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93章 小海的男人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23
    秦宇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得救了,他在一艘航行的大船上,然而最惊奇的是,这艘船上最强大的,只是一名金丹初期修士。显然,他们并不是直接,从鲸妖之主手中救下他,那么在他昏迷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不知道的事情。

    可怜的王都祭祀一脉,付出惨重代价后,却没能够在秦宇心中,留下一丁点的印象。因为,他设想了王宫那位陛下,龟元一,甚至遥远的塞加城方面,却没有往祭司们身上,进行任何一次的联想。

    当然,也可以将之解读为,祭祀们成功欺骗了所有人,所以他们才能突如其来的插手,保住秦宇的生命。

    没有找到为什么还活着虽然有些遗憾,但最重要的是活着,不是吗?

    秦宇很快放下了念头,开始享受难得的闲适。尽管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可既然有人族出现,自然是远离海域深处的地方,这点在几次旁敲侧击的询问后,也已经得到证实。鲸妖之主是很强,强的超出想象,可他并不是神灵,几乎没可能再找到他。

    每日都有新鲜的鱼汤喝,可再好喝的鱼汤,连续半月都是如此,也会让人感到难以接受。可面对眼前微黑的,皮肤略显粗糙女孩认真的眼神,他只能一边无奈着,一边喝的干净。

    “这些鱼汤,是我废力气换来的,只有甲板上的大人们,才有资格随时享用。所以,你最好恢复的快一些。”女孩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很瘦小,当然有的地方并不小,秦宇不止一次见过水手对她大笑着吹口哨,当然这些眼神火辣的家伙,最终都被狠狠揍了一顿。

    很难想象,她瘦小的身躯里,怎么会有那般强大的力量,你能设想美少女手提大汉狠狠砸向甲板的一幕吗?总之别具一番美感。

    秦宇本来并不在意,只是笑着观看,可很快他发现,一些水手看他的眼神开始不对,那是两个雄性间,争夺配偶时才有的敌视。

    不明所以的遭受了,几次明着暗着的挑衅后,少女给他送鱼汤的时候,终于微红着脸开口,“我告诉你他们,你是我救的人,所以就是我的男人。”说完生怕秦宇当真,赶忙摆手,“这只是一个,阻拦他们打搅我的办法,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当然,不是说你不好,就是不合口味,总之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

    看着女孩略显笨拙的辩解着,避免伤害他的心,秦宇终于松了口气,原来他不是那种走到那里,都会吸引一大群女人的命,这实在太好了!

    于是他笑着,很认真的说没有问题。

    这下倒是让女孩觉得,他是在强颜欢笑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同时,又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早点告诉他了,否则等到陷得更深,日后只会更痛苦。

    之后的几天航行,秦宇就被称为了,小海的男人。

    小海是她的名字,没有姓,这在海域上,是比较正常的事情。谁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一天,能跟随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是极少数的。

    “看啊,他那苍白的小脸,瘦弱的胳膊,我一只手就能把他打趴下!”

    “你需要一只手,但我只要三根手指,随便戳一戳,就能让这小子跪地求饶!”

    “小海那么美丽,那么强大,怎么会看上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钟爱小白脸吗?”

    “我真想过去,狠狠的揍他一顿,你个大男人,居然让女人养活他!”

    好吧,真的不是有心听这么多,可敏锐的听觉让秦宇即便背对着他们,依旧听得很清楚。

    甲板是不能呆了。

    秦宇无奈想着,转身正要离开,然后就发现,自己被人挡住了去路。

    “小子,离开小海,不然今天,你就可以跟你那一口,白净的牙齿说再见了!”神色愤怒咬牙咆哮的,是个叫商隐的水手,他有自己的姓氏,所以在这艘船上,大概属于比较有地位的人。

    平日吹口哨挨揍的就有他,而且次数不少,尽管每次都被打的求饶,可过两天又活蹦乱跳的过来做沙包。如果不是被虐上瘾,那么就该是真的,很喜欢小海吧。

    秦宇笑了笑,点头,“好。”

    商隐脸色微呆,像是被噎住了,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意思。现在这种时候,眼前的小白脸,不是应该严词拒绝,对自己大吼大叫,然后被狠狠的揍一顿吗?他居然就这么直接的答应了!

    下意识扭头,看向人群中几个伙伴,他们显然也发现了,商隐现在的无措,有人冷笑一声,“真是个懦夫!”

    水手们大都一生在海上漂洋,性格粗犷外放,对喜欢的都会争取,任何时候都不会轻易的低头。所以这声音,得到了众人的认同,然后眼神就鄙夷起来,满脸替你丢人的模样。

    “这样的懦夫,怎么配得上小海,商隐去狠狠的教训他,让他记住自己是怎样的人,以后该怎样做!”

