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516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7-08-16
    极北之地,终年飘雪,苦寒。

    依旧是那座开凿粗糙的石窟,今日人更多了,不论男女都将自己,缠成一只厚厚的粽子,抵御越来越强的玄冰寒气,他们跪在冰凉刺骨的岩石上,眼神尊敬而沉重。

    “贤者大人,请您三思。”开口男子体格高大,按在地面上的手掌,骨节粗壮凸起,气息凶悍坚毅。

    一身单薄白袍的贤者,似乎感受不到外界寒意,闻言缓缓摇头,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辛苦布置多年,如今已经顺利开启,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能以这副残躯,为族群换来新生,老夫心底很快活。”

    高大男子还想再说什么,被贤者挥手阻拦,他眼神缓缓扫过周边,“看啊,你们都是我族最优秀的族人,如今也不得不穿着厚厚的皮毛御寒,你们的族人、牲畜呢?我们是一群遭天地抛弃的人,不想灭绝,就只能自寻活路。”

    “去吧,回到需要你们的族人身边,帮助他们活下去,等待我族转变命运契机的到来。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众人以额触地,“遵从您的意志,愿您安康。”

    依次转身离开,不少人眼中流出眼泪,因为当贤者大人消息传来时,他老人家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这是对族群的恩德,所有妖族部落,都将永远铭记在心。

    贤者轻声吩咐,“别乞,你留下来。”

    高大男子恭谨称是,微微低头站在一侧。

    等所有人离开,石窟中只剩下两人,空荡一片。

    贤者眼眸微微茫然,不知思索着什么,一时间没有开口。

    别乞略微犹豫,恭敬道:“贤者大人,您是在担心族群的未来吗?”

    贤者回过神来,略带歉意微笑,摇头,“不,老夫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你又足够优秀,我相信你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王,带领妖族崛起。”

    “今日,我要告诉你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魔道中,有个极其优秀的年轻人,他的存在极可能,成为妖族重大的隐患,所以当我族回归祖地之后,你一定要找到他,杀死他。”

    别乞皱眉,“您说的是赵潜渊吗?这的确是个大威胁,我发誓,一定会不惜代价,将他彻底杀死。”

    贤者摇头,“不是他。赵潜渊要杀,但我说的这个人,则更加紧要。”抬手点出,一颗光点出现,晃悠悠像是一颗雪粒子,融入别乞眉心,“记住这个人,一定要找到他!”

    别乞心头凛然,肃然拱手,“贤者大人放心,我一定会杀了他!”居然是一张陌生的面孔,魔道中何时多出这样一位天骄?但既然是贤者的吩咐,他只需记下照做便是。

    贤者点点头,“回去吧,整顿军队,训练出最勇猛的凶兽,当我妖族重临天下时,你就是族群手中锋利的长剑。”

    别乞跪下重重叩首,“请您保重!”

    起身大步离开。

    贤者目送他离开,眼底闪过几分犹豫,他很清楚应该马上,找到秦宇并且杀死他。可升魔门小世界风波未平,若再出手的话,极可能引起魔道怀疑,进而影响整个大计划。

    所以贤者思索再三,最终放弃了出手打算,“即便你足够优秀,又有诸多大造化,但你终归太年轻,老夫即便死去,却也不会留给你足够的成长时间,去危害我的族群。所以,你一定会死,区别只是早晚罢了。”

    “你必须死。”

