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54章 要不要打个赌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02
    海老沉默着一言不发,吴大管事脸色难看,薛晴眉间有些许无奈。 ?·便是他们,也认为结果,在乌则天收手时,就已经注定。

    现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一些时间,可这些世间,还有等待的必要吗?不止一个人,心底生出这念头,然后将眼神,汇聚向赛委会各位委员。

    徐委员长轻咳一声,不动声色:“三日时间还未到,宁先生可以继续,我想乌大师应该不会介意。”

    海老明说了,谁针对宁先生,就是针对他,聪明的老徐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反正现在,他说的也在理。

    乌则天大师神色淡然,一派雍容自若,淡淡道:“罢了,就等这小辈一会。”声音还未落下,便被一个哈欠打断,珊瑚屋从里面打开,黑袍迈步出来,“果然人老了速度慢,我都睡了好一会,现在才出来。”

    这一刻,很多海族满心无语,心想睡觉这种事情,怎么老是能从你嘴里说出来?而且这种时候,你觉得咱们会信吗?吹牛吧你!不少眼神冷淡下去,透出几分鄙夷与幸灾乐祸,心想你现在嚣张,等下有你哭的时候。

    乌大师面前,你那枚沧海莲的种子,还能拿出手吗?

    啧啧,真是期待啊!

    嘘声如潮。

    秦宇突然生出一个念头,嘴角勾了勾,声音淡淡,“看来,很多人对我不满啊,那么要不要打个赌?”

    吴大管事捂脸,心想又来了!

    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这心思。

    旁边薛晴,也是一副无语模样。

    海老询问两句,得到回应后,不由摇头苦笑,心思却忍不住转动起来。

    宁小友这表现,似乎颇有自信啊。

    徐委员长轻咳一声,“宁先生,这恐怕不合规矩。”

    乌大师摆手,“无妨,老夫也想知道,宁先生要怎么赌?”

    “很简单,我觉得我会赢,不信的可以押注到老乌身上。? ?·赢了,所有押注都是我的,输了,就照单赔偿。”秦宇笑笑,“老乌,你要不要也来赌一把?”

    乌大师不怒反笑,眼神很慈祥,“好啊,既然你这小辈敢开盘,老夫若不下注,岂非对不起你。”

    转身招了招手,广场内马上飞出几人,来到祭坛下。

    “算算,老夫手头如今,还有多少活动金额。”乌则天大师身为紫牌,身家何等丰厚,当然有专门的理财人员。

    很快,理财首席给出回复,“大师,您有七千五百万灵石可以动用,如果不够,还能再周转。”

    乌大师扭过头,似笑非笑,“小辈,听到没有?这一单,你接不接呢?”

    哗——

    广场内外哗然!

    七千五百万灵石,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笔恐怖财富。恐怕,只有王宫与顶尖的底蕴深厚大族,才能拿得出来。

    海族富有,因而好赌,王都中赌风盛行,历来不乏大手笔。

    可七千五百万灵石……前所未有!

    秦宇笑眯眯,“接,当然接,老乌送钱给我,怎好意思不要。”眼神一转,“那么,还有谁下注吗?在场的都算,宁某全接着。”

    “真的全接?我们下也可以?”看台一左拥右抱,带着拇指大宝石的老豪,大声开口。

    秦宇抬手一指,“当然,有一份算一份,宁某都接着!”

    “给我下注一百万!”老豪果然好奇,从怀里掏出一把灵石卡。

    “我也下!”

    “给我记十万!”

    “五万!”

    “我也来三万!”

    王都从不缺少有钱人,虽然单笔大额没再出现,可转眼间冒出来的,挥舞着灵石卡的手臂,密密麻麻像是丛林。 ?  ·

    十拿九稳的发财的机会,当然谁都不愿错过!

    乌大师神色越发愉快,似乎已经看到,秦宇此后一生债务成山的悲惨景象。不过,貌似还不够。眼神微闪,老乌笑容淡淡,“小辈,今日下注之数,将是天数字,你凭什么保证可以赔偿。”

    秦宇点头,“老乌你所言不错,既然开盘口,自当要给出保证。”

    正想说什么,海老淡淡声音响起,“老夫为宁小友作保。”

    吴大管事咬牙,“我海灵阁分部,也为宁大师作保!”

    武则天大师眼底厉芒微闪,“海灵都加海灵阁,份量倒也够了。老夫在王都有座大宅,市价三千万灵石,便作价两千五百万凑足一亿。如果老夫胜了,我要海灵都你东环那座院子。”

    海老淡淡道:“好,老夫答应了。”

    武则天大师心满意足,“诸位,信得过老夫的,现在可以下手了,十大紫牌第七海灵都,与海灵阁担保,赔付有保障!”

