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83章 演的圆满些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18
    费了极大的力气,让桑月月明白两人间是不可能的,为彻底打消少女的念头,秦宇甚至不得不编造出,自己已经成婚的事情。果然这大杀器祭出来,桑月月马上安静下去,可眼神里的委屈,分明是在说,那个女人是谁啊,居然下手这么快,是在太可恶了!

    水光盈盈的看过来,让人心都要揪起来了,秦宇暗暗苦笑,忍不住感叹小丫头魅力太高。

    安抚了几句,又略带忧虑的表现出了,对当下局势的担心,桑月月顿时放下小情绪,一脸紧张,“秦宇哥哥,要不然你还是答应了吧?否则按照这种局面,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秦宇笑笑,“都成过婚了,怎么还能骗人呢?所以这场婚事,我是不能够答应的。眼下一时之间,我还没有问题,月月你有没有把信交给拜月部的人?”

    “当天就送过去了,我让人注意着他们,可这几天大发赌场很安静,没看出什么异常。”当然少女免不了解释一下,关于大发赌场的来头,并表示出了对这个名字的不喜欢。

    秦宇听着她碎碎念,心头安定一些。

    当日身份暴露,鲸妖之主出手杀他,拜月部胆敢冒大不韪插手,必然是有原因的。思来想去,应该是与他伪装成海灵师,闯下的偌大名气有关,所以秦宇让桑月月送的信里面,有句很干脆的话:只要是海灵,只要还没有死,他就可以救活。

    拜月部一定会有反应的,现在的毫无动静,反而不对劲。

    关于拜月部的力量,秦宇着重向桑月月打听过,旧王朝王后一脉部族,拥有强大战部,甚至曾在早年前举旗,反抗王都统治爆发激战。

    最终结果是,拜月部被王都收服,承认了它至高无上的统治权,但这只是给普通海族看得表面。在桑月月话中,拜月部可以说是,海域中唯一一个,保持着绝对的独立,有资格硬撼王都的强大部落。

    秦宇可以给王宫许诺,帮助地底蔓藤成长,尽管到今日仍不清楚,它究竟有什么用,可非常非常重要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前提下,再有拜月部出手,应有脱身的可能。

    轻轻吐出口气收敛念头,秦宇抬头,“月月,再麻烦你一件事好不好?”

    桑月月用力点头,“秦宇哥哥你说吧!”

    “谢谢月月。关于我那名弟子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不关最终结果会怎样,我都应该没办法,再帮助他了。所以,我希望月月可以,替我照拂莱昂一二。”说到这,秦宇顿了顿,“就当是,我的一些补偿吧。”

    桑月月眼神明亮,“秦宇哥哥你已经做得够多了,七婶婶、七叔叔他们知道后,尽管很震惊,可对秦宇哥哥你还是非常佩服的,用七婶婶的话说,秦宇哥哥是个有情义的人,只可惜……”

    “只可惜不是海族对吧?”秦宇笑笑,神色淡淡间有些落寞,“其实,不论我杀了谁,做了什么,终归都是亏欠了莱昂,因为人死了便不可能再活过来。这件事情,给我上了很深刻的一堂课,不要随意的去牵连别人,因为哪怕你觉得给予了很多,但可能最终都只是伤害。”

    少女听得懵懵懂懂,可大概的意思还是可以分辨的,于是她看向秦宇的眼神更加明亮起来,嘴巴却撅了起来,小声的碎碎念:

    “凭什么啊,我遇到秦宇哥哥晚一些,就没机会了,这不公平……”

    “哼哼!真是个幸运的女人,希望她一直对秦宇哥哥好,不然我肯定要出手抢了……”

    “啊啊啊,宝宝不开心,宝宝嫉妒了……”

    桑月月一脸认真抬头,“秦宇哥哥,就不能休了她娶我吗?她难道比我还漂亮?”

    秦宇摇头笑笑,“别说傻话了。”停了一下,声音多了几分缅怀,“月月非常非常漂亮,可在我眼中她是无可替代的,更何况数年前她便已经走了,我便是想休了她,也没有机会啊。”

    话中的沉重、感慨,让少女瞬间明白“走了”是什么意思,脸上露出一丝愧疚,小声道:“秦宇哥哥,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心里面,哀声发出叹息,那个女人已经故去,她的影子留在秦宇哥哥心里,这要怎么比?

    恐怕无论她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替代她了,可越是这样,越觉得秦宇哥哥好了,怎么办怎么办?