    平静深幽的声音,在石窟中不断回荡,产生一道道的回音,像是某种强大的预言。

    ……

    天魔城。

    秦宇蓦地自修炼中惊醒,刚才一瞬间,他心生大恐怖,就像是被雨林中的凶兽锁定。

    如今再感应,却已没了这种感觉,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他的错觉。

    秦宇脸色阴沉,皱眉思索半晌,深吸口气压下翻滚心绪,闭上眼试图再度修炼,却怎么都沉不下心去。

    未知的危险,总是让人更加焦虑。

    数次入定尝试失败后,秦宇索性起身,推开修炼室石门,走到院落中。

    这座栖霞居最好的庭院,自然不是浪得虚名,院子非常大,景色极其美丽。

    秦宇静静看了一会,感觉胸膛沉闷稍解,抬头看了眼天色,打开院门向客栈前庭行去。

    现今已是他离开城主府后第三日,一直风平浪静,可秦宇知道,魔道势必在全力追查小世界发生之事。

    此番出门,他也有探听消息的意思,毕竟当日在小世界中,局面实在太过诡异,似有一只无形大手,从头到尾摆布着所有人。

    秦宇想到了,那从天按落的大手,威能恐怖无极,若非关键时刻苍穹魔首浮现将其惊退,他很难完好的站在这里。

    段三儿一阵风似的跑来,弯腰幅度大到让人担忧,说不准下一刻就会折断。

    “姚斌大人,不知您有什么需要?”

    秦宇淡淡道:“找个清静的位子,上些清淡小菜,酒要好。”

    段三儿笑容堆满了脸,“姚斌大人放心,咱们这的雪花酿远近驰名,掌柜收藏中有一坛百年陈,我马上给您取来。大人请这边走,咱们上三楼。”

    因为小段实在太热情,秦宇一路接受了不少注目礼,好在当日真魔卫请人时,不少人被吓的直接离开,见到秦宇的人并不多。所以大都只是好奇瞥一眼,只当他是哪个大有背景的纨绔子弟,不愿招惹麻烦纷纷收回眼神。

    三楼紧靠明霞湖,此刻清风徐徐,带来湖面上几分温润湿气,低头能够清楚的看到,湖边上嬉戏的年轻男女。

    有那穿着泳衣,躺在椅子上的少女,一眼落下美处皆入眼底,实在妙不可言。

    就算没什么阴暗心思,看一看也让人心神愉悦,秦宇点点头落座,段三儿见他嘴角笑意,顿感精神百倍。

    “大人您稍等,小的马上去准备。”

    或许是栖霞居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秦宇刚坐下不久,十二个凉、热、果盘已经端上了上来,掌柜亲自送来一坛子酒。只看酒坛表面温润颜色,便知道有些年头,打开后果然酒香四溢。

    秦宇喝着酒,吃着厨房精心制作的佳肴,不动声色便已经,将不远处桌上几人交谈悉数收入耳中。

    昨日,魔道将小世界中发生事情昭告天下,没有任何遮掩之处,死伤惨重至厮,令整个神魔之地震动。几乎所有大型势力,都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慰问已故魔道弟子,对魔道遭遇表示同情,同时强烈谴责这种,挑起世间大乱的恐怖主义行径。

    魔道很快,发布了第二个通告,将不惜一切代价,寻找杀害魔道弟子之人,无论任何人,但凡知情不报,将与凶手同罪,诛灭十族!

    桌上几人说到这一条杀气滔天的通告时,眉眼之间满满的骄傲,胆敢公然威胁整个天下,强横宣告诛杀十族的,唯有他们魔道。

    秦宇脸上忍不住的,露出赞叹之色,心想不知是谁,做出了宣告天下的举动,展露了魔道强横实力,更有一份强悍意志在内。想来应该是那种,翱翔九天之上的大人物吧……诛十族,果真凶悍霸道!

    抬手一饮而尽。

    石家兄妹也在三楼,只是离得比较远,秦宇并未注意到他们。

    “妹妹,我们过去吧,拼一拼运气,说不定就有机会。”石自持咬牙,“枯等下去,只会是坐以待毙啊!”

    石青青心头一跳,自己瞻前顾后考虑得失,却没想到他们石家,如今已被逼到绝境,再不想办法自救,便真的要家破人亡了。这种时候,自然任何机会都要尝试一下,她吸一口气,点点头,“哥哥说的没错,我们的确不能再等了!”

    石自持豁然起身,“我们现在就过去!”

