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504章 孙大少的幡然醒悟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七眼魔蛛已经伏诛,生有七目的狰狞头颅,如今被一剖为二,鲜血混合着绿色毒液抛洒。

    堪堪躲过一劫的李明轩长出一口气,油然生出几分,终归是老子我,笑到最后的得意感。

    于是他下意识扭头,去看那道差点干掉自己的白光,如今跑到了哪里?然后,他嘴巴便猛地张大。

    左揽月脸色古怪,有万万没想到的惊讶,也有你竟如此愚蠢的嘲弄。

    孙自富许了什么好处?竟不要命的救他!

    天作孽尤可生,自作孽不得活,姚斌啊姚斌,你这是自取死路?

    不过这对他而言,显然是件好事,只要拿到补天石,实力大涨指日可待!

    徐谷子眼神惊讶,没想到最终,居然是这种结果。

    且不论,孙自富与姚斌私下,究竟达成何种协议,单凭这种明知凶险几近死亡,仍毫不犹豫出手的胆魄,便足以让人钦佩。

    但钦佩归钦佩,对这种做法徐谷子并不赞同,而且最重要的是,姚斌若是死了,妖族血脉反噬要如何应对?

    赵潜渊与地魔龙大战,看似凶险激烈,实则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只是不愿损耗太多杀它罢了。所以他有余力,从容观察整个战场,聪明人不止秦宇一个,他能想到知己知彼,赵潜渊自然也能想到。

    李明轩毫厘之差,避开七眼魔蛛第七目白光后,他便知道周凤凰将面临一个选择,果不其然这位天之骄女,在瞬间迟疑后,毫不犹豫避开。

    心头浮现嘲弄,眼神依旧淡漠,他自卑微中崛起,一步一步走到今日,早已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他不会出手,孙自富或死或伤,都是他的选择他的命运,这与他无关。

    意外总是发生在,毫无防备的时候,所以才叫做意外。

    赵世子眉毛轻挑,看着他破雾而出,看着他大步踏落,看着他挡在身前,看着他抬手一握。

    果断坚决,没有半分迟疑,若他有丁点犹豫,就将失去救人的机会。

    藏身毒雾中,稳坐钓鱼台,这显然是聪明人的选择,究竟什么原因,让他选择出手呢?真的是因为,孙自富私下,对他有极大的许诺吗?可这世上,有什么东西,会比自己的生命、未来更重要。

    赵潜渊想不通,但有一点他能够确定,姚斌绝不会出事。

    一个能够让他,气机感应心生忌惮之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便将自身置入绝境。

    他眸子微闪,对这位陌生的同行者,更多了几分好奇。

    周凤凰俏脸绷紧,美眸微微瞪大,震惊之中有几分羞愧,可只是眨眼功夫,便被她彻底隐藏起来。

    她并没有错!

    以七眼魔蛛的可怕,任何人面对白光时,第一个念头必是自保。

    且不说她还没有下嫁孙自富,即便两人已成夫妻,她的选择也不会变。

    强自保持镇静,可周边落下的眼神,依旧像是无形火焰,让周凤凰感到灼烧刺痛。

    尤其是,赵潜渊一扫而过的目光,尽管他眼神淡漠,可那份冷意,她能够感受到。

    周凤凰握紧拳头,指甲刺破掌心,努力抬头露出洁白长颈,维持着自己的骄傲。

    死里逃生是个,很简单很直白的词语,可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明白它真正的意义。

    孙自富抖成筛子的身体,此刻僵直如铁,怔怔看着眼前黑袍,许久都没能够回神。

    姚……姚斌……救……救了他……

    他怎么敢?而且,根本没有理由啊!

    魔体淬炼丹虽然珍贵,可跟性命、前途相比,它算个屁啊。

    可姚斌就是出手了,决然而然,挡在他身前。

    这一切,就只有一个解释,姚斌将他当成朋友,才会在凶险关头,毫不犹豫相助。

    念头一起,孙大少感动无比,紧接着就是羞愧万分。

    姚斌视他为友,他却私下与众人合谋,将他置入凶险境地。

    如果地上有条缝,孙自富恨不得直接钻进去,不过如今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姚道友,你怎么样?”

