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463章 被威胁的甘之如饴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6-22
    这世上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前一秒将别人卖掉,后一秒被卖掉的人,就活生生出现在你的面前。

    宁儒凤如今正在经历这份尴尬,即便他人老成精,脸皮厚的像是龟裂树皮,也忍不住臊的一脸涨红,吭吭哧哧半晌,挤出来一句,“海明威长老,好久不见了,呵呵呵呵”

    去而复返的牧离长老身旁,站着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模样修士,皮肤白净细腻,一身淡青色长衫尽显儒雅,只不过此刻咬牙切齿着,将他这份气质破坏殆尽,“姓宁的,既然咱们那么久没见,你怎么还没死”

    宁儒凤缩了缩脖子,笑的比哭还难看,好在冷的像是一块寒冰的牧离长老帮他解了围,“海明威长老,看来此人所言没错,宗门宝物之事,果是你告诉他的”

    海明威长叹一声,“早年喝酒误事,又遇上个食言而肥的,牧离长老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给宗中一个交代。”

    牧离冷冷扫过众人,此刻秦宇清楚的,自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嗜血,眉头忍不住微皱。好在,这感觉一闪即逝,牧离拂袖而去,“此处就交给海明威长老处理,老夫告辞”

    嘭

    贵宾室重重关上,“嗡”“嗡”余音不绝。

    海明威从怀里,取出一颗白色圆球,此物不知是何质地,五指松开竟直接悬空而起,与此同时一股奇异波动散开。

    秦宇挑眉,这圆珠功效,竟与九州鼎有些类似,完全隔绝了内外气息。难道,这位海明威长老,想要杀人灭口吗秦宇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可谨慎起见,还是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老表”一声欢喜低呼,让秦宇脸上微僵,错愕扭过头去,就见宁儒凤满脸狂喜之色,整个人向海明威扑去,可惜迎接他的是一只毫不留情的大脚。

    “嘭”的一声闷响让人头皮发麻,宁儒凤以更快速度倒飞出去,撞翻了奢侈无比的沙发,在地上翻过七八个滚,最后重重撞在墙上,整个贵宾室似乎,都颤抖了一下。

    从地上爬起来的宁儒凤,只是拍了拍手,丝毫不理胸前大脚印,笑的非常灿烂,“好些年没见了,老表你脾气还是这么暴躁,今天有小辈在呢,你好歹注意下自己的身份、颜面。”

    海明威一脚踹出去,脸色好看许多,闻言扫过秦宇、宁灵,冷哼一声喝骂道:“你这头猪,如果不是在小辈面前给你留三分颜面,老子早把你踹进土里了当年你怎么答应我的赌咒发誓绝对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如有违背哼哼,现在儿女俱全,又有了这么个孙女,觉得自己用不上那活儿了,对吧”

    宁儒凤尴尬一笑,“老表你说笑了,我今日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你还不解气,那就再来几脚。”说着露出一脸的慷慨赴义。

    秦宇眨眨眼,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究竟什么状况,眼神扫过同样错愕的宁灵,显然她如今也一头雾水。

    “滚蛋”海明威皱着眉头喝骂。

    宁儒凤丝毫不恼,笑着解释,“海明威长老与宁家有些渊源,应该算是老夫表弟,我俩相交自幼时,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这关系不便暴露,所以即便宁家也没几个人知道。”招招手,“丫头,给你表爷爷行礼。”

    宁灵恭敬敛衽,“宁灵拜见表爷爷。”

    海明威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灵儿丫头比传闻中更加漂亮,也不知将来会便宜了,哪家的少年才俊。”说着取出来一条七彩丝带,“长辈赐不敢辞,收下吧。”

    宁灵摇头,“今日之事牵扯到表爷爷,我们已经非常失礼,宁灵无颜再收您的厚赐,但器物宗宝物对我们很重要,宁灵求表爷爷帮帮我们”

    海明威摇头,“礼物送出去,自然没有收回的道理,就算你不要,我也不会在这件事情帮你们。”犹豫一下,他道:“宗中最近出了一些事情,局势正在紧张的时候,你们偏偏跳了出来。”

    宁儒凤脸色一变,“老表,你的意思是”

    “哼真以为空架子的魔道世家就能吓住人如果不是我表示,愿意为此事负责到底,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这”海明威冷笑连连,“这件事,说不得我也得被牵连,长老的位置丢不掉,但少说也会被按住几十年,休想再动弹了。”

    宁儒凤真的变了颜色,“真的如此严重”

