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513章 魔首与巍峨骸骨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8-11
    秦宇一直知道,青云躲藏在暗中,等待着出手时机,欲坐收渔翁之利。一开始,他也是这么想的,可变化总比计划来的快,荒古妖木突然出手逼他现身,之后陷入苦战。

    所以哪怕搏命干掉妖族大帝,秦宇心头激动难免,却没有太多欢喜,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些魔血晶不会是他的。

    已做好了,遁入圣子令的准备,只需一个念头就能完成,秦宇却没料到,外表纯洁如莲,心肠似蛇蝎的青云,居然是万毒之体。

    更重要的是,这小娘皮现在,准备动手毒死他。

    这让秦宇有种,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给狠狠砸中的感觉,似乎……好像……大概……他要发达了!

    青云微笑,“你现在不会感到痛苦,反而会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这种愉悦的享受,会越来越强烈,最终将你的意识淹没。就像是睡一觉,闭上眼后,一切就都结束了。”她声音温柔,“你看,姐姐我说话,向来是算话的,你不会有半点痛苦。”

    秦宇嘴角抽了抽,不行,必须忍住,我不能笑场,要表现的无比痛苦,得让这小娘皮,继续往他体内注入剧毒。

    现在还不够。

    他低着头一言不发,身体轻轻颤抖,忍住大笑的后果就是这样,可落入青云眼中,却是再正常不过。

    只是这小子的肉身,似乎非常强壮啊,已经注入了很多毒素,居然还没有倒下。

    但这显然是件好事儿,越强大的肉身,必然蕴含着更多的力量。

    等他肉身、魂魄一并消融,便一并注入魔血晶,然后她就能放开手,美美的饱餐一顿。

    想想就忍不住流口水!

    嗯?怎么还没开始融化?

    青云皱了皱眉,突然觉得哪里似乎不太对,可不等她做出反应,面前低头忍耐剧毒侵蚀的秦宇,突然抬起头,对她笑了笑。

    心头一颤,青云有种生死瞬间超出掌控的大恐怖,她来不及想更多,脚下一踏就要退后。可她只退了一下,就被猛地扯住,瞪大眸子看向脚下,那些蔓延开的黑色蔓藤,居然不知在何时,同样缠绕到她身上。

    而且,蔓藤纯粹的黑色表面上,浮现出淡淡幽蓝,因为极其暗淡,如果不细看的话,根本不能发现。

    让青云心底直冒寒气的是,她居然已经失去了,对这些蔓藤的掌控,它们像是镣铐般,将她与秦宇彻底锁住。

    “你究竟是什么人!”青云低声道。

    秦宇脸上,毒素侵袭产生的黑气,潮水般快速消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我应该算是一个不太合格的捕雀人。”

    青云眨眨眼,“什么意思?”

    秦宇微笑,“意思就是,原本我准备逃掉的,可你偏偏自己送上门来,我只要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青云咬住嘴唇,“能不能放过我?”

    秦宇摇头,“不能。”他突然道:“那些人突然入魔,是你的手笔吧?”

    青云微怔,旋即娇笑点头,“没错,是姐姐送给了他们一些,蕴含魔力的丹药,帮助他们尽快回复力量。”

    她一双眼眸,突然变成灰白,笑容越发娇媚,“小弟弟,有没有人告诉你,该杀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废话呢?不然多半,落不得什么好下场的。”

    缠绕两人的黑色蔓藤,突然变成灰白,因而那些幽蓝色的纹理,陡然清晰起来。

    秦宇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顺着蔓藤注入他体内的剧毒,它们显然更加恐怖,伤害范围不仅仅局限在肉身,更多的是针对魂魄。

    可对秦宇来说,一个词就能表达清楚——然并卵。

    自认胜券在握的青云,笑容一点一点僵住,因为她发现,秦宇脸色没有半点变化。

    不可能!

