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511章 恐怖妖帝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赵潜渊手中龙枪,划过冰冷轨迹,刺入韩城胸膛,毁灭力量自枪尖爆发,瞬间席卷全身。

    韩城抓来五指,距离赵潜渊不足数寸,却无法再向前半点。

    龙枪突然虚化不见,韩城尸体仰面而倒,不等落到地上便已寸寸破碎,变成无数粉末洒满了大地。

    与此同时,直面冷锋的另一个赵潜渊,抬手向前一刺,虚握手掌中龙枪浮现。

    枪尖以极细小的幅度震颤,无视冷锋强悍的防御,洞穿他眉心,红白之物向后喷射。

    两个赵潜渊如同气泡般破裂,同时消失不见,然后他身影出现在,最初的地方。手持龙枪刺入大地,便似从一开始,便没有移动半点,可入魔之后实力更加可怕的冷锋、韩城两人,却已死在他手中。

    唰——

    提枪而起,赵潜渊抬头,他眼眸变得深邃,似可容纳苍穹星海。

    抬手长枪遥指荒古妖木,气息一点一点升腾,如同沉睡中觉醒的巨兽。他手中龙枪变成纯粹的金色,通体宛若黄金铸就,一片片龙鳞在枪身上浮现,末端化为龙首,枪尖即为龙牙!

    下一刻,嘹亮龙吟惊天地,金色的巨龙,从赵潜渊体内飞出,盘旋咆哮着冲入天空。这一刻,赵潜渊的气息达到最强,长枪所指天地如镜面,无数裂纹接连浮现。

    所经处,无数妖木傀儡僵在原地,继而如风化般,变成无数粉末。

    荒古妖木内部,这是一座木屋,贤者神色凝重,眼中赞叹不见,多了几分忌惮。

    之前,他一直将赵潜渊,视为魔道后起之秀,即便天赋惊人,想要真正成长起来,也需要一段岁月。

    可现在,贤者居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哪怕只是极微弱的一点,却也已经不可想象。要知道,作为妖族贤者,他指引着族群前行的方向,实力未必是最强,却有无惧任何人的底气。

    让他感到威胁,则表情赵潜渊,已有了对他造成伤害的能力,若非亲身感受,他绝对不会相信。

    这小辈,居然已经领悟了,关于世界的真谛。

    贤者眼神变得冰冷,他甚至感到一丝庆幸,幸好今日遇到了赵潜渊,否则让他继续成长下去,不需要太久,妖族就将多出一个,足够恐怖的敌人。

    好在,他今日将死在这里。

    青云一袭白裙,风中飘逸如仙,好看眉角轻皱,眼神流露惊叹。

    “不愧是魔道世子,有潜力成就横压一世的绝世天骄,比我想象中,要更加的强大。”

    她略微沉默,眼神露出惋惜,可她嘴角却轻轻翘起,笑的无比美丽。

    因为不久后,这位天之骄子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归她所有,或许无法完全继承,但得到的部分,也足够让她进阶。

    到时,她的未来将更加光明,没有任何人可与她相提并论。或许她可以成就,妖族之中前所未有的境界,成为真正的,第一个走出世界的人。

    秦宇眼神凝重,心底惊叹万分,尽管做了很多猜测,可赵潜渊的强大,依旧超出意料。

    若是生死相搏,他有几分胜算?

    秦宇摇头,压下这不合时宜的念头,今日不能脱身,他们两人都将葬身于此。

    赵潜渊已毫无保留的,爆发出自己最强的力量,他如何能够再保持沉默。

    一步上前,秦宇身上黑袍刹那鼓起,肩上黑发身后激荡!

    他的气息,像是爆发的火山,攀升攀升不断攀升。

    五行元婴战力叠加!

    五行山秘法!

    皇位魔体!

    沧海三层……五层……七层……九层……

    还不够!

    秦宇低吼,“焚天之力!”

    燃血、燃法、燃命!

    毫无顾忌,他在瞬间,将魔道祭坛赐予的力量,完全爆发。

    沧海十层……沧海巅峰……沧海圆满……

    秦宇的气息,似乎突破了某种极限,在这一刻骤然生出,融入天地与之一体的感觉。

    赵潜渊眼神微缩,旋即归于平静,果然他没有看错,这姚斌……他没有必胜把握!

