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第216章 年轻人
作者:纵横食堂包子的小说      更新:2016-12-10
    秦小强决定要离开了,生出这念头的时候,距离他回到赵仙谷,时间已过去近四年。借助赵仙谷丹房处置司,五行金丹皆达至圆满,十次失败的突破……过程就不想提了,效果却极好。

    现在,秦小强仍是金丹,可五行法剑齐聚,法力更强横近一倍,实力与四年前天差地别,若再与那柳志交手,虽未必能摧枯拉朽,可要胜他并不难。

    现在,秦小强……好吧的确不太顺口,还是改回来。秦宇现在已站到突破的门槛,再进一步便是元婴,金丹到元婴,对别人而言是蜕变,对秦宇更是天与地的悬殊!

    只要成就元婴,秦宇就有足够底气,傲视这片天地所有生灵,即便魔君、鲸妖之主,也无需再畏惧。

    这一切,只差临门一脚。

    可同样,秦宇也很清楚,要跨出这一步,是何等艰难。且不提五颗金丹同时突破元婴,难度就大的超出想象,单是再进一步,所需魔血便难以寻获。

    秦宇毫无头绪,可他知道,世上有地方,掌握着最多的秘密。

    安抚好顾灵儿,从第八炉驻地带走离火鼎,当然过程中,免不了狠揍火鳄一顿,才让它老实下去。

    丹鼎依旧闭关,秦宇眉眼间,露出几分忧色,便宜师兄反常的举动,让他生出焦虑,询问王道人、江离,他们也表示并不知情。

    倒是江离的话,让秦宇稍稍安心,“许是谷主的修为,要有突破了。”

    丹鼎是元婴九层超级强者修为通玄,再进一步便是传说中的神魂,成此境者魂魄不灭,便可永世长存,等同摆脱掉寿元限制。想着他困于九层多年,积攒底蕴一举突破,倒也并非没有可能,尤其是在,遭受他的刺激之后。

    想了想,秦宇按下念头,向王道人、江离告辞,悄然离开赵仙谷。

    看他身影远去,王道人轻叹,“江兄,你说下次再见时,这小子会不会,已经成就元婴了?”

    江离想了想,“我不知道。”

    “换别人,想要段时间内突破元婴,王某只会嗤笑一声,骂一句自寻死路。可秦宇他……终归不能以常理视之。不瞒江兄,与他接触久了,王某总会有种,自己多年修行全修到狗身上去的感觉,这让人无奈啊!”王道人苦笑,“唉,不说了,真是惆怅啊!”

    转身欲走。

    江离淡淡道:“我也有同感。可是老王,即便你故作淡然、镇定,我们打赌秦宇渡劫之事,我还是会提起,你那几坛好酒,什么时候送过来?”

    王道人脚下一个踉跄。

    ……

    徐成从花楼中走出,回头看了一眼,无力靠在窗前,对他挥手的美人,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他走的是体修路子,能成就金丹,已是逆天的运气,这辈子没意外的话,基本就是这样了。

    修行无路,索性纵情享乐,加入百山宗做了一名长老,每年拿着大笔供奉,享受美食美酒与美人。

    尤其后者,作为肉身强悍的体修,冲刺时的持久、力度,不是谁都能承受的,哪怕这些专门修炼过房中术的女修,也会被他搞的双眼迷蒙大喊大叫,这让老徐心底感到极大满足。

    昨夜一场大战,那女子不愧远近闻名的花魁,各类手段都是一流,似乎还懂些迷惑心神之术

    (本章未完,请翻页),如果不是经验丰富,战斗力强悍,恐怕就要被杀的溃不成军。好在最终,还是保住了“金枪不倒”的名头。

    正想着过几日修养好了,再来找她大战一场,突然听到身后风声,徐成眼神一凝爆发寒光,心想哪个不开眼的居然敢动他,简直找死……

    念头没转完,眼前一黑,徐成软软倒在地上。

    片刻后,徐成从偏僻巷子中走出,抬头略略辨识方向,快步离开。

    问天阁。

    硕大的匾额,高耸的建筑,气势依旧张扬。

    徐成抬头看来一眼,迈步走进来。

    很快,有一名丰腴女修迎上来,敛衽行礼,“晚辈参见徐前辈!”

    看样子是认识的……

    徐成不着痕迹皱了皱眉,淡淡道:“徐某有些问题想要请教。”

    女修伸手虚引,“请前辈跟我来。”

    进入包房,女修关上门,眼波陡然水润起来,声音甜的发麻,“徐前辈,您这次来,给人家捎礼物了没?”

    说着抛来一个媚眼,身体靠了过来,“凶器”蹂躏着秦宇的胳膊,让他身体微僵随即恢复平静。

    “姑娘,在下今日来,是有正事。”

    不说还好,一提正事女修脸上明显更红了,娇羞万分,“上次也是在这,您一遍说是正事,一边就把人家给……徐前辈你好坏,是故意的对吧?”