    两人起身行来,可不凑巧的是,没等他们赶到,已有两道身影,先他们一步到了临湖窗边,也是一男一女。

    石青青眼中闪过懊恼,姚斌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若今日无法与他说上话,不知下次见他又是何时,而石家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都怪她刚才太纠结,否则何至于被人抢先。

    石自持脸色铁青,大步就要过去,这两日的遭遇,让一向心高气傲的世家少爷,心头积满了怒火。

    突然,前面那女子转过身来,石自持眼神瞬间迷离,口水直接就流下来了。

    他眼中,这女子面目模糊,却有种说不出的美丽,简直就是他幻想中最完美的女人。

    对方的眼神,在他看来如此温柔多情,呼吸逐渐加深,心跳越来越快。

    “哥哥!”石青青大惊,看着他满头大汗,面庞涨红呼吸困难,偏生一副神魂颠倒的模样,急忙拉了他一把。可这一拉,居然没能将石自持唤醒,石青青顾不上脸面,拿起旁边桌上一杯凉茶,直接泼到他脸上。

    憋的脸红脖子粗的石大少,猛地清醒过来,看着妹妹焦急的神色,及她手中还未放下的茶杯,心头一颤寒意涌出,同时脚下发软,身体晃了晃被紧紧扶住。

    石青青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石自持眼含隐惧,看了一眼前面两人,“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声音竟嘶哑的厉害。

    “好。”石青青并不笨,此刻也已察觉到异常,急忙唤来家中子弟,搀着石自持匆匆离去。

    秦宇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英俊无比气度从容,外表三十余岁,一双眼眸温润通透,自有沧桑气息向往流淌。

    他旁边,是个浑身散发着成熟气息的美妇,腰细胸挺体态婀娜,像是一颗熟透的蜜桃,轻轻一碰就要流出水来。

    男人英俊潇洒,女子妩媚万分,怎么看都是一对让人羡慕的夫妇,可秦宇这会心底里,有的只是紧张。

    不,确切来说,是极度的紧张!

    无论紫月还是太虚渡海铃,都赋予了秦宇,极其敏锐的感应能力,更何况激活了部分大道之体,他几乎可以直接“看”到,天地间的无形规则。

    如今对面这一男一女,看似气息普通,可在秦宇眼中,他们周身规则扭曲,完全形成一片混沌,就好像他们本身,就是一颗行走的黑洞。

    秦宇毫不怀疑,对面男女任何一个,都有轻而易举,将他碾杀的恐怖实力。

    劫仙境!

    而天魔城中,如今局势下,胆敢公然出现的劫仙境,只能是魔道中超级强者。难道他在小世界中做的事,如今已经暴露?

    可若是暴露,秦宇绝不相信,他们会等待三日后再来。因为魔血晶的诱惑,哪怕劫仙境,也不可抵挡!

    强行保持镇定,秦宇发挥出来十二分的功力,眉头微皱似有不解,语气略带迟疑,“两位有事吗?”

    白衣男人眼神平淡,闻言笑了笑,“相逢即是有缘,不请我们喝杯酒?”

    秦宇恍然,“两位是闻到酒香了吧,这雪花酿的确香味醇厚,姚某独饮正觉寂寞,两位来的正好。”

    一抬手,早就注意到这里的段三儿,小跑着冲过来,“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秦宇道:“添两副碗筷。”

    东西很快送过来,秦宇亲自倒满酒杯,笑道:“两位,请。”

    段三儿退到一旁,见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俩是什么人,好大的架子。

    将秦宇视为,改变自身命运的贵人,段三儿发自本能的,不希望秦宇吃一丁点亏。

    哪怕是眼前这点小事……不过,那女人真美啊,只是一眼,自己差点就可耻的硬了……

    白袍男人端起酒杯,嗅了嗅点点头,“果然不错。”抬手喝下去,微微闭上眼,似乎是在回味。

    旁边的女人突然道:“姚斌,小世界中发生的事情,你究竟隐瞒多少?”

