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72章 烟火没有绽放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12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好吧,这实在是一句,被用到烂大街的话。不过某种程度上说道理是对的,亿万生灵于天地而言,不论种族高贵或低贱,都没有什么区别。可既然用了某种程度形容,那么显然就有特殊的例外情况,比如修行者这个特殊的群体,会被更多的“关爱”。

    无论正、魔、妖、邪中人,皆有一个共同认知,天地是有其意志的,只因受规则约束无法干涉大道运转。这份规则约束,只有特殊的时刻,才能被暂时解除,那便是天劫。

    作恶多端,性喜杀戮,荼毒生灵的修士,天劫威力必定强悍,往往顺利度过者寥寥无几,皆身化飞灰。

    这并非是妄言,而是历代修行者经历过千万次雷劈后,摸索出的真理。所以,即便穷凶极恶的邪魔,也不会随意伤害凡人,就是为了避免因果加身,命丧劫雷下。

    今日三道劫雷,威力已强的变态,汤公便想过,秦宇肯定曾做下天怒人怨之事,才会被天地降罚。可如今,三道天劫已过去,劫云仍未消散,反倒翻滚更加厉害恐怖威压渐盛,这就不对了。

    是大大的不对!

    这已不算天劫,倒更像天地本身,打定主意要将宁秦击杀当场,诸如此类事情只是在一些古老典籍中略有记载,汤公哪能想到会亲身经历,所以才喝骂出刚才那句话。

    因为,他真的想不到,要做多少恶事,才会被天地如此厌弃。

    王都之上劫云面积越来越大,投落下大片阴影,只是身处其中,便让无数海族心神颤栗如坠冰窟。

    海老喃喃低语,“必死之劫……居然是……必死之劫……”他眼眸之中皆是复杂苦涩,“汤公,这场天劫你不能挡了,否则就算再接下三道,下面还会有而且威力越来越强。这一关,只能宁秦他自己撑过去!”

    汤公脸色铁青,“你当老夫不知道吗?可刚才天劫威力你也看到了,老夫不出手的话,他一定会死!”接下来的话没说出来,可意思很清楚,宁秦若是死了陛下怎么办?当然,这的确很现实,因为反过来推,也可以看成是若陛下无事,我管宁秦他怎么去死!

    海老摇头,“没办法,只能赌一把,不然越往后面,越没有可能。”

    汤公咬牙切齿。

    轰隆隆——

    劫云翻滚如大潮,恐怖声浪惊天地,刺目雷光席卷八方,然后第四道天劫降临!只一眼,汤公心头骤沉,这一道雷霆便是他出手,也未必能全身而退,何况是宁秦。如果他死去,陛下方面刚有的一线希望,便又要烟消云散。

    “混账!”汤公压低声音咆哮,不知针对的谁。

    早在天劫出现,汤公插手抵挡时,无数围观海族已安静下去,瞪大眼看着眼前一幕。可任谁也没想到,三道劫雷过后,它竟还未结束。

    第四道天劫气息横扫,无数海族脸色发白,眼神看向灵石大球,眼神中满是错愕与怜悯。可怜的宁大家,这样的劫雷下,元婴阶存在都未必能抵挡,他岂能不死?同时还有不少海族,满脸痛心疾首,眼睁睁看着亿万灵石毁去天劫下,实在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吴大管事呆在原地,怔怔看着劫雷,好好的怎么突然间,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一步?

    薛晴紧紧咬住嘴唇,一片苍白之色,脑海乱成一团,已没有办法思考。

    远方高楼,有伟岸身影伫立,黑甲如山峦,一动不动便有镇压八方之势。楼中还有七八名海族,大都是生面孔,零零散散的坐着,如果有熟知王都海族在此,就会发现他们大都是实力强悍的一方豪强,其中一人甚至是,军方某位关键人物。此刻,这些海族微微低头,向这位真正的大人物,表示足够的尊敬。

    “伴生藤绝对出了问题,尽管王宫消息封锁的很严,但通过各方面变化汇总,依旧能够察觉。”一名肤色白净气质阴柔海族轻声开口,难掩遗憾,“可惜,这次意外已被解决,否则或许就能以最小的代价,达成目的。”

    他抬头,眼神平视不敢跃过伟岸身影的高度,看向空中那座灵石大球,眼神赞叹,“尽管我很恼怒,却不得不承认,这位宁大家当真是,一位极有本事的人。”

    令一名海族冷笑,“有本事又如何?终归不是我们线上的人,南江府上下所有人被税务司带走,却折损的毫无意义。”