    不过这种时候,自是越强越好,两人联手下,未尝没有一战可能。

    若能斩杀荒古妖木……他眼神中,战意滔天!

    贤者身体轻轻颤抖,他缓缓抬头,眼眸因为愤怒赤红,“这天地,何其不公,魔道诞生赵潜渊,已有横压一世的潜力,居然还要赐予他们,第二个无上天骄!”

    “我妖族自古以来,历经磨难、浩劫,无数次族群几乎绝灭,避入极寒之地才得以苟延残喘。若我族中,也能有此天骄诞生,何至沦落于此。”

    “老夫好恨!恨这天地偏爱,恨这天地苛待我妖族一脉!既然天地不仁,妖族只能自行挣命,这两个魔道天骄,今日一定要死,老夫要以他们为献祭,为我妖族铸就万世之基!”

    怨毒咆哮,在木屋中不断回荡。

    青云无声大笑,她实在没想到,上天待她竟如此丰厚,送一个赵潜渊不够,还要再送来一位绝世天骄!

    若能夺取两人造化……她眼眸明亮,抬手点在眉心莲花上,传递信息告知贤者,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这两人留下。

    遮天树冠间,层层枝桠交织“胚胎”内,英俊青年嘴角,露出一丝兴奋。

    踏破阴阳之隔,逆天地行事,哪怕他做了无数准备、积累,仍旧不敢大意。

    稍有不慎,无数岁月辛苦筹谋,便将悉数付诸流水,可如今出现二人,实是他最佳的大补之药。

    今日成功把握,原本只在五五间,如今倒是有了八成机会,如何不令他惊喜莫名。

    至于入魔修士死灭殆尽,妖木傀儡无法阻拦半点,这位复活归来的妖族大帝,根本就未放到心上。

    因为,他要亲自出手镇压两人,掠夺其一切力量,收归己用。

    英俊青年眼底,闪过几分嘲弄,等到发现他能够,调动部分力量后,有些人的嘴脸,会是如何呢?

    当真想想,都让人万分期待!

    轰——

    树冠之中,千千万万枝桠,像是一朵花蕾缓缓绽开,英俊青年平躺身躯缓缓立直。

    不着寸缕身躯上,一件华袍凭空而生,与此同时浩荡威严,如潮水席卷八方。

    所至之地我为王,心思变幻天塌地陷——我意即天意!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大威能,大恐怖。

    “你二人,可愿为本帝献祭。”

    古朴苍老,每一个音节中,都蕴含着无上威压,似百万山岳降临,镇于心神之上,让人本能中俯首。若换做其他修士,只怕在这一言之下,就要心神失守。可今日站在面前的两人,是魔道中最优秀的后辈,即便全盛时期,妖族大帝之言都未必可夺两人心志,更何况是如今,正处于踏破阴阳的虚弱状态。

    无论赵潜渊还是秦宇,两人只是脸色微变便归于平静,周身气息翻滚不休,竟比之前更要强盛几分。

    英俊青年面无表情,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既不愿献祭,本帝便亲自出手,褫夺尔等生来所得一切!”

    他抬手,向前一握。

    秦宇脸色大变,这一刻他感觉整个人,被从天地间隔绝出来,与外界再无半分联系。而后,一份无形气息降临,似万古寒冰,侵入体内骨肉皆寒!

    无法抗衡,甚至根本找不到,抗衡这股力量的办法。

    秦宇清楚感受到,自己体内力量的流失,就像是被戳破的牛皮水袋,逐渐干瘪空虚下去。

    这份力量,不仅仅只是法力,还有魂魄气息,神通境界,乃至于他的气血生机。

    这一刻,秦宇如同冰封雕塑,任人生杀予夺,却无力反抗。

    小蓝灯、太虚渡海铃,紫月、丹田海青日……一切一切底牌,完全失去感应。

    短暂慌乱后,秦宇确定他只能依靠自己,如果不反抗,他很快就会失去一切,然后死去。

    “冷静!冷静!”

    “荒古妖木前身为妖族大帝,即便全盛时期,要做到举手投足剥夺沧海修士所有,也绝非简单之事。”

    “我如今全部力量被冻结,无法调用一切,唯一所能依仗的,只有我的意志。”

    秦宇眼神一亮,似乎把握住了某种关键,“对,就是意志!我的力量,是我自卑微时,一步一步攀爬,一点一点沉淀所得,它是我所有依仗,更是对我一生奋斗的映照。这些力量,每一分中都有着我不可磨灭的烙印,没有谁可以剥夺它们。”

    “因为,我的力量只能归我掌控!”

