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57章 一个时辰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03
    哼哼!

    桂德拉委员心头冷笑,狗徐,让老子出头被揍的凄惨,当真以为我不敢翻脸了?宁先生就在眼前,抱上这条大粗腿,你又能奈我何!

    秦宇淡淡道:“既如此,那便今日吧。”

    干掉乌则天,夺取紫牌第三位,顺手卷走泼天大财,已经引人瞩目。或许一时间,这层瞩目是保护层,可耽搁久了,怕是要横生枝节。

    简单说,秦宇决定跑路了。当然,跑路也是潇洒的跑路,以紫牌第三身份,随便寻个理由,都能轻松离开王都。

    然后……当然是有多远跑多远!

    所以海灵洗礼能早就早吧。

    损失财富痛哭流涕的海族们,终于得到了一点好消息,宁先生要在今日,在泰合广场上,开启海灵洗礼。

    海灵洗礼针对一人,可漫天海灵之力降下,终有少数散逸开来,被靠近之人吸收。历年来,每次紫牌更迭,海灵洗礼降临,都会有旁人受益不浅。当然,大部分紫牌们,选择了私下开启,只许少数亲近或地位不凡之人靠近,获得海灵之力。

    只是想想,如今泰合广场内外,聚集海族数量之多,就让人一阵无奈。就算有海灵之力散逸,又能分到多少,聊胜于无罢了。所以惊喜后,海族们只是抱着一份,看热闹的心思。

    至少,亲眼目睹海灵洗礼,再加上之前,见证了赋灵者的诞生,足够吹嘘一辈子了。

    只是,票价真的很高很高啊……又有海族红了眼,我不是想哭,只是风迷了眼,真的,你看我在笑,笑的多灿烂。

    呜呜呜呜——

    我的灵石!

    闹哄哄混乱声,随着秦宇步向祭坛,快速安静下去,所有眼神齐聚,羡慕、敬畏。他神情凝重,脚步沉稳有力,这让四名白袍祭祀面露欣慰,心想这位宁先生虽然行事狂妄,可对海灵还是心存敬畏的。

    可事实上,秦宇此时心里更多的,是忌惮与无奈。这祭坛,他总觉得古怪,不愿意靠近,可祭司们主持海灵洗礼,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愿意在泰合广场上开启的,当然要在祭坛之上进行,方能显示对海灵的尊敬。

    拾阶而上,通体洁白祭坛,可清楚倒映出身影,淡淡脚步声,此刻变得格外清楚。

    “宁先生,请向紫牌注入气息,剩余之事,交给我们便好。”一名祭祀淡淡开口,他眉眼疏阔,自有几分气度。

    秦宇拱手道谢。

    祭祀是一群很超然的人,他们有着极崇高的地位,在偏远地区及一些传承大部中,是部落族人的精神领袖。只是王权崛起,王都及各大城池外的中,他们只能维持地位,却不再超然。

    秦宇的有礼,显然让四位祭祀很满意,笑容越发温和起来,低声祝福了几句,不外乎海灵庇护等等。

    抬手,将紫牌举起,秦宇小心翼翼,控制着自身气息注入紫牌,而不会泄露半点。其实这一刻,他是很紧张的,因为海灵终归是海族信奉的无上存在,他却是货真价实的人族。万一,海灵真的有灵,或许他会在最辉煌的一刻,被狠狠打落下去,然后下场凄惨吧。

    可事实是,秦宇的猜想是对的,所谓海灵或许真的存在,也只是一个没有主观意志的庞大能量存在,它平稳有序运转,类似于某种规则的存在,并不会干预规则下的运转。

    比如秦宇这个钻了空子的人族。又或者,海灵察觉到了,只是不屑理会,如此渺小又弱小的小东西。

    所以,紫牌震颤着,从秦宇手中升起,越来越高,悬于祭坛之上。

    四名祭四神色肃穆,围绕着秦宇,迈动着古怪步伐,不时跳起抖肩或倾斜,像是某种古老的舞蹈,口中配合着或短促,或深沉,却无一例外苍茫悠远的音节。

    这音节听着很简单,可彼此组合到一起,在这古老舞蹈的加成下,似乎就有了撼动人心的力量。无数海族神色肃穆,本能中涌出深深敬畏,有那心志不坚的,已经跪倒在地向祭坛膜拜。

    嗡——

    嗡——

    丝丝震鸣传出,由微弱快速壮大,带着震颤的波动,让空气渐渐泛起波纹。

    于是,祭坛上的王都“天空”,就像是一圈圈海水,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则律动起来。