    海明威淡淡道:“骗你我有什么好处,获得你的感激吗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我之间,日后再不见面”说着一脸愤愤,“这么多年了,每次见到你我都倒霉,还真是一次都没落下”

    宁儒凤沉默几息,拱手,“是我不对,想着你如今在器物宗地位不俗,应不会受影响的”

    海明威冷笑,“别说废话了,趁着我还没倒大霉,你赶紧带小辈走,我也好想办法填窟窿。”

    说着,眼神在秦宇身上扫过,一袭黑袍遮掩全身,自看不出什么,可他到来之后,宁灵都恭谨行礼,秦宇一动未动,宁儒凤明显视为理所当然,这便代表黑袍身份不俗。

    可这会儿,海明威长老实在没心情,去打探黑袍下的真实身份,只想着赶紧打发走自己的丧门星。

    宁儒凤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多言,起身道:“我们走吧。”他已经尽力,甚至拉海明威下水,可事情到了这步,显然已无法挽回。

    宁灵还想说什么,被宁儒凤眼神打断,她咬着嘴唇拿着海明威塞给她的七彩丝带,眼神露出歉意。

    秦宇笑了笑,上前拱手见礼,“见过海明威长老。”

    宁儒凤眼神闪过惊讶,以秦宇的聪明,肯定已看清眼下局势,为何还不死心是灵虫对他而言太重要,还是另有信心呢想着牧离、海明威的表现,他心底暗暗摇头,按下了第二个可能。可如今局势下,要打动器物宗借取至宝,几乎没有可能

    海明威神色冷淡,“这位道友,如果还要借宝物,就不必多说了,倒是老夫有一言相劝,今日之事最好不要告诉他人,否则即便你是宁儒凤的客人,只怕也会有大麻烦”

    秦宇微笑,“海长老放心,晚辈并不求借宝物,只是有一事询问。”

    “说。”

    “敢问长老,贵阁挂在大厅水晶盒中的宝物”

    海明威眼神更冷,“不好意思,镇店之宝概不售卖”这件事,任何进入器物阁的修士,都会获得明确告知,黑袍修士会不知道没话找话,拐弯抹角的还是想借用宗中宝物,这种做事手法,他非常不喜欢。

    秦宇声音平静,“罢了,本来只是觉得,这些鳞甲看起来非常眼熟,想让海长老帮忙鉴定一下,既然长老不感兴趣,那么就当在下多言了。”他起身,“宁老爷子,宁小姐,我们走吧。”

    “等等”海明威眼神发亮,“年轻人,你说看这些鳞甲眼熟,难道你手里就有”

    秦宇点点头,态度理所当然。

    海明威轻咳一声,“年轻人你是宁儒凤带来的客人,我器物宗拒绝借宝,却不至于完全不近人情,老夫今日便破例一次,帮你免费鉴定一下吧。”

    秦宇却有些迟疑,想了想摇头,“还是算了,海长老时间宝贵,晚辈不好打搅。”

    说着还是要走。

    海明威心里越发抓挠,忍不住拿眼神,狠狠看向宁儒凤,一张你再看热闹,我要你好看的威胁嘴脸。

    “咳”宁儒凤道:“既然海长老开口了,就让他帮你鉴定一下,在这方面他可是权威。”

    差点喊出秦宇的名字,好在临时改口,含糊着应付过去。好在海明威一门心思都在秦宇手中的鳞甲上,根本就没注意这点,此刻背负双手,一副我是高人的模样。

    秦宇略微迟疑,点点头,“好吧,那就有劳海长老了。”

    手上一翻,三块磨盘大小的鳞甲,“哐当”直接砸在地上,海明威吓了一跳,可眼神落到这三块鳞甲上,就像是生了根一样,再也拔不出来。

    不过激动只是瞬间,海长老就恢复平静,眉头轻皱扫了几眼,又蹲下伸手摸了摸,嘴角一撇,“只是看着相似罢了,这些鳞甲气息平平,质地与我宗中宝物更是差了太多,顶天算是中下品材料。”

    秦宇“哦”了一声,随手又取出三块,“哐”“哐”“哐”撂地上,“请海长老看看这三块。”跟前面三块边角有破损的鳞甲相比,这三块完整无缺,而且表面上,似乎也更多几分光泽。

    海明威心头一个哆嗦,差点破了功,瞥了几眼淡淡道:“品相还不错,比前面三块好不少,勉强可算中品材料。”

    秦宇点点头,“那请海长老再看看。”

