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196章 欲救不得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1-26
    一月后。

    大海之畔某座渔村,在夜色笼罩下已陷入安静,海水“呼啦啦”冲击着沿岸,将一艘小船送上岸。船体表面,有淡淡光芒流转,照亮了船舱中,一对安静的年轻男女。

    黑袍男子当先下船,站到陆地上时,发出一声满足似的叹息,心想之前怎么从没察觉到,脚踏实地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转过身,对女孩招招手,“一路上,你问了我那么多,现在陆地终于到了,怎么反倒不着急了。”

    这男子,正是秦宇。

    船舱中呆呆看着眼前的,是生在海上长在海上的小海,她神色激动无比,从小包袱里取出一只木簪,喜极而泣,“母亲,您看到了吗?我回到陆地了,原来它是这个样子的,果然比岛上大了太多太多。”

    秦宇能够理解她此时的心情,所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着,好在女孩自小在风浪中长大,早就锻造出的强大的心神,很快就恢复平静,微红的眸子中充满了惊奇、喜悦。

    小海走下船,轻轻跪下,伸手抚摸着地面,脸色温柔到几乎虔诚,几息后抬头,认真道:“谢谢你。”

    秦宇笑笑,“一路上有小海姑娘作伴,我也少了许多寂寞。”

    小海站起来,展颜一笑,“现在,我们已经回到陆地,你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从现在开始不必管我了。放心,我小海的本事,你还没有真正见过,保护自己是没问题的。希望,不久的将来,我能找到一个夫君,然后跟他相守到老,那就满足啦。”

    秦宇眉毛微挑,“我问件事情,你别误会就好,你心目中理想的男人,究竟是怎样的?”好吧,归根究底说,是有些不服气的,毕竟一路走到今日,优秀的女子见到不少,小海是第一个明确对他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尽管明白,这丝不服气很无聊,可年轻男人嘛,有时候总是很愚蠢的。

    秦宇是男人,很年轻,所以并不例外。

    小海好笑的看过来,鼓了鼓嘴,“我说了,你是很好,但不合我胃口。我喜欢的呢,是身体修长一袭青袍,手持书卷立于树下的书生,当然脸一定要白,样貌一定要英俊,虽然这么说有些肤浅,但我的确是外貌协会的。”

    秦宇轻咳一声,这是在隐晦的说,他样貌不够英俊吗?好吧,虽然这是事实,但喜欢书生什么的,品味实在太差。

    小海笑的开心,上气不接下气,“你要……要走了吧……”

    秦宇点点头,没有否认。

    “那么,来日再见。”

    秦宇微笑,“再见。”

    转身离开。

    目送他身影远去,小海舒展腰身,露出开心的笑脸,小步向渔村行去。

    这又是,另一个的故事的开始了。

    秦宇微笑着,行走在黑暗中,这段时间与小海相处,他从女孩身上学习良多。

    比如乐观,比如坚韧。

    自苦难中来,活的依旧笑容满面,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能做到这点的人,大抵也都是了不起的。所以,他并不怎么担心,因为小海一定可以,过的很快活。倒希望,她真的能早日的,找到一位心仪的书生,平安喜乐。

    东方变红,大日将升时,秦宇身影出现在,一座低矮山头。火红的光,将他全身笼罩,便像是穿上了,一件血色战甲。

    进入海域时,他想的只是得到五行灵物,现在目标已经达成,且不说经历了多少磨难,终归是有收获。可是,他全身而退,修为大进之时,却有人正在承受苦难。

    “山无骨……”秦宇喃喃低语,理智告诉他即便有了今日修为,魔道势力也非他能够轻易触及,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知道是不对的,却依旧要做。或许,这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

    唰——

    秦宇身影冲天而起,转眼消失不见。

    两日后,南国境内,思归城。

    此城坐落在苍茫大山另一头,繁华无比每日进出修士无数,既是交通枢纽,又是各类消息传递中心。

    魔道在这里,布置了一处分坛,执掌此间的乃元婴初期大魔血滴子,人称嗜血魔。此魔头因修习功法缘故遭受反噬,需常年沉睡在寒冰石棺中,借助寒冰气息压制沸腾气血。

    思归城分坛,表面是此地最大的收购中心,各类宝物不限,只要质量好,他们是不吝啬给予灵石的。这点,魔道算是做得极好,毕竟再穷凶恶极,想要站住脚跟赚取利益,首先需要的是口碑与信誉。

    当然,该有的血腥手段是不能少的,魔道分坛这点同样做的极好,几次出手让所有人认清了,它的残酷与强大。所以,分坛很平静,这些年来已经很少有人,敢在他们的地界闹事。

    地下密室,除了一盏昏暗的绿色油灯外,便再没什么东西,惨淡光芒照亮了,密室中央的石棺。它通体黑色,似墨制般竟将地面也染成黑色,只有靠近了才会发现,这黑色并不是单纯的黑暗,而是冰寒气息凝聚后的呈现。

    突然,这座蕴含恐怖冰寒的石棺,轻轻震颤了一下,它裂开一条缝,白净细腻的手指从里面探出来,抓住棺盖轻轻一推,旋即一个美艳妇人从中坐起。

    她看着二十七八岁模样,肌肤欺霜胜雪,此刻轻轻皱眉,美眸深处浮现两抹血色,“哪来的人,敢与我魔道为敌,找死吗?”随着声音响起,地面黑色向外蔓延,呼吸间便占据了,整个地下密室。

    谁能想到,凶名赫赫,传闻中生裂女子加以吞食的嗜血魔,竟会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雍容华贵。