    “我要下注!”

    “快帮我记下,一万灵石!”

    “我也下一万!”

    吴大管事深吸口气,命人开始收取灵石,海族赌博之风盛行,赌具自然是不缺的。交付灵石后,会得到特殊开具的赌票,这种赌票是专门炼制,本身就价值不菲,还没人可以仿造。

    临时充当财会人员的各位海灵师,平日眼界也不低,可今日很快就脸色发白,看着一笔笔下注,浑身冷汗津津。很快,几笔恐怖下注,接手的海灵师大汗淋漓,不敢擅自作主找来吴大管事。

    吴大管事看清下注金额,眼前一黑强自保持镇定,咬牙道:“接,有多少接多少!”既然已经站出来,就不可能再罢手。心里叫苦是可以预料的,心想海老啊海老,这次下的本钱可太大了,您可得救我!

    半个时辰后,所有下注金额汇总,吴大管事看了一眼,半天没喘过气。负责记录的海灵师,交出账本后,白眼一翻晕了过去。没人瞧不起他,反而有种羡慕的感觉,至少昏过去就不用心惊肉跳了。

    这一刻,不少海灵师心底,忍不住钻出念头。或许,是时候考虑换份工作了……

    徐委员长面无表情,沉默中带着一丝无奈,满脸对眼前闹剧无可奈何的模样,丝毫看不出他方才暗中让人,下了一笔五十万的重注。当然,他下到了乌大师身上。

    轻咳一声,徐委员长沉声道:“乌大师、宁先生,如果你们二位没有异议,请取出各自莲子。”

    泰合广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伸长脖子,瞪大眼珠,目不转睛。

    这已不仅仅是,挑战紫牌胜负,更是一场惊天赌局!涉及金额,简直天数字,关乎无数海族切身利益!

    乌则天莲子已被检测,所以现在,只需检查秦宇的就好。见他表示同意,徐委员长做出请的手势。

    秦宇翻手将玉盒取出,所有人瞪大眼,下一刻所有人,心头猛地一松。下注了的海族,纷纷喜笑颜开,犹豫不决的海族,则痛苦万分。

    只见那玉盒中,沧海莲莲子尽管饱满,表面纹理却很浅薄,根本没有半点玄妙之气。此刻,随着赛委会海族检查,周边没有半点异象,便是水浪声也不曾有半点。

    大局已定!

    无数海灵师做下判断,眼神落向那一袭黑炮,露出怜悯之意,心想这位宁先生,恐怕到死都要,背负着满满债务了。

    可怜啊!

    也有海灵师看向海老及吴大管事,海老身为十大紫牌之一,身份地位超然,不是他们有资格评判的,可吴大管事平日里,何等精明的角色,怎么今日竟如此冲动。

    这次,恐怕海灵阁王都分部,要换一个主事人了!

    “海老……”被判了“死刑”的吴大管事,一脸惨白。

    海老面无表情,“放心,这件事情,老夫会为你开脱。”

    只是,想到自己一辈子积累,还有那座最爱的宅院,嘴角忍不住轻轻抽搐。

    乌则天大师负手而立,眼神平静淡然,面对大胜如此风轻云淡,让无数海族暗暗钦佩,心想大师果然是大师,佩服啊!

    判断一枚种子好坏,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自然是让它们生根发芽,对比一目了然。

    赛委会准备了催发所用培养液,品质完全相同,分别摆放在两张工作台上。转播画面同时跟进,确保接下来激动人心,注定日后无数人传颂的画面,可以被清楚看到。

    徐委员长得到莲子妥当的眼神,轻咳一声,“乌大师,宁先生,两位一起还是……”

    看台,不知谁先高呼一声,“乌大师!”

    瞬间应者如潮!

    许是感激大师帮助他们赢得财富,一个个卖力无比,滚滚声浪似要将整片海翻过来。

    徐委员长心情也很好,不介意卖个顺水人情,况且这是广大群众提出来的,他只是顺应民意而已。

    “乌大师您看?”

    乌则天淡淡一笑,“既然大家如此盛情,老夫就抛砖引玉吧。”

    瞧瞧,人家大师多会说话,可只怕这块“石头”抛出来,有些人就没脸再表现了。

    赛委会海族出手,小心将莲子取出,放入培养液。

    下一刻,玉盒中盛放营养液,如同沸水般翻滚起来,蕴含的力量被莲子吸收,“咔嚓”轻响传出。

    莲子破壳了!

    一根根细小根茎,以肉眼可见速度钻出,快速生长延伸。与此同时,细嫩苗芽钻出来,扭动着生长。

    一片叶子,两片叶子,三片叶子……

    无数海族目瞪口呆,看着这几如神迹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