    秦宇抬头,便看到这些律动间,一颗颗蓝色光点落下,像是一场蓝光雨。不知别人是否可以感受,秦宇看到这些光点瞬间,肉身与灵魂,同时传出深深的渴望。

    那是一种,饥饿了好多年的感受,如果不是意志足够强悍,他或许已按捺不住,冲入半空吞噬它们。

    不知何时,四名祭祀已经停下,眼神带着些许倦怠,落到秦宇身上,露出些许赞赏。

    一名祭祀微笑,“宁先生,请不要做任何举动,以免影响到海灵洗礼进程,你只需安静等待,海灵赐予的力量,会自动融入体内。请接收海灵的赐予,祝你好运。”

    四名祭祀低头行礼,向冥冥中的海灵,献上自己虔诚的尊敬后,转身飘然飞走。

    哪怕他们,在海灵洗礼中,也没有靠近的资格。这注定是,只为一个人开启的无上机缘,与海灵沟通,获得它的恩赐。

    传闻,海灵之力中,蕴含着海灵的意志,吸收数量足够多的话,就可获得意志庇护。

    这种庇护,或许是突然增强的体质,或许是得到额外强化的灵魂,又或者直接是某种,不曾存在于天地的神通。

    祭祀说的祝你好运,就是指的这点,可他主持了很多次海灵洗礼,这句话说了一样多的遍数,却从来没有人可以真正得到。

    祭坛下,祭祀古朴从容面庞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暗淡,难道他们终生侍奉的主宰,真的已经沦陷了吗?

    第一颗蓝色光点,触及到黑袍,然后无视它的隔绝,融入秦宇体内。

    下意识,秦宇闭上眼,一丝倦意生出,他竭力想要保持清醒,可还是很快陷入到,半睡半醒间。

    这是种奇妙的感受,整个人如同泡在温度适宜的泉水中,随着水波轻轻起伏着,全身心都放松下去。

    于是,秦宇酣然睡去。

    于是,他将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于海族王都中掀起惊涛,甚至影响到整个海域变化!

    睡去的秦宇,在外界无数海族眼中,身体缓缓腾空升起,被蓝色光点包裹住。它们欢快的涌入他体内,空气中响起若有若无的音节,与祭祀们发出的有些相似,更加模糊更加肃穆,带着一份无上威严,降临。

    四名祭祀,恭谨跪伏到地上,五体投地,眼中泪花涌动。

    海灵洗礼,在这一刻,正式开始了。

    ……

    海老满脸羡慕,“海灵洗礼啊,啧啧,可惜老夫已不可能,再次获得海灵的垂青。”

    他这种模样,让身边吴大管事等人一阵无语,心想您老人家好歹也曾经经历过,何必在我们面前这样说。

    薛晴轻声道:“老师,我也未曾见过海灵洗礼,它究竟是怎么进行的呢?”

    海老一脸追思,“我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中经历了很多,醒来后却不记得了,只有些模糊的画面。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经历,据说每一个人与海灵沟通,都会有不同的际遇。”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众人心里多了个小爪子,更加难受了。

    吴大管事轻咳,“海老,那您总知道,怎么判断海灵洗礼中,收获的多少吧?”

    海老转身过,一脸没想到的表情,轻叹,“小吴啊,你心性还得多历练,怎么过去了这么大会,还没回过神来。”抬手一指,“海灵洗礼收获多少,当然是时间越长,收获越多。”

    不等吴大管事尴尬,他继续道:“半个时辰,算是合格了,能达到一个时辰,就算极其优秀。老夫当年只差一刻,就是一个时辰,在那几次紫牌更迭中,算是比较好的。”

    薛晴抿了抿嘴角,“那老师……您觉得宁先生他……能有多久……”

    众人噔大眼睛神竖起耳朵。

    海老沉默少顷,摇头,“不好说,可宁小友每每都能出人意料,应能及得上老夫,达到一个时辰也有可能。”

    这是海老的判断,也是所有有资格,知晓关于海灵洗礼之事海族的判断,一个时辰已经很不容易。

    可随着时间流逝,一些人开始坐不住,屁股像是生了疮一样,来回挪动。

    半个时辰了。

    半个多时辰了。

    快一个时辰了。

    一个时辰了!

    祭坛上那片律动的“天空”,仍不缓不慢的波动着,洒落下无数颗蓝色光点,竟像是一场秋日里的绵连细雨,下的无休无止起来。

    它在下。

    还在下。

    一直在下。

    于是,无数道看向祭坛上,那蓝色光点中若隐若现的身影时,便忍不住羡慕起来。

    “不愧是赋灵者啊……”无数海灵师感叹着,却不知道,这只是他们感叹的起始。

    这一日,注定烙印在无数海族灵魂深处,直至死亡都不可能,将它遗忘掉半点。

    “一个时辰了啊……”海老喃喃开口,眼底深处终忍不住的,露出一抹羡慕。

    ####

    月初了,求保底月票加持,。另外,如果力有所及,请移步网,支持正版订阅,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