    万毒之体生来即毁灭,行走天地间,自然而然吸收剧毒物质,哪怕不经修炼,实力也会越来越强。更何况青云很早之前,就被贤者选中,要成为族群新的守护,她获取了无数种,世所罕见的恐怖毒素。

    这些剧毒,容纳进入剧毒之体,融合、蜕变、异化之后,逐渐形成了本命之毒。这便是万毒之体最可怕的地方,他们的肉身可以培养出,世间最恐怖的剧毒,即便劫仙境无上存在,也不敢轻易沾染。

    往往只需要一点,就能生灵涂炭,轻而易举的,便可让一座大城变为死域。青云的本命之毒尤其厉害,贤者曾说过,哪怕劫仙大能沾染,也没有办法摆脱,只能凭借修为硬抗,最终被剧毒侵入魂魄,泯灭意志而亡。

    当然,前提是她能够,将剧毒送入劫仙境体内,但这显然非常苦难。

    青云此刻注入秦宇体内的,就是本命之毒,而且为了确保万一,注入的计量很大,对她而言已是很重的损耗。

    可现在她看到了什么?秦宇没事,他一点事都没有,足够杀死千万人的剧毒,就这么消失不见。

    青云彻底慌了,这已是她最大的底牌,如果还不能杀死秦宇,那么后果……她不敢去想,也不愿想!

    “死!你去死!”

    尖叫中,青云不顾损耗,体内本命之毒,疯狂注入蔓藤。地面浮现丝丝灰白,然后向外快速蔓延,就像是深秋时分凝结的白霜。

    这是剧毒气息外泄,即便只是微弱部分,也足以将这片区域变成不毛之地,就算过去万年也无法诞生任何植被。

    秦宇平静眼眸间,露出一丝怜悯,他能够想到,青云如今的愤怒不甘。

    原本她才该是,最后的大赢家,居然毫无预兆翻船,落得现在的下场。

    换做谁,都没办法接受,可秦宇不会心软,因为这本就是个吃人的世界。

    不杀青云,他就得死。

    本命之毒如江河决堤,流逝速度极其惊人,青云俏脸逐渐惨白,眼神中恐惧越来越重。

    她已经不再奢求,可以毒死秦宇,努力收敛体内剧毒,不让它们继续流逝。

    万毒之体……剧毒即生机,一旦体内毒素耗尽,她就将迎来死亡。

    秦宇淡淡道:“现在想要停下,不觉得太晚了吗?”

    他抬头,眼眸间,冰冷淡漠。

    轰——

    恐怖吸力瞬间爆发,秦宇化身人形黑洞,连接两人的蔓藤,剧烈震颤起来。

    “啊!”青云凄厉惨叫,身体抽搐着倒下,她大声求饶许诺无数条件,只要秦宇愿意饶她不死,她甘愿做任何事情。

    对她的态度,秦宇并不怀疑,人在濒临死亡时,为求生可做一切。

    但他眼神仍旧冷冽,这样心如蛇蝎的女人,他如何能信?

    青云惨叫越发激烈,“救我,快救我!”

    尽管保证过,绝不泄露半点信息,可这种时候,她已顾不得太多。

    树屋中,贤者满脸惊怒,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听到青云的求救,他脸色越发难看,深吸一口气,缓缓伸手。

    苍老的手掌,悬在半空中,略微停滞后,向下方缓缓按落。

    不仅是为了救青云,也是要杀死秦宇,他决不允许,魔道中存在如此天骄。

    其资质本就冠绝天下,若再得到今日造化,必可横压一世。

    一定要杀了他!

    一念及此,贤者眼底寒光大盛。

    轰隆隆——

    小世界苍穹上,突然风起云涌,无数漆黑云层,翻滚着凝聚到一起,化为一张恐怖大手。

    这手掌如此惊人,几乎占据整个苍穹,向着大地缓缓按下,尚未降临毁灭气机,便已锁定秦宇!

    身体一颤,秦宇猛地抬头,看到恐怖大手,瞳孔距离收缩。

    出手的是谁?

    难道小世界中,还隐藏着一个,他不曾发现之人。

    可此人既然有这般实力,足够轻而易举,杀死他们所有人,何至于如此大费周折。

    秦宇哪里想到,贤者今日行事,本是隐秘万分,绝不愿暴露半点,以免被魔道察觉。

    现在也是逼不得已,只能悍然出手,要将他灭杀!

