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464章 秦宇,你要加油啊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6-25
    器物宗的反应非常快,日头刚过正午时分,满脸倦怠双目充血的牧离、海明威进入贵宾室,迎着秦宇的眼神,淡淡道:“你的交易,器物宗答应了,投影还需准备一下,最迟今夜就可降临。”

    牧离欲言又止,眼神有些不自在,秦宇缓缓摇头,道:“很抱歉,晚辈必须拿到宝物投影,才能将鳞甲交给二位。”

    “小人之心!”牧离顿时一脸阴沉。

    海明威虽然失望,却要平静许多,“可以。”

    两人转身出门,牧离脸上阴沉消失,淡淡道:“海长老,你有没有觉得,这黑袍之修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海明威揉揉眉心,“世上生灵千千万,声音相似者何其多,我们并不知道他是谁,这是事实不对吗?”

    牧离嘴角露出笑容,“没错,我们不认识他。”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心底的欣慰,好在交易今晚就能达成,若等到宗中那些老家伙到来,只怕他们宁愿舍弃,这些珍贵无比的鳞甲,也要阻止这笔交易。

    至于日后,器物宗会不会发现,发现后会不会有麻烦,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不作考虑。况且生米煮成熟饭,就算知道了,宗门也只会帮着隐瞒。

    毕竟仙宗这种庞然大物,虽然距离无比遥远,且器物宗与魔道交往密切,可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为好。

    夜色渐重时,秦宇终于得到了此行的目标——一座尺许大小,表面漆黑,毫无半点神奇的石山。可拿入手中,他便感受到了,这不起眼的小山,所蕴含的强横威能。

    明明只是一道虚影,落在手上却有千金之重,更可怕的是,神念靠近黑色石山,如同陷入泥沼,周边范围内无形的天地规则,赫然已被改变。

    一道虚影就可改动规则,本体之威可想而知,难怪器物宗苦苦隐瞒,此宝一旦暴露在世人眼前,必会引来无数觊觎眼神。

    牧离冷冷道:“你必须发誓,不将今日之事告知第二人,否则碌碌此生大道无望!”对不同的人,誓言的约束强弱不一,对秦宇而言,这誓言便是最合适的。

    一位太古寂灭榜修士,更破开海蜃王珠的绝世天骄,至高大道才是他孜孜的追求,这点毋庸置疑。

    秦宇对器物阁方面,察觉到他的身份并不意外,这本身就是他有意为之,要知道即便是交易,双方也必须属于同一个,或者相差不大的层次上,否则交易很可能就会变成,一场单方面的劫掠。

    他的身份,足够让器物宗重视,不会生出乱七八糟的念头,尽管秦宇并不畏惧,但麻烦这种东西,自然能免则免。

    干脆利落的立誓,一点迟疑都没有,牧离脸色稍缓,伸手道:“鳞甲给我吧。”

    秦宇拂袖一挥,六十块鳞甲出现,声音诚挚,“多出的一块,就当是晚辈的谢意,今日有劳牧离长老了。”

    牧离深深看来一眼,拂袖取走鳞甲,转身离开。

    仔细感应一番,手中的黑色石山,秦宇心思一动,它直接消失不见,化为手心一道山影。推门而出,早有小厮恭谨等在外面,一路顺利离开器物阁,焦急等待的宁儒凤、宁灵两人,顿时露出轻松之色。

    上了飞车,驶离器物阁后,秦宇拉下黑袍,拱手道:“此番,多谢宁老爷子了。”

    一句话,让宁儒凤笑容满面,显然秦宇已顺利达成目的,“秦大家言重,老夫顶多只是提供消息,能借走器物阁宝物,是秦大家自己的能力。”

    秦宇笑了笑没有多言,虽然宁儒凤说的没错,可如果没有他的消息,纵使有无尽手段也只能徒然。

    人情便是人情,记下就好。

    距离道馆还有一段距离,秦宇穿好黑袍下车,身影融入黑暗中,顺利回到道馆。没有半点耽搁,他直接召唤出紫背青翅蚁,抬手掌心黑色山影骤然飞出,此山迎风见长,转眼便是百丈。

    好在秦宇早有预料,选在开阔之地,否则根本就放置不下,如今随着一声嗡鸣,黑色山影气息爆发,刹那间天地规则改变,无数道封镇力量,似暴雨倾盆而至!

    这些狂暴的封镇力量,如有灵性般穿透紫背青翅蚁,直奔它们体内隐藏着的,一块块零碎的不灭妖祖意志。

    嗡——

    一只野兔虚影,出现在黑色石山下,它抬起头眼神沧桑,滑稽的三瓣嘴,此刻带着说不出的威严。

    “呵呵,居然找到这件宝贝,小子你的运气不错,可它最多只能为你,多争取两个月时间。”野兔虚影咧嘴笑,“相信我,唤魂铃的认主,不会那么简单。”

    说完野兔虚影消失,化为星星点点,重新没入紫背青翅蚁体内。

    秦宇面露阴沉,不过很快便吸一口气,将所有心思压下。两个月时间,这结果已经不错,只差最后一种,他不信自己会功亏一篑!

