姚的凭什么?

    “姚大师”淡淡道:“但我的确活着。”

    大殿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突然的变故,让他们一时之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许长老内心震动,看了一眼“姚大师”,勉强挤出笑容,“姚大师好手段,竟也能抵挡三种封塔四层剧毒,老夫佩服佩服!不过,虽然大师在时限内醒来,可看你血肉呈现灰色,可知剧毒仍未解除,那么这场赌斗终归是姜大师赢了。”

    姜太守深吸口气,咬牙道:“没错,依旧是老夫赢了!”

    没干掉姓姚的,还用了自己的底牌,就算能得到一笔赔偿,与之相比也相差悬殊。

    亏大了!

    这次,殿中声音出现分歧。

    “姚大师虽败犹荣啊!”

    “能压制三种封塔四层剧毒,这份手段已足够惊人!”

    “今日能目睹两位大师,如此精彩的对决,当真不虚此行啊!”

    没有死,压制剧毒……这两点,已足够他们,改变自己的态度。

    姚大师也是可以投资一下的!

    姜太守脸色铁青,阴沉的像要下雨,如何感受不到,这些人态度的变化,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骂了几百声娘。

    “姚大师”淡淡道:“许长老,老夫发现你眼神,的确不怎么好,刚才说老夫死了,现在又说老夫败了。”黑袍下,眼神一片冷淡,“作为宗门长老,负责处理宗中部分事务,一双眼睛没有作用,老夫实在担忧啊。”

    大殿又是一静!

    这话何止不客气,简直当面打脸,而且打的是宗内许长老。谁不知道,姓许的是首席长老亲信,“姚大师”难道不怕,给自己惹来麻烦?

    许长老脸色冷淡下去,“之前老夫的确没有看准,但如今事实就在眼下,姚大师想抵赖吗?”

    “姚大师”嗤笑,抬起一只手,“许长老说的是它?”五指一动,表层皮肤瞬间粉碎,顺着手指缝隙洒落,露出皮肤白净无比,哪有半点中毒迹象!

    “许长老看清了?当然,你若不信,让内务司来验证就是,看老夫说的对不对。”“姚大师”语气冷淡。

    许长老深吸口气,“周长老!”

    内务司修士上前……绿灯。

    “姚大师”淡淡道:“许长老,老夫推荐你服用避光丸,或许能治眼疾。”

    有眼无珠者,天生畏惧光明,即便双目紧闭,仍流泪不止。

    避光丸,即为此而生。

    “你……”许长老大怒,可他不知想到什么,却未发作出来。

    “姚大师”迈步走来,他并没有姜太守高,可此时给人的感觉,却在低头俯视着他。

    姜太守脸色僵硬起来,身体轻轻颤抖,似乎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认输……只能认输……姓姚的混蛋……这混蛋扮猪吃虎!

    前面一切都是假的,可笑他被骗的凄惨,主动送上珍贵灵植种子不说,还动用了最大底牌。

    姜太守已经预料到了,自己将会声誉扫地,姓姚的会把他当成踏脚石!

    不甘、怨恨,疯狂噬咬着姜太守的内心,可他仍旧保持冷静,没有让怒火冲昏头脑。赌斗必须认输,哪怕一败涂地,哪怕备受嗤笑,也好过横死当场!

    不能被姓姚的激将,再进行赌斗,他一定会死。

    “姚大师”走到近前,不等他开口,姜大师吐出口气,淡淡道:“老夫认输。”

    他眼神中露出嘲弄,就算你做戏如此辛苦,结果又如何?老夫依旧活着!

    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可能,一时胜败算什么?咱们走着瞧!

    姓姚的,你现在是不是很错愕,很失望?

    可让姜太守不解的是,姓姚的丝毫没有失望之意,反而黑袍下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就好像……在看什么笑话?姓姚的混蛋,还在用激将法,嘲笑就嘲笑,我绝对不会上当!

    “姚大师”突然道:“姜大师,你是不是认为,老夫会嘲笑你、激将你,让你跟我继续赌斗?你现在,正赞叹着自己的冷静果决,甚至想看老夫目的不达,万分失望的表情?”

    姜太守猛地抬头,“你什么意思?”

    “姚大师”微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提醒一下姜大师,不要对自己太自信,凡事检查下好。”

    一股寒意,蓦地自心底涌出,姜太守身体僵直,眼珠下意识瞪大。他猛地扑出去,夺过内务司修士,用以探测剧毒的法宝,直接贴到自己身上。

    绿灯……姜太守咬牙切齿,该死的姚斌,竟敢戏弄他!

    就在这时,“滴滴滴”接连三声警报,自探测法宝中发出,绿灯快速闪动起来,越来越快,然后一抹血色出现,将所有绿光抹杀干净。

    姜太守双手抓住脖子,呼吸变得无比艰难,他眼神绝望、怨毒,挣扎着向“姚大师”走去,却在几步之后僵在原地。

    深邃冰冷且绝望的灰色,如海啸般汹涌而出,转眼将他全部血肉覆盖,然后随着“咔嚓”“咔嚓”轻响,尸体碎成无数块。

    死了……

    大殿死寂中,“姚大师”扫过一圈,道:“别怪老夫没提醒各位,这毒在寄主活着时,是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的。所以,刚才接近过姜大师的,最好赶紧检查下,否则就来不及了。”

    一阵人仰马翻,刚才靠的最近,语气最亲热几人,这会脸都绿了。

    “姚大师”拱手,“周长老,请记得让内务司修士,将老夫赢得赌注送去,告辞了。”

    图霸、图屠一脸兴奋,鼻孔差点顶到天上去,居高临下看着殿中混乱众人,眼神满满的不屑。

    三人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