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老公超暖哒〕〔都市最强赘婿〕〔如果有来世〕〔你是我青春里唯一〕〔魔尊邪婿〕〔私密关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长路难行〕〔第一战神〕〔隐婚萌妻宠上瘾〕〔学神不好惹〕〔快穿:这个AI不太〕〔萧萧梦里天使来〕〔柳氏有贵女〕〔猛兽出笼〕〔独宠三世:夫君莫〕〔才女成长策略〕〔被夺舍之后〕〔我修了个假仙〕〔追婚99次:宁少,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宇宙最强矿工 第九百六十五章胸有成竹
    月票还差70张加更,打赏还差4300币加更!

    长刀出现在天壑老祖的头顶,铮铮作响,一股几位凌厉的刀气,向着四下里肆虐而去!

    一股淡淡的威压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不停的增加。

    这是只有法相中期修士,才能够拥有的血脉威压,要不然场中的所有法相初期修士,不会感觉到。

    如果是先前,天壑老祖也是法相初期,他不管怎么放出其实,高九鼎等人并不在乎!

    而此时不同了,高九鼎感觉到了一股压力,一股来自灵魂,或者说是血脉当中的压制。

    这就是法相中期修士的威势,跟法相初期修士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不等天方老祖面有喜色,玄元老祖和玄水老祖,再加上大河老祖被削弱的攻击,已经一起到了天方老祖的面前。

    就在此时,天壑老祖突然睁开双目,刚刚在头顶上空凝聚而成的法相长剑,猛然飞起,朝着大河老祖打来的攻击,狠狠一劈!

    一股奇异的震动,从法相长刀之下传来,仿佛一股股掀起的空间波浪,将大河老祖的攻击,化解于无形。

    大河老祖脸色变幻,重重的一哼,终究没有再次出手!

    因为他看得出来,此时的天壑老祖虽然刚刚成就了法相中期,境界也并不稳定,然而修为在法相之魂的帮助之下,却并非仅仅是刚刚突破法相中期那么简单!

    更何况紫虚老祖方才的话,也是实情,为了最后的中央宫殿,他也不得不暂时放弃对天方老祖的打压。

    更何况,即便是大河老祖的攻击,在紫虚老祖以及天壑老祖的化解下,也不会奏效!

    现在他也算是出气了,因为黑水宫的两位老祖联手的攻击,依旧让天方老祖伤上加伤。

    天方老祖的两把飞刀法宝,在接下两人攻击的同时,其中一把飞刀被生生打成两段,本命法宝的折损,使得天方老祖心神俱遭重创!

    天方一双眼睛当中,阴毒的目光随着口中溢出鲜血,恶狠狠的看向前方的黑水宫的两位老祖!

    本命法宝折损,使得天方老祖本身的实力大为折损,但更为重要的是,天方老祖开启法相初期劫数,进阶法相中期的愿望,怕是要被推后数十年了。

    毁人成道之基,无异于杀人父母!

    然而天方老祖却是硬生生的,将这口恶气咽了回去!

    眼下的情境,已经十分清晰,自己虽然受了重创,但依旧拥有法相期的实力!

    而此刻天壑老祖又临时成就法相中期,这个时候,在这道场当中,除了铁剑门,已经没有那一方的实力,可以稳胜他们!

    而各派修士为了中央宫殿,此时是断然不会再次发生内讧了。

    紫虚老祖率先“哈哈”一笑,道:“各位,此时可不是我等内讧的时刻,这御兽道场当中最大,也是最为重要的中央宫殿,尚未开启,若是我等就此大打出手,那么我等便是入了宝山,却只带出来些破铜烂铁,虽说有些价值,但实际却是得不偿失。”

    此时御兽道场当中,论身后的门派势力,现场修士的实力高低,紫虚老祖此时出面整合各派力量,开启中央宫殿,无疑是最佳人选,而他此时似乎也当仁不让。

    紫虚老祖几句话,虽说无法化解现场剑拔弩张的局势,但各派修士也没有再出手寻衅!

    大多修士都开始竖耳倾听他的言语,这样的结果令紫虚老祖还算满意。

    只听他接着道:“方才我已经询问了本派的阵法师,得知这处中央宫殿的禁制光幕,不但是守护整个御兽道场的枢纽,而且这处中央宫殿之下,还有一条用来支撑整个道场阵法与禁制运转的大型灵脉!

    这也便是说,这处七道四十九层禁制,所形成的光幕,其防护能力,已经大大超出了原有的水平,所以机缘天定,不管落到谁的手上,其他人都不能继续攻击。”

    紫虚说到这里,将话语顿了一顿,果然看到各派老祖,都开始回头询问本派的阵法师。

    在得到同静溪真人一般的看法之后,众位老祖脸上的表情,都带了一丝凝重,显然也认可了方才紫虚老祖的说法。

    这个时候,不管是铁剑门独吞了中型灵脉,还是天壑老祖抢了别人的法相之魂,都不得不把矛盾压下,现在不是内杠的时候。

    紫虚老祖微微一笑,道:“因此,此时若是各位再不联合起来,此次御兽道场之行,我看也就到此为止了吧,你们认为抢到宝物就算完了?