    啪——

    啪——

    脚步声响起,踩在地面黑色上,发出细微的“咔嚓”声,那是无尽冰寒凝聚成的细小冰凌在破碎。

    秦宇一身黑袍,从黑暗中走来,没有隐藏自己的样貌,就这么平静看来。

    石棺中,嗜血魔眼神微凝,她感受不到来人深浅,就像是一团无形迷雾,将他所有气机悉数掩盖。可无疑,这名年轻人很强,踩着她释放的冰寒气息,丝毫不受影响是明证,可更多的是因为,他胸膛间强劲有力跳动的心脏。

    咚——

    咚——

    一道道细微的声音不断传入耳中,将她的心湖搅乱,渐渐生出难以压制的渴望:多么诱人的鲜血,若是将这心脏挖出来放入口中咀嚼,滋味一定极好,极其劲道。

    这样想着,嗜血魔伸出淡红色的舌头,轻轻添了下嘴角,有无尽凶残之感,但更多的是一份诱惑。

    “好强壮的小弟弟,如果伺候的姐姐舒服,说不定能饶你不死。”

    秦宇脸色平静,“我承认你很漂亮,但对老女人,秦某没有兴趣,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自重些。”

    别的都不需要,一句老女人足矣,嗜血魔脸色僵了一下,然后阴沉下去,“是吗?那就让姐姐告诉你,在一个爱美的女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是何等愚蠢。”

    她抬手向前一握。

    空气冰寒浮动,像是无形的手掌,向秦宇抓来。

    只一击,便将元婴初的实力展露无遗,强大气息铺天盖地横扫。

    秦宇握拳轰出。

    空间传出低沉闷响,像是擂动的牛皮鼓,他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对面寒冰石棺“咔嚓”“咔嚓”连响,旋即碎成无数片。

    嗜血魔身影暴退,声音尖锐,“阁下是谁?”

    魔道势大,南国、北朝境内密谍无数,别的不说,元婴阶及以上强者,都有详细信息记录在案。以嗜血魔身份,自然是有资格翻阅的,可她却从未,见过眼前这名修士。对方平直一拳,就可将她震退,已至少有了,元婴中期实力。

    秦宇淡淡道:“不要浪费时间了,这里气机已被封锁,不会有人知道。现在,我有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回答。”

    嗜血魔掩嘴娇笑,“阁下何必表现这么冷酷,左右只是想探听些消息罢了,奴家知道的,自当言无不尽。”

    “很好,第一个问题,山无骨在哪里?”

    嗜血魔眼神微闪,“山无骨……哦,阁下说的是,那个吃里扒外的小子啊,他辜负了魔君大人嘱托,被驱逐进入万魔石窟,以他的实力,或许现在还活着。“

    “万魔石窟在哪?”

    “魔道总坛。”嗜血魔娇笑,“魔君常年镇守之所,我劝阁下还是不要乱动念头,否则怕是会丢掉性命。”顿了顿,她面露肃然,“不过,奴家倒是可以,跟道友你做一笔交易,只要阁下答应放过我,奴家就告诉你一个,关于进出万魔石窟的秘密。当然,前提是阁下想要救出山无骨,如果与他是仇敌,那就什么都不需要做,最终他一定会死的。”眨眨眼,“怎么样?奴家可是很有诚意的,我可以立下魔道誓约,绝对不会拿假消息给阁下。”

    秦宇面露沉吟。

    对面,嗜血魔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她当然会给真的消息,的确能够悄无声息进出万魔石窟,可那里不仅是圣君坐镇之所,更是圣君闭关所在。默算时间,圣君现在应该,就在万魔石窟中,只要眼前之人进入,便只有死路一条。

    秦宇点头,“好,你的条件,秦某答应了。”

    嗜血魔娇笑……然后,这笑容便僵在脸上,魂魄剧痛似刀割,眼前血色光芒陡然亮起,下一瞬逼近身旁。

    嘭——

    脑袋炸开,无头尸横飞出去,重重撞在石壁,整个镶嵌进去。

    鲜血顺着裂纹流下。

    取走储物戒,秦宇转身就走,地下密室外巨大的庭院,此刻死寂无息,所有魔道中人,都神色扭曲的倒在地面。

    以秦宇今日强大魂魄,暗中出手将他们清理干净,只是件很简单的事情。灵刺出去,轻轻一搅,他们的魂魄便破碎了。

    所以前面说的,封锁气机的话,只是麻痹嗜血魔罢了。

    找到储放宝物、灵石之地,搜刮一空后,他脚下轻踏身体如大鸟,悄无声息飞了出去。

    嗜血魔所言,山无骨被丢入万魔石窟应是事实,可真要相信,能够悄无声息进出,就实在太天真。

    只怕,真的进入后,等待的就是绝杀之局。事关圣炉,魔君想要找回来,唯一线索就在山无骨身上,关押他的时候,岂会没有准备。

    嗜血魔不知道,秦宇清楚圣炉之事,想使计骗他入陷阱,反被秦宇松懈了心神,一击而杀。否则,即便秦宇实力强横,想要击杀嗜血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仔细分析,秦宇不难得出结论,想救山无骨,凭他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一瞬间,秦宇想到便宜师兄丹鼎,他与魔道有恶,若将圣炉交付到他手中,或许可以借赵仙谷之力,救出山无骨。

    可这念头只是一想,就被秦宇按下,此事非同小可,一旦将赵仙谷牵扯进来,稍有不慎就是一场浩劫,不知多少人将死于非命。而且,万一此举激怒魔君,只怕山无骨还可能,会被直接杀死。

    毕竟,以魔君的身份地位,无论出于脸面又或者是其他方面考虑,不接受威胁,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宇紧了紧拳头,又松开,看来这件事情,只能由他自己来解决了!

    今天就这些了,这月欠三章,月底前还上。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