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工霸主〕〔我全家都是穿来的〕〔真武星魂〕〔再见时承诺不是敷〕〔乱世成凰〕〔重生农家小娘子〕〔凤行一世〕〔晚恋之七〕〔承微妙笔〕〔五谷丰登小福妻〕〔超强瓷婚:超拽新〕〔极品天医〕〔被夺舍之后〕〔史上最强小农民〕〔平头哥的直播生活〕〔鉴宝大玩家〕〔文骚〕〔我能超级加倍〕〔我老婆是冰山女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宇宙最强矿工 第一千零二十章雪鸢妖奴
    月票还差7张加更,打赏还差7100币加更!

    “妖族?”右侧那头带纶巾的雪鸢修士,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鸾长鸣消失的方向问道。

    他也不知道是在问高九鼎,还是在问左侧脸色略显苍白的雪鸢族修士,又或者是在喃喃自语。

    高九鼎却似乎知晓鸾长鸣并未走远,大声道:“注意点,不要弄得天高三尺,只选有用的拿,别露出太多马脚。”

    两只雪鸢面面相觑,眼见这几位明显就是视两人于无物,而且看样子还打着细水长流的主意。

    一旁的盏记燕,也有些诧异的看着高九鼎,道:“家主这是打算以后还要来?”

    高九鼎眼神朝着两只雪鸢所在的方向看了看,道:“下一次能不能来,还要看这两位前辈的意思了。”

    盏记燕看过去的时候,那两只雪鸢已经在窃窃私语,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而高九鼎则看了一眼蜂王风之翼,让他再一次将蜂群召唤了出来!

    风之翼在看到了无数花草之后,早就有点忍不住了,得到了高九鼎的暗示,他开始带着自己的臣民,浩浩荡荡的杀入了这片洞天当中!

    同样依照高九鼎的吩咐,蜂群不会离开方圆三十里范围之内。

    “水晶蜂?御兽宗的手段?”两名雪鸢此时连商议也顾不得,他们目瞪口呆的望着无数水晶蜂,在蜂王的指引之下,向着这片灵草海洋冲了进去。

    然而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两人又是倒吸一口凉气:“第二化身?你们是御兽宗的修士?”

    而另外一人则喃喃自语道:“御兽宗最强秘传,御兽宗嫡传弟子?这都多少年了,你们还存在?”

    就在此时,天边又有两道遁光落下,却是两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两人都有法相初期的修为,显然也是因为发现了此地的异常,而跑来与那两位雪鸢修士汇合!

    不过与之前这两位雪鸢修士一般,这两位女子并未出手对付高九鼎等人。

    这让高九鼎松了口气,他的猜测是对的,这里的雪鸢族,跟外面先前他们遇到的那些,是不同的。

    确定了这一点,高九鼎的眼神变得闪烁了起来!

    这些应该是当年被御兽宗圈养起来的雪鸢族,而外面那些是想要打破冰魄寒光大阵,从而解救这些雪鸢族的外来者。

    感受到了四只雪鸢族的激动,盏记燕略带一丝忐忑,他低声问道:“家主,怎么回事?这四人要是联手对付我们,我们就算人多,怕也占不得上风,只是他们可都是雪鸢一族,一旦引动这里的禁制,咱们可就成了瓮中之鳖!”

    高九鼎淡笑道:“若是这些人当真要引动禁制,在咱们刚刚进入此处洞天的时候,就会发动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采取丝毫行动。”

    “但刚刚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们出手了!”盏记燕道。

    高九鼎点点头,道:“那两只雪鸢修为的确雄厚,但实力却未必有多高,就算是你们出手,方才那两人联手,也未必能够伤你!”

    盏记燕有些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雪鸢一族可是顶阶妖族,修为达到这般地步,同阶修士当中,最不济也未必就会弱于普通法相期修士吧?”

    高九鼎高声笑道:“修炼界雪鸢一族还剩几只雪鸢?恐怕也只剩下了这里的一些了吧?当年御兽宗所豢养,用来培植灵草的雪鸢一族,在某些特定的时候,随时用来牺牲以助御兽宗修士,它们就是一些妖奴!

    你认为这些雪鸢妖奴,能有多强的实力?这些个宗门为了掌控这些妖奴,又怎么可能放任它们自由成长?我们虽然继承了御兽宗的传承,但毕竟不是御兽宗修士,没必要跟它们交恶!”

    盏记燕自然懂得这其中的道理,但还是疑问道:“不管怎么说,这雪鸢一族也是妖族当中最为顶尖的一部,他们可是有传承血脉以及传承记忆的!

    而且这处洞天当中灵气充裕,灵草遍地,看上去当年的御兽宗也并未绝对控制他们,最多只能算是囚禁罢了,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修为肯定弱不了啊。”

    高九鼎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但凡这些顶阶妖族,虽说各自有着传承血脉与记忆,但这些东西,最多也只能够支撑他们在法相期之前修炼!

    进阶法相期之后,要想保持顶阶妖族的优势,那么就必须要再一次接受传承,否则即便是进阶法相期,没有了后来的雪鸢一族的各种神通秘术、修炼方式的传承,也只能渐渐沦为平庸!

