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502章 各怀鬼胎魔兽拦路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7-31
    心头微动,赵潜渊收回目光,“徐兄,好久不见。”又对众人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这行径颇有几分失礼,可在他身上却非常自然,冷傲暴戾如董含珠,也没觉得被人轻视。

    归根究底,实力决定地位。

    徐谷子笑容灿烂,余光扫过旁边,神色略显僵硬的左揽月,道:“世子殿下,徐某及诸位道友,皆已决意联手,斩杀荒古妖木。”

    赵潜渊点头,“好,那就动身吧。”

    转身向山外行去,竟没半点拖泥带水,周凤凰、慕青鸾两人,眼珠同时发亮,迈步跟了上去。

    身影一动,看到彼此动作,温柔的眸子,瞬间变得凶悍,狠狠对视一眼,脚下不由更快几分。

    李明轩深吸口气,脸色仍旧不免青白。

    孙自富怅然一叹,喃喃道:“若有一日,孙某能有赵世子风采,死亦无憾啊!”

    秦宇点头,“他的确很强!”

    劫仙境下,除南越国老祖外,这赵潜渊确是,他所见最强之人。

    孙自富苦笑,“何止强,简直强的让人绝望,与这种人共处一个时代,根本就是个错误啊。皓月之下,纵使星辰璀璨,也只能沦为背景、陪衬。”

    他看了一眼,追上去的周凤凰,眼底酸涩,“赵潜渊便为皓月,你我皆是星辰,只是你亮些他暗些罢了。”

    秦宇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徐谷子收了布阵法盘,众人离开孤峰区域,刚刚还在自怨自艾的孙大少,很快就成了众人的聚焦点。

    “孙道友,孙家血脉神通声名远扬,便请你出手,确定一下荒古妖木所在。”

    孙自富矜持点头,努力不在众人面前露怯,只见他盘膝而坐,抬手一点眉心,其双目之间顿时殷红一片似血海翻涌。

    一只眼球,自血海中浮现,并不如何清晰,模模糊糊却给人极其诡秘的感觉。几息后,孙自富闷哼一声,脸色瞬间惨白,眉间眼珠溃散,血海随之隐去,他睁开眼,一口鲜血喷出。

    徐谷子脸色微变,抬手一指向他体内注入法力,孙自富颤抖身体,才勉强平静下去。

    “多谢徐道友……”孙自富声音沉哑,像是干涸的河道中,俩块碎石彼此摩擦。

    周凤凰略一犹豫,还是半蹲下来,幽香扑面,“孙世兄,可曾找到?”

    孙自富有气无力点头,“找到了,可惜荒古妖木气势实在恐怖,且有极强的感应能力,孙某刚刚锁定它,便被震散了神念,魂魄损伤不轻。”说着一阵咳嗽,“只有大概方位,想彻底锁定位置,只怕还需再确认一番。”

    周凤凰道:“世兄如今受了伤,此事暂且不急,你我先往大概方位赶去,等世兄伤势恢复再尝试不迟。”

    徐谷子肃然道:“孙道友为确定荒古妖木所在受伤,我等自会全力照顾,不让你出现意外。”

    孙自富点点头,闭目调息了一会,才从地上起身,只是脸色仍苍白一片。

    慕青鸾突然道:“孙世兄伤势不轻,继续赶路必会影响恢复,小妹知道周姐姐手中有一架凤鸾车,正好作为代步工具,既能让孙世兄好好休养,周姐姐也能近身保护,避免出现意外。”

    周凤凰脸色微僵,旋即嫣然一笑,“青鸾妹妹所言不错,姐姐正准备说呢,孙世兄便与我一起,借凤鸾车赶路吧。”

    顿了下,继续道:“这一路漫长,各位不妨也以宝物赶路,即便遭遇突发凶险,也能稍作抵挡从容应对。”

    徐谷子略一沉吟,“周小姐所言有理,如今小世界处处凶险,你我时刻保持巅峰状态,是很必要的事情。”

    转身笑道:“赵世子,徐某有一烈阳车,倒也算宽整,不知世子可愿同乘?”

    赵潜渊拱手,“多谢徐兄好意,赵某自行赶路就是。”

    徐谷子笑笑,并没有半点尴尬,似早有预料,“也好,以世子的实力,倒也不惧妖兽侵袭。左兄,你我同乘如何?”

