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90章 熟悉的声音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23
    秦宇很快发现,自己有些太过乐观,并低估了鲸妖之主的实力,他比表现出来的更加强大。或者确切的说,是强大的太多太多,以他今日修为施展血遁,十倍速度加成元婴境中应没有人可以追上。

    鲸妖之主做到了!

    尽管一时间,他不能缩短两人中的距离,可这对鲸妖之主而言已经足够,接下来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咬住秦宇,然后总有一刻血遁会无法施展,到时秦宇虚弱不堪,或许站立起来都是件困难的事情,鲸妖之主只需要轻轻探手,就能取得他项上人头。

    已经离开王都许远,所以时间也走了不少,秦宇心头暗暗感叹,确定鲸妖之主真的可以一直追着他。更甚至,他现今是怀着一份追赶猎物的心思,让秦宇不断疲倦、虚弱,然后如前面所言轻松杀死他。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逃不掉了。

    秦宇脑海转过无数念头,设想了无数可能,却发现无论哪一种,都不能保住他的性命。而外界,已没有可以借助的力量。

    说实话,秦宇此刻有一丝后悔,无论答应拜月部、塞加城任何一方,他现在都是安全的。可后悔念头只是一闪,就被强大意志年岁,因为秦宇很清楚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软化自身的意志。

    既然逃不掉,那便不逃了吧,与其最后在逃亡中耗尽力量,不如转身放手一搏。尽管赢的可能几乎没有,但拼命的话,或许也能从鲸妖之主身上,撕下几块肉来。

    死总得死的有点意义。

    这么想着,秦宇停下身影,体外熊熊燃烧的血焰随之敛去,露出他略显苍白的面庞。

    不对,就算死亡,也还有件事要做。

    于是下一瞬,血焰再度燃烧,向上向上不断向上。

    “轰隆”巨响中,海面鼓起一个大包,然后崩碎,海水向四周肆意奔趟。秦宇抬头看了一眼久违的太阳,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就是这样,死也应该是,晒着太阳死才对啊。”

    轰——

    海水再度破碎,无数水珠射向四面八方,每一颗中都蕴含着,可怕至极的力量。恐怕是一座山,都要被这些水珠,轻而易举的打成筛子。

    鲸妖之主迈步而来,一身黑甲配合周身惊天气息,如魔神降临。他看了秦宇一眼,又扫过周边,确定没有任何不妥,淡淡道:“本座还以为,你布置了什么陷阱。”

    秦宇笑笑,“只是不想死在海底而已,毕竟我是个人族,某些方面与海族的观念,还是有些不同的。而且,这种晒太阳的感觉,真的不错。”

    鲸妖之主摇头,“本座并不喜欢。”他抬头看了眼大日,“如果,你是想借助太阳的力量,试图压制本座修为,那么让你失望了,本座并不受克制。毕竟,修为到了这一步,短暂离开海域,已几乎没有影响。”

    秦宇没解释什么,他多说几句话,只是想多活一会儿,既然鲸妖之主不着急动手,他自然也是不急的。

    果然,鲸妖之主没着急杀人,是有原因的,“秦宇,你知道本座一定会杀你,而我的确不可能放你走,所以我们就开诚布公吧。告诉我,你是凭借什么,治疗的王宫地底蔓藤,还有拜月部的圣花,说出来,本座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保证你会后悔,自己曾出现在这个世界。”

    这是威胁,可听起来,竟有种理所当然,事实就是如此的诡异的真理感。好像他说出来的,就一定可以做到。

    自然而然的流露,并非是刻意,秦宇现在还理解不到,鲸妖之主为何会有这种特质。因为,那是修为达到元婴极限,几乎触及神魂后,自身魂魄悄然转化时,所产生的容纳天地的广阔与强大自信。

    可这不影响,秦宇知道鲸妖之主能做到,于是他沉默几息,在对方认为他可能松口的时候,轻轻摇头,“我也想杀你的,可惜应该没机会了,所以我现在,只是想多活一会儿,救治的办法我知道,但不告诉你。抱歉,或许是快死了,我这会有点紧张,说话颠倒不太清晰通顺的地方,请多多海涵。”

    鲸妖之主眼神冰寒,“本座会知道的。”他抬手,向前一握。

    天地安静,没有半点声息传来,便是海面风声,也在此时消失不见。然后,这份突如其来的安静,又被毫无预兆的悍然打破。

    一只海水凝聚成的大手,自海面中升起,所经处空间扭曲着,像是传说中的远魔,向秦宇抓来。

    尚未抵达,无形压迫已让他没有办法喘息,黑袍僵硬如铁,贴在身上再无法摆动半点。这便是鲸妖之主真正的实力,而且应该有所保留,只是想要摧枯拉朽镇压他,再逼问出自己所需。如果单纯的想要杀死他,或许这一掌过来,便已经足够了吧。

    秦宇脑海泛起略带自嘲的念头,原来他辛苦修行到今日,竟然还只是被人随手,就能抹杀的角色,果然龙套中的龙套,炮灰中的炮灰。还有丹鼎那个便宜师兄,说什么天生造化者,自己居然还信了,果然是个老神棍!