    哐

    哐

    哐

    这次甩出来的三块鳞片,每片都有两个磨盘大,不仅完整无缺,表面上更有无数精美花纹,哪怕没有经过淬炼,这些花纹也在自动散发光芒,远远看着就像是,一道道流淌的水波。

    海明威眼神瞬间发直,虽然他心头咆哮着,自己一定要镇定再镇定,可声音还是忍不住的发飘,“这三块鳞甲不错,堪称上品材料,如果跟前面六片鳞甲放在一起,倒可以炼成一件护胸甲。”

    他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器物宗声名远播,只要不是个傻子,肯定会顺杆往上爬,拜托器物阁出手。

    海明威就是这么想的,他甚至已经想到,当自己带着九块鳞甲,回到宗门后那些老东西们,几乎瞪掉的眼球。泄露宝物消息哼,那根本不算事至于给秦宇件上等护胸甲就是一套全身护甲宝贝,也毫无问题

    小子快开口吧,快开口啊,只要你张嘴,老夫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

    海明威长老勉强维持的矜持眼神下,秦宇想了一会,拂袖一挥把九块鳞甲全部收走,摇头道:“算了,晚辈不缺一件护胸甲,还是留着吧,以后说不定有用。”他笑着拱手,“劳烦海长老了,晚辈这就告辞。”

    “不许走”海明威下意识爆喝一声,眼珠瞪的滚圆,就要呵斥秦宇把九块鳞甲交出来,话到嘴边想起这本就是人家的东西,脸上表情扭曲了一阵,艰难挤出笑脸,“老夫觉得这几块鳞甲还不错,年轻人留之何用,不如交易给老夫,我肯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价格。”

    秦宇眼中精芒一闪,“对不住,晚辈没有出售的意思。”

    海明威气急败坏,“你想要什么”

    话一出口,就知道要坏菜,果然黑袍沉默下去,眼神似笑非笑。心头一个激灵,海明威回过神来,好个狡猾的小子,一直把他当猴耍呢

    胸膛间怒火熊熊,也有宝物在前,却不能入手的恼火,咬牙低喝,“小子,如果你想用这九片鳞甲作为筹码,借用宗中宝物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秦宇淡淡道:“晚辈手中不止有九片。”

    海明威低吼,“那也不行”

    “十九片。”

    “妄想”

    “二十九片。”

    “闭嘴小子,我警告你,宗中宝物绝不外借”

    “三十九片。”

    “不可能的,你死心吧”

    “四十九片。”

    “”

    “五十九片。”

    “成交”海明威额前头发被汗水浸透,眼神中的狂热,似要将人焚成灰烬,“小子,五十九片里面,你至少给我二十片,最后拿出来的那一等级的鳞甲”

    秦宇微笑,“晚辈给您三十片”

    海明威扭头就走,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似乎谁要阻拦这件事,他就会狠狠扑上去撕咬。

    宁儒凤眼神古怪,“秦大家,这些鳞甲”

    秦宇笑笑,“早些年,无意碰到两个大家伙打架,后来它们同归于尽了,我就趁机捡了点鳞甲,没想到真的有用。”

    宁儒凤:

    打架打的同归于尽,他看着秦宇,见他虽然说的随意,却不像是搪塞的模样,心头长叹一声,暗道一句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啊秦宇不愧是受天地眷顾,坐拥大气运之辈,这运气好的让人眼红

    宁灵满脸欢喜,她倒没有太震惊,因为经历了种种,小姑娘早已习惯了秦宇的无所不能。

    他就是一个,每每都能制造奇迹的人。

    海明威去的快,回来的更快,高冷无比的牧离长老,被拉扯的狼狈不堪,可他眼里的怀疑,在秦宇“哐”“哐”“哐”取出来一大摞鳞甲后,就变成了彻底的狂热,比海明威都要疯狂

    “老夫现在就向宗门申请”牧离恶狠狠开口。

    海明威面露担忧,“就怕宗中的老人们不答应。”

    牧离露出一口白牙,“他们不敢”眼神痴迷落在鳞甲上,“有了这些,我们就能打造出,这世上最强大的护甲,必定流传万古。这是我的梦想,也是宗中所有高等炼器师的梦想,谁敢阻拦谁就会被撕碎”

    他冷冷看向秦宇,“看好你的鳞甲,等待与我们交易,如果出了任何意外,器物宗不会放过你”

    秦宇笑着点头,被威胁的甘之如饴。百度一下“祭炼山河”第一时间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