    更何况他们一生都被囚禁在此处,从未与人有过交手经验,方才那两人交手,完全就是在凭借修为以力取胜,你认为他们能有多高的实力?”

    高九鼎与盏记燕的这段对话,并未刻意隐藏,一百米外的四只雪鸢修士,听得清清楚楚!

    待得高九鼎说完,先前那脸色苍白的雪鸢,再也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是何人,怎得会知晓我雪鸢一族,如此多的秘辛?”

    听到高九鼎不是御兽宗的嫡传弟子,这几只雪鸢,终于松了口气。

    高九鼎笑道:“几位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们自然是从御兽宗之外进来的,至于采用什么方法,突破了御兽宗的护派大阵,并进入其中,想来再没有几位知晓的清楚了吧?”

    那头带纶巾的雪鸢修士,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冷哼一声道:“你在说什么,我等不明白阁下的意思!”

    高九鼎对于此人的否认不置可否,而是回答了先前那位雪鸢修士的问话!

    高九鼎自得的道:“雪鸢一族虽然濒临绝灭,但到底还是没有绝灭,我们在外也遇到了一些杂血脉的雪鸢族,所以知晓贵族的不少事情。”

    “不可能!”

    “当真如此?”纶巾雪鸢与脸色苍白雪鸢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两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当中,看出了惊疑和希冀!

    最终还是那纶巾雪鸢略带一丝颤音,道:“修炼界的雪鸢一族,当真没有绝灭?而且还来到了这里?”

    高九鼎耸了耸肩,道:“没有灭绝,但恐怕也快了,反正我们也就见到过这么几只雪鸢,而且血脉不纯,这数百年来也从未在修炼界,听到过有关雪鸢一族的消息!

    当然,各大宗门当中,可能还豢养着一些类似诸位一样的存在,这些上古珍惜灵禽、灵兽没有人会想让它们灭绝,只是诸位的身份,恐怕也比较尴尬,没有人会将诸位平等对待。”

    高九鼎说的极为直白,这纶巾修士脸显怒色,脸色苍白的雪鸢则更是苍白了一分,而那两位雪鸢女修,看向高九鼎的脸色,也不好看,但却多了几份落寂。

    盏记燕却显得更加忐忑了一些,生怕这几只雪鸢,因为高九鼎尖刻的言语所激怒,而引动冰魄寒光大阵。

    尽管到现在,几只雪鸢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敌意,让人感到不解,但这终究还是高九鼎所期望的!

    不过想一想,能够潜入这座洞天当中,会没有点实力?这也算是几只雪鸢,还有点自知之明。

    看四只雪鸢不说话,高九鼎更加心定,他立即道:“几位有什么事情快说便是,这处洞天看样子是御兽宗专门用于培育灵草的所在,各位恐怕就是这里的药奴吧?

    如此重要的一处传承之地,御兽宗修士不可能不派遣修士驻守,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只看到了那么,难道说被你们灭杀了?”

    高九鼎的言语,在盏记燕看来,是怎么不客气怎么说,而偏偏对面的四只法相雪鸢,却是被高九鼎的这般言语,越说越是谨慎,当真是咄咄怪事。

    “你们自己开辟的通道?私自进来的?”四只雪鸢再次窃窃私语了一番,这一次说话的,却是两位雪鸢女修当中的一个。

    高九鼎一副果真如此的神色,道:“没想到几千年的时间过去了,御兽宗的驻守门人,居然会被你们灭了?他们还这是不争气,从此也可以看出几千年前,御兽宗应该是举全宗之力在抗敌。

    这也是你们的幸运,如果不是遭遇了外敌,你们还能传承下来?之后恐怕你雪鸢一族的老祖,应该进入过这里吧?要不然你们不可能,对付的了看守洞天的御兽宗修士,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带你们离开!”

    高九鼎说道这里,那名木鸾女修狠狠道:“有谁愿意给人家生下来就做妖奴?每一代除了留下几对传承的种子之外,其余的族人都会消失,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们是被御兽宗的人,炼制成第二化身,或者干脆就杀害之后,堆升修为去了。”

    另外一名雪鸢女修则想到了什么,惊疑道:“你事先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吧?”

    高九鼎笑道:“不错,不过现在我却是大概能够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还是说说你们雪鸢一族的老祖吧。”

    那脸色苍白的雪鸢修士冷声道:“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见到过他,只是通了一下消息!”

    高九鼎平静的道:“那驻守洞天的御兽宗修士呢?”

    脸色苍白的雪鸢道:“自己离开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手术室〕〔我的2110〕〔萌宝认亲:爹地你〕〔先婚后爱:陆少漫〕〔侯门嫡女之阮妻在〕〔快穿之炮灰的开挂〕〔我是宠物喵〕〔话农家〕〔缱绻情深:宁少的〕〔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恶女临门:妖夫扑〕〔男神要黑化:女配〕〔我有一个帝王群〕〔向往之欢乐大师〕〔在江湖打工的日子
  sitemap