    微胖老者咬牙,“折损的可不止是南江府,还有老夫麾下的刺客!”这是张熟面孔,海灵师大赛时,他全程陪同着京观锦,王都当街刺杀被黑骑剿灭的刺客,就是他苦心培育。当然,现在还得加上,之前灵石引发混乱时,被王宫侍卫干掉的两人。

    有人出面中止话题,“好了,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死了。”

    这话,让房中几人脸色缓和下去,心底下意识松口气。就像是注定的克星,自从宁秦出现开始,他们便诸事不顺,不仅耗费无数心力准备的海灵师大赛毫无所获,更将京观锦、乌则天师徒二人赔了进去。王宫事情出现转机,又被他插手破坏,导致南江府暴露,暗中还有一系列的动荡与余波。想来死的人,随着时间流逝,还会不断增加。

    现在,他终于要死了。

    只可惜,多年布置、等待的大好局面,就这样眼睁睁的错失了,想到这里房中几名海族满心无奈。眼神落到窗前,那伟岸身影上,众人心绪快速平静下去,他尽管一句话都没有说,却是所有人心底的磐石。

    只要他在,就一定有机会,迟早会成功的。

    眼光稍稍偏转些,看清窗前身影的面庞,一身黑甲衬托下,是如天神般的强悍气息。又是一张熟面孔,如果秦宇能看到这幕,就会想起与芊芊公主冲突时,见到的这位强大存在。

    鲸妖之主!

    站在窗前,这位将自身包装极好,在无数海族眼中的国之基石,此刻轻轻皱着眉头。但出乎意料的是,京观锦的失败,乌则天丢失紫牌,伴生藤的机会,南江府的折损……这些事情他都没有想。

    因为在鲸妖之主看来,变天换日之事本就艰难,任何意外与失败都很正常。此时他想的是,为何这位宁秦宁大家,让他有种莫名的厌恶与熟悉。这种感觉,或许别人会不在意,可修为到了他这一步,几乎成就神魂,冥冥中自有感应。

    可惜他就要死了,如此威力天劫下,恐怕肉身、魂魄都要化为飞灰,倒是没办法调查一二。

    这一刻的王都,所有汇聚到这里的人,都认为宁大家要死了,因为天劫下不论其他,考验的只有绝对的实力。

    鲸妖之主这样认为,汤公这样认为,海老这样认为,也包括差不多同时抵达到这里的两只队伍。

    少女推开车窗,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看着劫云下落下的天劫,感受着它散发出的毁灭气机,下意识缩缩脖子,小声道:“七婶婶,渡劫的是那位宁大家吗?”

    妇人脸色阴沉,挤出几分笑容点头,事情的变化出乎意料,宁大家居然在渡劫,而且是传说中的必死之劫。借宁大家之势,海灵阁近来声势暴涨,大有一举登顶览众山小的气象,此来必定遭遇重创,甚至于,还要面对其他海灵势力的反扑。

    少女不知道家中,将遭遇怎样的困难,只是看着那座灵石山,一面感叹着这位宁大家真的好有钱,一面替他感到可惜。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恐怕就是有无数的钱财,却没有命去花。

    薛帧第一次皱眉,冷厉肃杀气息如寒潮,周边迅速清空无数退避海灵满脸惊恐,心想这哪里来的人,气息好可怕!

    车驾中,副祭祀眼神暗淡,口中皆是苦涩,原本以为看到一线希望,谁知放手一搏竟会遭遇这样的结果。

    是造化弄人,还是冥冥注定,拜月部气数已尽呢?

    白裙女子眼神哀伤,她张了张口想要安慰,却发现满心混乱意,竟根本不知要如何开口?眼神穿过车窗,看向那座灵石大球。拜月部的希望就在那里,触手可及,却终归是来迟了。

    第四道天劫带着毁灭气息,就这样横贯天地到来,在即将触及到灵石的瞬间,突兀消失不见。

    这很正常,天劫不可躲避,除非外来因果插手(如汤公接下天劫),无论你藏身何处何地,它都能跨越阻隔,直将降临到你头顶。

    接下来,就应是一场绚烂烟火了吧。

    修士修行逆天改命,纳天地灵力入己身,转化成修为及强力,当修士死于天劫之下,会有无形意志降临,将所有一切返本归元,重新融入天地。

    也就是说,修士修为、法力,都会恢复成灵力,这一过程极其绚丽且动人心魄,因而被称之为烟火。当然,这样的烟火,每次都代表着,一名应劫修士横死。

    或许,应该称它为世间最悲伤的烟火,才算妥帖。

    时间过去一息,过去两息,过去三息。

    平静如初。

    烟火没有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