    诸位可不要忘了,我等在御兽道场外,虽然布下了遮掩的大阵,但一路破除禁制,八位法相修士出手,再加上几十余位血丹后期修士闹出的动静,别人会发现不了?

    此地的空间波动,还要战斗余波,远非道场外的那座阵法能够遮掩的住的,若是我等在这里太过浪费时间,其他门派、势力的修士,闻听消息之后定然纠集而来,到时候可就危险了。”

    大河老祖冷冷一哼,道:“紫虚,你也不必激将,这件事情我等都看得明白,不过问题的关键却是,这最后一处宫殿,乃是联手攻略,一旦打破了禁制光幕,里面的宝物该怎么分?”

    天方老祖虽然损毁了一柄本命法宝,但他本身依旧有法相期修士的实力,闻言朝着大河老祖冷笑道:“这还用问,自然是各凭实力,各凭机缘了!”

    霸刀门方才虽然差一点,便成了众矢之的,但天壑老祖进阶法相中期之后,霸刀门的势力一下子提升了很多,特别是单人战斗能力!

    此时单打独头的实力,天壑老祖当仁不让,这要是争抢起宝物,也就紫虚老祖的实力,令天壑老祖心生忌惮!

    如果不是紫虚也吸收了一枚法相之魂,天方老祖甚至都要挑战压下铁剑门了。

    天方老祖的话一出口,便遭到了各大势力的反对,尤其是先前参与围攻霸刀门的黑水宫和太阳部落。

    他们的实力也不弱,要是不联合起来,自然不如铁剑门和霸刀门实力强,但是,现在他们却有着三位法相期高手。

    可惜,不管是铁剑门还是霸刀门,都看不上这两家的组合,就算他们也有一人吞噬了法相之魂,也是一个样。

    黑水宫的玄水底蕴不足,就算他吸收了一只法相之魂,几个战力强大的后起之秀,也看不起这位潜力几乎耗尽的老前辈。

    高九鼎他们这边也是三位法相期修士,自然实力不弱!

    霸刀门虽然只有两位法相期修士,但是他们现在有了一名法相中期修士,跟铁剑门的实力已经差距不大,现在自然不甘示弱。

    众人一团吵闹,最终还是毫无头绪,紫虚老祖站在中央微微而笑,静看诸派各执一词,竞相为本派争取利益。

    天方老祖脸色阴沉,现在各派显然对霸刀门突然多出来的一位法相中期修士颇为忌惮,言语之间都要似乎对霸刀门加以限制,这令天方老祖大为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他不经意间看到紫虚老祖站在一侧,似乎胸有成竹,心中微微一动!

    方才无论如何,紫虚老祖也出手削弱了大河老祖的攻击,都使得天方老祖欠下了紫虚老组一个人情!

    尽管在天方老祖看来,紫虚出手相助也是别有用心,但这个人情,天方老祖却是不能不还。

    “紫虚道友,是否另有高见?”天方老祖高声询问,使得诸派修士都是一静。

    紫虚老祖微微一笑,似乎对此也早有预料,轻声笑道:“高见谈不上,一些看法倒也是有的,若有说的不对的,还请诸位道友斧正!”

    天方老祖方才吞服了霸刀门传下的灵丹,气色比先前已经好了许多,也可以看出各派,对于这一次御兽道场之行的收获,都是极为看重的!

    花费了如此代价,御兽道场之行,断然不能够虎头蛇尾!

    只听天方老祖笑道:“紫虚道友尽管直言便是!”

    各派老祖暗自腹诽:你霸刀门什么时候,同铁剑门走的如此近了?

    但这二人一唱一和,的确令诸派老祖都心生忌惮,不敢再出言打断。

    紫虚老祖沉吟了一下,肃容道:“这座中央宫殿,乃是一件大型空间法宝,甚至有可能是洞天法宝,相信诸位都已经看出了端倪。”

    各派老祖都各自点头,紫虚老祖这才接着道:“如此一来,在打破禁制之后,宫殿当中便应当有一部分宝物,会因为宫殿的突兀开启,而冲出洞天宫殿!

    而这一部分法宝,在下看来,大可以先将其禁锢下来,然后以各派在打破禁制光幕的过程当中的贡献大小,而排定挑选的顺序,诸位以为如何?”

    各派老祖有些不明所以,天壑老祖这时却突然开口问道:“紫虚道友所言,能否更进一步说明,譬如紫虚道友又如何判定,各派在打破禁制之时,所出贡献的大小?”

    天壑老祖所言,也正是各派老祖心中所想,一时间众人再次静了下来,等待紫虚老祖解释。

    天壑老祖此时已经稳固了修为,至于法相中期的雷劫,却是被他压下了,这让高九鼎感觉十分奇怪。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手术室〕〔我的2110〕〔侯门嫡女之阮妻在〕〔先婚后爱:陆少漫〕〔快穿之炮灰的开挂〕〔萌宝认亲:爹地你〕〔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我是宠物喵〕〔话农家〕〔缱绻情深:宁少的〕〔男神要黑化:女配〕〔恶女临门:妖夫扑〕〔我有一个帝王群〕〔重生大富翁〕〔这个男人来自农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