    这一刻,秦宇的精神意志高度集中,脑海中“轰”的一声,似乎产生了某种蜕变。然后他便发现,自己与被剥夺的力量间,多了一丝莫名的联系,即便远隔千山万水,也无法断绝。

    身躯中的寒意,如潮水般消退干净,与世界隔绝的状态,顿时被打破。

    秦宇深吸口气,所有从他体内飞出的力量,以更快速度归来,转瞬融为一体。

    更加圆润,更加坚韧,更加牢不可破!

    轰——

    冲天气息爆发,那无尽的锋锐、霸道,似乎天地横档,也可瞬间撕裂。

    赵潜渊手持龙枪,眼眸明亮无比,他直视前方锁定着树冠中,那悬空而立的英俊青年,再无他物。

    “杀!”

    爆喝中,龙枪向前刺落。

    这一刺,动作极其缓慢,可英俊青年眼中,却露出几分惊诧。

    他抬手,两指向前一夹,明亮耀眼的金色枪尖,落入两指之间。

    它尖锐无比,可将千山万河洞穿,但在这两根白净手指间,却不能再向前半寸。

    英俊青年微笑,“你很强,若予以足够岁月,成就或许还要在本帝之上,可惜先天气运不足,终将殒落于今日。”

    赵潜渊手持龙枪尾,眼眸骤然亮起,如同两颗燃烧星辰。

    吼——

    他头顶上,盘旋着的金色巨龙,自苍穹俯冲而至,瞬间融入龙枪之中。似躯体注入魂魄,龙枪散发气息,刹那间疯狂暴涨,那些耀眼的金色光芒,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焰。

    赵潜渊一口鲜血喷出,落在燃烧龙枪上,这些金色的火焰,骤然生出几分血色,威严之中更添森然杀戮!

    英俊青年两指震颤,他眉毛轻佻露出惊讶之色,只见他手指与龙枪接触之地,竟被灼烧变得焦黑。

    需知他这一具肉身,是抽取本体精粹凝聚而成,更融合了强横魔力,尽管尚未完全成熟,仍旧坚不可摧。

    能够伤害到他的肉身……英俊青年一双眼眸,骤然变成白色,没有半分杂质,透出着苍凉冰冷死寂。

    落在赵潜渊身上,他眉角微动,又落到燃烧龙枪上,终于变成赞叹。

    “两个不属于这世界的魂魄,一个有了自己的肉身,一个变成宝物元神,却又能完美融合到一起,我实在好奇,你们来自哪里?又是如何做到的这点。”

    英俊青年浮现笑容,“本帝对你们,更多了几分兴趣,因为我发现,你们身上或许隐藏着,本帝很想知道的秘密。”

    “那么,就请留下来,成为本帝的一部分,为本帝真正归来,贡献你们全部的力量吧。”

    他松开手指,龙枪呼啸刺落时,直接一把握住,然后用力一拉。

    可这一拉,却让英俊青年笑容僵住,因为他手中的龙枪,直接消散成虚无。

    就好像,它只是一道投影,耗尽力量后,自然就要消散。

    抬头,眼神冷冽如电,恐怖气息刹那降临,将周身空间锁死。

    赵潜渊神色不变,抚胸微微躬身行礼,然后转向秦宇,“姚兄,非常抱歉,你我无力斩杀妖帝,赵某只能先走一步。”说完他整个身影消散,变成丝丝缕缕雾气,与龙枪一般消失不见。

    英俊青年脸色铁青,他咆哮一声,整颗荒古妖木剧烈震颤,大地疯狂翻滚,无数根系撕裂大地,疯狂-抽打,将空间撕裂开一道道裂纹。

    可这一举动,并未逼出赵潜渊的身影,这位魔道世子,顺利瞒过所有人脱身远去。

    想到如今面对的,是复活归来的妖族大帝,便让人忍不住,为赵潜渊的手段喝彩。

    但这会儿,秦宇实在没有喝彩的心思,嘴唇动了动,变成一阵低低的咒骂。

    赵潜渊这混账走的干脆利落,却丢他一个人在此,感受着这位已经死去却又不甘死去的妖族大帝,释放出的越来越恐怖的气息,秦宇心底轻轻一叹,这下可是真的要背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