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75章 阶下囚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启……启禀……鲸妖之主……龟先生说的……是真的……”

    结结巴巴战战兢兢,猛力统领说完这些话,差点没哭出来。完了完了,一辈子各种花样玩的溜转,讨好巴结不在话下,今日彻底栽了跟头。

    开罪鲸妖之主,海域虽然大,猛力统领却感觉,喘息都开始困难。

    老龟满意点头,眼神一扫,“听到没有?老夫说他是我的客人,就一定是,你还有什么话说?”

    鲸妖之主皱眉,他人前向来沉稳如山、冷酷霸道,可并非不知进退,或许绝对实力他强过老龟,但要要分胜负必将生死相向,代价太大波及太广,不可取。

    心头萌生一丝退意,毕竟此时确定秦宇是龟元一的客人,总算有台阶下,丢几句话离开不会丢脸,甚至会给人顾全大局的感官。

    就在这时,余光扫过秦宇,他正皱眉看过来,两人眼神毫无预兆对碰。这一刻,鲸妖之主心头微缩,莫名生出惊悸,旋即自心底冒出念头:秦宇此人,若不能及时斩杀,必养虎为患!

    先前便已说过,几乎成就神魂之人,冥冥感应极为灵验,如此强烈的危机感,让鲸妖之主杀意暴涨。

    秦宇心头凛然,正要低下头,鲸妖之主眼神瞬间明亮,像是两支利箭,破空而来。闷哼一声秦宇闭上眼,双目之间有鲜血留下,更可怕的是,魂魄似真的被利箭洞穿,撕裂般痛苦至极!

    若非为炼化五行灵物,秦宇近来大肆提升灵魂强度,只怕这一击,就能要了他的性命。痛苦难耐间,秦宇下意识转过一个念头,鲸妖之主既然有如此强大的神念攻击,为何当日挟持芊芊公主时他没有出手?或许只有一个答案,他默许了事件的发生。

    老龟怒喝,“鲸妖之主!”

    轰——

    滔天气息破体而出,他头顶虚空蓦地响起一声咆哮,有大龟之影出现,巍峨如山岳!

    鲸妖之主抬头,霸道力量爆发,似无形大手,搅乱空间秩序。一片模糊间,巨鲸之影浮出,甩动巨尾掀动滔滔灵力潮汐。

    一龟、一鲸,两个庞然大物遥遥对立,即便只是虚影,却代表了两人真正的力量。无形气机交锋,令空间“噗”“噗”不断崩裂,露出一条条大小不一裂缝。

    这是空间在破碎,传说中元婴之上,神魂境存在才能做到之事。鲸妖之主与龟元一的强大展露无遗,两人力量对碰,竟可比神魂!

    眼看一场惊天大战即将爆发,王都上空响起淡淡声音,“你们两个是想要,拆掉孤的王都吗?”

    平静自然,此时紧张局势下,自然而然便流露出,执掌一切的强大自信。这是海族之主的意志。

    强如鲸妖之主、龟元一,在这份意志下,也要低头表示足够的尊重。两人各自退后一步,尽管依旧眼神不善,却已收回交锋气息。

    “参见陛下!”

    海族之主声音继续响起,“关于这件事,孤会亲自调查,鲸妖之主你不要再插手。”

    鲸妖之主恭谨称是,没有半点拖泥

    (本章未完,请翻页)带水,再度行礼表示敬意后,转身就走。接连伤人之事,无论海族之主还是他本身,都没有提及半点,以他们的身份而言,这些实在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龟先生,清处理手尾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海族之主声音散去,那份无形之间笼罩天地的气息,随之敛去。

    一言逼退鲸妖之主,所凭借的当然不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海族比人族更直接,实力决定一切!

    汤公被抬到车驾上,他伤势很严重,可看老龟的脸色,却并不怎么担心。想来也是,身为王宫宝库执掌者,储存天材地宝数量何等惊人,只要现在没死,大抵便不会死了。

    七夜空被海灵阁护卫带走,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王宫侍卫的态度颇为冷淡,老龟似乎知道些什么,摇摇头并未多言。只是他没有发现,海灵阁车驾中有双蔚蓝眼睛,正盯着秦宇,略略有些茫然。

    薛帧伤势很恐怖,不需要多言,仅通过崩裂血肉及刺破皮肤冒出的骨头断茬,直接就能看出来。但他表现出的冷硬,却让所有人心惊,拒绝了麾下的帮助,他缓慢且艰难起身,跨上海狼。

    拜月部的车驾调转,驶向远方。

    老龟看了他们几眼,对薛帧似乎颇为欣赏,可眉头依旧轻皱,有些搞不清楚拜月部为何要掺和今日之事。罢了罢了,想不通就想不通吧,年纪大了脑袋本就不好使,能省点脑筋就省一点,消耗太多容易痴呆。

    老龟转过头来,眼神落到秦宇身上,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如果早知道将这小子带来,会给王都带来如此多的变数,早就随手把他拍扁揉圆,吞下去做点心了。

    可现在非但不能吃,还得小心护着他,想到这老龟略感郁闷,脸色也就不太好看。挥挥手,“抓起来,带入王宫审讯,一定要救出宁大家!”