    “对,狠狠的揍他,打黑他的眼,掰断他的胳膊!”

    “海上的女人,只有勇敢者配拥有,而不是这个小白脸!”

    群情激奋。

    想来他们的内心是这样的:我们裤子都脱了,你就这样?简直太过分了!

    看热闹,当然越大越好。

    商隐冷笑起来,双手指节握的“噼里啪啦”乱响,他大步走过来,一副你小子死定了的模样。

    秦宇嘴角露出一丝无奈,本来是想安静的,在这待到伤势痊愈再离开,可现在看来,怕是没机会了。正准备下手轻点,别打爆了眼前的小子,耳边突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于是他略带慌张的向后退去。

    商隐追上前,有道娇小身影挡在前面,然后随着低呼,他庞大的身躯被狠狠丢了出去,重重砸在甲板上。重物坠地的声音,让围观的水手们一阵牙酸,纷纷抬头看天,讨论着今天天气真不错啊之类的话题,纷纷脚底抹油。

    小海转过身,看了秦宇一眼,“你没事吧?”

    秦宇笑笑,“你来的及时,所以还好。”

    “对不起,我没想到……”

    “没什么,比起你救了我,这点事情根本不算什么。”秦宇摆摆手,“我觉得,还是回船舱比较好,那么再见了。”

    看着他背影,女孩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可很快就又变成坚定。

    夜晚,对航行在海域的大船来说更加危险,水手们的视线受影响,但海中的海妖们反而更加活跃。

    小海负责守夜班,她虽然很娇小,可在实力代表一切的海域人族中,凭自身获得了不低的话语权,有一队十几名水手,是她负责带领。

    夜很安静,似乎这一段时间来,海妖们消失了许多,总感觉麻烦减少不少。交班后,狠狠在说下流话的小子屁股上踢了一脚,小海回到船舱中,脱下身上厚实的皮夹。

    船舱分成两间,看着其中一张紧闭的房门,小海犹豫下,走过去轻敲,有灯光亮了起来,“请进。”

    推门进去,秦宇穿戴整齐,正坐在固定在船舱中的小桌旁,笑着看来,“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小海走过坐下,深吸口气,胸前束紧的某些,顿时更加醒目。她没注意到这点,盯着秦宇的眼睛,认真道:“我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

    秦宇眼神微闪,“替我藏好储物戒的,是你?”他醒来时,储物戒在怀中,显然是有人,从他身上取了下来。如果是船上其他修行者,事情早就宣扬开了,又或者会有人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可这段时间来,一切都很平静,秦宇没发现任何不妥,那么必然有人隐藏了这一切。

    秦宇猜到是小海,可她没说明,他也乐得装糊涂,不过显然今天晚上,女孩准备跟他说些什么了。

    “对。”小海点头,“我承认,自己曾经尝试过,打开你的储物戒,可我的修为太低了,根本没有办法。”

    秦宇笑笑,他现在修为渐强,魂魄更加强大,怎么可能不在,关乎所有身家的储物戒上下点功夫。如果一个筑基境的女孩,都能随意的打开他的储物戒,那只能表明他活够了。

    “我感谢你救了我,那么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做得?”

    小海咬了咬牙,“我知道,你最终会离开的,如果你是去海域其他地方,我要一件可以使用的防身法宝。但如果,你要回到陆地去,我求你带我一起走!”

    秦宇挑了挑眉,“你不喜欢这里?”

    小海点头,“不喜欢,从来不喜欢,但我没有选择。妈妈死的时候,告诉我如果有机会,就离开这片海,它不是我们人族的地方,更加不适合女人生存。我长了这么大,看到了许多事情,越来越认为妈妈是对的,所以只要有机会离开海域,我一定不会错过。”

    秦宇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实力带你走,毕竟海域太危险了。”

    小海想了想,“你很平静,从你醒了之后,就一直是这样。就算是,船上的几位大人,来询问你的时候,你也没有害怕。我相信自己的眼睛,绝对不会看错,能够这么平静的一个人,肯定是有底气的。”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秦宇笑了笑,“那么,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当我离开的时候,会带你一起。”

    小海大喜,随即又有些紧张,“能不能晚几天再走,等我们回到岛上?妈妈还有些东西在那,她一直也想回陆地,我希望可以带着,就当是她也跟我一起离开了。”

    秦宇点头,“没有问题,我恰好也还需要几天时间。”

    少女一脸轻松喜悦离开,秦宇闭上眼,一阵风将烛火熄灭,房间重新陷入黑暗。

    陆地吗?

    他也觉得有些久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