    魂魄空间,太虚渡海铃疯狂震颤,抵挡着降临至魂魄的恐怖碾压,与此同时紫月、青日光芒大盛,灼烧的感觉再度传遍全身。

    突然,秦宇面前空间向内坍塌,一轮大日从中出现,光芒浩荡让人不敢直视!

    青云惨叫一声,体内剧毒流逝速度瞬间暴涨,眨眼将她掠夺一空。

    血肉干瘪,红颜骷髅……这之间的察觉,仅仅是一个呼吸。

    啪——

    尸骨倒地!

    或许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死在小世界中,可她就这样死了,无数年的隐忍苦修,不等照亮这天地,便一切归于虚无。

    命运就是如此,哪怕看似光明璀璨,实际上依旧遍布黑洞,你可以期待,却永远无法掌控。

    贤者嘴角抽搐,多年栽培一朝毁去心痛不需多言,可他如今的确已顾不上青云生死,瞳孔剧烈收缩着上前一步,目光洞穿了空间,看向虚无中大日。

    尽管不知道,这大日究竟是何物,可本能在尖叫,恐惧之中更多的则是贪婪欲望。

    这一刻,贤者心头陡然生出念头,只要得到这轮大日,妖族未来不可匹敌。

    族群命运,将彻底得到改变!

    得到它……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得到它……

    贤者眼眸瞬间灼热,粗重喘息间,按落大手更快。

    秦宇没想到,小蓝灯都被逼的,主动降临小世界,能够让它如此,足够证明这一掌的恐怖。

    绝对不能硬碰!

    心思一动,秦宇就要遁入圣子令,希望这块出自九界圣地的圣子令牌,可以挡住这恐怖一击。

    最不济,也要抵消绝大部分力量,为他争取来一线生机。

    干掉一个又来一个,还一个比一个厉害,到底有完没完……妈卖批!

    心头大骂时,秦宇背后突然传出,一阵剧烈的灼烧痛感,隐入血肉间的魔首浮现。

    它睁开眼,看向头顶苍穹,发出无声咆哮!

    轰隆隆——

    小世界中,百万雷霆同时出现,滚荡声浪震碎山河,无数大树瞬间化为齑粉。按落恐怖大手之上,更高处的苍穹间,一张魔首出现,眼眸间血海滔滔!

    书屋中,贤者眼中炙热,似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露出不甘心。可他眨眼间,便已做出决断,深吸口气压下翻滚心绪,他脚下一踏,木屋地面瞬间破裂,血浆喷涌而出,转眼形成一方血池。

    贤者收手仰面倒下,整个人被血浆淹没,下一刻血池翻滚起来,钻出一颗又一颗气泡,像是烧开的沸水,腾腾血气不断蒸发。

    几息后,血池彻底干涸,贤者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苍穹上按落大手,失去后续力量支撑,继续向下一段后,维持不住磅礴力量,在半空中直接爆开。

    轰——

    一圈肉眼可见冲击,瞬间席卷八方,撕裂所有云层,让天光变得明亮。秦宇眯起眼,身上黑袍鼓荡,他身影不动,眼神落到苍穹上方,那浮现的魔首上,念头急速转动。

    升魔门开启时,这张魔首便在门上,当时他后背灼痛似火烧。今日应对惊天一击,魔首自苍穹浮现,他后背再度出现灼痛。

    难道苍穹间这张魔首,与他有某些关系?

    秦宇不曾忘记,他猎杀魔狼王时,突然降临的力量,禁锢了魔狼王自爆,很可能也是来自这张魔首。

    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是,他获取自宁凌的魔之血脉,因为当年获取血脉时,宁凌曾在他背后刻画魔首。

    这念头一起,秦宇心神间,似一道闪电撕裂迷雾,背后一直模糊不清,无法被感应的魔首,此刻清楚的浮现。

    它竟然与苍穹上,这张浮现的魔首,完全一模一样!

    秦宇没有错愕、惊呼的机会,因为就在背后魔首,清晰出现在感应中后,一股共鸣突然降临。

    而共鸣双方,赫然就是他背后魔首,与苍穹魔首!