    秦宇不知道少女此刻的心思,他脑海浮现宁凌的身影,几息后摇头嘴角露出一丝无奈,许是突然发生的事情影响了他,竟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又说了几句,劝少女早些离开,哪怕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也能想象出少女为进入这里,一定耗费了不少心思。呆的越久,越有可能发生问题,他现在已经非常不愿意,再亏欠别人了。

    许是察觉到秦宇的这种心思,少女顺从的点点头,说了几句她也会想办法的,只是表情仍有些依依不舍。

    出了大殿,阴影中车驾一直在等待,等她上车后,车夫一抖缰绳,车驾悄无声息驶离。等离开一段距离后,车夫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小姐,您刚才那么做,真是……太危险了。”

    实在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难道说你胸还没大,就开始缺脑子了吗?刚才,他差点就冲了进去!

    “嗯?叔叔你说什么?”

    “……我说小姐你不应该……”

    “叔叔,秦宇哥哥真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以前人家是很讨厌人族的,可从今天起我决定,改变一些对他们的看法。人族中也有好人,比如秦宇哥哥。唉,人家真的好羡慕,那个提前遇上秦宇哥哥的女人,虽然她已经死了,却能一直守住秦宇哥哥的心。”

    听到这里,车夫认为自己已经,没有再重复一遍的必要。

    当然,少女现在捧着胸口,一脸的叹息与憧憬,显然早已经将跟他说话的事情忘记了。

    ……

    宫殿中,海族之主收回眼神,想了想,道:“先生,你真的认为,秦宇不会答应婚事吗?”

    老龟脸色很臭,“陛下,尽管老夫不愿意承认,可秦宇这个人族混蛋,的确是有自己原则的。他说了不答应,只怕两日后,依旧还会拒绝。”

    海族之主笑笑,“这种不怕死的人,已经很少见了,而且孤真的好奇,他为什么要拒绝?难道,真的是为了一个女人吗?”

    他有些不信,可事实似乎就是这样。

    老龟冷笑,“我看他是知道,我们必须要用他,否则怎么敢这么肆无忌惮。”

    海族之主点头,“先生说的有些道理,可今日的情形你与我皆看在眼中,若孤不出手,他是真的准备拼命了。”

    老龟撇撇嘴。

    海族之主摇头,“看来这段时日,先生真的被他气到了,这秦宇倒也好本事,至少当年孤就不曾做到过。”

    “陛下,都现在了,就别云山雾罩了,您究竟怎么想的?祭祖日这么大的事情,虽然鲸妖之主这个人无比讨厌,但话说的没错,是不可能没交代的。秦宇拒绝婚事,没有王族头衔,陛下打算如何救他?”

    海族之主看来一眼,“月月那丫头的行事,难道还能瞒得过先生法眼?孤既然放任自流,便是埋了一手伏笔,本来并未想着动用,现在看也算是没办法的办法。”

    老龟轻咳一声,“可这么做了,脸面上不好看啊。”

    “哈哈,先生教过我的,与活着相比,面子什么的真的毫无意义。”海族之主神色淡淡,“更何况,是在拜月部的压力下,不得已做出的让步,总能交代的过去。”

    老龟拱手,“陛下英明。”

    海族之主轻笑,“先生的马屁太难得,孤就收下了,看来您对这秦宇,也是有些欣赏的。孤也一样,本来没觉得什么,如今反倒越发越认为,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了。可惜啊,他终归不是海族。”

    ……

    海族之主感叹的时候,大发赌场后院,悄无声息驶入一辆车架,满脸倦意腰背依旧挺直的车夫跃到地上,向面前几人见礼,转身退到一旁。

    车驾从里面打开,身穿普通月色袍的老人,对几人点点头,嘴角露出和煦笑容。副祭祀为首,所有拜月部海族深深埋首,语态间皆是发自肺腑的敬畏,“参加祭祀大人。”

    这个样貌普通,顶多眼眸略显精神的老人,居然就是威震海域一方的拜月部祭祀,真正执掌所有权利的人。真的对比起来,或许除了王宫中那位陛下,他就算是世间,地位最为尊贵的人了。

    就是这样的大人物,在这份毫不起眼的夜色中,悄悄抵挡王都。

    “起来吧。”

    “是。”

    白裙女子迎上来,搀住父亲的手,祭祀大人脸上笑容顿时更加灿烂起来,充满了暖意,与平常宠溺女儿的父亲并无不同。

    “祭祀大人您终于到了,据我们所知,陛下给了秦宇最后两日时间考虑,我们再不出手就晚了。”副祭祀神色沉凝。

    祭祀笑了笑,抬头朝着王宫看去一眼,“你们啊,都太小觑了咱们这位陛下,你们发回部落的消息,必然是他愿意让你们得到的。不出意外,陛下一直都在等待,我这把老骨头的到来,所以为了向陛下表示谢意,过两日拜月部要配合他,将这场戏演的圆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