    急匆匆冲下凤鸾车,只是不等他扶住秦宇,就被闪身避开,“我没事。”

    秦宇看了一眼,他羞愧、感激、担忧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的面庞,转身离开。

    姚斌呆了一下,突然眼眶发热,急忙低下头去,不愿被人看到。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要知道那可是七眼魔蛛,第七目释放出的毁灭之光!

    挨上了,不死也得大残。

    姚斌这是不愿他担心,不想他愧疚啊,所以才硬撑着,直接说没事。

    甚至故意做出,一副淡漠表情,肯定是不愿意,他再多说什么。

    姚斌一定忍的很辛苦!

    想到当初,被荒古妖木分身追杀,后来遇上的魔狼群,一步步走到这里,他受了姚斌太多的恩情。

    怎么就猪油蒙了心?怎么就答应,要跟人一起暗算他?

    孙自富,你扪心自问,终你一生直至今日,遇到过如此真心对你的朋友吗?害他,你简直猪狗不如!

    秦宇转身离开,是因为他……真的啥事没有,至于他为什么,突然出手救人……

    说实话,根本就是太虚渡海铃的迫切要求,美美小丫头兴奋尖叫,什么这白光人家吃了大有好处。

    秦宇出手了。

    咳咳,所以刚才面对,孙自富复杂至极,感激至极的眼神,哪怕秦宇脸皮,已淬炼的足够浑厚,还是忍不住的略感尴尬。

    当然先走为妙。

    七眼魔蛛身死,黑猿、地魔龙、岩魔巨人眼看不敌,咆哮中转身逃窜,作为统领级魔兽,有心逃走的状况下,除非手段尽出,否则根本留不住它们。

    所以,三头统领级魔兽,付出一些代价后,很快消失不见。

    短暂修整后队伍继续前行,陆续有人赶来跟孙自富交谈,皆满脸欣慰,口中说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云云。

    当然,大都巧妙的旁敲侧击,想知道他与姚斌之间,究竟有什么约定或关系,竟让后者不惜代价救他。

    孙大少顾左右言他,都给糊弄了过去,躺在柔软的毛毯中,口鼻间幽香萦绕。

    旁边,周凤凰眸子微红,声音懊恼,“世兄……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被吓住,本能就避开了。还好世兄你没事,不然小妹纵使万死,也减免不掉心中半分愧疚。”

    “世兄现在,一定非常讨厌我,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人家根本没直面过死亡,当时就只知道害怕了……”

    孙自富摆手,“不怪世妹,不怪世妹,那种情况下,自保是人的本能,我当然能够理解。”他伸展几下手臂,“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

    周凤凰眼眸更红,“谢谢世兄,谢谢你……”又是一通自责,费了孙自富好大功夫,才勉强安慰下去。

    “对了,世兄究竟许给,姚斌什么好处,竟让他如此奋不顾身?”

    孙自富得意一笑,旋即像是想到什么,“这件事,涉及到孙家一个秘密,恕我不能告诉世妹。”

    砸吧砸吧嘴,似乎不能说出来炫耀一番,他自己也觉得挺遗憾。

    周凤凰笑着点头,“既然涉及孙家的秘密,世兄保密理所应当,先休息一会吧,等晚上驻营后,小妹亲手做几道菜,温几壶好酒再为世兄压惊。”

    孙自富点头,“我还真有些累了。”

    周凤凰转身走出凤鸾车,孙自富趴在毛毯上,舒服的叹一口气,可他的眼睛却没有半点倦意。

    经过四头统领级魔兽联手袭击后,队伍行动变得谨慎起来,经过商议之后,决定魔兽力量可以得到加成的夜晚,不再继续赶路,以免遭遇围杀。

    所以才有了驻营的举动。

    徐谷子当仁不让,负责布置营地阵法,免得不开眼的魔兽,打搅众人休息。

    夜色中,险死还生的孙自富,成为众人的焦点,除了赵潜渊及“疗伤”的秦宇,众人纷纷举杯敬酒。

    许是为了,尽量消弭芥蒂,周凤凰全力操持,不知从哪里得到许多珍贵材料,妙手之下竟做出,一整套的席面。

    众人吃喝谈笑,孙自富来者不拒,心情激动下,很快就喝多了。

    周凤凰喊了几声,见他靠在篝火旁,抱着一条毛毯睡的香甜,眼神露出一丝鄙夷,也就不再叫他了。

    毕竟,夜间两人共宿凤鸾车,多少有些不便,她乐得自在。

    夜色渐深,众人各自做下布置,纷纷开始修炼。今日与四头统领级魔兽大战一场,大家各有损耗,自然得尽快的,让自身状态恢复巅峰。

    篝火旁,醉的不省人事的孙自富,口里嘟囔了几句挣扎着爬起来,伸手在腰间捣鼓了几下,似乎想到什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营地边缘。