    徐成眼底露出一丝尴尬。

    好在,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帮徐成解了围,女修急忙松手推开。

    进来的是一名中年美妇,她眼角有着淡淡的鱼尾纹,身体丰腴,处处透着韵味,温纯笑脸让人感到亲近。

    “徐道友,许久未见了,近来可好?”美妇神态熟悉。

    徐成点点头,没说什么。

    美妇挥手,“你下去,徐道友我亲自招待。”

    女修急忙称是,带上门离开。

    美妇在对面落座,微笑道:“徐道友,不知今日所为何事?”谈到正事,她脸上多出一丝威严,与她整体气质相映衬,竟显得格外端庄。

    徐成轻咳一声,道:“徐某想要求教,关于多个金丹,如何突破元婴之事?还有,因为某些原因,在下需要一些高品质的魔血,请记住是高品质,在下只要最好的,不知问天阁是否有这方面的消息?”

    美妇眼神露出惊讶,似乎没想到,徐成会问这样的问题,想了一下道:“请徐道友稍等,我需查询之后,才能给你回复。”

    徐成伸手,“请便。”

    美妇坐直身体,双手在前躬身行礼,两抹白腻挤出深深沟壑,起身走出包房。

    很快,美妇来到黑色木屋前,“主人,今日有人前来询问,婢子认为有异常,请您查阅。”说话间,双手奉上一块红色玉简,里面是秦宇的两个问题。

    大概数年前,她接到一份通知,不论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询问多个金丹突破方面事情,都必须马上上报。这些年,算上今日只出现过两次,第一次那名金丹修士,离开问天阁后很快消失无踪,此后再没有出现过。她不知道是谁做的,也不想知道为了什么,只记住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是了。

    几息后,红色玉简自行飘起,触及黑色木屋,便似落入水面,层层波纹中消失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见。

    不知多少距离之外,某座雾气萦绕山头,一间黑色木屋伫立在那,一阵风吹来便似抚动了空气,微微波动扭曲,进而让黑色木屋呈现出了,层层叠叠无数道幻影。

    突然间,自黑色木屋某道幻影中,一枚血色玉简飞出,落入不远处小溪畔,垂钓的蓑衣年轻男子手中,他翻阅了一下,突然轻笑,与年轻外表截然不同的是,他的声音非常苍老,沙哑中透着沉沉暮气。

    “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吗?果然是个激灵的小辈,看来你已经成功了。五行元婴已足够让人心动,更何况你居然,还有极大可能修炼成了魔体,真是完美啊。”

    “老天何等厚赐,居然在如此艰难时刻,将你送到老夫面前,我一定会帮助你,尽快的完成心愿。”

    美妇沉默等待着,突然间她脸色微变,抬头看向木屋,便见波纹之间,一道身影缓缓迈出。

    这是一名,颇为英俊的年轻人,嘴角带着懒懒的笑意,一双眼眸温润通透。

    美妇跪伏下去,“婢子参见主人!”

    年轻人摆手,“带我去见他。”

    美妇恭谨称是,低头在前引路,一路遇到问天阁修士,脸上皆有困惑之色。

    因为他们眼中,并没有年轻人的身影。

    推开包房的门,美妇转身退到旁边,“主人,婢子守在外面。”

    年轻人笑着点头,跨步迈进。

    徐成眉头微皱,眼神冷冷看来,可让他吃惊的是,自己面对这不速之客,竟生不出半点戒备之意。他带笑的眉眼,可以化解任何敌意,只要一眼就会,让你卸下所有防备!

    好诡异!

    徐成深吸口气,“阁下是谁?”

    年轻人笑笑,自顾落座,“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给你想要的消息,不是吗?”

    徐成脸色微变。

    “别紧张,坐。”年轻人伸手虚引。

    徐成皱了皱眉,坐下,腰背挺直。

    年轻人并不在意,直入正题,“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关于多个金丹突破之事,若我没猜错的话,你想知道的应该,与五行金丹有关吧。”

    徐成眉头皱的更紧,旋即舒展开来,淡淡道:“问天阁不愧是问天阁,果然强大深不可测。”

    年轻人眸子明亮,“五行金丹突破,乃至于你需要的魔血,都可以在一个地方解决,但你需要等一等,因为时机未到。一年后,你再到这里来,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徐成眼神锐利,“那阁下今日为何出来?难道就只是想要,与我见一面不成。”

    年轻人笑着点头,“没错,就是这样。记住,一年的时间,别错过了,你我到时再见。”说完起身,推门出去。

    徐成眼眸虚眯,几息后走出包房,美妇正等在外面,神态尊敬,“徐道友,刚才那位可以代表我们问天阁,请不必怀疑,如果没其他事情,我送你离开。”

    很快,徐成大步走出问天阁,片刻后,他出现在城中一处偏僻巷子,停下等待片刻后,口中喃喃,“问天阁……”

    闭上眼,他软软倒地,又过了一会才睁开眼,第一反应是猛地跳起来,快速检查了一下自己,又四下张望几眼,阴沉着脸快速离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