    “它说的没错,小主人你想认主唤魂铃,真的挺难。”影子中一阵蠕动,不灭悄无声息走出,抬头看着黑色石山,眼神露出赞叹,“好宝贝,可惜只是道虚影,如果能拿到本体,可谓妙用无穷。”

    秦宇扭头,“为什么?”

    不灭耸耸肩,对他的直接并不在意,“这是规则——唤魂铃有多逆天,认主就要有多难,唔……所谓等价交换,虽然不怎么恰当,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秦宇眉头皱紧,可不等他深思,不灭继续道:“今天出来,不是为了打击小主人的信心,而是有件重要事情,作为您的仆人,我必须提醒你我的小主人。”

    他声音变得凝重,“有人盯上了你,就在回来道馆的路上,对方隐藏的很好,差点连我一起瞒过去。”

    秦宇心头微凛,“是谁?”

    “不知道,我只是察觉到一丝,对方遗留的气息,但有一点很确定,这个人很强很强,小主人你没有半分抵挡可能。只不过,这人似乎有些顾忌,明明可以轻松将你拿下,最终却选择了继续隐匿。”

    秦宇眉头皱紧,对方之所以不敢出手,应该是出于,对道馆之主的忌惮。他如今的身份,绝对不能再用了,等此间事情了结,就要想办法脱身。

    “不灭,你日后注意些,如果这个人再出来,马上告诉我!”

    不灭躬身,“当然,我可不希望,小主人你被人干掉。”

    转身融入影子不见。

    秦宇看了一眼黑色石山下的紫背青翅蚁,思索片刻,转身匆匆离开。

    一片黑色的影子,对不灭而言,就是一个永暗的国度。他便是这片死寂的,没有半点生机的,国度中的君王。

    此刻,不灭端坐在,纯粹的黑暗气息,所凝结成的王位上,以手抵额似乎正在考虑着什么。半晌后,他轻叹一声,拂袖在前一挥,黑暗顿时翻滚起来,静静向两侧分开,露出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石阶。

    不灭顺着石阶走下去,它很长很长,不知过了多久,不灭面前出现了,一座极其恢弘的地下宫殿。这宫殿空荡荡的,只有一座黑暗之力凝成的祭坛,淡淡光线自祭坛中央散发,成为此间唯一的光明。

    一条条黑暗之力凝结成的锁链,紧紧缠绕在小灵身上,勾勒出她完美身体曲线,白净的皮肤细腻如雪,只是苍白无比,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透明美感。

    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小灵眸子缓缓睁开,“你知道的,我现在每一分力量都很珍贵,没有精力与你浪费。”

    不灭声音淡漠,“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不告诉秦宇,为了帮他屏蔽魔之祭坛,你究竟付出多少。”

    “没有意义。”小灵神色淡漠,“我既然选定了他,便甘愿为他奉献一切,既然是我自愿之举,何必让他多受压力。”

    不灭冷笑,“选定他?凭什么,难道就因为,他的好运气?!”他来回走动几步,声音越发尖锐,“你我能活到现在,如果单说运气,可比他要好了太多,否则早就永散在这天地之间。我们活下来如此不易,又岂能轻易的,把自己的未来交出去!”

    小灵看了他一眼,嘴角突然翘起,露出一丝微笑,“看来,秦宇做的很不错,居然让你也动了心思,否则你不会跟我说这些。与其是在询问、质疑我,不如说是在劝你自己,可你我都很清楚,我们是被天地舍弃之人,想要真正归来,就必须做出选择,否则将来凭什么要求别人的帮助?”

    她闭上眼,神色安然“我选了自己的将来,并对此充满希望,所以即便现在受苦,承受黑暗之力的煎熬,但我心中依旧安定。不灭,迟疑不决,对你并非好事,希望你能早日想通这点。”

    黑暗中响起,不灭咬牙切齿的声音,不得不承认他明明没有五官,却能发这种声音,的确让人感到惊奇。

    “我不会轻易押注,这是最后的机会,你知道的,是最后的机会!”他转身就走,离开大殿时,声音远远传来,“有一点你说的没错,秦宇的确做的不错,运气更是好的惊人,他居然有可能,完成唤魂铃的认主。如果他真的能成功,我就陪你一起疯……一切,看他的造化吧!”

    黑暗之力祭坛上,小灵眼眸睁开,露出一丝欣慰、骄傲,以及压抑不住的担忧。天地至宝威能逆天,可往往有凶险双生子伴随,想要完成认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秦宇,你要加油啊,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不要让我失望。”轻轻一叹,小灵闭上眼沉沉睡去,她只能凭借沉睡,来减缓自己力量的损耗。

    或许秦宇猜到了什么,一直来都尽量,避免借用魔道祭坛的力量,这让她压力小了很多。不知想到什么,沉睡中的小灵,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

    黑魔宗。

    图霸、图屠完成了一笔新的交易,将灵植材料与种子分开放置,这笔交易很划算,可他们脸上却没有太多喜意。

    殿外,徐生带着几名黑魔宗修士到来,笑容满面,“两位,徐某又替你们找到好生意了,可得封个厚厚的红包。”

    图霸大笑,“那是自然,几位请跟我这兄弟商议吧,我正好有些事情,跟徐管事商谈一二。”

    两人走进大殿,徐生脸上笑容消失,咬牙低吼,“大师究竟在哪?”