    黑暗中,秦宇眼眸缓缓睁开,看着站在数丈外,正迎风怒尿的孙大少。

    “姚道友,孙某对不住你,如今时间紧急,你什么都不要问,听我说就好。”孙自富声音在耳边响起,“姚道友,当日孙某送你的玉佩,千万不要随身佩戴,否则将有大凶险,但你不能将它丢掉,否则徐谷子马上就会有所察觉,最好是想办法,将它封印起来,无法接触到你的气机。”

    “还有,猎杀荒古妖木,绝非只是道友所知,为了脱身那么简单。小世界中荒古妖木,乃是妖族一尊大帝残躯,根植在此无数年,汲取小世界中魔力,体内已然凝聚出魔血晶。此物对我魔道中人而言,乃是不可思议的宝物,若能得到将之炼化,必然能觉醒体内血脉。若血脉已经觉醒,则可借魔血晶的力量完成晋升。”

    “此间众人皆对姚道友心怀歹意,你千万小心不要被人算计。孙某自知对不住你,今夜装醉告诉你这些,只为心安不敢奢求更多。”

    随手抖了抖,舒服的叹一口气,孙自富提上裤子转身就走,踉踉跄跄倒在篝火旁,再度“呼呼”睡去。

    秦宇似笑非笑,大概猜到孙自富,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魔血晶吗?

    他眼神微闪,不经意扫过营地某处,孙大少自认为聪明,却不知他的举动,根本就不是秘密啊。

    营帐中,徐谷子拂袖一挥,眼前画面略微扭曲,随之消失不见。

    他转身,略微沉吟,“左道友怎么看?”

    左揽月不答反问,“徐兄怀疑孙自富?”

    徐谷子面无表情,“左道友为何避重就轻,你应该清楚,徐某关心的不是这点。”

    左揽月微笑,“我不知道。”他起身,来回踱了几步,“七眼魔蛛的可怕,你我都很清楚,姚斌现今安然无恙,原因是什么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此人深不可测啊!”

    徐谷子眼眸阴沉,“这正是徐某担心之处,一颗既定的棋子,突然有了反抗的能力,我心中实在难安。”

    左揽月淡淡道:“徐兄已经做了补救啊,若非如此,何必放任孙自富,为他通风报信呢?”顿了下,“得知魔血晶的存在,即便知道被算计,他最好的选择,只会是保持沉默。当然,前提是建立在,他真的完好无损的状态下,否则……”

    徐谷子悠然开口,“他会选择离开。”

    左揽月笑笑,“所以,我们只要耐心点,再等一等就好。”

    第二日,天光亮起时,众人纷纷走出营帐。

    “宿醉”一宿的孙大少,终于舍得醒来,尴尬笑着开始洗漱。

    没等他收拾好自己,营地中清晨的安宁,就被一件事打破。

    秦宇主动告辞离开,他没说理由,众人便已经自行脑补。

    果然,昨日的一道白光,不是好接的。

    孙自富张口欲言,最终沉默下去,离开队伍很危险,可继续留在这里,只怕最终也难逃大劫。

    徐谷子轻叹,“姚道友执意如此,我等便不再规劝了,只是如今小世界凶险万分,道友多多小心才是。”

    秦宇拱手,转身大步离开。

    “等一等!”孙自富抛过来,冷着脸道:“姚道友,既然你半途离开,请将孙某送你的宝玉还回来吧。”

    我在做什么?啊啊啊,我肯定是疯了!

    秦宇看了他一眼,取出玉佩放到他手中,脚下迈动,很快消失不见。

    见他如此干脆,孙大少呆了一下,旋即暗暗咬牙,咱好歹是个爷们,就当是还他一条命了。

    姚斌,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希望他们如今心思都在荒古妖木身上,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吸一口气转过身,孙自富微笑,“诸位,咱们赶路吧。”

    这一刻,他从众人眼中,清楚的看到了惊讶,尤其是周凤凰,眼神格外复杂。

    小娘皮,没想到老子我,也会有这么猛的时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