    秦宇脸色微变,沉声道:“两位是什么人?”

    女人声音淡淡,“你只需回答便可。”

    秦宇吸一口气,脸色阴沉下去,似乎随时都要爆发。

    就在这时,白袍男人睁开眼,“我们只是好奇一问,小友不愿回答,不说就是了。”

    秦宇脸上阴晴不定,几息后叹口气,“罢了,姚某既有心入魔道,即便今日不说,莫非还能一直避讳?”他直面两人,“的确,姚某有所隐瞒,但每个人都有,不愿被人知晓的秘密。我只能说,关键事情上,姚某知道的都说了。”

    白袍男人微笑,将酒杯放到桌上,“啪”的一声轻响传入耳中,秦宇周边世界瞬间震荡。他的心脏,不受控制大力跳动,推动鲜血沿着血管,在体内高速奔腾,发出“轰隆隆”低沉轰鸣。

    对面,白袍男人眼神微亮,旋即归于平静,他看了秦宇一眼,起身道:“因小世界意外变故死伤惨重,魔道已经决定,将所有活着离开小世界的修士,全部吸纳进去。所以恭喜小友,你很快就能达成心愿,成为魔道一员。”

    转身向外行去。

    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流淌着诱惑气息的美丽妇人,眼神扫了秦宇一眼,似有一些惊讶,跟在白袍男人身后离开。

    直到他们下楼,秦宇才恍惚回神,身体逐渐归于掌控,心跳恢复正常。

    他豁然起身,几步走到三楼对面,低头向外却已经看不到,那一对男女的身影。

    秦宇脸上阴晴不定,喃喃道:“究竟是什么人呢?”

    ……

    一身白衣的魔侍大人姿态从容,沿着明霞湖长长的杨柳堤前行,往来人流很多,却没有一个能够看到他,更不要说碰触,往往还有一段距离,就会被直接推开,诡异的是从始至终,居然没人察觉到半点。

    颜柳脚步轻盈跟在身后,不时抬头看向他的背影,充满了温柔眷恋,没有半点劫仙境的威严气度。

    终于,魔侍大人停下,面朝明霞湖,眼神古井无波。

    颜柳挽起额前秀发,“你很看重这个年轻人吗?”

    魔侍淡淡道:“他有足够让我看重的资格。”

    颜柳撇撇嘴,“实力如何且先不说,倒是一个滑头。”

    魔侍道:“今日局面,换做任何人,只怕都要装作,丝毫不知你我的身份。”他顿了下,继续道:“有脑筋的,总好过无脑,至少在这凶险世间,能活的更长久些。”

    颜柳眸子亮晶晶,“你真的看好他?”

    魔侍摇头,“我只是怀疑。”他眼神陡然锐利,“多年以来,这小辈没有半点名声传出,一日横出于世,成为魔道绝代天骄。世上哪有这么多的赵潜渊,所以这本身,就让人不得不怀疑。”

    颜柳面露思索,“你是说,姚斌或许跟,小世界中发生的事情有关?”

    魔侍上前一步,“没有证据,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我会压制他一段时间,如果有问题自然会暴露。如果没有,就当做是对他的一次磨砺,日后给些补偿就是了。”

    背对着颜柳,避开了她的眼神,魔侍眼中露出一丝愧疚,其实他并不擅长说谎,尤其骗的还是,多年来一直深爱他的女人。

    可这件事,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他必须足够小心。

    身为圣宫地位尊崇的魔侍,他突然带领真魔卫降临天魔城,早已经引起各方关注,一举一动都会被解读。

    不过此刻,魔侍心底除了几分愧疚外,满满的都是激动、欣喜,甚至他要非常努力,才能保持此刻的平静。无数年的等待,这一天终于到了,他会很好的隐藏自己的心思,暗中关注他的成长,直至有一天,他有足够的担当。

    因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