    图霸神色冷峻,“自然是在闭关。”

    “这话拿去骗别人吧,我告诉你,宗中已经有人,开始追查这件事了。”徐生压低嗓门,“昨天,几名弟子被送入地牢,虽然审讯很隐秘,我还是拿到了消息。有人在调查,姚大师如今的状态,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有任何察觉!”

    徐生冷笑,“最近一段时间,前来兑换丹药的修士,明显变多了吧?你们手中的丹药,又能维持到什么时候?一旦丹药不能支撑兑换,你们非常清楚,接下来会是什么!”

    图霸眉头皱紧,他很清楚殿下为何留在黑魔宗,如果被人发现他私自离开,在这个节骨眼上,只怕要横生枝节。他思索再三,看着紧张的徐生,口中轻轻一叹,“我并不知道,大师去了哪里。“

    徐生心脏一缩,“大师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图霸神色沉稳,“临行前,大师说四个月内,他会回来。”

    徐生手指颤抖,紧紧盯着他,“别告诉我,大师已经走了四个月!”

    图霸很平静,“确切说,是五个月零十四天。”

    一阵天旋地转,徐生眼前阵阵发黑,“你……你……混蛋,我询问了十几次,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图霸冷笑,“如果不是看在,你对大师还算忠心的份上,再问一百遍,我也不会告诉你。放心,大师不会出事的,他很快就会回来。”

    徐生浑身哆嗦,他不知道是谁,在调查宁秦的行踪,可他却嗅到了一些,让他极其不安的味道。

    这件事绝不是那么简单!

    他已经投靠宁秦,如果他出事,一定会受到牵连。不过好在,知道这件事的,似乎只有这里的两个蛮人。

    图霸冷笑一声,“如果你敢动什么歪心思,我随手就能扭断你的脖子,大师他一定会回来,你只需要记住这点就好!”

    徐生心头一寒,这才想起他眼前的蛮人,有着足够碾杀他的绝对力量,嘴唇动了动,咬牙道:“我会想办法,尽量拖延时间,如果你们有联系大师的办法,求他尽快赶回来,否则你我都要有大麻烦!”

    扭头走出大殿,重新换了一副笑模样的徐生,与几个已完成交易的修士交谈几句,一阵哄笑后告辞离开。

    图霸再也不能维持,他表露出的平静、自信,眼神浮现忧虑。

    殿下,您究竟在哪?

    ……

    虚无是什么?从古至今,经历了浩荡无尽岁月,亿万惊才艳艳的生灵,如一颗颗流星照亮天际,可他们都没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定义。

    它是黑暗的,没有光可以存在其中,似乎与光明天然对立,因而它无法诞生出任何的生命气息,就像是一座死去的,冰冷无比的黑色深海。

    空洞、冰冷、永寂!

    不过,就是这样一片毫无生气的黑色深海,内部却漂浮着无数座,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岛屿”,这些“岛屿”或大或小,静静悬浮在虚无之中,随着无形的力量流淌。

    如果有人可以抵达虚无,破开这些岛屿的表面,就会发现它内部,赫然是一座座独立的空间碎片。内部或许一片荒芜,或许充满生机,有的甚至存在着,诞生了智慧的生灵,繁衍生息好似“岛屿”本身就是整个世界。

    某座中等规模的“岛屿”内部,太阳高高的悬浮,暖白日光温柔洒满大地,一株青草伫立在视线尽头,它是如此的高大,似乎一片叶子就可以,将苍穹遮蔽。

    金色的脉络纹理,逐渐向紫色变化,半透明状,就像是某种玉质,看着温润通透,却散发着惊天动地的恐怖气息。

    似乎草叶一动,便可撕裂天地,便可破碎星辰!

    只是,如此霸道、强横的青草,如今却像是一个守卫,它努力舒展着腰身,不让自己的枝叶,挡住头顶洒落的日光。

    在它的注目下,是一望无尽的药田,无数珍贵灵植,如野草般生长在内,一阵风吹来叶浪滚滚,带来醉人的药香。

    突然,药田某处地面突然裂开,一条草根钻传来,看着眼前突然陷入黑暗的空间。在这片黑暗中,两截细细的枝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它们快速变得粗壮,灰扑扑的表面逐渐充满色彩,那些细密的纹理,看似杂乱毫无章法,却有着难以形容的美感。

    好似,这天地就是如此,它理所当然也是如此。

    草根有些迷糊的晃晃,直觉告诉它这两根枝桠很不寻常,但它好像是不久前,主人随手丢进来的一截根茎发芽生长而成,难道主人不知道,这是很珍贵的宝物吗?

    又晃了晃,草根狠狠压下自己心里,某些对主人不敬的念头。主人至高无上,拥有所有的仁慈与智慧,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点。

    既然宝物已经发芽生长,它要做的就是全力守护它,等待主人的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