    这样想着额时候,秦宇出手了,面对鲸妖之主其他手段根本拿不出来,所以虽然俗套了些,可依旧是苍茫一指。

    于是风云再起,于是黑袍涌动,于是天地灵力呼啸而来。然后便是这一指之力,与海水大手的碰撞,没什么花哨,有的只是绝对的力与力的抗衡。

    很显然,在这场对抗中,秦宇处于绝对下风,所以苍茫一指震颤中崩溃,然后不知通过什么方法,带着海水大手一并毁灭,他口鼻七窍同时溢出鲜血,身体翻滚着向后飞去。

    鲸妖之主皱眉,他曾经直面过这一指神通,可它与今日似乎有所不同,缓缓开口,“你这一指,叫什么?”

    “苍茫指……咳咳,是我某次大难不死,跟一头牛学的。”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句实话,可在鲸妖之主看来,就是裸的嘲弄,于是他点点头,“你身上又多了一种,本座想要得到的东西,这很好。”

    秦宇咳的厉害,“话别说的这么不清楚,我真会害怕。”

    “牙尖嘴利!”鲸妖之主抬手,向前平推。

    高手就是这点好,不需要花哨什么的,举手投足间,就有惊天动地的力量。所以滔滔大浪陡然涌动,咆哮着冲击过来,一层层一,像是一直要冲到天与地的尽头。

    站在远方看,这或许是颇为震撼的一幕,然后会有艺青年什么的,情绪激动难耐大发感慨,甚至书写一篇壮丽诗歌,比如:大江东去,浪淘尽……

    好吧,这是海不是江,可大概的意思懂了就行,学嘛不就是讲的一个似是还非的。可这会直面它的秦宇,根本没一丁点欣赏的心思,被铺天盖地气息震的接连吐血时,压低了声音咒骂,“真是他妈-的……大浪啊……”

    费力抬起手,丹田海中震鸣,那是五行金丹的力量,已被催发到极致。然后他五指之上,各有一只光团出现,白、黑、青、红、黄五色,蓦地一声剑鸣,五行之剑隔了很多很多年后,再度于世间绽放光彩。

    可惜,这可能也是,它们最后一次出现。

    轰——

    轰——

    五行之剑环绕成圈,飞快旋转着刺出,一道道大浪到来,被锋锐力量洞穿。撕裂开的范围,恰好可以容纳秦宇,所以尽管被大浪中蕴含的力量,震得吐血啊吐血,可片刻后浪花过去,“轰隆隆”继续奔向远方时,秦宇依旧还站着。

    当然,形象是比较凄惨的,长袍破碎不堪,身上多了无数道伤口,鲜血肆意流淌着,顺着衣角滴落。可这已经,大大出乎了鲸妖之主的预料,他眼神越发明亮,看着秦宇嘴角露出微笑,“真是让人惊叹,原来你竟还掌握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这是五行之力吧?”

    他赞叹着,眼眸却越发冰寒,从心底里认为,自己决定杀死秦宇的念头,实在是太正确了。否则,再过一些年,谁知到今日被他碾压的,如同臭虫般挣扎求生的人族小子,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或许,有那么一些可能,真的威胁到他,不过现在,当然是没机会了。

    “第三种。”鲸妖之主笑容敛去,“本座希望,你还能再给我惊喜。”

    他口中,诵念起某种特殊音节,然后抬手,向秦宇点落。

    没错,这次换成鲸妖之主,给了秦宇一指。

    天空突然黑暗下去,一根黑色的枯瘦手指,就那么毫无预兆出现,似乎后面的虚空中,藏着一个连接不同世界的黑洞。

    秦宇用力吐出口血,感觉胸膛畅快了些,至少喘息着没有那么难受,抬头看着落下来的枯瘦手指,心想现在放大招,未免太瞧得起他了。

    真的是,没有再出手的力量了。

    法力几乎耗尽,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疼,如果不是意志坚定,恐怕秦宇早已经倒下。

    如果,有不需要损耗的手段,倒是不妨试一试。

    自嘲的想着,鲸妖之主的声音,隐约间传来,奇异的音节恢弘浩瀚,充满了古老与威严。

    可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又或者是,曾听过类似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