    汤公已经用了这个借口,那就一直用下去吧,虽然有些掩耳盗铃的意思,可好歹能糊弄一二。

    秦宇被人带着经过时,拱手行礼,“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老龟脸色更臭,“带走带走!”

    呸,要不是陛下,谁想救你,少自作多情了。

    不得不说王宫中有高人,后续处理手段进行很快,当音螺台中开始连篇累牍报道宁大家被绑票的消息时,海灵阁九重楼方圆几条街道,都被以整改、翻新为由暂且封闭。

    与此同时,王都中出现十几个版本的消息,大都是说宁大家遭了人族算计,欲借其身份图谋不轨。在其中也混合了,一两个关于宁大家本身就是人族的版本,可故事编造粗糙,充斥着各种不合理,让人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

    连番手段使出来,不仅最短时间内,压下了这次事件造成的震荡,还成功搅混了水,让海族们满心惊疑无法断定宁秦就是人族。

    这便足够了。

    ……

    应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风光耀眼了好一段时间的秦宇,此时悲惨的沦为阶下囚。海族为关押强大修行者专门打造的镣铐,正亲密的贴在身上,修为

    (本章未完,请翻页)、魂魄一并封锁严实,做工品质没得挑。

    好在,似乎王宫中的人,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处置他,又或者是,对他存在某种需求,所以储物戒等私人物品,依旧放在他身上未被收走。

    秦宇略略思索,想着应该是第二种情况,那么便应该是王宫地下那株恐怖蔓藤了,心头稍松。

    伪装成海灵师,撑过了大赛,获得了海灵洗礼,眼看就是收获满满功成身退之时,谁想到转眼功夫,就变成眼下情形。

    即便明白,现在再思索这些已没有用处,秦宇还是忍不住摇头苦笑,为自己只差了一点的运气暗暗感叹。

    ……

    七夜空实力很强,可他最骄傲的不是实力,而是自己保命的手段,作为一个纵横海域多年的雇佣兵,直至被海灵阁收入门下前,他都是凭借出色的报命之术,才能顺利的存活下去。

    所以尽管伤势极重,可仔细检查后,妇人便松了口气,轻声嘱咐了一句,带着小姐离开。用她的话说,就算咱们早就搬出了那座宫殿,依旧是世上最尊贵的人,不能沾染伤病所在之地的晦气。

    七夜空听得苦笑,却也知道她内心深处的坚守与不甘,闭上眼装作没听到。

    关上门,动作不经意放轻许多,显然妇人远没有表现出的这么漫不经心,回头发现少女有些走神,想了想轻声道:“小姐,今日的事情,是不是吓到了?”

    少女露出笑脸,“七婶婶少小瞧人,我可没那么胆小,只不过……”她咬了咬嘴唇,小声道:“七婶婶你有没有觉得,那位宁大家似乎,有些眼熟啊。”

    妇人皱了皱眉,蹲下来,“小姐,虽然今日七夜空他出手阻挡鲸妖之主,可宁秦毕竟是个人族,我们海灵阁之后,终归是要跟他划分清楚的。”

    少女似懂非懂,“哦”了一声不再多言,微微低着头,眼珠咕噜噜转着。明明就是有些眼熟啊,肯定之前见过,等妇人离开后,她双手托着下巴,犹豫许久咬咬牙,似乎做了某个决定。

    ……

    拜月部一行在王都安置下来,没有避讳暗中跟随的人,正大光明走进了,王都一家赌场后院。

    海域中强大部落,哪个没在王都安插眼线,这是私下默认的事情,比如这座赌场就是拜月部,摆在明面上的一处产业。

    薛帧养伤去了,哪怕他足够强大,如此严重的损伤,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恢复。

    白裙女子跟在副祭祀身后,从他房中退出来,走在长长的回廊下。犹豫再三,她轻声道:“副祭祀,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副祭祀神色平静,“等。”

    拜月部傲立于外,对海域中最强力量所在,岂会没有监控。便是那座森严王宫,也有足够的,可以动用的力量。

    事关圣花,消息绝对不能泄露,所以尽管心焦如焚,也要等消息传回来再做筹谋。

    ……

    就在少女下了某个决定,拜月部一行煎熬等待时,王宫中一场关于,如何处置秦宇的讨论,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