    嗡——

    心神颤动,古老、苍茫的气息,刹那间笼罩魂魄,低沉、威严呢喃声,清晰传入耳中。

    这是一种秦宇听不懂的语言,可他却诡异的,直接明白它的意思。

    因为这是血脉的共鸣,只有同源的魔之血脉,才能够将它激活,继而获得其中蕴含的传承。

    而这一传承的核心,便是禁锢——秦宇心头自行生出明悟,他得自宁凌的血脉,其名——禁忌之血!

    这座以荒古妖木为根基建造的小世界,能够完好存在至今,便是因为融入了禁忌血脉,以其血脉之力镇压八方。

    “世界之门即将打开,不知多少年后的小辈,你时间已不多,难道要将魔血晶留给他人吗?”

    苍穹上魔首,深深看来一眼,猩红血海之间,竟有几分温暖、欣慰。

    下一刻,它隐没不见。

    秦宇躬身行礼,心头还有几分愧疚,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具有任何血脉。

    不过想到,他与宁凌之间,本就不分你我,这才归于平静。

    抬头看向魔血晶,秦宇强忍着体内伤势,从地面挣扎起身,迈步向它行去。

    ……

    天魔城,恐怖气息似无形山岳,镇压在所有人心头。整个城池,如今一片安静,没人敢发出半点声音。

    因为升魔门小世界的入口,至今仍未打开,魔道的大能者们,尝试了种种办法,依旧没有丝毫进展。

    某处大殿,燃烧的火炬根本不能撕开黑暗,入目所及仍旧被,大片的昏暗所笼罩。巨大魔像伫立着,两名魔道祭祀,恭谨站在旁边,他们不远处是一个,身穿白袍的身影。

    他背负双手,站在魔像之前,腰背挺直,看不到半分敬畏之意。可两名魔道祭祀,却像是瞎了般,对这亵渎的一幕视若无睹,因为对方本就是,魔在世间的行走化身。

    一袭白袍下,是个看似三十余岁,气息沧桑、宁静的男人,他身躯并不如何高大,却给人不可超越的感觉。

    “为什么?”白袍男轻声开口,平静的音节,在大殿中不断回荡。

    一片安静,可他却皱起了眉头,似乎得到某些回应。

    两名祭祀腰弯的更深,苍老至极的面庞上,露出深深的敬畏。

    白袍男继续道:“打开小世界,我需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又一阵沉默。

    白袍男皱眉,随着简单的动作,大殿中的昏暗骤然沉凝,此刻似要冻结。

    几息后,他吐出口气,“最多一个时辰,必须开启小世界,否则我会亲自动手。”

    他转身就走,身影没入黑暗。

    两名祭祀躬身行礼,“恭送魔侍大人。”

    ……

    小世界,一片混沌空间,巍峨骸骨盘膝而坐。之所以用巍峨来形容,是因为这具骸骨,实在大的惊人。

    它端坐在地,也有几百丈高,若站直了身体,必然超出千丈。每块骨头,都像是晶莹玉质,表面上无数道纹路若隐若现,给人一种别样美感。

    目光落在上面,似乎整个心神,都要被拉扯出来,沉入这些纹路间,再也无法脱离。

    突然间,骸骨空洞的眼窝深处,浮现出两团暗淡至极的紫色,艰难、缓慢跳动着。

    “我这一脉,竟还未断绝,哈哈哈哈,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魔道亏欠一切,都将由我的后人,代我去收取。”

    “神魔之地就要风起云涌,这天地终将大乱,我已看到尸山血海,生灵涂炭!”

    “我的后辈,希望你能乘风云而起,将我们一脉丢失的一切,全部拿回来。”

    低沉咆哮,在这混沌空间中,不断回荡!

    ……

    荒古妖木彻底枯萎,地面黄叶落了几十丈深,干枯的枝桠伸向苍穹,像是一只只不甘的骨手,发出无声的呐喊。

    突然,这寂寥天地间刮起狂风,卷走地面厚厚落叶,“呼啦啦”飞向天空。漫天飞叶间,一袭黑袍身影伫立,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苍穹,脚下一步踏落,空气泛起波纹,如同水面般,任他穿透过去。

    下一刻,小世界苍穹上方,一闪大门缓缓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