    左揽月点头,“好。”

    慕青鸾一双眸子,恨不能挂在赵潜渊身上,可惜徐谷子都无功而归,她也只敢多看几眼而已,一李明轩一并,登上他的百剑舟。

    说起来,此舟颇有几分名气,通体乌黑看似木质,实则是以百把残兵神剑溶解铸造而成。李家为魔道剑道嫡传,传承悠久门下剑道强者众多,能入他们的眼,被选为铸舟材料的残剑,自然个个不凡。

    传闻,其中一把名为杀日,剑下亡魂数不胜数,乃是饮尽生灵鲜血的一代魔剑,后反噬其主最终被毁。因而这百剑舟,可谓剑意纵横,煞气滔滔,一出现便吸引众人关注,让李明轩脸色好看不少。

    他终归不是蠢蛋,虽然享受出风头的感觉,却还是将百剑舟气息敛尽,变得普通无奇。可谁都清楚,一旦遭遇凶险,这艘百剑舟眨眼功夫,就能变身成杀戮机器。

    慕青鸾的关注,多少被拉回来一些。

    董含珠略一沉吟,走到赵潜渊身旁,“我如今不是你对手,但终有一日,会将你打败!”

    赵潜渊点点头,没有高冷,也无嘲弄。

    这两人,显然选择独自行动。

    秦宇心头微笑,果然强者都不喜聚群,聚群之人嘛……则往往不怀好意!

    眼神扫过徐谷子、左揽月、周凤凰等人,他眼底露出一丝嘲弄。

    表面和煦心怀鬼胎,这种事情他见了不少,可如今身在其中,才懂得这些人的演技,实在不可小觑。

    想来,接下来的路程,一定会非常热闹,或许他本身在这些人眼中,只是一颗命运注定的棋子,但可惜的是他这颗棋子,恐怕会让这些人非常失望。

    秦宇眼神落到孙自富身上,微微闪动,旋即归于平静。

    有些路,选了就没法回头,有些事,做了就不可饶恕。

    且看下去吧。

    周凤凰的凤鸾车华丽无比,黑、金两色交织成的花纹,天然尊贵且神秘,让人心头本能生出敬畏。

    垂落的帷幔,在风中轻轻摇曳,看似娇柔脆弱,可它表面那些如活物般,不断游走的金色符,一旦遭遇攻击,就将爆发出毁灭万物的黑凤之火。

    孙大少舒舒服服,躺在洁白温暖的毛毯中,嗅着丝丝幽香,舒服的简直想哼出声来。

    周凤凰低眉浅笑,正与他说着什么,眉眼间几分不耐烦,隐藏的极好让人难以察觉。

    “世兄,今日让你受苦了,但只要找到荒古妖木,你这份功劳便没人可以忽视,定能得到应有的收获。”

    孙大少连连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荒古妖木的确很强,可他并非硬撼只是略微感应气机所在罢了,魂魄震荡受损是有的,但实际上并没有他表现出的严重。

    可若一次锁定,谁还会再重视他?只怕如今,他根本就不能,进来这舒舒服服的凤鸾车。只要一刻不锁定荒古妖木,他就是队伍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当然,周凤凰提及的,事成之后的分配,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大家已经签了契约,不可互相加害,相信没人敢违背,所以对自身安全,孙自富并不是太担心。

    更何况,虽然论及实力,他在众人间的确垫底,可作为孙家嫡系弟子,他并非没有保命手段。

    嘿嘿!有赵世子加入,猎杀荒古妖木把握大增,他怎么着都要自其中分一杯羹!

    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目光落到队伍后面,秦宇正埋头赶路,此刻似有所觉,抬头看过来。

    两人眼神相遇,孙大少心头一颤,竭力保持平静,笑了笑赶紧低头。

    心头几分得意,倏地消散不见,继而涌出诸多不安。

    姚斌刚才的眼神没问题,可不知为何,他总有种已被看穿,毫无秘密可言的感觉。

    但不可能啊……孤峰山巅虽不大,可徐谷子动用了小须弥宝物,已将内外隔绝,姚斌根本不可能发现众人密议。

    可特么的总是感到不自在……莫非是做贼心虚……姚道友,本少也不想的,可局势不由人,你别怪我!

    ……

    荒古妖木下,斑驳大鼎边缘爬满树根,末端裂开血珠如雨。不知多少鲜血注入,大鼎却还未满一半,显然内部自有天地。

    贤者眸子温润,嘴角噙笑,“一群聪明的小家伙,居然能找到荒古妖木的位置,虽说老夫最终的目的,也是要吸引你们来此,但事情还没做完,不能让你们太早过来。说不得,要在半路上,为你们找些事情了。”

    语落他伸出手,在荒古妖木粗壮无比的树身上轻拍数下,一双巨大眼眸,在上面缓缓浮现,蓦地睁开其内冰寒凌冽。

    贤者躬身行礼,“妖帝大人,我需要你的帮助。”

    ……

    魔道年轻代最精锐高手组成的小队,虽然人数不多战斗力却不容小觑,尽管小世界变得凶险,却没什么可以阻拦他们。

    秦宇落在队伍最后,发现自己格外清闲,莫说出手的机会,往往不等他反应过来,出现的魔兽便已经被斩杀。

    出手的多是赵世子及董含珠。

    前者手持龙枪,不论魔兽强弱,但凡出现在面前的,皆一枪刺落进而毙命,断无魔兽可以逃脱。

    董家的凶神恶煞,举手投足暴戾四溢,袭到他面前的魔兽,往往尸体残破不全,杀的血腥四溢。

    表面上看,双方水准相当,没有任何魔兽,是两人一合之敌。

    可细节上,与赵世子的轻描淡写相比,董含珠的手段,未免太粗糙了些。

    秦宇忍不住再度感叹,赵潜渊的实力,果真深不可测,直到如今他所见,都是长枪简单挑刺之术,真正神通手段半分也未施展。

    若他全力出手,只怕实力还要暴涨数成,秦宇扪心自问,若两人生死相搏,他未必有一半的胜算。

    而这胜算,是他连上自己,所有底牌手段之后估算出来,心头忍不住感慨,果真不能小觑天下英豪。

    却不知,若被一行中他人得知,秦宇敢说与赵潜渊生死搏杀,自认有不过五成的胜算,只怕他们要笑掉大牙。

    小兄弟,你哪来的自信?

    赵潜渊之名,没有半点水分,他能自赵家旁支子弟身份,一步步走到今日,虽然耗时并不长,可所经历的磨砺,却绝不少半分。

    一步一个脚印,他的强大世人皆知!

    敢说与赵潜渊一战,胜负五五均分的,放眼神魔之地,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突然,秦宇皱了皱眉,双脚悄然分开,变成最适宜发力的角度。

    胸膛间,心脏大力跳动着,推动鲜血如浪潮,在血管中冲击奔淌。

    悄无声息,他已经做好了,暴起出手的准备。

    就在这时,赵潜渊蓦地停下,“小心,有东西过来了!”

    秦宇眉头一挑,眼露惊讶,这位赵世子,感应竟如此敏锐。

    果然,与这些真正的天之骄子相比,离开了手中底牌后,自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啊。

    轰隆隆——

    轰隆隆——

    两侧崖壁传来恐怖声浪,一块块大石,翻滚着砸碎一颗颗大树,激起漫天碎枝烂叶,就像是一道道飓风咆哮而至。

    周凤凰一双眸子,瞬间变成黑暗,无数道阴影,自地面升腾而起,交织成一层又一层大网,坠石砸穿一层又一层,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在众人头顶数十丈。

    吼——

    怒啸响起,一头黑猿出现在崖壁上方,它獠牙外露,双目之中金光闪闪,手提一根乌黑石棍,暴戾气息冲天。

    统领级魔兽!

    黑猿双足用力,雄壮身躯如泰山压顶,手中石棍高高扬起,悍然砸落激起漫天风浪。

    尚未落下,恐怖气息已然降临,地面“咔嚓”声中崩裂,如蛛网四下蔓延。

    董含珠冷笑,“来得好!正好活动一下筋骨!”

    咚——

    地面炸裂,董含珠冲天而起,扬手多出一根玄铁棍,口中爆喝一声,猛地向上挥出。

    石棍与玄铁棍在半空中对碰,空间蓦地扭曲,旋即有惊天巨响爆发,滚荡声浪席卷八方。

    黑猿手中石棍反震,差点脱手而出,它低吼一声,才死死拉住。

    董含珠整个人,像是挨了狠狠一巴掌,被从半空扇落下来,将地面砸成恐怖深坑。

    他舔了舔嘴角,手臂一振全身骨头爆鸣,身躯竟凭空涨了一截,“痛快!”

    可这时,不等他出手,沉默观战的赵潜渊,手中龙枪蓦地震鸣,如闪电刺入地面。

    一声低沉痛吼,自大地深处传出,旋即整条山谷,都剧烈翻滚起来,宛若掀起波涛。

    赵潜渊眼眸明亮,手中龙枪猛地震颤,他脚下一踏借势后退,下一刻地面爆开,一只恐怖大口破土而出,重重咬合在一起,上下颚对碰,发出可怕巨响。

    “地魔龙!”

    徐谷子瞳孔一缩,脸色阴沉下去。

    魔兽因体内魔性,除非同族血脉,否则根本难以共存。统领级魔兽更是如此,往往各自划分领地,如有统领级魔兽随意闯入,则会被视为入侵必有一场大战。

    可今日,竟有两头统领级魔兽现身,联手袭击他们,这点绝不正常!

    就在徐谷子念头转动时,众人头顶上,那些个被阴影大网挡住的石块上,突然出现一条条血色纹路,就好像是生灵体内血脉。

    秦宇目光微闪,抬头瞥了一眼,旋即低下头去。

    下一刻,这些巨石腾空而起,直接组合到一起,变成一只恐怖石巨人。

    它口鼻眼五官之中,都有岩浆翻滚,熊熊火焰燃烧,释放出恐怖高温。

    居高而下,石巨人宛若一座山峰,投下阴影将凤鸾车笼罩!

    还未到来,石巨人张开大口,岩浆与火焰汹涌而出,将凤鸾车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